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生死繫於一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那人哼停了一聲:「甚麼叫不知道?你不知道你父親當時做了些甚麼?」

    他這樣聲色俱厲地問我,令我起了極大的反感,那人立時就覺察了我的情緒,他眼中精光四射,有一股懾人的力量,用手直指著我:「你對我不滿,在這裡,我是天龍星最高領導──」

    我一聽得他那樣說,實在無法再控制自己的「思想」,實在,我只覺得訝異莫名。一直我都以為天龍星人智慧高,科學進步,比地球人先進了不知多少!可是這時那人的話,卻是地球人聽慣的最落後的行為!

    剎那之間,我突然也笑起來,那人的神情極怒,但是他越怒,我越是覺得滑稽,笑得前仰後合,再也不可遏制,那人和另一個人,先還只是狠狠地盯著我,但在我笑了約莫兩三分鐘之後,另一個人先忍不住了!

    (這也是地球人的行為──當「領導」受到了奚落嘲笑,必有一些人「忠君勤王」,義憤填膺地站出來,為高位的人說話。)

    另一個大喝一聲:「你再笑!」

    我笑得幾乎運氣也岔了過去,掙扎著叫:「我……不知在天龍星,笑都不讓笑!」

    我的話才一出口,那另一個一步跨向前,揚手就向我臉上拍過來,一面還在喝:「叫你笑!」

    老實說,我在來的時候,真是不知如何才好,一是沒有把握,緊張之極,心虛得很。可是想不到,一共是三個天龍星人,一個離去,剩下的兩個,卻使用典型的地球人行為來對付我!這種行為我太熟悉了,自然也容易應付之至!

    另一個手才來到我的臉旁,反手一刁,我已扣住了他的手腕。由於對方是天龍星人,所以我一上來就全力以赴,用的力道極大,一抓住了他的手腕,立時一抖一扭,只聽得他小臂上發出「啪」地一下響,天龍星人的臂骨,並不堅韌如鋼,也和地球人差不多,一下子就被我扯斷了!

    他發出了一下驚人之極的慘叫聲,那一直在和我說話的那個,在開始的十來秒之際,也不知由於驚恐,還是由於憤怒,竟然呆了!

    等到他的同伴臂骨斷折,他才又發出了一下驚叫聲,轉身向那一組控制儀器奔去,我不知道他想幹甚麼,但知道一定要盡量阻止他的行動。

    我用力一推,把斷了骨的那傢伙,推得斷線風箏也似,向前跌去,直撞向那人,那時,那人已奔到了一組儀器之前,猛拍下了一個掣,有一件不知甚麼東西彈了起來,他接在手中。

    他的動作也極快,可是一切全在他背對著我的情形下進行,他只是憑感覺可以知道有人向他背後疾撞了過來,可是他無法知道那是誰。

    從接下來事態的發展來判斷,我想他當那是我,他一面疾轉身,一面就揚起了手中拿著的那個像方盒子一樣的東西,有一股精光,倏然一閃,我看得十分清楚,精光雖然一閃即滅,但在閃動之際,精光卻自那另一個天龍星人的頭部穿射而過!

    我仍然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是知道我的處境大糟特糟,看來那人手中的那東西,是一種十分厲害的武器!我想要閃身躲避,那被精光射中的人,發出了一下慘叫聲,身子已然倒地。

    我和那人之間,再無阻隔,相距不過五公尺,他手中的那個可以射出精光的東西對準了我,我只覺得全身猶如浸在冰水之中,一動也不能動,一股徹骨的寒冷和恐懼,令我僵呆。

    那人的神情猙獰之極,這時,他先是盯著我,可是在極短暫的時間中,他的視線,向倒在地上的另一人望了過去──這是十分正常的行為,他發現我站著,就必然知道自己剛才殺錯了人。

    那另一個人倒地之後,一動不動,看來凶多吉少,雖說那人只是無意的誤殺,可是死了的是他的同伴,他總要去看一下的。

    那人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同伴,面肉抽搐,樣子更是難看之極。

    我絕未想到,到了這裡之後,和白素未曾見面,變故就已經發生,這時我正處於極度的劣勢,我唯一可以佔上風之處,就是那人殺了一個自己人,他心中這時,一定又害怕又亂。

    我突地叫了起來:「你殺了自己人!」

    我完全無法估計我這樣叫會有甚麼後果,但是我非叫不可,我一定要做點甚麼,因為我如果只是呆立著,當他的視線自他同伴的屍體上收回來時,一定會攻擊我!

