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溫門宋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溫寶裕走過去抱住了那圓柱體:「這身體在裡面保存了那麼久,又隨時可以活回來,這種情形是人類多少年來的夢想,具有無比的研究價值,是那類外星人的超能力,怎麼會沒有用處!」

    我點了點頭,溫寶裕的想法很有道理,不過就算有了這具身體,以人類的科學水平來說,又如何去研究?根本完全無從著手,就像是一具高性能的計算機落在穴居人的手中一樣。

    我把這一點提了出來,溫寶裕考慮好一會,才嘆了一口氣:「說得也是,只好把它送回去了。」

    紅綾聽得溫寶裕這樣說,鬆了一口氣,低聲道:「真對不起,實在不知道裡面有人,不然絕不會把它搬來搬去。」

    溫寶裕忽然向藍絲道:「我們跟著去,我想盡可能和變成海螺的萬良生取得聯絡。」

    溫寶裕這種想法,異想天開至於極點,不過如果萬良生的思想組可以自由活動,倒也不是沒有可能,所以我聽了也不免有些心動。溫寶裕鑑貌辨色,倒是一下子就看出了我的心意,他不等我提出,就道:「這種十劃還沒有一撇的事情,我們三個人去就行,不敢勞動大駕!」

    他急急不想我參加,使我感到其中必有古怪。

    我很認真地道:「我曾和萬良生有過溝通,再去找他,比較容易!」

    溫寶裕顯然再也想不出什麼理由來拒絕我,神情焦急,抓耳撓腮,不知道如何才好。

    白素也早看出其中有古怪,她笑道:「你把不讓他去的理由老實說出來,會有商量,不然我看他非去不可!」

    溫寶裕抓著頭:「我不是不讓他去,而是怕你們家裡有事!」

    這話更是古怪透頂,連白素也不肯放過他,立刻追問:「我們家裡會有什麼事?你不把話說明白,休想離開。」

    不但白素生氣,連紅綾和藍絲也訝異莫名,紅綾道:「小寶真了不起,居然有未卜先知的本領,知道我們家裡會有事。」

    溫寶裕神情尷尬,支支吾吾,道:「也不是會有什麼大事,是有人會去找你爸。」紅綾揚眉:「這更了不起了,居然連詳細內容都知道!」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一起冷冷地望著溫寶裕。溫寶裕嘆了一口氣:「好,我說,是我母親有事情要找兩位!」

    說來說去原來是這樣一回事,我又好笑又好氣:「令堂要來找我們,你為什麼早不說,還要鬼頭鬼腦故作神秘。」

    溫寶裕長嘆一聲,欲言又止,像是有難言之隱,突然向我和白素打躬作揖:「看在我們相識一場,請兩位接待家母,不論她提出什麼樣的要求,兩位看著辦,小的我就感激不盡了!」他說得很是可憐,我和白素心中奇怪之至,不知道溫媽媽找我們有什麼事情。

    溫寶裕在我們的注視下,雙手一起掩住了口,表示無論如何不會說什麼。

    後來溫寶裕向我們苦笑:「當時我實在是不能說!我要是說了,衛斯理肯定不回家見我母親,說不定遠走高飛,三年五載不回家門!」

    溫寶裕算是對我很了解,情形雖然不會如他所說那樣誇張,但至少我也不會立刻回家,以避免和他的母親相見。

    而在當時,我自然不知道溫媽媽有什麼事情要找我們,只是想當然的覺得像溫媽媽這種生活優裕的婦人,哪裡會有什麼大事!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她們這種婦人就看得比天還大了。

