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開幕盛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李少傑回到公司,鍾倩婷正專心工作;謝俊和過來和她調笑一番後,進入他辦公室歡天喜地道:「我要和珍妮結婚了!」

    李少傑大喜道:「什麼時候?」

    謝俊和道:「明年三月!朱明和你說了嗎?他想收購實業建築,條件談得七七八八了,不過我怕魏波會破壞我們,他這一輪在股票上賺了很多錢。」

    李少傑皺起眉頭道:「這確是個傷腦筋的問題。」

    謝俊和坐下道:「事情有點可疑,據熟悉他的經紀人說,這一陣他的手風很順,每次出擊必有斬獲,連幾隻只有我們才敲中的冷門股都給他捉對了路,我怕公司真的有內奸,把消息洩出去。」

    李少傑記起鍾倩婷的話,失聲道:「定是白偉奇。」於是把鍾倩婷對他的話說了出來。

    謝俊和憤然道:「我立即轟走他。」

    李少傑微笑道:「不要莽撞,我們仍未有真憑實據,你大可不動聲色,放些消息只給他一人知道,再觀察魏波的動靜,便可知他是否那內奸了。」

    謝俊和氣呼呼道:「若給我證實,我定不放過他。」

    李少傑道:「怎樣不放過他?找人揍他一頓嗎?記著我們是文明人,若他真是內奸,我們不但不動他,還多給他點小甜頭,升他的職,當他全無疑心時,我們就通過他讓魏波栽個大筋斗,哼!」

    謝俊和斜眼睨著他,咋舌道:「你這文明人的手段比我這野蠻人厲害多了。」

    李少傑道:「我們去開會吧!是看看如何調整我們投資全球各地比率的時候了,只是這消息,便可影響世界各地的股市了。我還有個訪問呢。」

    訪問後,關妙芝藉故留了下來。

    兩人坐在沙發上,喝著鍾倩婷奉上的熱茶,關妙芝驚嘆道:「若有秘書小姐選舉,她必是最美的女秘書,比以前的戴安更美,比明星更美。」

    李少傑笑道:「你的語氣隱含醋味,教我聽後大感安慰。」

    關妙芝不依道:「你這人哩!還忍心調笑我。」垂下頭去幽幽道:「人家想你不知想得多麼苦呢?不過又想到你早有了祈青思,唯有死了心,安分守己。」

    李少傑心中警惕,改變話題道:「你的精神很好,一臉喜氣,什麼時候結婚了?」

    關妙芝嘆了一口氣道:「你看錯了,我把婚期延遲至明年秋天,看看自己是否真可定下心來。」

    李少傑暗叫不妙,伸手去拉著她的手誠懇地道:「千萬不要為了我破壞了你的幸福,我這人很野性,又受過婚姻的打擊,只想放縱一番。」

    關妙芝抓緊他的手,像永不會再放開的樣子,道:「但你吸引人的地方正就是你的狂放不羈,使人感到你儘管是一團烈焰,但為了那光和熱,亦忍不住效法那撲火的燈蛾。」

    這時鍾倩婷嬌滴滴的聲音在台頭的對講機響起道:「李先生,何先生來了,有急事要見你。」

    李少傑歉然向關妙芝道:「真對不起!」關妙芝體諒地道:「明天夢想影藝的開幕禮上見吧!那是我霸回來做的探訪。」

    李少傑對著她的背影搖頭苦笑,送她到門外看著她消失後,才把視線放回托著香腮正襟危坐的鍾倩婷處,奇道:「翼叔在那裡?」

    鍾倩婷嬌憨地道:「當然是在夢想影藝預備明天的典禮那場地處。」

    李少傑恍然道:「原來是你在弄鬼。」

    鍾倩婷小嘴一嘟,送他一記飛吻,媚笑道:「我是你最近身的一流保鏢,當然要防範著關妙芝那種危險人物接近你。」

    李少傑為之氣結,指著辦公室喝道:「進去受罰。」

    鍾倩婷巧笑盈盈站了起來,欣然頷首,擺出女兵操步的美態,大踏步走進去,昂然道:「難道我怕了你嗎?」

    當晚李少傑帶著鍾倩婷去大姊喬遷不到半年的豪華新居吃晚飯。他本想邀祈青思一道去,可是她怎麼樣也不答應,卻囑他們飯後到她家去,似是默默接受他們之間那種關係,使他大惑不解,鍾倩婷憑什麼說服她呢?