    他震動了一下,可是狠勁更甚,凌厲之極的眼光射向我:「你是甚麼人?你不是我要找的人,你根本是地球人!」

    他連講了三句,一切變故全來得那麼突然,我自然不再顧及「控制思想」,而他在那麼混亂的情形下,居然還能知道我在想甚麼,立時揭穿了我的身分,那也十分令人佩服。

    這時,我已豁了出去,非但不避他,而且,還向他逼過去,我跨出一步,他像是料不到我會有那樣的行動,厲聲喝:「別動!」

    我站定,也大聲叫:「我是地球人,是白素的丈夫,我妻子在哪裡?」

    那人在盛怒之中,陰狠地現出了十分卑視的神情,通常,一個控制了局面的人,如果現出了這種神情,那就表示他要採取進一步行動了!

    我剛想把著定了的勢子,作孤注一擲,向前撲去,突然又聽得另一下驚呼聲,震得岩洞之中,大起回音!

    這一下,真是意外之極,岩洞中只有我和那人,我們兩人都沒有出聲,為何會有驚呼聲傳來?難道是另一個人沒有死?

    在那一霎間,我們兩人全是一樣的想法,所以一起向倒在地上的另一人看去,那人一動也不動,驚呼聲顯然不是他發出來的。

    而視線一轉,我也看到,那幅螢光屏上,有一張十分驚駭的臉,正張大了口,驚呼聲顯然就是他發出來的!那就是駕車離去的那個!

    我正好面對著螢光屏,所以看得十分清楚,看到那人已經入了地洞,也對著一幅螢光屏,在那幅螢光屏中,隱約可以看到,顯示的正是這個岩洞中的情形。

    那也就是說,不論地洞和岩洞隔多遠,他們有先進的裝置,可以互相看得到,而且不但是看到景象,連聲音也可以聽到,因為在一下驚呼聲之後,就是急速的喘息聲,顯然岩洞中發生的事,令那人震驚。

    而與我對峙的那人,卻背對著螢光屏,看不到發生了甚麼事,可是他顯然由他同伴的腦部活動能量中,知道了一些事實,他現出了極驚恐的神情來,雖然只是一閃即逝,但是也使我靈機一動,我對著螢光屏,指著地下死了的那個,大聲叫:「他殺了人!殺了自己人!」

    我在事後想,「殺了自己人」這個罪名,在天龍星人的行為之中,一定是一種極嚴重的罪行,要不然,那自稱「領導」的傢伙,怎麼會一聽之下,便如此舉止失常,不願一切,要在他同伴面前為他自己辯護呢?

    我的話才一出口,他竟然轉過身去,對著螢光屏叫出了一句音節極快,我聽不懂的話。一看到他背向著我,我怎肯放過這個千載難遇,絕處逢生的機會。我身子騰起,直送向前,閃電也似來到了他的背後,一探手,已抓住了他握武器的手臂,他反應也算是快的,立時將彎臂向後,攻擊我,力大無窮,一下子將我的手掙脫。

    可是我同時已伸足一勾,他一個站不穩,向前仆跌出去。

    在他手中的方形小盒中,又是精光一閃,那一閃,精光閃向螢光屏。那種一閃即逝的精光,破壞力極大,螢光屏後,響起了一連串的爆音,畫面立時消失,在這之前,只聽得到了地洞的人,還發出了一下驚呼聲。

    我不容他再有機會轉過身,雙足踢出,身子躍起,第一腳重重踢中了那人的後腦,令那人仆跌之勢加快,第二腳,在他仆倒之後,重重踏在他的後腦上。

    這時是生死一線的搏鬥,我的情緒不是很正常,一面重重一腳踢上去,一面怪聲叫著:「你是領導!我要聽你的話!」

    同時,再飛起一腳,把那人手中的小方盒,踢得飛跌開去,我身子翻滾,撲向那小方盒,才將小方盒投在手中,那人在受了這樣的攻擊之後,居然搖搖晃晃站了起來!

    我大喝一聲:「別動!」

    我手中握著小方盒,對準了他,他向我望來,不敢再動。這時,我已經摸到小方盒中有一個圓形的凸出,猜想多半只要按下那凸出點,就會有壓力強大的精光一閃,被精光射中,可以造成任何破壞。

    但是那只是一隻四方盒子,不像是一柄槍,有槍嘴,可以肯定這子彈會向哪一個方向射出去。

    我也沒有時間低頭去研究,因為在我面前的敵人,非同小可,我視線必須一直盯著他,不能有十分之一秒的懈怠。我不敢按下那個掣鈕,因為弄不好,一按下掣,精光射出,射向我自己,那就變成最悲慘的滑稽劇了!

    我像地球人握槍指著對方的頭,喝令那人別動,那人果然呆了一呆,先向我看了一眼,然後再看著我手中的小方盒,他忽然尖聲笑了起來:「你不會用我們的武器,你根本不會用!」

    說著,他轉過身,當我不存在一樣,轉身向那組儀器走過去。

    我知道他可以輕而易舉再弄另一柄武器在手,我必須立即有所決定,我能決定的時間,不會超過兩秒鐘!