    好多年前,這位女士曾經要我去為一家少年舞蹈學校去作開幕剪綵,現在想起來還覺得好笑。

    所以我也沒有再追問下去,只是笑道:「就算我們相識一場,令堂如果再叫我去剪綵,我必然拒絕!」

    溫寶裕含含糊糊,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話,我也沒有聽清楚。

    我們離開了大屋,分成兩路,我和白素回家,帶著X光透視的頭部圖像,以便找人重現面貌。我心中已經想好,這件事可以交給小郭去辦。

    而紅綾、溫寶裕和藍絲,則帶了那圓柱體再度出海。這時候天色已黑,紅綾堅持漏夜把圓柱體送回去,溫寶裕顯然不想和我們一起,所以竭力贊成。

    我和白素在回家途中,自然而然在想溫媽媽找我們究竟有什麼事情。

    在半途,我搖頭:「我放棄了,實在想不出來。」

    白素道:「我也放棄了——不過我卻可以肯定事情一定無聊至於極點,小寶怕我們會生氣,所以才避之唯恐不及!」

    我也料到事情必然如此,不禁嘆了一口氣:「這類人日子過得太好,所以無聊的念頭,也就特別多,到時候你可別心軟,該拒絕就拒絕!」

    每次溫媽媽出現,總有些驚天動地的場面,這次居然例外,至少在我們到了家門前的時候,還沒有什麼異狀。

    我自然而然鬆了一口氣,一面開門,一面向白素道:「可能還沒有來——希望只是溫寶裕和我們開玩笑。」

    話才出口,就聽到一個尖銳的女高音從裡面傳出。絕對不誇張,由於這聲音的分貝太高,超過了人的聽覺所能接受的極限,所以我聽不清楚她在說些什麼。

    不過我當然可以知道,那是溫媽媽發出的聲音。

    我向白素望去,白素搖了搖頭,表示她也聽不清楚。

    溫媽媽平時說話雖然大聲,可是也不至於到這種程度,現在發生了這種情形,我知道那是由於她和老蔡在說話的緣故。老蔡年紀越大,脾氣越壞,重聽也越甚。

    老蔡一直很喜歡溫媽媽,理由是她說話他聽得到——老蔡不埋怨自己聽覺退化,卻埋怨我們說話聲音太低,溫媽媽的女高音恰好可以使他聽到,所以他感到高興。

    我吸了一口氣,勉力鎮定心神,推開了門,果然看到溫媽媽穩如泰山地坐著,老蔡眉開眼笑在和她說話。

    看到了我和白素,老蔡拍手:「看,他們回來了,早說你福氣好,一定會等到他們的!」

    老蔡得罪起人來,教人受不了,他阿諛起人來,也同樣教人受不了!

    溫媽媽一看到我們,掙扎著要站起來,可是一來她可能坐得太久,所以一時之間動作不是很靈活。二來她福氣是不是好雖無從考究,但體形又發福了卻可以肯定,所以行動也就更加困難。

    老蔡十分殷勤,連忙伸手去扶,情景倒有幾分像小李子侍候老佛爺,很是滑稽。

    我忍住了笑,白素畢竟好性情,忙道:「你請坐,不必客氣。」溫媽媽還是勉力站了起來,看到了這種情形,我心中嘀咕,因為溫媽媽一直對我們不是那樣有禮,可能是因為她覺得我是她兒子的朋友,所以她要擺些架子。

    正因為她是有架子可擺就絕不放棄機會的那種人,所以這時候她如此有禮,證明她對我們的要求,一定過分。所謂「禮下於人,必有所求」者是。

    只見溫媽媽不但站了起來,而且滿臉堆笑,說了一句話,震得我耳際嗡嗡直響,可是卻聽不到她在說些什麼。白素忙道:「我們的聽覺並無問題,請不必提高聲音。」

    溫媽媽這才說了幾句我可以聽得清楚的話,她道:「兩位回來了,小寶對兩位說了嗎?」

    她在這樣說的時候,神情充滿了期望,看來她的要求很難開口,如果溫寶裕已經說了,她就可以避免為難。可是溫寶裕這個小滑頭什麼也沒有說!

    白素搖頭:「小寶只說你會大駕光臨,沒說別的。」

    溫媽媽怔了一怔,重重頓足,很是惱怒:「這孩子,叫他做小小事情,都推三搪四!」

    我們的房子很舊,給她一頓足,情況就很不妙,我連忙道:「你先坐下,有什麼事情,可以自己說!」

    她卻還並不坐下,陪著笑,道:「衛先生,我知道你不好請,可是這次無論如何要請你走一遭,我是在人家面前拍了心口的!」

    她這番話沒頭沒腦至於極點,而且極不中聽——她答應了人家什麼,我又有什麼義務去幫她完成?

