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變來變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故事的開始,在海面上,我、白素、紅綾、溫寶裕、藍絲和才成精變人的神鷹都在一艘性能絕佳的遊艇上,這遊艇屬於陶啟泉所有,據說其豪華程度,東半球排名第二,全世界排名第四。

    遊艇是溫寶裕向陶啟泉借來的。

    我們並不是出海遊玩,而是另有目的,目的是等金維來到。

    首先要說一說神鷹變成人之後的一些情形,不然不會明白我們這些人為什麼要在海上。

    對神鷹變人最感慨的是來自勒曼醫院的亮聲。

    因為生物的生命形式徹底改變這件事,對地球人來說,幾千年來雖然有各種各樣的傳說和記載,但是實際上是遙不可及的一種幻想,尤其是在實用科學得到了一些發展之後,人類的想象力反而受到了抑制——動不動就以「不科學」來否定,卻不知道地球人的科學水平根本處於極低級的狀態,沒有資格用這種低級水平的科學來否定它不能解釋的現象。

    所以對地球人來說,反正只是幻想中的事情,對自己不能掌握這種力量,並不引起心靈上的衝擊。

    但對亮聲這個外星人來說,卻大不相同。

    改變生物的生命形式,已經是他們實際上的研究課程。然而他們還只是剛開始接觸到這門學問的人,忽然看到別人已經早已掌握了這門學問,當然羨慕感慨兼而有之。

    亮聲不住搖頭:「在不斷地複製過程中,加入人類基因,這理論我們早已肯定,而且也可以付諸實行。可是我們現在掌握的複製技術,要使被複製的生物充分成長,至少要一個月。而且要使一種生物在不斷地複製過程中變成人,至少要通過幾千次,甚至於幾萬次加入人類基因的過程,至少要上千年的時間,才能成功,這還只是理論上的成功,可是人家……」

    亮聲說到這裡,嘆了一口氣,說不下去,從他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心情沉重。

    溫寶裕拍了拍他的肩頭,安慰他:「你所說的‘人家’,不是普通人,是‘上帝’!」

    我則道:「需要一千年或者更多的時間,倒和傳說中成精的時間吻合,傳說中各種生物都需要修煉好久,才能成功。」

    白素緩緩地道:「至高無上的佛法,也可以在短時間內使生物的生命形式徹底改變,詳細的經過更玄妙。能夠把需要改造的生物送進一個裝置去,然後施展佛法,使生物在這個裝置之中,經過‘死亡——投胎’的過程,而改變生命形式。甚至於在這個裝置之中,可以進行一次以上的‘死亡——投胎’過程。在進行這種過程的時候,被改造的生物在感覺上是過了一生,可是實際上只不過是一-那的時間。」

    白素舉出了這個例子來,我首先感嘆:「幻境!幻境!一切在幻境中發生。」

    然後我望了一臉茫然的亮聲一眼,感慨道:「看來不但我們不明白幻境是怎麼一回事,連亮聲先生也同樣不明白。」

    亮聲苦笑,坦然承認:「是,在‘上帝’面前,我和你們同樣無知!」

    溫寶裕對白素所說的情形很感興趣,追問白素有沒有根據,白素笑道:「是‘小說家言’,不必深究。」

    溫寶裕不肯放棄:「是什麼小說,有如此精采的部分!」

    我感到很驚訝:「是《蜀山劍俠傳》,又稱《紫青雙劍錄》,難道你竟然沒有看過?真是枉為人也!」

    溫寶裕居然大有慚愧之色,吸了一口氣,連聲道:「我這就立刻找來看看。」

    當時亮聲又感嘆了好一陣子,心急著要趕回去報告這個新發現,所以並沒有和我們在一起。

    關於生物成精變人,後來還有不少新的發現,但是和這個故事沒有關係,所以不作專門的敘述,等有機會的時候,自然會把這些發現記述出來。

    我們要出海來等金維,是應金維的要求。金維要帶他那隻大羊鷹一起來,而大羊鷹十分巨大,如果從天而降,出現在城市之中,肯定會引起恐慌,所以要在海上會面。他說他會駕船前來,和我們會合之後,看神鷹和大羊鷹之間,是不是可以有溝通,然後冉作打算——他始終想通過神鷹,去了解大羊鷹所可能持有的秘密,據他的估計,這秘密和生、死的奧秘有關。