    孫強等幾個職業保鏢送了他們上樓後,便在外面守候。

    大姊見到鍾倩婷喜歡得不得了,拉著這心目中的未來弟婦,問長問短,加上鍾倩婷善解人意,這一餐飯在非常愉快的氣氛下吃得十分高興。

    吃到一半,姐夫匆匆趕回來,對李少傑的態度自是無比恭敬,對鍾倩婷則驚為天人,一副色迷迷的樣子。

    席間大姊趁著李少傑到廚房取湯,追了進去道:「少傑!秋怡今天打了個電話給我。」

    李少傑皺眉道:「她怎會有你的新電話?」

    大姊道:「或者是查電話簿吧,這個不用理她,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李少傑心神一顫道:「她說了些什麼?」

    大姊道:「她說你不肯聽她電話,可是她很想見你一次,希望我和你說,唉!有時又覺她怪可憐的。魏波似乎看得她很緊,說了兩句便匆匆掛線,不過說還會打來的。」

    李少傑嘆道:「好吧!若她再有電話來,叫她說出時間地點吧!」

    大姊看了外面的鍾倩婷一眼,擔心地道:「你還要見她嗎?」

    李少傑長長嘆了一口氣,沒有再說話。

    次日他們十一時才肯起床,在泳池暢遊了半個小時,吃過午餐,才各自返回公司去。

    鍾倩婷由何鐵翼派來的人接了去,讓髮型師和化妝師為她悉心打扮,以應付今晚的開幕盛典。

    公司裡人人喜氣洋洋,不到五時,大部分人都趕回家去,換衣服好參加今晚的開幕酒會。

    珍妮來找謝俊和,要和他先一起回家。

    珍妮出落得更漂亮高貴,也更嬌媚,挽著兩人的臂彎,親熱地走出公司大門。

    李少傑給這長腿姑娘高聳的半邊胸脯緊壓著臂膀有點吃不消道:「珍妮!你這樣送上門來給我占便宜,不怕那小子吃醋嗎?」

    珍妮吃吃笑了起來,還故意擠緊一點。

    另一邊的謝俊和笑道:「不要緊,橫豎我亦需佔倩婷的便宜,禮尚往來嘛!」

    哈哈大笑聲中,三人步進電梯。

    分手後,李少傑驅車接了祈青思,回家換過衣服,才趕往化妝公司與鍾倩婷會合。

    李少傑和盛裝的祈青思剛步入化妝室,眼前一亮,全看傻了眼。

    只見鍾倩婷傲然立在全身鏡前,由兩名化妝專家為她作最後的整理。

    一身雪白的鍾倩婷,性感的低胸裝把她豐滿粉嫩的酥胸驚心動魄地強調出來,也將她完美的俏臉輪廓更加美化地展示著。長裙的叉子開得很高,毫不吝惜暴露出她那對全無瑕疵,修美至極的玉腿。

