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意外之極的結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沒好氣:「他愛做什麼就做什麼,關我們什麼事!」

    萬良生雙手揮動:「我要請兩位幫助,兩位在社會上有地位,又有各種稀奇古怪的經歷,說話能令人信服,所以我要完全重回人類社會,要靠兩位代我想一個我長期失蹤的原因——當然不必說真相,只要兩位隨意編一個原因,出自兩位之口,大家就都會相信。」

    聽得他如此說,我真是又好笑又好氣,竟不知如何響應才好!

    白素笑道:「你根本不必向社會交代什麼,只要向尊夫人交代這些日子你去了哪裡就可以了。」

    白素只不過是輕描淡寫地提起了他的妻子,萬良生卻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冷顫,不過他隨即定了定神,用力搖頭,大聲道:「不必怕她!不必再怕她!」

    看到了這種情形,我不禁哈哈大笑:「是不是那類外星人又給了你什麼治惡妻的秘方?」

    萬良生並不欣賞我的笑話,他回答得很正經:「她惡還她惡,現在我完全不必靠她,她再想也噁不到我的頭上。我這些年來,利用有限的資金投資,頗有所獲。一個人只要基本生活不成問題,就完全沒有理由讓任何人對自己凶惡,不必怕任何人!」我對萬良生這番話由衷地鼓掌——他能夠說出這番話來,表示他對人生有了一定的認識,比起以前的萬良生來,好了很多。真是奇怪,難道靈魂少了一半,反倒可以使人變得聰明,變得想得開?

    (如果本來的靈魂是十分-髒,去了一半,變成五分-髒,這就反而變好了。)

    白素道:「那就根本不必我們為你編什麼故事。」

    萬良生神情猶豫,我道:「其實尊夫人也不是那麼可怕,我最近才見過她的。」

    我話還沒有說完,萬良生就雙手亂搖:「謝謝你,雖然我不必再怕她,可是也請別在我面前提起她!」

    真的,我覺得萬良生非但不討厭,而且還很有趣,由此看來,那類外星人的行為,並不造成對人的損害。白素顯然早已經看出這一點,所以才接受了萬良生的解釋。

    當晚我們一面談到天亮,萬良生對於那類外星人確然近乎一無所知,問也問不出甚麼來。

    第二天上午,遊艇靠近城市的碼頭,我們和萬良生一起下船,立刻就有在其它遊艇上下來的人認出了萬良生——他畢竟曾經是富豪,而且一直神秘失蹤,所以格外引人矚目。

    而當大下午,萬良生在長期失蹤之後,重新出現,就成了世界性的新聞。

    這傢伙也真可惡,他竟然對所有人說:我不在的那些日子,究竟發生了什麼車,只有衛斯理知道,我們有過協議,不予公開。

    所以接下來幾天中,想在我這裡知道萬良生失蹤時期情形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我一律回答「無可奉告」。

    而萬良生重回人間,恢復了他原來的身份之後,十分高姿態,到處活動,而且宣布許多投資計畫,都極其龐大,很快就恢復了他豪富的地位。而且更惹人注目的是,他宣布和萬何集團脫離任何關係,放棄原本屬於他名下的所有集團股份,並且單方面申請和何豔容離婚。

    這一切都成為傳播媒介熱鬧之極的頭條新聞,於是所有傳播媒介開始找尋何豔容女士的下落,要聽她的意見。

    然而卻沒有人能夠找得到她——這是理所當然之事,連小郭都找不到她,不能想象還有別人可以找到她。小郭至少還追查到她曾經到過烏克蘭,由一架神秘的飛機接走,向北飛去。其它人擾攘好久,連這一點都不知道。

    我對何艷容的下落也很關注,因為我和她有那個古怪的協議,她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就是她的遺產執行人,立刻會成為全世界注目的目標,那是我不願意發生的事情。

