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愛的滋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李少傑送了妮妲上計程車,回到家時,熱騰騰色香味俱全的飯菜早到了台上,安娜等三人圍桌而坐,言笑晏晏,並沒有任何異常的氣氛。

    李少傑作賊心虛,不敢看安娜,坐到虛位以待的椅子。

    珍妮俏臉生輝,接過俊和剛拔了瓶塞的白酒,注入她前面的杯子,大有深意地盯了他一眼,笑吟吟道:「妮妲還是小孩子,什麼心事都藏不住,回家了嗎?」

    李少傑尷尬地點頭,望向安娜。

    安娜若無其事地橫了他一眼,舉起酒杯,向他笑道:「我還未賀你不到兩個星期便做了我們的上司哩!」

    李少傑忙舉杯和她相碰,一團熱鬧。

    他心中稍安,細看謝俊和、珍妮兩人,都是春風滿面,像變了兩個人似的,忍不住對珍妮調笑道:「給愛情滋潤了半晚,已變了這樣子,打後還得了,豈非會像電燈般發光。」

    珍妮俏臉一紅笑罵道:「去你的!任你舌璨蓮花,我和俊和都不會代你們兩人洗碗。」

    謝俊和只懂傻笑。

    李少傑心中一動,暗忖珍妮平日對自己雖是友善,卻很少對自己假以辭色,保持著一段距離。為何遇上謝俊和,卻趨之若騖?當然是因為俊和擺出來的派頭,使他認為是心中的金龜婿。

    由此可見這社會經驗豐富的女性,已過了愛情勝於一切的浪漫日子,變得實際和精明起來。

    是的!事業金錢才是最重要,有了它們亦等若有了愛情,可是自己為何卻仍忍不住對妮妲的愛意,自己是否仍未成熟呢?又或者是女與男的分別。

    晚飯在愉快的氣氛裡飛快度過。

    飯後李少傑和安娜執拾碗碟,擠到了廚房,一起洗起碗來。

    想著安娜剛才在房內倚牆嬌吟的美態,嗅著她的香氣,李少傑忘了妮妲的警告貼了過去,挨著她問道:「不惱我嗎?」

    安娜橫了他滿盈嬌媚的一眼,搖頭道:「這麼容易便惱你嗎?我還要謝妮妲哩!是她救了我。」

    李少傑愕然道:「你那麼介意和我相好嗎?」

    安娜垂下頭去,幽幽道:「我不介意和別的男人相好,卻介意和你相好。」

    李少傑大受傷害,失聲道:「為什麼?」

    安娜低聲道:「你惱我這麼坦白嗎?女人最大的本錢,就是她的美色,不像男人,有本事自然吸引到異性。我除了地產外,還做保險,有需要時會利用自己的條件,達到目的。你卻不是我心中的目標。」

    李少傑心中不忿道:「那你為何常來逗我呢?」

    安娜湊過香唇,在他臉頰吻了一口,柔聲道:「那是情不自禁嘛!事後每次我都很惱自己,看到你和妮妲通了電後,我反放下心來。換了以前的我,早不肯放過你。可是今天的我已不同了,漂亮的男人總是沒心肝的,我早受夠了傷害,不想再重蹈覆轍了。」

    李少傑忽地明白到安娜和珍妮都是重實際的女性,不再憧憬沒有經濟基礎支持的愛情了,自己沒車沒屋,事業才剛起步,當然沒有吸引她們的條件。

    安娜輕聲道:「我要結婚了!」

    李少傑駭然道:「什麼?」

    安娜望向他,兩眼一紅,道:「你應明白我現在的心情吧!而且我知道你對我只是有慾而無愛,你喜歡的是妮妲。而且即使你愛我,我亦不會嫁你,我今年二十五歲,沒有時間等你發達了。吻我吧!」

    李少傑封上她的紅唇,心中對安娜觀感大改,她的直率和坦白,教他歡喜。

    唇分後,安娜終掉下淚來,低泣道:「這些年來,你是我第一眼看見便想得到的男人,或者將來我會忍不住找你偷情,那時你不要不理人家才好。」

    李少傑想到了秋怡,她其實只是安娜另一個版本,只是她在婚後才變得厲害與實際起來。在現今的社會裡,美麗的女性每天都接受著名式各樣的引誘,很容易比較出現在所擁有的仍遠未達理想的水平,故見異思遷。

    忽然間,他又不那麼恨秋怡了。

    但他卻不會放過魏波。

    哼!我李少傑定要努力向上,讓秋怡和安娜都知道低估了他。

    謝俊和送了安娜和珍妮回家後,回到車子,道:「要不要試這新車。」

    李少傑搖頭,說了一個地址後,打趣道:「吻了珍妮嗎?」

    謝俊和打火開車,笑道:「你估我是你嗎?拖了安娜入房胡天胡地。嘿!珍妮真的很不錯,又夠風情,是嗎?」

    李少傑笑道:「不再想你的夢中情人了嗎?」

    謝俊和道:「我脫難了,今晚我一點都沒有想起她。哼!原來有點身家這麼容易追女孩子,少傑!我現在更有信心啦。」

    李少傑伸手和他緊握道:「讓我們攜手邁步,共創美好的明天。」

    這時車子到達妮妲的大廈前,停了下來。

    李少傑才下車,換過T恤牛仔褲的妮妲,由大廈奔了出來,投進他懷裡,火熱的春情,教他魂為之銷。

    李少傑道:「這麼晚出來,不怕你媽咪罵嗎?」

    妮妲道:「她和男人去鬼混了,那有時間理我。」

    李少傑像解開一切感情枷鎖般的輕鬆,擁著妮妲回到車裡,介紹了給俊和認識後道:

    「司機你最好只看前方,不要看後照鏡。」言罷摟著妮妲狂吻起來,另一手摸上她彈性驚人的美腿。

    妮妲表現出她狂野的一面,不但熱烈反應,還主動愛撫他。

    車子在寂靜的街道快速飛馳著。

    一切就像一個沒完沒了的夢。

    失意的過去在這熱情如火的一刻,振翼遠飛。

    謝俊和搖頭失笑,心中卻為這至交好友高興。

    亦為自己高興。

    他們正在享受人生多姿多彩既積極又頹唐的一面,這一切都是拜李少傑那能預知未來一天的能力。

    他兩人已成了時空浪族。

    李少傑抱著連耳根亦紅透了,嬌豔欲滴的妮妲進入屋內,千辛萬苦邊吻邊關門後,坐到暗黑屋內的沙發裡去,讓她坐在膝上,一雙手當然不會閒著,現在他和這動人的少女再沒有絲毫距離,沒有什麼事是不可以做的。

    妮妲嬌喘著道:「你每脫我一件衣服,我獎你一個吻。」

    李少傑欣然為之,不一會妮妲身無寸縷,露出羊脂白玉般堅實而充滿彈性的肉體。

    他用盡一切手法,挑逗著懷內這嬌俏的女孩,問道:「你今年多少歲?十九、二十?」

    妮妲呻吟著道:「人家二十歲,很老了,你大人家五歲,我從你的履歷表看到的。」

    李少傑笑道:「原來一早便留意我,為何開始時對我這麼不友善。」

    妮妲吻了他一口道:「你不知來面試那一天的樣子多麼怕人,像幾晚沒有睡過的樣子,還帶著一陣酒氣,若非很難請人,爸亦不會請你,那知你後來會變得那麼好哩!」

    接著粉拳擂上他的胸膛,狠狠道:「人家恨死你了,那樣對人家,累得人哭了幾個晚上。」

    李少傑愛不釋手地撫弄著她含蕾待放般纖巧卻豐滿的椒乳,賠罪道:「我認錯吧!