    我陡地低頭看了一下,已經花去了一秒鐘,可是無法發現精光從何處射出,我沒有可能再浪費另一秒鐘了,我當時閃過的念頭是:四方形有四邊,射中自己的機會,只是四分之一!

    四分之一,比著名的俄羅斯輪盤的六分之一死亡率,危險性大得多,可是這時,非拚一下不可了!

    我在那人的手伸向前去,快要碰到那組裝置時,按下了那小方盒上的凸出點,一股精光射向我的右手邊──沒有射中那邊人,也沒有射中我!

    那人陡地呆了一呆,可是我已經賭贏了,我發出了一下歡嘯聲,把手中的小方盒略轉了一轉,又按下了那個突起點。

    精光再度閃現,穿射了那人的背後,那人的身子向前一僕,伏向控制台上,可是他卻立即轉過身來,用一種十分怪異的神情望著我,陡然叫:「你不是地球人,你來地球……多久……了?」

    他問出了那句話,像是死亡對他來說並不可怕,得到這個問題的答案才重要,我沉聲道:「我是地球人,絕對是!」

    他還在掙扎著:「不!不!」

    我大聲道:「你們對地球人估計太低了!或許,上一次來的那三個,正是對地球人有深刻的了解,知道地球人不是那麼容易對付,所以才成了叛徒的!」

    那人張大了口──再也沒有合攏來,身子也維持著原來的姿勢。

    他身上一點傷痕也沒有──至少我這時看不出來,但是我可以知道,他死了!

    我的心怦怦亂跳,先是無意識地大叫了幾聲,接著,想起了白素,又大叫著她,岩洞中傳來了陣陣回音,然後我想到,還有一個天龍星人,駕車走了的,他知道這裡發生了變故,一定會趕回來。

    他來去如風,再遠的距離他瞬間可達,我實在不應該浪費甚麼時間。

    我先要破壞,一次又一次按著那小方盒的突出點,令精光一次又一次地射出,射向那組儀器裝置和控制台,在我進行到了一半時,那輛車子已陡然出現,我立時轉身,令精光射向車子,車子停下不動,我看到那人在車中,神色驚惶之極。

    我大喝:「下來!」

    那人有點手忙腳亂,但還是立即下了車,天龍星人在這樣情形下,居然知道高舉雙手,那一定是他知道我腦中在想:我會毫不猶豫他殺他之故!

    我的聲音因為緊張和興奮,有點變樣:「你應該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一次小規模的星際遭遇戰,地球人贏了!」

    那人口唇顫動著:「是……是……別殺我!」

    我高興得心頭狂跳:「我妻子在那裡?」

    那人向控制台看去,突然發出了一個絕望的呼叫聲,雙手掩著臉,慢慢蹲了下來,不論我如何恐嚇呼喝,他都不肯再起來。

    這倒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正在考慮,乾脆是不是也把他殺了,他又發出了一下嗚咽聲:「你破壞了一切,我再也回不去了!」

    我吸了一口氣:「看來你們對自己人很嚴?鄭保雲明明有你們一半血統,可是不被當作自己人,只是‘第一號觀察品’,你們是三個人一起來,單剩下了你一個人,你回去怎麼解釋?」

    那人抬起頭來,一片茫然的神情之中,透著駭然,顯然我說中了他的心病。

    我向他走過去:「下次,天龍星再派人來,至少是一百年之後,你能活那麼久嗎?」

    他惘然搖著頭,我道:「站起來,忘記天龍星,好好做一個地球人,你會生活得極好,像鄭天祿他們一樣,成為地球上極出色的人!」

    他頓聲道:「可是……給別人知道了我的身分,我……我怎麼還能生活下去!」

    我悶哼一聲:「只要你自己不去到處宣揚,我保證沒有人知道,只要你自己小心點,別讓人家摸你肚子上的粒狀骨骼就可以了!」

    我講這幾句話的時候,真心誠意這樣想,他也一定可以知道。

    我不想多殺戮,已死了兩個天龍星人,一個是意外,一個是我非自衛不可,這個,看來膽子相當小,自然不必再開殺戒。

    他眼珠骨碌碌地轉動著,我知道,我也冒了相當程度的險,誰知道天龍星人打的是甚麼主意。

    我在和他們接觸的過程中,可以肯定了他們和地球人有著相類似的行為方法──也就是憑著我對這類行為的熟悉,所以才佔了上風!