    她臉上只是薄施脂粉,除了一對彩光閃閃非常別緻的鑽石耳環外,再無其他飾物,可是她那撲面而來的青春氣息和使人目眩神迷的豔色,令人呼吸頓止。

    祈青思驚嘆道:「倩婷你今晚真美,比那批照片中的你更美。」

    鍾倩婷乖巧地道:「才不及你哩!」接著湊嘴在祈青思耳邊說了幾句話,兩女立時笑作一團,又拿眼睛去瞟李少傑。

    李少傑充盈著幸福的感覺,帶著兩女往夢想影藝去。

    這次駕車的是孫強,馬力行坐在司機旁的位子,另外還有兩車保鏢,把他們夾在中間,浩浩蕩蕩往目的地出發。

    李少傑分別握著兩女的玉手,心中百感交集,想著自己從一個藉藉無名、走投無路的小子,變成國際級的大亨,這過程本身已是夢般難以相信。

    祈青思忽地湊到他耳旁低聲道:「少傑!我愛你,真的愛你!」

    李少傑感激地看她一眼。

    鍾倩婷忽向兩人道:「我本以為自己會很緊張的!哪知現在卻比任何時間更輕鬆自如,真教人費解。」

    祈育思笑道:「倩婷天生是吃明星飯的人,那日看到你的造型照我便有這感覺了,每一個表情都那麼投入和自然,攝影師想弄醜你亦難以辦得到。」

    鍾倩婷嘆了一口氣道:「外國的電影有那麼多接吻和床上戲,主角是少杰就好了。」

    李少傑道:「放心吧!我怎會不為你著想,絕不會有過分的情況出現。」

    鍾倩婷撒嬌道:「拍第一齣戲時,少傑可以陪著我壯膽嗎?」

    李少傑唯有道:「盡量吧!」

    前座的馬力行道:「看!這麼多人。」

    眾人往前望去,只見夢想影藝的正門前擠滿了人和車,馬路兩旁圍了鐵欄,把來看熱鬧的影迷和市民與進口分隔開來,大批警察在維持秩序。

    這時人群爆起了一陣歡叫,不知是哪位偶像明星或歌星大駕光臨。

    今晚全城有頭有臉的人、政府高官、電影界的紅人都會來致賀,盛況空前。

    車子緩緩在正門停下。

    前後兩車的保鏢先一步下車,圍在四周,自有人為他們拉開一邊車門。

    祈青思先下車,數以千計的圍觀者立時爆起讚嘆和口哨聲,更有人高叫著這最美麗的女強人的名字。守在那近門處的記者擁了出來,鎂光燈閃個不停。

    接著下車的是李少傑,四周的人竟熱烈鼓起掌來,可見他是如何受市民尊敬和仰慕。

    李少傑風度翩翩向圍觀者躬身微笑,在更熱烈的喝采聲中,來到車子的另一邊,拉開了門。這每一個步驟,都經過精心設計,務要突出鍾倩婷的身分。

    眾人都瞪大眼睛,想看看誰有資格要李少傑親自開門。

    鍾倩婷以最優美的姿態,一對美腿併在一起,先移出車外,才在李少傑攙扶下,婀娜多姿地玉立而起。

    全場頓時靜了下來,被她絕世的豔色震撼得目瞪口呆。

    她的美麗是驚心動魄的。

    記者們都不知她的來頭,但憑著敏銳的觸覺,又為她的美麗所攝,自然舉機照個不停,謀殺了不少底片。

    兩女分別輕挽著他的臂彎,昂然往正門步去。

    圍觀的人群裡紛紛響起「她是誰!」「真美」的喊叫聲。

    神采飛揚的何鐵翼走出正門,迎了上來,見到鍾倩婷,立時眼都看呆了。

    面積達八十尺的大堂內擠滿了人,星光熠熠,全套制服的女侍托著美酒,穿梭在喜氣洋洋的賓客間。

    司儀的聲音在他們踏進門內的一刻響起道:「請李少傑先生到主禮台主禮。」

    賓客們靜了下來,紛紛扭頭往他們望去。

    祈青思在李少傑耳旁輕輕道:「去吧!不用理我。」溜了開去,剩下他和鍾倩婷兩人成為眾矢之的。

    謝俊和出現在另一旁,與何鐵翼伴著兩人往主禮台走去。

    眾賓客目光不約而同集中到鍾倩婷身上,既訝異她驚人的氣質儀容,又猜不透她的來頭和身分,達到李少傑他們要求的轟動效果。

    謝俊和等邊行邊和賓客們親切地打招呼。

    鍾倩婷容貌恬靜大方,盈盈的笑意,征服了全場的男人,惹來了各路美女貴婦妒羨的目光。為何會忽然像石頭爆出個齊天大聖般鑽出了這麼一個絕色大美人兒出來。

    她每一個步姿都是那麼優美輕盈,看得人心曠神怡,魂為之奪。

    到了台上後,在司儀的邀請下,李少傑瀟灑地來到台前,笑道:「在剪綵前,我有三個重要的消息要宣布。」

    全場變得鴉雀無聲,看著這個奇蹟般冒起的國際級傳奇人物。

    李少傑續道:「第一個好消息就是我們的夢想基金已成為全球十大基金之一。」

    全場哄然,接著是震天的掌聲,尤其身為客戶的賓客,更是拍爛了手掌。

    見到熱烈的反應,李少傑顧盼自豪地道:「第二個好消息就是我們在新界買了一塊八萬英尺的地,建立影廠的工程將由明天開始進行。」

    眾人大感訝然,因為事前一點風聲都收不到,頓然更對夢想影藝刮目相看。

    李少傑微笑道:「至於第三個消息,就是夢想影藝會在短期內與荷里活七大公司之一的諾亞影業聯營,第一部戲的成本將超過一億美元,女主角就是今晚我們剪綵的鍾倩婷小姐。」話完側轉身去,躬身禮請鍾倩婷。