    以後會好好待你的了。」

    妮妲俏臉閃過異樣的神色,猛地用盡氣力緊摟著他,低吟道:「少傑!抱我進房吧。」

    雲雨過後,兩人相擁而眠。

    李少傑感受著兩年來最平靜安詳的一刻,心中湧起無限的溫馨和愛意,溫柔摸著妮妲散落在枕上、肩膊和胸膛上的烏亮秀髮。

    就讓這一刻作一個起點,讓一切重新開始。

    有了妮妲,生命再不會沉悶寂寞了。

    他想起了秋怡、安娜和高不可攀的祈青思,她們現在都離他很遠很遠,與他像再沒有任何牽連和關係。

    在連續侵佔了妮妲迷人的嬌體後,半年多來積壓著的抑鬱全得到暢適的渲洩,他甚至懶得去想。

    床上的妮妲,比任何時間都更可人。

    就在這時,他感到胸膛濡濕起來。

    李少傑駭然捧起妮妲的俏臉,只見淚水一粒連一粒珍珠串般由她的美眸淌下,源源掛在下頜處,稍作停留後,才滴往他身上,驚呼道:「小寶貝!做什麼了,是否我開罪了你。」

    妮妲含淚搖頭,淒然撲在他懷裡,悲呼道:「少傑啊!下月初我要到美國去升學了。」

    李少傑愕然道:「為何我一點不知道。」

    妮妲擂了他一拳,怨道:「你什麼時候關心過人家?什麼時候問過人家的事?就像爸那樣,只知道工作賺錢,做人只是為了錢嗎?」

    李少傑給她罵得啞口無言,暗忖自己本來亦非如此,只是為了秋怡,才變成那樣子,這想法縱使知道不對,亦很難改變過來,柔聲道:「何須哭呢?不去就成了,讓我養你吧!」

    妮妲哭著搖頭,把俏臉埋在他頸項處,嗚咽著道:「我要離開香港,離開爸和媽,過自己的生活,三年前預科畢業時,我就下了決心,若做不到,我是不會原諒自己的。」

    李少傑盡最後的努力道:「你的爸媽肯放你走嗎?」

    妮妲深吸了一口氣,道:「他們那有空理我,況且我又不用靠他們,升學的錢都是我賺回來的,雖還差少許,但美國有朋友會幫我的。」

    李少傑心中一沉,問道:「什麼朋友?」

    妮妲悲泣道:「求你不要問我吧。」

    李少傑心知肚明定是她另一男友,忿然道:「你捨得離開我嗎?」

    妮妲淒然道:「我捨得的話就不用哭了,長大後我只哭過幾次,兩次都是因你而哭。

    少傑!我不想那麼快結婚生子,我曾打定主意二十八歲前都不會結婚,結了婚亦不想要孩子,盡量享受無拘無束的人生。到美國讀書和生活是我的一個夢想,請你放我走吧!」

    李少傑嘆了一口氣。

    他是否太不了解女人呢?還以為妮妲只是個單純的小女孩,安娜則是放蕩隨便的城市女性,其實她們都有各自獨立的想法和追尋的夢想,再不是依附男性而生存的附屬品。

    反之他每遇上心愛的女子時,都無條件獻出了自己的所有,他是否再不適合這開放的年代。

    妮妲四肢纏上了他,扭動著道:「少傑!我要你,給我吧!」

    接著的三個星期是忙得透不過氣的日子。

    李少傑奇蹟地在短短個多月內在地產行建立起他的事業和地位,憑的當然是他能預知下一天會發生什麼事的本領,使他能早一步摸索到個別顧客的心理和喜好,迎合和滿足了他們的要求,博得他們不脛而走的讚譽口啤。適值地產市道大旺,他更是如魚得水。

    另一方面,俊和的計劃亦緊鑼密鼓進行著,整日和珍妮出雙入對,幾經辛苦下不但找到了理想的住所,還在中環租了一個二千多尺的商業單位,接著就是忙著裝修的事了。

    妮妲辭掉了工作,索性提了行李,到來和李少傑雙宿雙棲,一刻都不肯離開他。

    安娜自那天後,蓄意地和李少傑保持著一段距離,外表看去似乎絲毫不受因他而來的感情困擾。

    化名凌思的秋怡,則差不多天天見報,在各式各樣的娛樂新聞出現,照片中的她愈來愈豔光照人,她的第一部三級艷情片,放映日期亦迫在眉睫,風頭之勁,一時無兩。

    這天李少傑請了假,整天陪著妮妲。

    因為明天便是她赴美的大日子。

    他們不停地親熱,當其中一次休息時,赤裸的妮妲伏在床上道:「少傑!明天不要來送我了。」

    李少傑坐在她身側,撫著她的裸背愕然道:「為何不讓我送你?」

    妮妲哭了起來道:「你是知道原因的,因為我怕自己臨陣退縮。」

    李少傑心中有氣,心想這是何苦來由,冷冷道:「不送就不送吧!」

    妮妲坐了起來,縱體入懷,淒然道:「你在惱我!」

    李少傑心軟起來嘆道:「不要胡思亂想了,我買了一疊旅行支票,放到你的手袋去了,記得待會每一張都要簽名。」

    妮妲柔順地點頭道:「若是別人的錢,我怎也不肯接受,但卻很願意用你的錢,因為我知道你真的疼我。」

    李少傑淡然道:「好好用吧,那應足夠你在美國生活幾年了。」

    妮妲愕然道:「究竟是多少錢?」

    李少傑在她的臉蛋擰了一記,微笑道:「是十萬美金。」

    妮妲驚呼道:「那足夠交一層樓的首期了,你哪有這麼多錢?」

    李少傑若無其事道:「這是商業機密,總之不是搶回來或借回來的,放心吧!我和俊和最近在股票市場賺了一大筆,這只是個小數目。」

    妮妲移開了嬌軀,不能置信地看著他道:「你這人像會變魔術那樣,不斷做出令人驚異的事來,我真的有點看不透你。」頓了頓再道:「不知你自己有沒有發覺,你像在每一天都變化著,愈來愈好看,和最初見你時真有天淵之別。」

    李少傑調笑道:「這叫情人眼裡出西施。」

    妮妲不依道:「不是這樣的,人家不知怎麼說了,總之你的神采不住添加,尤其你那雙眼睛,變得深邃難測,唉!我真怕忍不住會回來找你。」

    李少傑伸手抓著她的香肩,正容道:「我要來和你作個約定,這次是你主動離開我,所以你到美國後,不要寫信或打電話回來給我,我亦不會到美國找你,清楚了沒有。」

    說完後,心中一陣快意。

    你可以離開我,我為何不可以捨棄你,而且你是到美國去會另一男友。

    妮妲劇震道:「你真會這樣對我嗎?」

    李少傑嘆道:「我早受夠了愛情的苦楚,所以絕不會抱怨,更不會再重蹈覆轍,由你離開那一刻開始,我會盡一切方法忘記你。」

    妮妲呆了半響,點頭道:「這很公平,但我卻知自己永遠忘不了你。」

    李少傑怒道:「那你為何還要走?」

    妮妲淚流滿面,淒然道:「少傑!求你不要迫我,我的心痛得厲害。」

    李少傑把她擁入懷,暗忖這該是我最後一次求女人留下來,以後我再不會給她們這種機會了。

    那晚他們瘋狂地做愛,直至誰都動不了。

    翌晨謝俊和到來接了妮妲到機場去。

    她終於走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