    那人神情有點活動,但是也更苦澀:「你不會相信我,你一定會日日夜夜提防,到後來,你會忍受不住,會殺我!」

    我本來想解釋幾句,但一轉念,我現在佔足了上風,何必向他去解釋,我冷笑:「你可以選擇現在我下手,還是若干時日之後,我再下手──」

    我說到這裡,陡然變色,現在我如不下手,下一分鐘,他就可以向我反攻,我哪裡是他的對手!

    他也陡然臉上變色:「我不會對你怎樣……你的妻子在哪裡,也只有我知道,只有我能令她再出現!」

    我壓低聲,知道他剛才在剎那之間,接收到了我的想法,所以才大是驚懼。留他在,等於是留下了一個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可以知道我在想甚麼的人,這實在是一個極大的威脅!

    在那一霎間,「下手」還是「不下手」,不斷地反覆地想,那人的臉色,也一陣青一陣紅,因為我一個意念的決定,都可以決定他的生和死!

    過了足有一分鐘之久,我才嘆了一聲,我畢竟不喜歡生命的毀滅,尤其是天龍星人這樣等級的生命,我又想起了「紅人」對地球人的批評,在將來必然不可避免地和更多的外星人打交道的過程中,地球人這種永遠把陌生人當敵人的心態,如果沒有改變,那麼,可能演變為地球的悲劇。

    我已決定了不再對他下手,而且,做了一件大膽之極,事後想起來不禁冷汗直冒的事,我把手中可以發射精光的武器,用力拋出去,看著它跌進了海水之中,然後,才道:「你以後可以根本不必見我,我也不再見你,地球很大,隨便你在甚麼地方生活!」

    那人緩慢而冗長地籲出了一口氣,臉色恢復了正常,神情也很激動,突然轉過身去,來到控制台前,迅速看了一下,忽然道:「還好,那一部份裝置沒有被你破壞,要不然,尊夫人再也不能回來了!」

    我聽到他這樣講,不禁有遍體生涼之感,一而吞著口水,一面向他走去,來到他的身邊,看著他在複雜的按鈕上熟練地按著,我急急地道:「等一會我妻子……出現,請你別提及這一點!」

    他回頭望了我一眼:「我們心中各有對方的一個秘密?」我點頭──這一點,可以使兩個人之問的關係拉近不少。

    最後,他按下了一個大掣鈕,一根相當粗大的圓管子自岩石中升出來,升高了兩公尺左右,管子打開,我看到白素站在管子中,神情有點迷惘。

    我大叫一聲,白素轉過頭來,看到了我,向我飛撲了過來,我迎了上去,凌空將她接住!

    這一下動作,看得那天龍星人目定口呆,喃喃地道:「我們對地球人真是研究不足,從來也不知道地球人的身體可以這樣靈活運動!」

    我自然不必向他解釋我和白素,都有著深湛的「中國武術」造詣。

    就在我這樣想時,他已經問:「中國武術,甚麼是中國武術?」

    這天龍星人,果然有他的過人之能:我抱著白素,轉了幾個圈,才把她放了下來,對那人道:「等你在地球上住久了,自然會知道!」

    白素向兩個已死了的天龍星人看了一眼,又指著那輛車子:「我就是上了這輛車子之後,一下子就不知道到了甚麼地方的!」

    我試探著:「你叫過救命?」

    白素笑:「沒有啊,但是處境極其不好,心情自然焦急至極!」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向她作了一個手勢,示意一切經過可以容後再說,我向那人道:「你要帶我們離開這裡,越快越好!」

    那人指著車子:「本來這是萬能車,可是也教你破壞了,我們……沒有‘紅人’的本事,紅人可以把人分解為原子,再還原,這是最進步的交通方法──」

    我陡然想起,我曾被「紅人」不知用甚麼方法移動過一次,難道紅人用的就是把我整個人都分解成原子的移送方法?在分解和還原的過程中,如果出了小小差錯,即使最輕微,雖然無損生命健康,但例如滿頭的頭髮忽然移到了掌心上,那也夠麻煩的了!

    當時,我曾問紅人用甚麼方法將我移送,紅人說如果告訴我,我會極度害怕,聽了之後,還大不以為然,這時想來,實在不寒而慄!

