第四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她用了十分鐘的時間,當她從海面上冒出來的時候,手已經抓住快艇的舷了。

    她抬頭向前看去,只見艇艙中全都掛著厚厚的布簾,在布簾的縫中,略有燈光透出,可見艙中是燈火通明,正有著人的。

    她收起了那股繩子,將身子掛在舷上片刻,然後才慢慢地向上攀去,橫著身子,上了快艇,在甲板上滾了一滾,滾到了艙旁邊,才站了起來。

    她緩慢地吁了一口氣,緊貼著艙壁站著。她隱約可以聽到艙中有人在交談,而且她可以聽出,在交談著的人,正是用那種她完全聽不懂的語言。

    木蘭花慢慢地走著,到了艙門旁。

    正好在這時,只聽得一個人大聲地講著話,向旁門走來,同時聽到了門球的扭動聲,門被打開,一個人走了出來。

    那是一個中年人,貌相十分威武,他出來之後,在門口站了一站,有轉頭講了一句話,才一摔手,將門「碰」地一聲關上。

    這時候,木蘭花距離他,只不過兩三-遠近,她伸手可以輕易地碰到那人!

    木蘭花陡地向前跨出了半步,右臂一伸,已經緊緊地勾住了那人的頭頸,那人只發出了半下悶哼,便因為頸部被勒,而講不出話來了。

    那人雙眼怒視著木蘭花,木蘭花立即又伸手,在那人的頭頂上,重重地擊了一掌。

    那人雙眼翻白,面上出現了一個奇異的神情來,已經昏了過去。木蘭花肯定他已昏了過去之後,便將之拖開了幾步。

    她冒險登上這艘快艇,最大的希望便是能俘虜一個人,而從這個人的口中,得知他們這些人的來歷,她想不到自己的目的竟如此容易便達到了!

    她將那人放在不容易被發覺的地方,又來到了掛在舷旁的一艘小艇旁邊,將繩子拉鬆,然後,解下小艇,負著那人,和小艇一起落到了海中!

    快艇上的人,顯然絕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依然破浪而去。而小艇在在海面之上,載沈載浮,過了一會,才穩定了下來。

    而在那一段時間中,木蘭花已將那人身上的一切,都搜了出來,這包括:一柄手槍——槍管是軟的,可以隨意屈曲,好象製圖用的「蛇尺」一樣。許多紙幣,和一份護照——木蘭花一看,便看出那是假護照。

    木蘭花將一切都-到了海中,包括那柄武器,因為那武器她並不熟悉,而在兩個人全沒有武器的情形下,木蘭花占著上風,這是十分明顯的事。

    然後,木蘭花用手,掏起了海水,淋在那人的面上,不多久,那人便已醒了過來,那人一醒了過來,立時坐起了身子。

    那小艇只可以容納兩個人的救生艇,那人的動作太急驟了些,小艇幾乎傾翻,木蘭花忙道:「鎮定些,我看你的泳術並不十分好,將救生艇弄翻了,只怕對你沒有好處。」

    那人面上的神情極其憤怒,但是隨即恢復了冷靜,他以純正的英語道:「我已經是給俘虜了麼?」

    木蘭花點了點頭,道:「不幸的很,你的確已經是俘虜了。」

    那人笑了起來,道:「小姐,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之下,誰是誰的俘虜是很難確定的事,是不是?」

    「的確是,但是你不妨以行動將我的話推翻。」木蘭花笑著說。

    那人以手加額,忽然失笑,道:「我明白了,你一定就是木蘭花小姐了,是不是?」

    「想不到閣下竟知道我的名字,那麼閣下是——」木蘭花十分有禮地回答,像是正在一個大廳之中,開著酒會一樣。

    「阿爾法博士。」那人欠了欠身子。

    「博士?」

    「對的,柏林大學光學、電學博士,紐倫堡醫學院醫學博士,佛蘭克福大學物理學博士。」

    「原來博士是德國人?」

    「對的。」阿爾法博士的態度,十分倨傲。

    木蘭花道:「剛才在快艇上,你講的似乎並不是德國任何地方的話?」

    「當然是,那是世界上還沒有人會使用的一種語言,也是最先進的語言。」

    「你可以告訴我,使用那些語言的人,在世上共有多少麼?」

    「不能,小姐,從現在起,我將絕不回答你所提的任何問題。」

    「希望你能堅持到底!」木蘭花冷冷地說。

    救生艇在海上漂流著,直到天明,才發現遠遠地有一個孤島。

    木蘭花向那個小島一指,道:「博士,你可曾聽過一個笑話麼?」

    「什麼笑話?」

    「預言家、音樂家和漁夫的故事?」

    阿爾法博士瞪著眼,冷笑著,轉過了頭去。

    「有一個哲學家又是音樂家的人,和一個漁夫一齊在垂釣——」木蘭花自顧自地說著:「那個有學問的人向漁夫道:‘你懂哲學麼?’漁夫回答說:‘不懂。’哲學家道:‘那你生命的三分之一沒有了,你懂音樂麼?’漁夫又回答道:‘不懂。’有學問的人深嘆:‘那你另三分之一的生命也等於沒有了。’就在這時,船漏水要沈下去了,漁夫問道:‘你會游水麼?’哲學家搖頭。漁夫道:‘那麼你的生命整個完了。’這就是我的故事。」