    紅綾知道這一切,所以她心情很矛盾。

    她十分願意幫助金維,可是那需要神鷹和大羊鷹長時間的相處,也就是說,她要和才變成人的神鷹離別。

    神鷹變人之後,和紅綾自然而然成了極好的朋友——他們之間的那種友誼,和人間原來所有的任何友誼都不同,格外有深厚的感情在,所以她當然希望和神鷹相聚而不是分開。

    反而倒是神鷹,保持了鷹的性格,至少在表面上看來,他相當冷酷,他說:「我是鷹變成的,所以如果有鷹需要幫助,我義無反顧!」

    他把可能發生的離愁掩飾得很好,在金維和大羊鷹還沒有出現之前,他和我們不斷地說話,當然我們也向他不斷地發問,問題集中在他成精變人過程中的一切。

    神鷹(這成了他的名字)說了許多,可是歸納起來卻只有簡單的幾句話。他說:就像做夢一樣——一場又一埸的夢,每一埸夢醒來,變化已經形成,至於變化的過程,實在一無所知。

    溫寶裕和紅綾、藍絲商量還是想到那雞場去,把「上帝造人」的裝置找出來。

    他們的行動如果成功,那實在駭人聽聞,因為那等於他們有機會可以隨心所欲地製造各類妖怪了!

    我和白素相視苦笑,神鷹雖然才變成人,可是感覺極端敏銳,立刻知道我們心中在想什麼,他來到我們身邊,沉聲道:「就算如此,也沒有什麼大不了,所有人,根本都是各種生物的混合,所以才有各種各樣不同的行為,不在乎再多一些!」

    他所說的,我們都同意,可是還是忍不住繼續搖頭苦笑。

    就在這時候,藍絲叫道:「有船來了。」

    我們循她所指看去,海洋上什麼也沒有,一直到半小時之後,才看到了一個小黑點。

    藍絲是憑她天下第一降頭師的感覺,知道有船來了。而溫寶裕則憑遠程望遠鏡,才知道有船出現,他揮著手叫:「我看是金維來了!」

    這時候不必用望遠鏡,也可以看到奇景,不過想必是用望遠鏡看出來的景象更是奇特,所以溫寶裕發出的驚呼聲格外大聲。

    我們看到的奇景是在那個小黑點上,突然冒起了另一個更小的小黑點,這小黑點迅速升上高空,向我們接近,來勢極快,不到三分鐘,就可以看清楚那是一頭鳥,正展翅向前飛來。

    這時候在甲板上的神鷹,突然發出了一陣長嘯聲,維持了有將近一分鐘之久。

    那一陣長嘯聲響亮至於極點,可是卻又並不刺耳,悠悠綿綿,不知道可以傳出多遠。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看來距離我們至少還有一千公尺的那隻大鳥顯然可以聽到,因為有一下接一下類似的聲響從空中傳來,響應神鷹的長嘯聲。

    而在這時候,更可以看清楚大鳥的身下,有一個兜,在那兜中,有人正在向我們揮手。

    毫無疑問,那正是金維和他的大羊鷹來了!

    看來金維心急,嫌船來得太慢,所以乾脆利用大羊鷹,飛向我們,使我們看到了奇景。

    大羊鷹來勢極快,轉眼之間,已經到了近前。

    在這段時間中,在甲板上的神鷹和天上的大羊鷹一直在互相呼應,這種情形十分有趣。雖然神鷹已經成精變人,可是他鷹的本性還在。

    而且他原來雖然和大羊鷹品種不同,但同屬鷹類,相互之間,顯然可以溝通。

    我想到了這一點,立刻向紅綾看去。紅綾看來也知道神鷹和大羊鷹之間可以溝通,這意味著神鷹要跟著金維離去,所以紅綾的神情看來很是憂慮。

    神鷹卻恰好相反,興奮無比。等到大羊鷹帶著金維來到船的上空時,神鷹發出了一聲怪叫,竟然在那一-那間忘記了自己已經變成了人,只見他雙臂揮動,人向上跳了起來,看他的樣子,像是想飛上去迎接大羊鷹。

    他這向上一跳,跳得很高,估計超過兩公尺,然而他雙臂揮動得再快再用力,也無法代替原來的翅膀,所以他非但沒有飛上天,而且立刻重重的摔了下來,跌在甲板上,發出了巨人的聲響。