    傳播媒介找不到何豔容,萬良生又什麼都不肯說,於是各種各樣的「傳說」、「據聞」等等就紛紛出籠,其中頗有想象力豐富遠在衛斯理故事之上者,當然不必一一細表了。

    其中頗有意思的一項,是有人替萬良生算了一下,他放棄了萬何集團的股份,等於放棄了超過五十億美元。

    而萬良生放棄了那麼多財富,自己另起爐灶,目的自然是為了擺脫何豔容,不想再和她有任何關係。

    我和白素討論了這件事,我認為這是萬良生人生觀看得開的一個例子,我的根據是越有錢的人越想錢更多,不會有肯放棄那麼多錢的行為。

    白素卻道:「還有另外一種情形,錢實在太多了,多到了五十億美元也完全不當一回事的時候,也就會有那樣的行為。」

    我不以為然,因為沒有人錢會多到這種地步。

    白素笑道:「我想萬良生還保持著靈魂能夠離開身體的本領,你試想一想,他有這個本領,對他的賺錢事業有什麼好處。」

    我怔了一怔,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並不是我想不到有什麼好處,而是想到的好處太多,不知道從哪裡說起才好!

    靈魂能夠自由離開身體,就等於是有「神遊」的神通,可以隨心所欲去任何地方,獲悉任何秘密,這對於賺錢事業來說,就是要賺多少錢就可以賺多少錢,算起來萬何集團的股份,當然微不足道至於極點。

    我呆了半晌,才道:「他有這種本領,竟然不告訴我們。」

    白素笑:「他為什麼要告訴我們?」

    我也想不出他必須告訴我們的理由,然而他如果真有這種本領,我還是非把它查出來不可,因為那是靈魂學上的重大課題。

    我不會讓他獨自保存這個秘密——不但由於我生性好奇,而且那確然是十分值得研究的事情。

    然而我又立刻發現,如果他刻意保持這個秘密的話,我一點辦法都沒有——靈魂只是一種存在,並沒有一樣東西在那裡可以看得見摸得著。它來無影去無蹤,每個人都有思想,可是沒有人知道自己的思想在何處。連自己的思想在哪裡都無法知道,如何去追蹤別人的思想?

    所以無法證明、追究萬良生是不是有靈魂離開身體的本領。

    要追究何以萬良生會有這樣的能力,應該從根源上追查,根源就是那類外星人,萬良生的能力是他們教的。看起來像是人本來就有這樣的能力,就是不知道如何運用,要不然萬良生怎麼能夠一學就會?

    又或許關鍵在於靈魂離開身體的時候,如何保存身體。即使是古代神仙,在神遊的時候也常常出現身體被破壞的情形。首先要克服的,怕就是這個難關,那類外星人用那個神秘的圓柱體來保存萬良生的身體,那圓柱體和海底岩洞中的圓洞,必然是那類外星人設計的裝置。

    想到這裡我已經知道,要徹底了解萬良生這種本領的秘密,不應該從萬良生那裡著手,而應該直接和那類外星人聯絡,從他們那裡獲得資料。

    可是外星人和靈魂有一個共通點——聽起來很怪異,但卻是事實。兩者之間相同的是:無法主動與之聯絡!

    只能在偶然的機會中才能夠和外星人相遇。或者是對方有意思和人聯繫,才能發生溝通,主動權完全不在人類。

    這是由於地球人在整體上處處不如外星人的緣故,不是我的能力所能改變。

    不過我對於能夠終於和那類外星人取得聯絡,抱樂觀的態度,認為遲早會有這一天。

    我樂觀的根據是,那類外星人既然對人的思想組有興趣,他們只得到了萬良生一半的思想,必然無法滿足,仍會繼續用各種條件去交換人類的思想。

    (魔鬼用各種引誘來收買人的靈魂!)

    那也就是說,那類外星人會持續他們在地球上的活動。

    最怕他們離開了地球,在浩瀚宇宙中,上哪裡找他們去。而如果他們繼續在地球上活動,就總有相遇的機會。

    當然我也不是坐在家裡等這樣的機會來臨,我採取了行動。我和白素、紅綾商量了之後,我們再次潛水進入那個岩洞。

    上次我曾發現在那圓柱體離開之後,在圓洞深處,像是有一些裝置,當時用強烈的燈光照射,看到了反光。

    我認為再來一次,一則可以對事情有進一步了解,二則也有助於拉近和那類外星人的距離。因為那個岩洞曾是他們活動的基地,他們或者會再在那裡出現。

    這一次我們攜帶的配備更多,可是結果卻大失所望!