    我在呆了半晌之後,定了定神:「總有辦法的,這裡是一個海底岩洞──」

    那人苦笑:「在海底七百公尺,我也無法這樣上去,一定要有儀器的幫助。」

    白素道:「只要有壓縮空氣,經過適當的減壓程序,人人都可以上去!」

    我道:「我們向甚麼人求救?」

    白素四面看了一下:「鄭保雲!」

    我大喜過望!對了!鄭保雲!我立時向那人道:「快利用你的腦活動能量,把這裡的一切全告訴鄭保雲──他和你有同樣的能力,請他來帶我們離開。」

    那人現出了遲疑的神色,我有點惱怒:「還等甚麼?快發訊號!」

    那人苦笑:「他……那個半天龍星人……他肯?」

    我一時之間,不明白他那麼說是甚麼意思,白素已然道:「你懷疑甚麼?」

    那人嘆了一聲,遲疑著不敢出聲,我有點忍無可忍之感,大喝一聲:「有甚麼不能說的!」

    那人被我的呼喝聲嚇了一大跳,也十分惱怒:「我們不把他當自己人,他知道這一點,他也把我們當敵人,他……肯來救我們?」

    我吸了一口氣:「他可能把你當敵人,但我和白素是他的朋友!」

    那人用相當不信任的神情望著我:「你……那麼肯定?」

    我又好氣又好笑:「當然可以肯定!」

    那人還在喋喋不休:「別忘記,他只有一半是地球人,和只有一半天龍星血統的情形一樣!」

    我呆了一呆,完全明白了那人的意思,那人的意思是,在血統上,鄭保雲都不和我們完全的同類,我們的存在,對他是一種威脅,如果我們從此在世上消失,那對他十分有利!

    在這樣的情形下,他會來救我們,還是任由我們困在海底岩洞之中,再也出不去?

    本來,我全然未曾想到這一點,但這時經那人一再猶豫,我也不禁心中悚然,想到了有這個可能,自然而然,面上神色有點異樣!

    我向白素望去,白素心思和我相仿,她吸了一口氣:「他會怎麼做,我們都不知道,何不先把求救的訊號發出去?」

    她望向那人,那人神情仍在猶豫,白素問:「還有甚麼顧忌?」

    那人苦笑了一下:「老實說,我……不願意讓他知道我們在這裡!」

    我大是駭然:「他會趕到這裡來──或者是用甚麼手段……毀滅這個地方?」

    那人沒有再說甚麼,顯然默認了我的顧慮。

    我用力一揮手:「從最壞一方面去設想才會這樣。我們除非有方法可以自己離開,不然,向他求助,是唯一的求生之道!」

    那人來回踱步,雙手緊握著,眉心打結,我看他真正在憂心忡忡考慮,好幾次想開口,都被白素打手勢止住,過了三、五分鐘,我忍不住嘆了一聲:「那種紅人說地球人有強烈的排他性,所以人與之間互相猜疑,互相不信任,看來,在天龍星人之中,這種情形,比地球人嚴重得多了!」

    那人苦笑了一下:「不論是哪個星體上的人,都是生物,生物……總有生物缺點。連‘紅人’也不能例外。」

    白素神情有點黯然:「生物缺點最特出的是……生物不能突破血統的束縛!」

    我望向她:「你指生理上的束縛,還是心理上的?」

    白素喟然而嘆:「有甚麼不同?」

    我呆了片刻,血統的束縛,實在沒有生理上和心理上之分,都是一樣的,那是所有生物的一種生命形式,不要說無法突破,連改變都在所不能,要是能改變的話,那麼,這種生物便不再是這種生物了!

    (這句話念起來有點贅口。)

    而這種生物,如果不再是這種生物,變成了另一種生物,一樣有另一種生物的血統框子,將之圍在其中,從一個框子跳進了另一個框子,這樣的改變和突破,又有甚麼意義可言?

    一時之間,我越想越是覺得思緒混亂,白素顯然和我同樣陷入了沉思中,都沒有十分注意那天龍星人在做些甚麼,只是聽得他突然叫了一聲:「沒有反應!」

    我們這才向他看去,只見他在一組儀器之前,忙碌地操作著,又說了一句:「沒有反應。」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向他走去:「你已向鄭保雲發出了訊號,可是沒有反應?」

    那人點了點頭,仍然在操作著,在他面前,是一幅大約五十公分的螢光屏,正在閃耀著許多莫名其妙的線條,我們當然看不懂,看那人聚精會神地注視著,可想而知,那一定代表著甚麼。

    他看了片刻,忽然發出了「咦」地一聲,現出又訝異又驚愕的神情,又按下了幾個掣鈕,螢光屏上的線條,閃耀得更快、更亂。

    他的神情也越來越驚訝,越來越駭然,這種情形維持了有十分鐘之久,我已問了十七、八次:「發生了甚麼事?」

    直到螢光屏上再也沒有了甚麼訊號,那人才轉過身來,用一種異樣的神情望向我和白素,我再把那個問題問了一遍。

    那人不由自主喘著氣:「鄭保雲……向你說起過……三個背叛者的事?」

    我點頭:「是,三個天龍星人,決定在地球上生活。」

    那人語調極其憤恨:「他說謊!」

    我不知他為甚麼忽然這樣責斥,而且我覺得,鄭保雲是不是說謊無關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不是收到訊號,有沒有回音!