    所以我幾乎忍不住要發作,白素向我使了一個臉色,向溫媽媽道:「你答應了人家什麼事情?」

    溫媽媽道:「有人想見衛先生,我答應了一定可以請到。」

    我冷笑一聲,可以肯定,她在向那個人保證可以請到我的時候,說話一定沒有那樣客氣,多半是說「衛斯理算是什麼,我去叫他來」之類。

    我知道了溫媽媽找我原來是這樣一件事,倒放下心來,而且也立刻決定不加理會。所以我略一揮手,向樓梯走去,口中道:「你隨便坐,我還有事。」

    這溫媽媽也真做得出來,她急叫道:「你有事,也等和我去見了人再做!」

    對於這種人,再說話實在多餘,所以我連頭都不回,走上樓梯,而且有先見之明,先伸雙手掩住了耳朵。

    果然,我就算緊緊掩住了耳朵,這位女士的叫聲還是頗有天崩地塌的效果。

    在她的叫聲中,我進了書房,關上門,我的書房有極佳的隔音設備,可是還隱隱約約可以聽到這位女士的叫聲。我突然想到,讓白素一個人受這種虐待,太不應該。

    所以我又打開門,只見溫媽媽已經站了起來,雙手揮動,大聲吼叫,根本聽不清楚她在說些什麼。

    白素就在她的面前,居然還保持著優雅的微笑,只是在不住地搖頭,表示拒絕她的要求。

    而溫媽媽居然進一步有了動作,伸手抓住了白素的手臂,用力晃動。我忍無可忍,大喝一聲,從樓上飛身躍下,若不是念在她是溫寶裕的母親,我一定就勢雙腳踹向她的身子,哪怕她體重一百五十公斤,也管保教她直滾出門去!

    她是溫寶裕的母親,算是便宜了她,我自天而降,落在她的身前。她看到身前突然多了一個人,嚇了一跳,身子向後退,坐倒在沙發上。

    一時之間她雙眼發直,張大了口,倒沒有再發出怪叫聲來。我伸手指向門口,示意她離去!

    溫媽媽怔了一怔之後,忽然淚如泉湧,嚎啕大哭,一面哭一面道:「我答應了的事情做不到,以後走進走出,怎麼見人,還不如死了算了!」

    我和白素面面相覷,實在不知道如何應付這種場面。

    在一旁的老蔡,向溫媽媽遞過去一大盒紙巾,轉過頭來向我道:「人家只不過要你去見一個人,看你把一個婦道人家嚇成什麼樣子!還是小寶的媽媽。交你這種朋友,算是白交!」

    一個溫媽媽已經不好對付,又加上老蔡來糾纏不清,我真是只好苦笑。

    老蔡還在清算我:「交朋友,上刀山下油鍋,多難的事情都要去做!現在溫太太又不是要你去做什麼,只是要你去見一見那位萬夫人,有什麼大不了!那萬夫人總不成三頭六臂,殺人不眨眼!」

    我聽到老蔡兩次提到「萬夫人」,心頭已經怦怦跳,心想怎麼那樣巧,難道這個萬夫人就是萬良生的那位妻子?

    我立刻又想起溫寶裕那許多古古怪怪的樣子,由此可知,溫寶裕是早知道他母親找我,是和萬良生妻子有關的,可惡的他竟然一點風聲都不透露!

    一時之間我的臉色一定難看到了極點,所以老蔡也怔住了不再出聲。

    我定了定神,向老蔡喝道:「你剛才說什麼了?再說一遍!」

    平時我對老蔡十分尊敬,從來也沒有用這種語氣說過話,可是這時候我感到事情非同小可,眼前溫媽媽雖然不好應付,可是還不屬於可怕的範圍之內。

    而那位「萬夫人」如果就是萬良生的妻子——我還記得她的名字叫何豔容,自稱有兩個博士的頭銜,其人豈止可怕,簡直恐怖至於極點!

    所以我非弄清楚不可!

    老蔡給我一喝,在怔了一怔之後,神情大是委屈,咕咕噥噥道:「我說什麼了!」

    我追問:「剛才你說什麼萬夫人,是怎麼一回事?」

    老蔡總算看出情形不對頭,所以老實回答:「是剛才溫媽媽說的,只不過要你去見一下萬大人。」

    我立刻向溫媽媽望去,沒有說話之前,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溫媽媽本來看到有老蔡替她撐腰,哭得更是起勁,後來看到我臉色不善,才漸漸收小了聲音。當我向她望去的時候,她又努力抽泣了幾下。