    阿爾法博士的臉色十分難看,道:「那一點也不好笑。」

    「當然在你的環境來說,它自然不好笑,你有這麼多博士的頭銜,但如果你不會游水的話,那就到不了這個小島,只好繼續在海面上漂流下去。」

    「哼,我利用我的科學知識,可以使海水變成平地,可以改造整個世界!」

    「允許我再講一個故事麼,那是中國的民間故事。」

    「哼!」博士憤然回答。

    「從前有一個富豪,他出門從來也不帶表,只是帶著一隻小鏟子,他那隻小鏟子是寶貝,左掘金、右掘銀,他有了這件寶貝,便等於遍地金銀一樣,身邊當然用不著帶錢了。可是有一天他去擺渡,船到中流,船家向他要一文擺渡錢,這是收擺渡錢的規矩,他拿不出來,而他那隻可以掘土變金銀的小鏟子,也沒有用處,因為船在河中央,他被逼得沒有法子,就只好跳下河中去了。博士,你聽明白了麼?」

    「你無非是說,我的一切知識在如今都是沒有用的,我該聽你的指揮,乖乖地做你的俘虜,是不是?」博士憤然反問。

    「對的。」木蘭花站了起來,「我準備泅水下去,你是願意我將你擊昏了之後帶過去呢?還是就這樣拉住我的身子過去?」

    阿爾法博士望著木蘭花,好半晌,才道:「好,我拉著你的身子,等你帶我過去。」

    木蘭花笑了笑,她知道這個有著許多驚人頭銜的博士,已經屈服了。

    這對木蘭花來說,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木蘭花不蚩道那一群人的來歷,她也不像穆秀珍那樣,以為這些人是從別的星球來的,她只是假定,這一群人是一個十分特殊的組織,而這個組織,一定擁有許多極其高明的科學家,所以這個組織才能使用許多超乎世界水準的東西。

    而阿爾法博士,可能就是這個組織中的優秀科學家之一,如果能得到他的合作,那麼博士的價值,便遠在一個普通俘虜之上了。

    木蘭花躍下了水中,向前游去,她游得十分快,十分穩,而且是用一條手臂,她的另一條手臂,帶著阿爾法博士前進。

    經過了半個小時,他們兩人便已站在那個小島細軟的沙灘上了。

    阿爾法博士站在沙灘上,呆了半晌,才道:「我一直以為東方的女性,是纖弱,無能的代表,如今才知道……我以前誤解了。」

    他分明是一個十分驕傲的人,因為明明是他完全弄錯了,但是他卻只是說「誤解」了!

    「如果你只是指泅水而言,」木蘭花笑了笑,「那我的一個堂妹,她的泳術要比我精十倍。來,我們到島上看看,是不是有人。」

    木蘭花一面說,一面向前走去,阿爾法博士跟在後面,那島的面積十分小,因之不用多久,他們便發現這是一個全然無人的荒島。

    「看來我們必需生起一堆火來銀人注意了。」木蘭花提議說。

    「想不到擁有世上最新科學知識的人竟成了原始人!」博士忿然踢出了阿顆石頭。

    「博士,只怕我們除了鑽木取火的辦法之外,還沒有第二個辦法來生著我們的火堆哩,人生有時後就是這樣有趣的。」

    阿爾法博士顯然一點也不覺得有趣,他只是依著木蘭花的吩咐去拾樹枝,一言不發。而木蘭花則將一種木質十分鬆的樹枝,先搓成了木絨,又用兩快木質堅硬的樹幹用力地擦動著,足足過了十多分鐘,才看到有煙冒了出來,木蘭花又小心地吹著那團木絨,終於,紅色的火苗,冒了出來。

    木蘭花將木絨投入柴枝堆中,不多久,柴堆便熊熊燃燒起來了。

    而阿爾法博士在堆成了柴堆之後,便一言不發地坐在大石之上,直到火苗越來越旺時,他才突然「哈哈」一聲大笑。

    「你不再憤怒了,這使我高興。」木蘭花望著他,「我們可以開始討論些正經問題了麼?」

    「恐怕不能。」

    「你拒絕得如此堅決,我想你是忘記了如今的身份了!」木蘭花的語氣,已相當不客氣了。

    「一點也不!」阿爾法卻只是輕鬆地聳了聳肩,「相反地,小姐,你必需要作準備,來迎接你的新身份了。」

    「我的新身份?」

    「對了,你將是我的俘虜。」

    「哈,」木蘭花笑了起來,「你還想再嘗試一下和我相鬥麼?」

    「當然是,但卻不是我和你兩個人,而是我的大批同伴和你作鬥爭。」

    「大批同伴,他們在什麼地方?」

    「哈哈哈!」博士又仰天大笑了起來,「在你劫走我之前,我正為那艘遊艇的超短波探測儀作了一項修改,這使得這具探測儀對極其輕微的熱力,也會有反應記錄。你知道,目前幾個強國的空對空,地對地火箭能夠準確無誤地擊中目標,便是因為目標在飛行中有熱力發出,使得火箭可以進行的原故,當然,他們跟蹤的目標,必然是發出大量熱力的物事,不像我所改進的這點探測儀,對於極微的熱力,便能探測得到——」