    我把這一點提了出來,那人嘆了一聲:「相當重要,鄭保雲撒謊,沒有把他父親當年的真正行為告訴你!」

    我提高了聲音:「那無關重要──」

    那人猛地揮手:「十分重要!背叛者只有一個人:鄭天祿,兩個天龍星人死於謀殺,兇手是鄭天祿!」

    我聽得瞠目結舌──早就意識到,天龍星人的行為和地球人極度近似,想不到也包括了謀殺這種行為在內!

    那人急速地說著:「鄭天祿有了兒子之後,就開始實行陰謀。起先,他們為了要取得觀察研究的標本,才由鄭天祿娶妻、生子,可是當鄭天祿的兒子漸漸長大,為了維護自己的兒子,他不惜謀殺兩個同伴!」

    我深深吸著氣,白素不由自主發出了一下低哼聲,這是一個相當動人的外星人故事。

    一個外星人,來自遙遠不可測的天龍星,對地球一點也沒有感情,把地球當作是實驗站,為未來星體大規模的入侵作前站。

    為了進一步觀察研究──或許研究的課題是「如何和地球女性結合」,或是「與地球女性結合後生育的可能性」,又或許是「與地球女性所育嬰兒之特性」等等,是純觀察性的研究,絕沒有甚麼感情的成分在。

    但是,和地球女性結合了,過著和地球人一樣的夫妻生活,孩子生下來了,新生命帶來的喜悅,遠遠超過了對異星生物研究觀察的熱忱──那是自己的下一代,不可避免,有著與生俱來的血統上的情感!

    而且這種感情,必然隨著孩子的成長,與日俱增,直到真正達到了和地球人的父子關係同樣的程度,那時,鄭天祿一定曾經過十分痛苦的思想煎熬,他可能還曾和他的同伴商議過──當日發生的事,詳細的經過已不可能知道,但結果是,鄭天祿為了保護自己的兒子,而做出了十分可怕的行為:背叛和謀殺。然而,他的行為是當或不當,又難以下判斷。尤其,站在地球人的立場,如何判斷?

    白素先問那人:「你怎麼知道有謀殺?」

    那人指了指螢光屏:「剛才忽然收到了大批訊號,翻譯出來,是那兩人臨死之前,對鄭天祿的控訴,他們說出了事實。」

    我重申:「那也沒有甚麼重要,早已過去了的事!」

    那人緩慢而沉重地說:「十分重要,鄭保雲早知道這一切,他不告訴你,使你以為向他求救,他會來救你!」

    我吸了一口氣,明白了那人的意思。鄭保雲知道他父親當年的行為,可是不告訴我,又騙我做「餌」,到天龍星人的總部來,安的是甚麼心,怎能不教人起疑?一時之間,我一句話也講不出來,鼻尖冒汗──鄭保雲一直在騙我,我的存在、白素的存在、天龍星人的存在,對他日後在地球上的生活,都是極大的障礙,他利用我和白素對付天龍星人,那是借刀殺人之計!而在我和白素對付了天龍星人之後,會處於甚麼樣的困境,他一定也早已料到的了!

    為了求證這一點,我不由自主聲音發顫:「你們在這裡……在海底岩洞中建立了基地,鄭保雲是不是知道?」

    那人想了一想:「應該知道,因為我們不斷發訊號,要和他聯絡。他能憑儀器發出的訊號,找到上一次那批人建立的地洞,自然也知道有這個海底岩洞的存在──」

    他講到這裡,也陡然明白我為甚麼要那樣問他,先是停了一停,接著,便「哈哈」大笑起來。

    顯然,他也想到了一切事情的經過,知道了從頭到尾鄭保雲的陰謀,明白絕不能依靠鄭保雲來救自己,所以他的笑聲,到後來簡直如同嚎哭一樣!

    我要竭力忍著,才能不發出和他一樣的聲音,可是神色自然難看之至。

    白素最鎮定,她走向一塊岩石上,坐了下來,以手支頤,沉思──如果不是處境那麼惡劣,白素的這種神態,極其動人,值得看的。

    那人終於止住了「笑」聲,我和他互望著,他突然狠狠地道:「地球人的劣根性,使他成了最卑劣的騙子!」

    我悶哼一聲:「安知不是貴星體的劣根性?」

    那人變得十分衝動,來回走動著,越走越快,我不知道他要做甚麼,只見他走了一會,又來到控制台前,忙碌的操作了一會,再回過頭來狠狠瞪著我──我不知道他在幹甚麼,但知道他何以向我瞪眼,因為控制台上有許多設備,都會被我用那種會射出精光來的武器所破壞,不能發揮原來的作用。