    我不理會她的表演,一字一頓地問:「哪一個萬夫人?你說清楚一些!」

    這一問,溫媽媽她顯然會錯了意,所以立刻變了臉容,興奮起來,雙手揮動:「還有哪位萬夫人,當然就是萬良生夫人,自從她先生失蹤之後,她把整個集團的生意擴展到了全世界,真正不得了,現在是世界三十位富豪之一,這位萬夫人可真正了不起,她想要見你,表示她看得起你——」

    她還在興致勃勃地說著,我已經向白素道:「你還不把她轟出去,難道要我來動手?」

    一看到我對白素的神態也如此嚴厲,老蔡畢竟和我們一起生活了許多年,知道事情很不尋常,所以他連忙去扶溫媽媽起身,同時道:「溫太太,你先請回,事情不成功了,你先請回!」

    他把溫媽媽扶了起來,連推帶拉,把她送出了大門。

    等到大門關上,我才緩過一口氣來,坐倒在沙發上。老蔡急急忙忙取了一瓶酒給我,我喝了三大口。白素望著我笑:「想不到衛斯理會嚇成那樣!」

    我苦笑:「我不是害怕,而是一想起那位萬夫人,就渾身不舒服,那位萬夫人就有這種本領!真是窩囊,怎麼會讓我碰上這種事情!」

    我說著,向大門望了一眼,白素笑:「溫媽媽肯定堵在門口,你要出去,只怕要跳窗口。」

    我又驚又怒:「豈有此理!我這就去找溫寶裕——不,找藍絲,弄幾條蛇或者蜈蚣來,看她走不走!」

    我一面說一面向大門走去,因為我對白素所說溫媽媽堵在門口這件事還有些懷疑。

    到了門口,我停了一停,然後很小心,慢慢地把門打開了少許,不發出任何聲響。

    從打開的幾-門縫中,向外看去,我吃了一驚,只見溫媽媽寬厚無比的背部果然就在門外,離門極近。

    我必須詳細說明她在外面的情形,才能明白為什麼找打開了門,她竟然會一無所知。

    原來她的身體其寬無比,竟然比大門還要寬,她背靠著門站,雙肩部分抵住了門框,背部就碰不到門,所以我打開了門,她沒有感覺。

    我在吃了一驚之後,後退一步,想用力將門關上,嚇她一跳。白素知道我會有這樣的動作,迅速趕過來,抓住了我的手,然後又輕輕把門關上。

    她又拉著我走開了幾步,才壓低了聲音道:「你想幹什麼!她在門外不聲不響,正在找吵鬧的因由,你要是把她嚇哭了,看你如何收場。」

    想起我剛才幾乎闖大禍,我自然無話可說。我也壓低了聲音:「她這樣堵在門口,成什麼體統。」

    白素皺著眉,望向我,我連忙搖頭。白素伸出雙手,按住了我的雙耳,不讓我頭搖動,道:「我看除了答應她的要求之外,沒有任何別的方法使她離去。」

    我道:「萬萬不行!」

    白素道:「她畢竟是小寶的母親,小寶知道事情為難,所以特地請求過我們。」

    我道:「小寶可惡。問題不在於她,而在於她的要求,那位萬夫人我實在不想見到她!」

    白素道:「萬夫人雖然從外形到內在都恐怖至於極點,可是她絕對不笨,你們上次見面絕不愉快,相信不是為了十分重要而且古怪的事情,她也不會想要見你。」

    我忙道:「就算她發明了人頭上可以長角出來,我也沒有興趣見她!」

    白素放開手:「那就沒有辦法了。」

    正在說著,大門上突然發出「蓬蓬」巨響,我忍無可忍:「就算和溫寶裕絕交,也顧不得了!」

    白素想要阻止,我已經走過去,把門打開。

    打開門之後,看到的情景,實在大大出乎意料之外,怎麼想也想不到!

    後來白素向我分析,她說,溫媽媽自己環境很好,生活富裕,可是只能算是小富翁。凡是小富翁都有一種無可避免的心態,就是巴結大富翁,而萬夫人是超級大富翁。所以,溫媽媽把自己和萬夫人的關係看得十分重要,她既然在萬夫人面前拍了心口,若是做不到,當然再給萬夫人看不起。對溫媽媽來說,這是大宅,面子上過不去,以後難以再在社會上立足了。

    所以溫媽媽無論怎麼樣,都要完成任務,這才出現了我打開大門之後的那種意料之外的情景:溫媽媽竟然直挺挺地跪在門外,而剛才門上發出的巨響,是她用頭大力撞門所致!

