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戰爭前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劉裕船抵尋陽,舉城歡騰,民眾爭相出迎,在劉毅、何無忌、魏泳之、程蒼古、老手、高彥等簇擁下,進入太守府。

    於大堂坐下後,劉裕無問桑落洲之戰,劉毅立即眉飛色舞、繪影繪聲,詳細報上。劉裕只看何無忌等人的神色反應,便知劉毅誇大了自己的功勞,不過在這等時刻,哪來閒情與他計較。

    劉裕聽畢先誇獎眾人,然後問起桓玄的現況。

    眾人目光都落在高彥身上,顯然這個邊荒集的首席風媒,即使遠離邊荒,仍是消息最靈通的人。

    高彥欣然道:「桓玄令我想起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蟲,他在荊州的底子確是非常深厚,就在返回江陵的二十多天,集結了二萬兵力,戰船一百餘艘,武備完整,表面看來確是陣容鼎盛,但我們都曉得他是外強中乾,不堪一擊。」

    劉裕微笑道:「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正是桓玄最精確的寫照,我們絕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和他鬥智鬥力,否則縱能勝他,亦要傷亡慘重,不利將來。」

    又笑問道:「為何不見小白雁呢?」

    高彥若無其事輕鬆的道:「我的小雁兒雖已為人婦,可是仍是那麼害羞,怕見大人。」

    他的話登時惹起哄堂大笑。

    程蒼古-著眼陰陽怪氣的道:「小白雁何時嫁了你呢?我好象沒喝過你們的喜酒。」

    高彥沒有絲毫愧色的昂然道:「遲些補請喜酒,包管不會收漏了你賭仙的一份賀禮。」

    劉裕心中湧起溫暖的感覺,遙想當年在邊荒集高彥初遇小白雁立即暈其大浪、神魂顛倒的傻模樣,似才在昨夜發生,當時自己還嚴詞警告他,勸他勿惹火焚身,那時怎想得到,竟然會是一段天賜良緣的開始。世事之難以逆料,莫過於此。

    何無忌道:「告訴大人,保證大人你也不會相信,前天桓玄竟派人來遊說我們,說如果我們肯撤離尋陽,把軍隊解散,可給我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我的娘!桓玄是否正在作夢呢?」

    魏泳之嗤之以鼻道:「他正是癡人說夢。」

    劉裕皺眉道:三逗顯示桓玄仍是信心十足,他為何這麼有信心呢?」

    劉毅道:「說到底仍是高門和寒門對立的心結作祟。荊州一帶城池的將領,全是出身高門大族,更累世受桓家的恩惠庇蔭,對大人自是抱懷疑的態度,故而桓玄方能在這短的時間內重整兵力,集結大軍。現時巴陵的兩湖軍已移師尋陽,毛脩之則守著白帝城,不敢妄動,令桓玄可全力對付我們。以桓玄的狂妄自大,加上順流之利,大有可能於我們北上途中,順水反撲,我們仍不是佔盡上風。」

    儘管劉裕對劉毅心存芥蒂,但亦不得不承認劉毅這番話有見地,並想到如果他真的成了自己的敵人,絕不容易應付。

    點頭道:「宗兄所言甚是。所以若要擊垮桓玄,不可只憑勇力,必須無分化桓玄的支持者,否則縱能斬殺桓玄,仍是後患無窮。」

    接著又道:「各位有甚麼好提議?」

    眾人均臉露難色,正如劉毅所言,高門和寒門的心緒並非朝夕間發生的事,兩者間沒有信任的基礎,高門將領支持桓玄,不是對桓玄有好感,而是希望保著特權和利益。

    劉裕胸有成竹的道:「桓玄和荊州將領的關係,驟眼看似是牢不可破,事實上是非常脆弱,只要我們能讓他們曉得利益不會受損,當可達到分化他們的目標。」

    程蒼古皺眉道:「問題在他們根本不信任我們,更不要說在他們心裹根本看不起寒人。」

    劉裕道:「我們可以用誠意打動他們。」

    劉毅道:「如何令他們感覺到我們的誠意?」

    劉裕問道:「我們可以從支持桓玄的人中,找出一個聲譽高且有影響力的人來,作點的突破。便如我在建康重用王謐,立即安定了建康高門的心,現在則是重施故技,但保證有神效。」

    眾人無不精神大振。除程蒼古和高彥外,人人清楚王謐效應的威力。

    何無忌的腦筋靈活起來,道:「這樣的一個人,非桓玄的大將胡藩莫屬,此人忠良正直,在荊州聲譽極高,但一向不為桓玄所喜,雖然如此,要說動他卻不容易。」

    劉裕道:「若讓他曉得桓玄毒殺己兄又如何呢?」

    程蒼古拍腿道:「此正為削減荊州軍民對桓玄支持的絕計,可是大人有真憑實據嗎?」

    劉裕信心十足的道:「人證物證,早給桓玄毀滅。不過我已掌握桓玄-兄的確切情況,而胡藩該是清楚當年桓沖忽然病死的情況的人,只要以當年的事實印證我的話,他當懂得作出正確的判斷。此人現在哪裹?」