    白素一直坐在那塊岩石上,冷冷地看著那人,我來到白素的身邊,白素低聲道:「這天龍星人在設法想獨自離開這裡!」

    他的話才一出口,那人就惡狠狠道:「是!我要離開,我比你們高級進步不知多少,不會被困在一個岩洞中等死,我會離開!」

    白素心平氣和:「我勸你不要冒險,能力再強,無非是靠一切設備的幫助,若是單憑體能,你對地球環境的適應,比不上我們!」

    那人連聲冷笑,突然一個轉身,來到了白素剛才出來的那圓管之前,一下子走了進去,背對我們而立,製成兩半的圓管合攏,向下沉去,我向前奔過去,圓管沉下之後,找不出甚麼痕跡,我也無法知道如何才能使這圓管再升上來。

    我忙向白素望去:「你才從那管子出來,他可以到甚麼地方去?」

    白素道:「這管子不過是一座升降機,它通向一間密室,絕無其他的出路!」

    我吸了一口氣:「或許你沒有發現?」

    白素同意:「有可能,但我不以為可以離開海底,不然,他剛才不會如此失常。」

    我又追問:「那麼,他到那密室去幹甚麼?」

    白素嘆了一聲:「我怎麼可能知道一個天龍星人想幹甚麼?」

    她說的倒是事實,我道:「我們兩人的潛水能力都十分強,這岩洞……不管在海底多深──」

    講到這裡,我也不禁搖了搖頭,講不下去。岩洞可能在海底,超過兩百公尺,人自然可以向上升去,但一定要經過長時間的降壓過程,不然,冒出水面的,將是我和白素的屍體!

    我來回走了幾步,來到了那輛「車子」旁邊,車子自然已經損壞,但是損壞的只是機件,不是外殼,我打開車門,看了一看,又把車門關上,忽然之間,靈機一動,轉回身來望向白素。

    白素搖頭,她知道我想到了甚麼:「那麼多機械裝置,太重了,無法浮得起來。」

    我吸了一口氣:「要是把裝置拆掉?」

    白素微笑:「可以試一試,反正我們沒有事!」

    白素處事鎮定,現在這樣的情形,她還是十分鎮定,甚至有點輕鬆。她並不向前走來:「我寧顧試一試和鄭保雲聯絡──剛才我看那人操縱儀器,我想可以令鄭保雲收到我們的訊息。」

    我已經開始把車子中容易移動的東西先搬出來,一面罵著:「這……雜種,比純天龍星人……純地球人更壞,我……再讓我見到他的話──」

    說到這裡,把一大件不知是甚麼裝置搬了出來,用力砸向岩石,爆出了一陣火花,散了開來。

    白素已在忙碌地操作,一面注視著面前的那幅螢光屏,我偶然轉頭去看一下,螢光屏上依然有一些黑點、亮線在閃耀著。

    我工作的速度相當快,要破壞,總比較容易,一小時之後,車中的空間已擴大了許多──那本來是一輛神奇之極的車子,幾乎可以瞬息萬里,上天入地下水,無所不能。可是我此際的目的,卻只是想要它的一個空殼,使它可以利用最簡單的浮力原理,升上海面去!

    白素仍然在操作,她吸了一口氣:「我相信我的訊號已發了出去,鄭保雲應該可以收得到。」

    我已累得滿頭大汗:「問題是他收到了訊號之後的態度如何!」

    白素笑了一下:「我發出的,不是求救訊號。」

    我大是訝異:「你……對他說了些甚麼?」

    白素向我眨了眨眼:「我告訴他,我們已知道他一切的行為,若是他不向我們道歉認錯,我們一定不會放過他,要他立刻就來!」

    我聽了,不禁又好氣又好笑,我們現在的處境,由鄭保雲一手造成,他絕不會不知道,他怎會來向我們道歉認錯?這不是異想天開嗎?

    我賭氣不再理白素,轉過身去,想把車中一件最大的裝置拆下來,當我的努力還絲毫沒有成就之時,突然聽得身後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唉,衛斯理,除了破壞之外,你還會做點甚麼?」

    鄭保雲的聲音!

    一霎間,我還以為那是在絕望之餘的幻覺!我疾轉過身,看到鄭保雲就在身前,我大叫一聲,一拳向他打了出去,他反應極快,一翻手,用手心接住了我的一拳,我第二拳還未曾打出,他就叫了起來:「我來道歉,你卻打我?」

    白素也在這時叫了我一下,我揚起的拳且不發出,只是盯著他。他道:「我來遲了,實在這裡太隱蔽、太深,不是紅人幫我,我還到不了這裡,紅人送了我一艘小飛船,你看!」

    他向岩洞有海水處的一角指了一指,我看到一艘小飛船泊著,白素還在控制台前,伸著懶腰,像是如今這種情形,早在她意料之中!