    何鐵翼和謝俊和兩人忙伴著能讓天上群星黯然失色的鍾倩婷悠然步上前台。

    全場靜至落針可聞,李少傑宣布的消息,一個比一個震撼,至此才明白鍾倩婷實乃夢想影藝最厲害的秘密武器。

    鎂光燈閃個不停,射燈集中到她身上,使她似若晶瑩通透的仙女。

    李少傑的眼睛找到了關妙芝,後者豎起姆指,向他作了個誇獎的手勢。

    司儀興奮高叫道:「請鍾倩婷小姐,夢想影藝的明日之星為我們剪綵。」

    這時眾賓客才記得熱烈拍掌。

    更有人吹響口哨,為她喝采打氣,氣氛沸騰起來。

    鍾倩婷淡然自若接過精緻的金剪刀,伸出皙白纖長的玉手,拿起彩帶,放到張開的剪刀間,才抬起頭來,明媚的大眼睛環視全場。

    眾記者紛紛擁到她前面去,爭取最佳的角度。

    鍾倩婷欣然一笑,像千萬朵鮮花同時盛放,才剪下去。

    彩帶中分而斷。

    如雷的喝采聲、鼓掌聲轟然響起,氣氛達至頂點。

    司儀高聲道:「開幕禮成,各位來賓請隨意。」

    周媚美和何鐵翼把走回李少傑身旁的鍾倩婷拖了去,接受記者的訪問,李少傑亦被來賀的賓客纏著。

    好不容易才輪到羅庚才夫婦和總警司譚端正上來和他說話,才婆笑得嘴都合不攏來道:「我這契仔又乖又本事,哈……」

    羅庚才抓著他肩頭,頗有點感觸道:「看到你現在的成就,我很高興,現在江湖上人人都讚你不忘本,有義氣。」

    譚端正賀了他後低聲道:「放心吧!我通知了國際刑警,再由他們知會洛市警方,由於你最近捐了一億美元給世界宣明會,他們對你的印象非常好,所以只要你踏下飛機,便會負責你的安全,包保沒人敢動你一根汗毛。」