    本來以為至少可以在圓洞深處發現一些什麼,可是這次更強烈的燈光照向圓洞深處,卻發現那只不過是一個怪異的圓洞而已,雖然可以肯定它不是自然形成,可是那也說明不了什麼。

    唯一可以說明的是,萬良生是不會再變成軟件動物的了,因為那個圓柱體不在岩洞中,上次離去之後,不知道是萬良生把它小心藏了起來,還是把它-棄不要了。

    我們都知道那圓柱體和萬良生思想組離開身體有巨大的關聯——上次紅綾只不過放回去的時候,沒有照足原來的位置,萬良生就幾乎要永遠成為軟件動物。

    假設他要進入這個圓柱體中,才能達到身體和思想組分離的目的,而這個圓柱體又必須位置正確的在圓洞之中,才能發揮這個作用,那麼現在的情形就說明他失去了思想和身體分開的能力。

    又可以假設,萬良生還保留了那個圓柱體,如果他進入圓柱體,圓柱體就會自動回到岩洞(像它離去的時候一樣),以正確的位置進入圓洞,使他又可以思想組分離,變成軟件動物。

    不過我們相信萬良生不會再那樣做。

    因為我們已經知道他這個秘密,他只要再度「失蹤」,我們就可以在岩洞中找到他的身體,只要稍微搬動一下那個圓柱體,他就不能再變回人了。

    我們料他不敢冒這個險!

    所以可以得到結論:即使他還有思想組和身體分開的本領,他也不敢再使用。

    也所以,白素對他肯放棄大筆財富的原因的估計,可能有差錯。白素也想到了這一點,她向我道:「我很可能料錯了,是你的想法對——萬良生他想通了。在財富和快樂之間,他選擇了快樂。」

    萬良生想要快樂,就必須和何豔容不發生任何關係,就必須放棄萬何集團的股份。我很是感嘆:「其實人生永遠是快樂比財富重要,不過矛盾的是財富在許多許多情形之下,可以給人生帶來快樂。」

    這種矛盾,當然永遠存在,無法解決。

    在岩洞中並無發現,走的時候我留下了一件預先帶來的東西。那是一封給那類外星人的信。

    信用特殊的在水中會發光的材料寫在一塊金屬板上,在信中我強烈的表達了要和他們聯絡的願望。我相信既然我曾經和他們打過一次交道,他們只要看到這封信,一定不會令我失望。

    只要有再次和他們相會的機會,在人類的身體和靈魂的關係上,我一定可以在他們那裡得到許多認識。

    然而和超能力、高智能的外星人有交往,畢竟不是容易的事情。出色的地球人如柯南道爾爵士,如果能夠有遇上那類外星人的機會,他的靈魂學說一定已經系統化,受全人類所接受了。

    另一位堅決相信靈魂存在的傑出地球人,也很可惜沒有遇上高智能外星人的機會,所以儘管他對靈魂做出了種種設想,同樣無法突破地球人在這方面的認識範圍。

    那位傑出的地球人,是地球上自有人類以來,至今為止最偉大的發明家愛迪生(ThomasAlvaEdison1847-1931。)

    愛迪生對人類的思想作出了超特的設想,他設想人的腦部有許多、數以百萬計的「小人」在活動,這些「小人」的活動,產生人的思想。

    他用了「小人」這個名詞,明顯的把思想組生命化。這樣稱呼思想組,和把思想組稱為人的靈魂是同樣的一種設想——思想組的活動可以和人的身體分開來。

    所以愛迪生完全相信靈魂的存在。

    而且他相信靈魂一那些數以百萬計的「小人」在人死亡之後,還是可以存在。事實上,在他自己生命最後的歲月裡,在他發明了無數對人類文明有深遠影響的發明之後,他最後的努力是想製造一種設備,這種設備在想象中極其敏感,可以和那此,「小人」接觸,也就等於可以和靈魂溝通。

    可惜他還沒有發明成功這個想象中的「靈魂溝通儀」,他就去世了。

    如果愛迪生能夠有機會遇上外星人,以他超特的智能,必然可以在外星人幫助之下,在靈魂學上再建立他為人類所立的偉大功勳!