    魏泳之答道:「胡藩是有份參加桑落洲之戰的荊州將領,他的船被我們以火箭燒掉後,一身鑑甲仍能在水中潛行十多丈爬岸逃生,但因所有通往江陵的水陸交通,全被我軍封鎖切斷,他只好逃往附近的鄉鎮去。」

    何無忌笑道:「算這小子走運,因我們正準備去抓他。」

    只聽魏泳之等對胡藩逃走的情況和去向瞭若指掌,便知道他們控制一切,掌握主動。

    劉裕道:「我會親自去見他,以表示我對他的誠意。」

    眾人無不稱善。

    程蒼古道:「假如桓玄-兄的醜事通過胡藩之口廣為傳播,桓玄會作出怎樣的反應呢?」

    劉裕微笑道:「當然逼得他更急於求勝,以免夜長夢多,軍心更趨不穩。去見胡藩更是事不容緩,我要立即動身。」

    魏泳之請纓道:「由我領路。」

    劉裕沉聲道:「胡藩最能影響的主要是荊州的高門將領,但民間我們亦要做工夫,須在短時間內把桓玄-兄之事廣為傳播。」

    高彥拍胸道:「這個包在我身上,三數天內,桓玄-兄會成為江陵城內街談巷議的事。」

    劉裕道:「高彥你同時放出消息,任何人能斬下桓玄的頭顱,提來見我,均會獲賜黃金百?。」

    又沉聲道:「我不是認為取桓玄的首級可由別人代勞,我的目的是要桓玄在風聲鶴唳下步步驚心,飽嚐眾叛親離之苦,逼他不得不孤注一擲,與我決戰於大江之上。」

    眾人轟然應諾。

    劉裕微笑道:「一切依計而行,希望我回來時,桓玄的船隊已離開江陵。」

    說罷隨即起身,眾人慌忙隨之站起來。

    高彥神色古怪的道:「我有幾句話想私下和劉爺說。」

    劉裕欣然道:「我們邊走邊談如何?」

    太行西原。

    邊荒大軍在日落前停止前進,在一道小河兩岸紮營,生火造飯。離日出原只有兩天的行程,沒有人敢懈怠下來,由姚猛和小傑指揮的探子隊,偵騎四出,並於高地放哨。

    王鎮惡、龐義、慕容戰、拓跋儀、屠奉三、紅子春、卓狂生和姬別七個荒人領袖,來到北面一處高地,眺望遠近形勢,趁尚有落日的餘輝,觀察明天的行軍路線。

    自昨天開始,他們改晝伏夜行為白晝行軍,以防慕容垂派人藉夜色的掩護伏擊施襲,對用兵如神的慕容垂,瞻大包天的荒人亦不敢掉以輕心,因早領教過他的手段。

    紅子春仰首望天,道:「看天色,未來數天的天氣該不會差到哪裡去。」

    太行山在右方縱貫千里,雄偉峻峭,險峰屹立,危岸羅列,幽岩疊翠,-絕石怪,山花爛漫,嘆為觀止。

    姬別道:「慕容垂似是全無動靜,究竟是吉兆還是凶兆呢?」

    龐義擔心的道:「燕飛和向雨田早該回來了,可是直到現在仍未見兩個小子的蹤影,令人難以放心。」

    屠奉三微笑道:「沒有人須為他們擔心,他們不立即趕回來與我們會合,該是看準慕容垂沒有異動,如果我所料無誤,拓跋族已成功牽制著慕容垂。拓跋當家,我的猜測有道理嗎?」

    拓跋儀同意道:「敝主該已在月丘立穩陣腳,以敝主一向的作風,必有能抵擋慕容垂全面攻擊的完整計劃,不會被慕容垂輕易攻破。」

    卓狂生欣然道:「今戰我們已占盡上風,穩握主動,當我們抵達日出原的一刻,慕容垂該知大勢已去,因為我們兵精糧足,慕容垂則失之後援不繼,糧線過遠,相持下吃虧的肯定是敵人。」

    慕容戰憂心忡仲的道:「換了對手不是慕容垂,我會同意館主的看法。慕容垂是經得起風浪和考驗的人,何況他兵力仍在我們一倍之上,更令人憂慮的是千千和小詩在他的手上,如果他拿她們的性命作要脅,我們將陷於進退維谷的處境。」

    王鎮惡苦笑道:「他不用拿千千小姐和小詩姐的性命威脅我們,只要帶著她們撤返中山,我們該怎麼辦?追擊嗎?明知那是死亡陷阱,卻又不得不投進去。」

    龐義色變道:「怎辦好呢?以前沒聽過你提及這個可能陸,現在才說。」

    拓跋儀道:「老龐不要怪鎮惡,事實上人人心中有數,只是沒有說出來,而我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王鎮惡道:「戰場上瞬息萬變,很多事要臨場方可作出決定。到日出原後,形勢將清楚分明,到時再想辦法。」

    卓狂生道:「龐老闆你不用擔心,我總感到小飛和小向兩個小於眉來眼去,似有他們的辦法,不過因事尚未成,故不說出來吧!對燕飛我們要有信心,他既能屢創奇蹟,今回諒不會例外。」