    他講到這裡,又得意地笑了起來,向那堆火指了一指,道:「譬如說這一堆火所發出的熱力,在五哩之內,那具探測儀便可以測到,並且認出準確無誤的方向來。」

    木蘭花陡地站起。

    「遲了,小姐!如今將火弄熄已經太遲了,多謝你鑽木取火的方法。最原始的方法,使得最科學的設備起了作用!」博士縱聲大笑了起來。

    木蘭花雖然不完全相信博士的話,但是她卻是信多過不信。

    因為她到如今為止,固然還在一片濃霧之中摸索,但是有一點是她可以肯定的,那便是這一些人,掌握著極其高深的科學知識,這一些人的科學知識,遠在世界科學的尖端。

    所以,她對於博士所說的有關那具探測儀的事,是信多疑少的。她開始感到自己的處境不妙,她冷笑道:「就算你所說的一切是事實,你又怎能肯定他們會尋到這裡來呢?」

    「小姐,」博士得意洋洋地道:「他們的最高領——」他講到這裡,像是忽然知道自己失言一樣,陡地停住,不再向下講去。

    木蘭花乃是何等機靈的人,她的心中,陡地為之一動,心念直轉,已經接了上去道:「你不必掩飾了,你是你們這一群人的最高領袖,是不是?」

    木蘭花在講那句話的時候,當真可以稱得上聲色俱厲!同時,她也慶欣於自己的幸運!

    因為她當時冒險上那艘快艇,原是為了隨便俘虜一個人的,若是竟俘虜了這群人的最高領袖的話,那當真是太好運了。

    木蘭花的話才一出口,博士的面色,便自一變,笑容也斂了起來。

    從博士面上的神情看來,木蘭花知道自己料中了,她向前跨出了一步,也就在這時,她看到在海面上,有一艘快艇,正向著這個小島,疾駛了過來,快艇的速度是如此之高,以致它的船身,竟完全離開了水面,而在船身的兩側,卻又見不到「水翼」。木蘭花知道,那是一種能將磨擦力減至最低程度的「氣墊船」。

    這種船,在船底的排氣管中噴出氣體來,使得和水面之間,形成一個「氣墊」,不但可以開創海面行駛速度的新紀錄,而且可以使得船身在風浪之中,也保持最大限度的平穩。

    這時,不但木蘭花看到了那艘高速駛來的快艇,連博士也看到了。

    博士也陡地站了起來,昂然道:「不錯,我是‘超人集團’的最高領袖,如今你知道也不要緊了,這艘快艇兩分鐘內便可到達,那時你已是我的俘虜了。」

    「是麼?」木蘭花的聲音,十分冷峻,「但是到如今為止,你還是我的俘虜!」

    她話才一講完,手便突然伸了出去,抓住了博士的手腕,立即猛地一扭,將博士的手臂扭到了背後,她扭得如此地緊,以致博士的身子,微微向後仰著,一點掙扎的餘地也沒有。

    而木蘭花的身子,則向後連退出了七八步,使她的背部緊靠著石壁。

    也就在這時,快艇離小島已經極近了,快艇的速度並不降低,就在木蘭花以為快艇要撞向小島的時候,艇手一側,已向小島旁邊掠去。

    而此際,只見自快艇之上,飛起了七八個人來,這些人的背後,都負著「個人飛行器」。

    他們所用的這種「個人飛行器」顯然比美國陸軍如今在使用的高級,因為體積十分小,而且來勢十分快,轉眼之間,那八個人便已落在小島上,提起了他們手中的槍,槍管是軟而彎曲的,指向著木蘭花。

    「你們別動,你們的首領在我手中!」木蘭花揚起了左手,對準了博士的後頸,「我的一劈,可以使他頸骨斷裂,在半分鐘內死亡!」

    「博士,我們如何處置她?」八個人中的一個,踏前一步,大聲問。

    「不必取她的性命,」阿爾法博士回答:「先將她帶回去再說。」

    「是!」那人答應著。

    在那片刻之間,木蘭花的心中,仍無所懼,她的面由有比她肥大許多的阿爾法博士遮著,她的身後是山壁,那八個人全在她的身前,除非他們的子彈能成弧形前進,要不然是不能射中她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