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 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記述《買命》、《賣命》的時候,和一位極有資格的醫學教授,討論生命配額的問題,他說:「現在可以肯定知道有確定數字的生命配額,應該是女性一生之中可以排出多少顆卵子。每個女性所能排出卵子的數字不同,數字多少,是一出生就決定了的,可以說是生命配額的典型。」

    後來另一位醫生,聽我說起生命配額的轉移,他大是感慨,道:「其實生命配額轉移,已經在許多醫學手術中實現,譬如說,用骨髓的移植去挽救血癌患者的生命,就是百分之百的生命配額轉移。其他各種器官移植,也可以作同樣觀。」

    不論怎樣,若是生命配額轉移成為事實,對人類是禍是福,牽涉到的問題太複雜,不是通過幾個故事可以說得明白的。

    說故事的人,當然只是說故事。

    而看故事的人,當然也只是看故事就好。

    就像範總管說衛斯理的話一樣:尋根究底,往往找到的只是煩惱,很少會找到快樂。

    想少些,比較好。

    一九九六.一○.二八.八三九五九

    三藩市,強風竟日,花落樹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