    慕容戰點頭道:「對!燕飛不是說過會營造出一個令慕容垂屈服的形勢嗎?他們之所以尚未回來與我們會合,可能正朝這方向努力。」

    姬別嘆道:「這是最樂觀的看法。坦白說,愈接近日出原,我愈害怕,慕容垂可不是容易應付的。」

    王鎮惡沉聲道:「慕容垂是我爺爺最忌憚的人,曾多次向苻堅進言要除去他,只是連苻堅也沒有那個膽量,更怕因而令帝國四分五裂。」

    卓狂生道:「不要再說令人喪氣的話,慕容垂又如何?我們能行軍直抵此處,足證明慕容垂也有破綻和弱點。」

    屠奉三一震道:「哈!看是誰來了。」

    眾人依他的指示看去,在夕照的最後一抹輝芒裡,兩道人影出現地平遠處,如飛而來。

    龐義大喜道:「是小飛和老向。」

    姬別渴望的道:「希望他們帶來的是好消息,我現在很脆弱,受不起任何打擊。」

    燕、向兩人轉眼間來到裡許外的山丘上,還向他們揮手打招呼。

    卓狂生笑道:「看他們龍精虎猛的模樣,便知他們勝券在握,不會令我們失望。哈!我的天書該有個圓滿的結局。」

    接著一拍背囊道:「否刖我就把天書燒掉,因為再沒法寫下去。」

    兩人迅速接近,最後奔上丘坡。

    龐義按捺不住,大喝道:「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向雨田長笑道:「當然是好消息,我們立即舉行沒有鐘樓的鐘樓議會,讓我們作出可令人人興奮的布告。」

    說到最後一句話,兩人已抵眾人身前。

    眾人齊聲歡呼怪叫,一洗沉重的氣氛。

    劉裕和高彥並肩舉步踏出大門,走下台階,劉裕見他仍是欲言又止,似是難以啟齒,訝道:「有甚麼事,這麼難說出口嗎?」

    高彥向他打個眼色。

    劉裕會意過來,著左右退往遠處,道:「放心說吧!」

    高彥湊到他耳旁道:「小白雁著我向你老哥求情,希望能放胡叫天一馬。」

    劉裕想了想,方記起胡叫天是聶天還派往大江幫的奸細,同時省覺自己的確不大把江海流的仇恨放在心上,心中不由有點歉疚。道:「你高小子既為他說話,我當然會把此事包攬在身上,再不追究他,請清雅安心。」

    高彥想不到劉裕這容易說話,為之大喜,又懷疑的道:「大小姐該不會有問題吧?」

    劉裕記起江文清送別時的神態模樣,欣然道:「大小姐怎會有問題?她現今不但沒有閒情去理江湖的事,對任何事都沒有過問的興趣,只要我們能幹掉桓玄便成。何況是你高小子親口為胡叫天求情,她那方面你不用擔心。」

    高彥大感臉上有光采,道:「你真夠朋友,劉裕仍是以前的劉裕。」

    劉裕笑罵道:「你當我是什麼人,少說廢話,你是否準備留在兩湖呢?」

    高彥雙目射出憧憬的神色,悠然神往的道:「除掉桓玄後,我會和小白雁到邊荒集去,聽千千在鐘樓之巔彈琴唱曲,然後會在邊荒集過一段寫意的日子,之後要看小白雁的心意,她喜歡回兩湖嘛!我陪她回來,只要她高興便成。」

    劉裕笑道:「人說出嫁隨夫,你卻是娶妻隨妻,你這小子真幸福。」

    高彥有感而發道:「當年因我你們才有機會去見千千,豈知卻便宜了燕飛那小子,我真是忌妒得要命,哪想得到幸運轉眼降臨到小弟身上。我之所以和雅兒有今天,自身當然有努力,但若不是諸位大哥幫忙,肯定不會有眼前的局面,我心中很清楚。」

    劉裕心中感慨,高彥比起自己,單純多了,在遇上小白雁前,努力賺錢,努力花錢,猶記得自己正為淝水之戰忘情投入的時刻,這小子還邀自己到建康去花天酒地,現在則有雁萬事足。可憐自己宰掉桓玄後,還要返回建康去,面對永無休止的明爭暗鬥。誰是聰明人?清楚分明。

    道:「想不想當官呢?我可以派你當老程的副手。」

    高彥嚇了一跳,道:「萬萬不可,否則雅兒會揍扁我。」

    劉裕嘆道:「你的雅兒肯定是聰明人,為官實在不易。」

    此時魏泳之親自牽馬至,笑道:「你們談完了嗎?」

    劉裕拍拍高彥肩頭,道:「好好的享受老天爺的賞賜,現在你不用忌妒人了,但羨慕你的人肯定不會是小數,包括我在內。」

    高彥欣然道:「快去快回,宰掉桓玄後,雅兒將再沒有心事。」

    劉裕從魏泳之手上接過韁繩,踏鍰上馬。

    魏泳之和十多個親隨,紛紛翻上馬背,隨劉裕走出大開的外院門,旋風般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