    柯南道爾以他文學家的身份肯定靈魂的存在;愛迪生以他科學家的身份肯定靈魂的存在;所有神學家也都肯定靈魂的存在。可是人類在對靈魂的研究上,自從愛迪生去世之後,只有倒退,沒有進步,這現象真教人欷-!

    從岩洞出來到回家途中,我在感嘆之餘,把想到的說了出來,白素和紅綾都沒有表示別的意見,顯然她們同意我的想法。

    故事到這裡,當然也近尾聲了。

    一定有人說:等一等,有更要的事情沒有交代。

    是的,很更要,也是這個故事的由來:那位何豔容女士,到底怎麼樣了?

    其結果真是出人意表至於極點!比我一心以為上了那女吸毒者的身的是何豔容,而結果是萬良生還要出人意表。

    在萬良生「回來」之後,所有人都在等待何豔容女上的出現。最早有消息的人,還是小郭。

    大約在四十人之後,小郭衝進了我的家,一口氣還沒有緩過來,就急不及特地叫:「那架神秘飛機又出現了!」

    我看出他雖然在叫嚷,可是並不興奮,果然他接著道:「不過那位何女士並沒有出現——報告說那飛機確然有一個女乘客,只是體形與何女士不符,相差約一百公斤。」

    我聽得他那樣說,開始沒有在意,隨口問道:「飛機還是在烏克蘭出現?」

    小郭道:「不是,這次是哥本哈根,飛機在半小時之前離開丹麥,循飛向亞洲的方向飛行。」

    一聽到「丹麥」、「哥本哈根」,我不禁叫了一聲,伸手在自己的前額上重重拍了一下:「小郭,那體重差了一百公斤的女乘客就是何女士——我應該早就想到的:她到勒曼醫院去了。」

    小郭聽了,也「啊」地一聲:「那架神秘飛機原來是屬於勒曼醫院的!難怪怎麼查也查不出來!」

    小郭抹了抹汗,隨即問:「她的健康有問題?」

    我搖頭:「看來她是到勒曼醫院去換身體——不過事情有些奇怪,她曾經表示過,她對自己的身體很厭倦,不知道為何她忽然改變了主意。」

    小郭哼了一聲:「換個身體,可以輕一百公斤,何樂而不為?」

    我笑道:「她生命密碼之中,既然有導致肥胖的基因在,很快就會打回原形——她就是為了怕這種現象重複出現,所以才對自己的來世感到興趣,存有幻想。」

    接著我就把她委託我做遺產的執行人,任務是把她的遺產交給她的來世一事告訴小郭。

    小郭聽得目瞪口呆:「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我又對小郭說了萬良生的一些事,小郭的眼睛和嘴巴張得更大,過了一會才道:「靈魂的一半……真不可思議,靈魂去了一半,還剩下一半,一半的靈魂……算是什麼?」

    我也想過這個問題,所以立刻有回答:「一半的靈魂,還是靈魂,可能變得比原來壞,但也可能變得比原來好。總之是一種變化,就像人的身份可以隨時發生變化一樣——身份變了,人還是這個人,只不過是變好還是變壞而已!」

    小郭雙手亂搖:「太高深了,我不明白。」

    我哈哈大笑:「老實告訴你,我也不明白——可是除了這樣的設想之外,我也想不出別的來了!」

    小郭長嘆一聲,腳步搖晃,告辭離去。

    當天下午,有有何豔容的新聞,她在集團大廈召開記者會,宣稱過去幾十天,她是在接受減肥治療。

    記者招待會由電視直接轉播,我和白素都在觀看。沒有人懷疑她的說法,因為她身形的改變實在太明顯了。這位原來體形龐大到了看到的人都無法不駭然的何豔容女士,比我上次見她的時候,何止輕了一百公斤!