    本來從這樣的高度落下來,不應該摔得如此狼狽,可是他一心想向上飛,結果卻往下掉,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形下,自然就變成現在這樣子了。

    而大羊鷹已經盤旋而下,首先是金維從那個兜中一躍而下,接著大羊鷹也停在甲板上。

    這時候我才見識到那大羊鷹的巨大。

    只見它站在甲板上,足有三公尺高下,偶然雙翅橫展,更是如同眼前起了一片烏雲,雙眼其大如拳,閃閃生光。金維本來個子不小,可是站在它的身邊,看起來就像是小人國中的人物一般。

    那大羊鷹在甲板上落定之後,目光就一直停留在神鷹的身上。雖然它沒有表情,可是千真萬確,在它的眼光之中,可以看出它的心中充滿了疑惑。

    金維向大羊鷹走過去,大羊鷹身子晃動,全身翎毛不斷抖動起伏,發出一陣又一陣古怪的聲音。神鷹的動作和發出的聲音和它相同,只差身上沒有羽毛而已。

    這種情形,顯然是神鷹和大羊鷹正在溝通。在一旁看到這種情景的我們,只感到新奇和訝異。可是金維和紅綾兩人,卻有不同的感受。

    他們都曾經和鷹長期相處,自以為已經可以和鷹溝通,如今看到了這種情形,他們才知道自己和鷹之間,實在還有很大的阻隔——像神鷹和大羊鷹現在的情形,才是真正的溝通。

    所以他們的神情都有不同程度的激動,紅綾首先忍不住叫:「你們在說些什麼?」

    神鷹立刻回答:「它不相信我是鷹變的!」

    金維興奮得滿臉歡容:「你們之間完全可以溝通!」

    神鷹點了點頭,然後又發出了一陣古怪的聲音,大羊鷹則用同樣的聲音作響應。

    金維急不及待地叫:「問它有關山頂怪人的事情!」

    神鷹道:「我已經問了,它說要到那山頂去,才能說得明白。」

    金維用力揮手:「那就立刻去,還等什麼!」

    神鷹伸手向大羊鷹身上拍了一下:「對,立刻去。」

    這時候,我和白素自然而然到了紅綾的身邊,一邊一個,握住了她的手。

    因為紅綾顯然不捨得和神鷹分開,可是神鷹卻像是恨不得立刻和大羊鷹離去,完全沒有顧及紅綾的情緒,十分可惡,很是「非我族類其心必殊」,我們怕紅綾因此不高興,所以站到她的身邊,表示支持。

    紅綾明白我們的心意,所以她也緊握住了我們的手。

    直到這時候,神鷹才轉過頭,向紅綾望來,道:「我和它一起到那山頂去,看看究竟有什麼古怪。」

    我和白素一起吸了一口氣,想看紅綾有什麼反應——因為我們明知道紅綾不想神鷹離開,而神鷹的那種毫不在乎立刻離去的態度,也確實令人討厭。他才從一頭鷹變成一個人,紅綾一定有許多話要對他說,他卻完全沒有顧及這一點,我和白素都恐怕紅綾會生氣,對神鷹發作。

    卻想不到紅綾聽得神鷹那樣說,只是更用力握住了我們的手,聲音很平靜:「好,一定有許多秘密等待你去發掘,有了結果,請告訴我們。」

    神鷹和金維齊聲道:「當然!當然!」

    他們說著,金維向大羊鷹做了一個手勢,大羊鷹騰空而起,雙翅哄動,帶起了一股勁風,在大羊鷹離開甲板有幾公尺時,金維跳進了那個兜中,向神鷹招手。

    神鷹向大羊鷹發出了一陣叫聲,像是在說他本來也會飛,現在只好要大半鷹帶。

    隨著那一陣叫聲,他也向上躍起,大羊鷹和他的動作配合得極好,右翅膀向下伸,神鷹雙手抓住了大羊鷹的翅膀,再一個翻身,竟然就騎上了大羊鷹的背上!