    我且不向白素追問原因,向前一指:「還有一個天龍星人……在下面!」

    鄭保雲閉了閉眼睛:「他……自殺了!」

    我和白素都吃了一驚,鄭保雲嘆了一聲:「沒有特殊的原因,要在一個陌生的星體上生活,極其困難。」

    我瞪著他:「你父親選擇了地球生活,是因為有了你!」

    鄭保雲神情有點惘然:「我……想是如此,我……也必須選擇……在地球生活,我雖然身體、生理結構,全是天龍星人,但是我無法到天龍星去生活,天龍星不會接納我,就算我對天龍星人再忠心耿耿,肯下手把地球毀滅,他們仍然不會接納我!」

    我仍然瞪著他,他低下頭去:「當然,我也知道,地球也不會接受我!可是,地球人……不知道我的真正身分,不知道我有一半天龍星血統──」

    我打斷他的話頭:「你錯了,有人知道,我、白素!」

    鄭保雲抬起頭來:「是的,但只要你們不說,就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一直到這時為止,鄭保雲其實還是占著上風的,可是這時,他望望我,又望向白素,神情卻充滿了哀懇,希望我們替他保守秘密。我吸了一口氣:「鄭保雲,你是一個混蛋,可是我承認我不明白你的行為,你可以任由我們在這裡自生自滅,你的秘密不是更安全?」

    鄭保雲點頭:「是,可是你,你們,是我的朋友!」

    他的話,語調甚至十分平淡,但是我聽了之後,心中陡然一陣激動,很有點熱血沸騰之感,向他走過去,張開了雙臂,他也一樣,我們自然而然的緊緊相擁!

    朋友!

    這個在地球長大的半外星人,知道地球人之間,有可貴的朋友關係!

    就像他的父親,一個來到地球的外星人,在有了兒子之後,懂得地球人有著父子的親情。

    地球人的人與人關係,也還很有一些可以令有高度文明的外星人覺得可貴處,受到感染,進一步發揮成高貴的品德!

    我向白素望去,白素做了一個「我早已知道」的神情。我和鄭保雲互相拍著對方的背部,好一會才分了開來,兩人的眼角都有點潤濕。

    可是,我們都沒有說甚麼,因為這時,根本不必用語言來表達各自的心意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在和鄭保雲相識的過程之中,曾好幾次由於他的行為,而對他大是不滿,直到現在,我才肯定他實實在在有著地球人的感情,不論是好是壞,在他體內的一半地球人的血統,起了極大的作用!

    我才想到這裡,他就向我搖頭:「主要的,不在於我有甚麼血統──就算我是百分之一百天龍星人,只要我一出世就在地球生活,我也必然是地球人,不是天龍星人!血統十分無形,有時能引發起一陣激情,但當你想到你根本無法單憑血統生活,你就不會再重視它……。」

    我和白素深以為然,一起點頭表示同意。

    我吸了一口氣:「你有甚麼打算?」

    鄭保雲像是我多此一問:「有甚麼打算?大富豪鄭保雲久病痊癒,這就是我的打算!」

    他一面說,一面向我們眨著眼,我和白素一起笑了起來:「當然,沒有人知道大豪富鄭保雲是──」

    他打斷了我的話頭:「我是甚麼?我是地球人!和所有地球人一樣!」

    他一面說,一面用力拍著自己的胸口,發出「啪啪」聲來,拍了幾下,又在自己的肚子上摸了一下,神情有點鬼頭鬼腦。

    我們一起笑了起來。

    我和白素遵守諾言,沒有對任何人,包括溫寶裕在內,說起過鄭保雲的秘密。

    如今,雖然把每段經過都記述了出來,但鄭保雲當然不是真姓名,猜猜,或許可以猜到他現在以甚麼身分在地球上活動,但自然無法去摸摸他的肚子以求證明,也只好猜疑。

    鄭保雲不會怕人猜疑。因為,像神話故事一樣:從此之後,他快快樂樂在地球上生活,想也不想自己有一半天龍星血統。

    當然!當然!他有天龍星人的智力,約莫超越地球人一千年,你想甚麼,他都知道,他自然極其了不起。

    我們是好朋友,有甚麼疑難事,我也會去問他,和這樣的一個半超人做朋友,十分愉快。

    最近他在談戀愛,我們都希望有四分之一天龍星血統的小孩出現。

    最近一次的聯絡是他告訴我:「紅人」通過他,還在感謝我。我也十分想念「紅人」,他們樣子雖然怪,性格可愛極了。

    自然,我和白素在良辰、美景面前,提也不敢提起有「紅人」這回事!

    (全文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