    看到了這種情形,我連連後退,白素急忙走過去,把她扶了起來,她淚如泉湧,抽泣不已。

    我心中窩囊至於極點,我一向自詡我行我素,不受任何規範的約束。可是這時候我真正感到,人是群體生活的生物,連像我這樣獨來獨往的人,也不免要受到群體生活中種種關係的束縛。

    像這位溫門宋氏,上門來胡鬧,本來我可以把她轟出去,可是由於她是溫寶裕的母親,而溫寶裕是我的朋友,有了這種人際關係,我就無法可施,只有任她又哭又笑。

    溫媽媽一面抽噎,一面斷斷續續道:「要是請不到衛先生,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做人才好了,真的不知道怎麼做人才好了!」

    她這時候的哭訴,倒的確出於真心——由於她在萬夫人面前失了面子,萬夫人必然冷落她,也必然有許多人看萬夫人的臉色行事,溫媽媽就會被整個她數十年來努力鑽進去的社會所-棄。對處心積慮花了無數心血,才有這個地位的溫媽媽來說,實在是致命的打擊!

    她知道後果嚴重,所以才感到真正地傷心,所以才什麼行為都做得出來。

    這時候白素又向我望來。我除了苦笑之外,沒有別的反應。

    白素於是自作主張:「我看這樣吧,衛先生不是給人叫得動的人,如果萬夫人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找他商量,可以請萬夫人到舍下來,這樣——」

    白素話還沒有說完,我就發出了一下慘叫聲,打斷了白素的話:「萬萬不可!萬萬不可!」

    真是萬萬不可!一個胖女人已經使我像是活吞了一大把蝌蚪那樣噁心,要是再來一個更胖的女人,那就會輪到我不知道如何活下去了!

    而且如果溫媽媽且和萬夫人一起堵在我家門口的話,會形成世界第八奇景,只怕會使整個社會動盪不安!

    白素望著我,溫媽媽哭得更是傷心。

    我長嘆一聲,語音無可奈何至於極點,道:「好,我投降,我去見她!」

    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我去見她,總比她來好。我去,說好就好,說不好我立刻可以走。她來,要是賴著不肯走,那才糟糕之至。

    白素首先鬆了一口氣。溫媽媽也止住了哭聲,可是還忍不住抽噎,由此可知她剛才的痛哭,並不是在表演。

    溫媽媽似乎還不相信自己的好運氣,她雙手緊緊握住白素的手,白素安慰她:「衛斯理說話算數,他說去,一定去!」

    溫媽媽掏出手絹抹眼淚,頓時臉上笑容嫣然。她本來是一個很美麗的婦人,雖然在她的臉上至少多了兩公斤脂肪,可是這時候破涕為笑,真正從心中樂出來,情景還是相當可觀。

    她一面笑,一面道:「那就請衛先生立刻和我一起去,萬夫人一定等急了!」

    我自然臉色難看,白素在我耳際悄聲道:「又不是叫你去刺秦王,何必擺出一副壯士一去不復返的神情?」

    白素居然還譏笑我,真是沒有同情心,我乘機道:「我們一起去如何?」

    白素連想都不想,立刻大搖其頭,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忍住了笑,轉過頭去。

    就這幾句話功夫,溫媽媽已經過來拉我的衣服,催我:「衛先生,我們該走了。」

    我真想破口大罵,可是張大了口卻發不出聲音來。一旁的老蔡竟然也幫著溫媽媽催我:「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這就去吧!」

    我向他大聲吼叫:「等我變成無頭鬼回來,你就高興了!」

    老蔡做了一個鬼臉,我哼了一聲,向大門外走去,溫媽媽興高采烈跟了出來,白素也走出門。

    門外的空地上,停著溫媽媽的大房車,司機站在車旁,看到我們走近,立刻打開車門。我心中在想,剛才溫媽媽跪在大門口用頭撞門的情形,司機肯定看到,而他居然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可算是一流雇員。

    上了車,我由得溫媽媽一個人坐在後座,省得和她去擠,我坐在司機的旁邊。溫媽媽吩咐司機:「到萬夫人的別墅去。」

    車行之後,溫媽媽不斷地在說話,話的話全都無聊之至,大都是在稱讚頌揚這萬夫人如何能幹如何有錢,把她生命基因之中,向大富翁膜拜的部分發揮得淋漓盡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