    大羊鷹發出了一下嘹亮的叫聲,翅膀-動,一下子就飛上了半空。我們抬頭看去,所看到的奇景,簡直難以形容。

    金維在大羊鷹腳下,倒也罷了,神鷹騎在大羊鷹的背上,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奇觀!這種奇景,只有在神怪小說中才有,居然活生生出現在眼前,真是嘆為觀止。

    轉眼之間,大羊鷹已經飛到那船上,而那船也立刻遠去。

    溫寶裕悶哼了一聲:「千辛萬苦把鷹變成了人,卻說走就走!」

    紅綾笑了起來:「從鷹變人,等於是一種成長過程,成熟的人,當然都難免要遠走高飛。」

    我和白素聽得她那樣說,都十分安慰,因為那表示她也已經成熟了,不必擔心她會因為神鷹的離去而情緒不安。

    當天我們在海上遨遊了半天,下午才開始回程。

    而那偶然的發現,就在回程中發生。

    海上有許多小島,船在行駛中,經過了一個又一個,我和白素在甲板上,悠然欣賞海上風光。

    突然之間,我指著一個小島問白素:「你還記不記得在這個小島上發生過什麼事情?」

    雖然只是問白素,可是我在發出問題之後,望向紅綾和溫寶裕。他們三人都立刻點了點頭,表示記得或者知道在這個小島上發生過什麼事情。只有藍絲不知道究竟,她向溫寶裕望去,溫寶裕道:

    「這是衛斯理許多奇遇之一,他曾經在這個小島上,見到過一個變成一隻海螺的人。」

    藍絲「啊」地一聲:「不但各種生物可以變成人,人也可以變成其它生物!」

    當我看到那個小島,想起了多年之前的一件事情時,並沒有想到藍絲所說的那一點。所以這時候聽得藍絲這樣說,我不禁也叫了一聲:「真是!」

    我們才經歷了其它生物變成人,以為是萬古未有之奇,可是事實上,如果和題為《貝殼》的這個故事中,所敘述的從人變成海螺結合來看,就可以知道,生物之間(包括人在內)生命形式的轉換,對掌握了其奧秘的人來說,實在是簡單不過的事情。

    在《貝殼》這個故事中,我遇到的那兩個外星人,就很容易地把人變成了海螺。

    或者說,把一個不快樂的人變成了一隻快樂的海螺。

    聽起來很玄,其實那個故事並不複雜,十分平淡,幾句話就可以說完:萬良生是一個富豪,可是他並不快樂,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他遇到了外星人,而他遇到的外星人掌握了生命形式變化的能力,於是在萬良生的要求下,把萬良生變成了一隻海螺。

    其中的過程如何,我完全不知道。我之所以有這樣的一個經歷,是由於萬良生的妻子——一個可怕之極的女人要小郭把萬良生找出來,而小郭又向我求助之故。

    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很多年,這時候因為經過和事情發生有關的小島,所以才想了起來。

    而一想起來之後,發現事情和我們最近的經歷可以發生聯繫。

    神鷹從鷹變成人,萬良生從人變成海螺,變化的原則是生物之間的生命形式可以隨意變來變去,而且看來宇宙間掌握了這種能力的外星人還不在少數,只是地球人對此還一無所知而已!

    這種情形當然令人感嘆。

    在這時候,我注意到溫寶裕好幾次欲言又止,像是有什麼話要說,可是終於又沒有說什麼。

    我沒有追問,因為感嘆之餘,我看到紅綾始終神情有點憂鬱,所以我提議:「反正時間還早,我們就在這小島上停一下,或者散步,或者游水,輕鬆一下。」

    紅綾像是領先知道會有事情發出一樣,突然興致變得很高,立刻高叫:「好極!我先下水,我們在島上會合!」

    說時遲那時快,她話才一出口,已經奔向船首。我和白素明知道紅綾體質強健、水性極佳,而且又是跟全世界首三名潛水好手之一的穆秀珍學的潛水,就算這小島附近有許多岩洞,水流也很混亂,也絕難不倒紅綾。可是我們還是大聲叫道:「小心!」