    她看來體形窈窕,曲線玲瓏,雖然稱不上是美女,可是體態動人,充滿了成熟女性的風韻,再加上她本來就極富學識,事業上又有巨大成就,所以看來更是不凡,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光彩。

    而且她那種不可一世的囂張也消失了,她可能明白了要獲得他人的尊敬,並不需要像原來那樣。現在她舉手投足之間,笑語殷殷之時,就自然而然贏得他人的尊敬,這一點從在埸的所有記者反應中可以清楚看得出來。

    我不禁大是感嘆:「變化真大,只是可惜,不知道可以維持多久不發胖!」

    本來這樣的記者招待會,記者應該集中問她對於萬良生「回來」之後發生的事有甚麼感想和措施的,可是在開始的一個多小時中,所有問題都和她體形的改變有關,變成了減肥專題。

    何豔容當然完全沒有提起勒曼醫院,只說這是發生在她身上的奇蹟。

    那確然是奇蹟——可是我說的「意料之外的結果」卻還不是指發生在她身上這個奇蹟而言。

    最後終於有記者提到了萬良生。

    何豔容女士回答得很得體:「我想任何成年人都有權決定自己的行為,所以我對萬先生的決定沒有任何意見。他現在要放棄的一切,原來屬於他所有,所以任何時候他如果改變主意,還是屬於他所有。」

    我聽得嘖噴稱奇:「奇哉怪也!看來勒曼醫院不但替她換了身體,而且替她換了靈魂!」

    想起當年萬良生失蹤,她聲勢洶洶的勒令我和小郭把她的丈夫「抓回來」的那副模樣,我簡直無法相信她現在會如此理性。

    我向白素望去,白素笑得很甜,說了一句話,常時我卻一點也不明白,她道:「何女士發出的信息,強烈無比。」

    我不明白她這樣說是什麼意思,可是她並沒有作進一步解釋,我就以為她是隨便說說而已,沒有加以在意。

    當天晚上,午夜時分,電話響起,何豔容在電話中道:「三分鐘後可以到府上,希望不會吃閉門羹。」

    白素聽的電話,她回答:「倒屣歡迎!」

    不到三分鐘,何女士就翩然光臨,她還沒有坐下,我就指著她的身體問:「隔多久要換一次?」

    何豔容笑:「果然沒有什麼事可以瞞得到你——這一生不必再換,他們最新的發現,取消了我生命密碼中導致肥胖的基因,他們通知了我,我才決定行動,若是兩三年就要換一次,我不會有興趣。」

    從她的話中知道勒曼醫院又有了新的成就,雖然能夠享受這種新成就的只是極少數人,總也是好事。不過同時我也不免黯然,因為這種成就並非來自地球人自己。

    我又指著何女士的頭,行動和語氣那不禮貌得很:「看來這裡面也換過了?」

    何豔容笑:「我不知道——若然使人覺得有了改變,並不是我刻意如此,而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我拍手笑道:「好極!好極!發生在你身上的變化簡直天翻地覆,這一生你的變化已經夠多了,不必再為來世身份傷腦筋了吧,我這個遺產執行人的身份也可以取消了。」

    何豔容更笑:「非但不能取消,而且還要請你做另外一人的遺產執行人。」

    我駭笑:「我可以掛牌做專業遺產執行人了。」

    白素也笑,向我道:「我看你猜不著那另外一人是什麼人。」

    我怔了一怔,知道白素這樣說一定有道理,忙問道:「是什麼人?」

    白素笑得很歡暢:「別說講給你聽你不會相信,就算給你看到了你也不會相信。」

    我搖頭:「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而這時候何豔容卻向白素現出十分佩服的神情,可見確然會有白素所說的情形出現。

    我心中大是疑惑,正想再問,何豔容和白素竟然同時道:「請進來!」

    一個人應聲推門而入,正應了白素所說的話,我看到了這個人,也不相信這個人會在這個時候在這個地方和何艷容一起出現!

    這個人竟然是萬良生!

    他曾經為了逃避何豔容而變成一隻海螺,可是此刻一進來,就情深款款,像是發情的小公雞一樣望著何豔容,何豔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道:「我們重新戀愛了——或者說我們開始戀愛了。」

    我大約有半小時之久說不出話來,一直等他們兩人在相摟抱著離去,我才問白素:「剛才我看到的不是幻覺?」

    白素很調皮,反問我:「你說呢?」

    我不住搖頭——我說不上來,真的說不上來。

    太出人意表了!

    (全文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