    李少傑連忙謝過,趁空四望,見到大姊和姊夫帶著兩個小外甥來了,正與朱明、珍妮和地產公司一眾職員閒聊,忙溜了過去。

    朱明激動地擁著他,沙啞著聲音道:「我真想大哭一場,這一切來得太美妙了,教人不敢相信是真的。這次你到美國談聯營的事時,會順道看看妮妲吧。」

    李少傑道:「一定。」

    還未有機會和大姊說話,已給謝俊和拉了去應酬其他賓客。

    談笑間,一個女子的聲音在耳旁響起道:「少傑!」

    李少傑一震望去,原來是小腹隆起的安娜,旁邊還有位五官端正的男子。

    他向賓客說聲對不起,轉過身來與安娜的夫婿熱烈握手,笑道:「這位定是奪得美人歸的鄭先生了,安娜提起你便開心了。」

    安娜橫他一眼,怪他滿嘴謊言,神情卻非常欣喜。

    李少傑指著安娜的肚子道:「男的就是我的契仔,女的就是契女。」

    安娜夫婦大喜。

    這時譚端正把他拉到一旁道:「魏波來了,要不要我把他趕走。」

    李少傑感激地抓著他手臂,搖頭道:「來者是客,讓我去和他打個招呼。」

    兩人往正門迎去,途中遇上羅庚才,知道魏波來了,才伴在他旁,以添聲勢。

    這時魏波在七八名手下簇擁中,臂彎掛著小鳥依人般、打扮得性感迷人的秋怡踏進大堂,見到李少傑,昂然走來。

    兩組人在廳心相遇。

    早有記者聞風而至,卻給孫強等一眾保鏢禮貌地阻止上前訪問,只能在較遠處拍照。

    魏波一臉虛偽笑意,伸手和李少傑緊握,道:「有競爭才有進步,歡迎李先生加入娛樂圈,以後我們會更熱鬧了。」又向羅庚才和譚端正兩人打招呼。

    魏波放開手後,秋怡探出手來,讓李少傑握著,輕輕道:「少傑!恭喜你。」

    李少傑握著這叛妻的小手,百感交集點了點頭,說不出話來。

    魏波呵呵笑道:「李先生!小怡真的很乖很聽話。」

    李少傑強壓心中憤恨,放開了秋怡的手,後者強顏一笑,退回魏波身旁。

    譚端正等礙於記者在旁,都發作不得,憋著一肚子鳥氣。

    有記者高叫道:「夢想影藝會和荷里活的大公司聯營,揮軍國際,魏先生有沒有類似的計劃?」

    魏波臉色一變,道:「我們當然有發展大計,但現仍未是該說出來的時刻。」像鬥敗了的公雞,領著秋怡等擠入賓客裡,找人打招呼。

    羅庚才冷哼道:「這死賊我看他將來如何收場。」

    祈青思來到李少傑旁,羅庚才和譚端正見大律師駕到,均肅然起敬,對她的態度恭謹得不得了,只是羅庚才仍改不了一向的習慣,狠狠盯了一眼她的酥胸,但已不敢把目光留著不去。

    祈青思向兩人請罪後,「借」了李少傑到一旁去道:「和諾亞的消息宣布後,惹起了很大的哄動,把魏波的聲勢和影響力削弱了一半,嘻!人人都讚倩婷美若天仙,酒會完後,我們都到你家去好嗎?我還未去過呢?」

    李少傑大喜,道:「倩婷呢?」

    祈青思道:「訪問早完了,但卻給公子群纏著,嘻!你要小心點了。」

    李少傑笑道:「為何提醒我,你應該高興才對的。」

    祈青思不依地瞟他一眼,惱道:「我定是中了她的魔法,開始歡喜和她一齊與你胡混,不若我們全嫁給你吧!」

    李少傑苦笑道:「可惜現在再不是三妻四妾的時代了。」

    祈青思道:「理他什麼結婚不結婚,這只是我們三人間的事,你情我願,誰管得了。」話雖如此說,語氣卻毫不認真,使人感到她只是在捉弄李少傑。

    李少傑待要趁機逗她,關妙芝走了過來,先向祈青思打個招呼,才道:「李先生!

    可以抽空給我們做個訪問嗎?」

    祈青思狠狠在他腰背後捏了一把,才飄了開去。

    簡短的訪問後,還未有機會說話,負責公關的周媚美興高采烈走來,擁著他嘴對嘴親熱地吻了一口後,挽著他往鍾倩婷走去,欣然道:「我真幸運,能和李先生並肩作戰,最苦的事都變成樂趣,你想出來的手法,比我們更大膽和有想象力哩!」

    李少傑笑道:「你要帶我到那裡去?」

    周媚美道:「記者要求你和我們的乖女倩婷合照呀!」

    時間就在這忙得天昏地暗裡溜走,到了酒會時間結束,仍有很多賓客不願離去,魏波等自然早走了。

    李少傑鬆了一口氣,與謝俊和朝自己公司的職員那堆人走過去。

    謝俊和道:「天!真像做夢,但願永不會醒過來。」

    李少傑笑道:「醒的那天就是你兩腳伸直的時候了。」

    眾職員見兩位大老闆駕到,紛紛舉杯祝賀。

    李少傑忽地輕震停下,愕然望著混在職員堆裡身長玉立的戴安,喜叫道:「戴安你什麼時候來的?為何我見不到你?」

    戴安垂頭露出微帶苦澀的笑容,輕輕道:「剪綵前我早到了,只是你這麼忙,不敢上來打擾你。」

    謝俊和識趣地和眾人移師別處,讓他們有單獨談話的機會。

    李少傑心中湧起憐惜之意,問道:「好嗎?在哪裡當秘書?」

    戴安不答反問道:「你呢?」

    李少傑想起自己和鐘、祈兩女的荒唐事,赧然道:「有節制地不檢點,有了新男友嗎?」

    戴安白他一眼怨道:「你也懂關心人嗎?」

    李少傑嘆道:「別說這種話吧!你知我是關心你的。」

    戴安卻不肯放過他,幽幽道:「若真的關心我,為何電話都不打個給人家?怕你的大律師吃醋嗎?」

    李少傑心中一熱道:「美國回來後我找你好嗎?吃午飯吧。」

    戴安瞥見祈青思、鍾倩婷、何鐵翼等一眾正往他們走來,迅快道:「不!我要吃晚飯,少傑我走了,等你的電話。」

    看著戴安匆匆而去,也不知是什麼滋味。

    何鐵翼排眾而出,緊擁了李少傑一下,兩眼濕潤道:「想不到我何鐵翼也有這東山再起的一天,少傑!我真的感激,由衷的感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