    等到我們叫出來,紅綾早就「唰」地一聲,插進了海水之中,等到她再浮上海面,已經在一百公尺開外了。

    看著紅綾在海上忽隱忽現,看來像是可以比我們更早到達小島。藍絲看了這種情形,竟然大為羨慕,讚嘆道:「她在水裡,就像一條魚一樣!」

    溫寶裕在一旁解釋:「藍絲她不會游泳!由此可知,世界上還是有公平這回事——降頭女王也有不能的事情!」

    白素笑:「學會水性,並不困難。」

    藍絲笑著搖頭:「不知道為什麼,一到水裡,我就六神無主,心煩意亂,根本不能有任何作為。」

    她雖然笑著說,可是竟然大有恐慌之色,可知她是真正怕水,這種情形很是出人意表,不過當時我也沒有進一步追究,而船在這時候已經靠近小島。

    我們下了小艇,駛上小島,我和白素沿著沙灘走,溫寶裕和藍絲跟在我們後面。

    溫寶裕忽然說道:「把萬良生變成海螺的外星人,我看神通比上帝還要大!」

    不等我問他為何有這樣的想法,他就已經自己解答:「他們把萬良生變成海螺,看來是說變就變,並沒有經過‘複製——加入海螺基因’的過程。」

    他來到了我的身邊,望著我,等我發表意見。

    我道:「我並不知道他們把人變成海螺的過程。」

    溫寶裕對我的經歷像是比我自己更熟悉,他道:「根據你記述的經過,那類外星人像是在說話之間,一下子就把人的生命形式轉換成為海螺的生命形式了。」

    我皺著眉,沒有立刻回答。

    溫寶裕的說法,雖然我不是完全同意,可是我也感到,那類外星人把人變成海螺,絕不如神鷹變成人那樣大陣仗,好象也是在很短時間內發生的事情。

    就這一點而論,說那類外星人比上帝這類外星人更神通廣大,也可以說得通。

    可是要我相信宇宙之間還有比上帝能力更強的外星人,又很難接受。尤其我和那類外星人打過交道,覺得他們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當然更難以接受這樣的想法。

    所以在想了一想之後,我道:「或許把人變成其它的生物,是由複雜變為簡單,要容易得多。」

    溫寶裕大搖其頭:「非他非也!總之是生命密碼的變更,才形成了生命形式的改變,不管是變過來還是變過去,道理一樣,困難程度也應該相同。」

    我道:「才不相同。要把人變成狗,再容易不過,只要把他們趕到強權勢力面前,有一類人就立刻變得比狗更加狗!」

    溫寶裕笑道:「你要從心靈和行為上來說,就沒有法子和你再討論下去了。」

    我哼了一聲,溫寶裕繼續道:「單就身體的結構而言,生物其實沒有高級和低級之分——人體的結構複雜無比,狗體的結構何嘗不複雜?就算是海螺,也一樣複雜之極。生命形式的改變,主要表現在身體外形上,所以應該同樣困難!」

    溫寶裕的話,很有道理,所以我點了點頭,同時間他:「你有什麼解釋?」

    溫寶裕揮動手:「上帝確然萬能,可是上帝造人畢竟是很多年之前的事情了。宇宙中各種能力一定在不斷地進步,當年只有上帝才可以做到的事情,現在就可能有許多外星人都做得到,而且可以用更簡單的方法做到。」

    我在想溫寶裕這個假設是不是可以成立,溫寶裕進一步舉例:「就像以前,計算機體積龐大,絕非私人可以擁有,可是現在,普遍的私人計算機,功能就超過了那時候的設備。」

    我還沒有反應,白素已經點頭:「說得有理,在整個宇宙間,科學也在不斷進步之中。」

    溫寶裕得到了白素的認同,手舞足蹈,高興莫名,進一步發揮:「宇宙間掌握了生命形式改變方法的外星人可能已經很多,所以在勒曼醫院的那些外星人實在沒有什麼了不起!至少他們離掌握這種能力還很遠!」

    他一面說,一面還現出不屑的神情來。

    我不以為然:「勒曼醫院那些外星人並沒有說他們有什麼了不起,而我還是認為他們了不起——和地球人比較,他們高明了不知道多少!」

    溫寶格並不反對我說的話——事實上,我們的說法並沒有什麼矛盾。溫寶裕十分感慨道:「真可惜,你當年隨便放過了那類外星人,不然向他們請教生命形式改變的方法,早就可以把任何生物變成人,也可以把人變成任何生物了!」

    溫寶裕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真是有點令人吃驚——真難以想象這種情形如果普遍,會是什麼樣的情景。

    我道:「我曾經問過他們如何可以做到這一點,他們說很簡單,只要把生命密碼略加改變即可!」

    溫寶裕瞪大了眼睛苦笑,說起來簡單到了只有一句話,可是做起來卻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又道:「我始終認為把人變成海螺是一回事,把海螺變成人又是另一回事,其中必定有所不同,絕對不可能完全一樣!」

    溫寶裕想了一想,總算沒有再提出什麼新的說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