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霧鄉之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龍城軍團確不負威震塞北的盛名,在黎明的薄霧下,以雷霆萬鈞之勢,出現在四面八方,像龍捲風般直襲荒人的陣地。

    如果荒人不是早有預備,又有防禦力強大的車陣,肯定會被敵蹄踏成碎粉,片甲難存,現在當然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敵人的主力部隊分作四隊,每隊五千人,分從東西兩方越丘下撲,來勢兇猛,彷似擊岸的怒潮,教人見之膽喪。

    另有兩隊各三千人,分由南北丘陵間的荒野平地,狂攻荒人陣地的兩邊側翼。

    指揮全局的王鎮惡神色冷靜,絲毫不為敵人的威勢所動,冷然掃視敵方的情況,掌握敵人的強弱虛實。

    驀然從東西兩方奔殺而下的前排敵騎人仰馬翻,荒人則發出震天的歡呼聲,原來是絆馬索發揮作用。

    絆馬索設置的位置,是經過精心計算,恰好在坡底之上兩丈許處,在薄霧草樹的掩飾裡,自以為是奇兵突襲、穩操勝券的敵人哪看得真切,立即中招。前數排的戰士連人帶馬滾下斜坡,直墜至坡底,登時令本是氣勢如虹的敵人,亂成一團,最糟糕的是去勢難止,前路雖被己方絆跌的人馬所阻,可是卻沒法在斜坡留步,兼且後方的戰友不住越坡而來,情況更是不堪。

    王鎮惡喝道:「布盾!」

    分三排位於車陣和兩側缺口的盾牌手,最前排坐在地上,第二排跪地,最後一排站立,全豎起盾牌,布成無隙可入的盾陣,以保護後方的六排箭手。

    就在越丘攻來的敵人陣勢大亂、衝勢受重挫的時候,兩側的敵騎旋風般攻來,在這一刻,只有這兩支敵人騎兵部隊,有扭轉敗勢的能力。

    這個車陣的擺設,是由王鎮惡精心設計,故意讓敵人生出錯覺,以為仍有機會,不會因攻勢受挫立即退卻,如此便可令敵人陷於苦戰,遂其大幅削弱敵人戰力的戰略計策。

    事實上南北兩側的缺口似虛還實,正是荒人兵力最強大的地方,且不用兼顧左右兩方,反擊能力高度集中,盾手雖仍只三排,但前排的盾手用的是下有尖錐,能深種入士的重鐵盾,力足以抵受敵騎的衝擊,箭手有六排,輪番放箭下,敵騎能衝至五十步內的機會真是微乎其微。

    王鎮惡大喝道:「放箭!」

    一排一排的勁箭離弦而去,箭雨無情的投向敵人,最後排的箭手射出弓上之箭時,前排的箭手己裝箭上弦,射出另一輪的箭矢。

    敵騎紛紛翻跌。

    從丘坡衝下來的敵騎情況更是不堪,荒人的車陣令他們欲前無路,但又給後方不住越丘馳來的戰友擠得只能向前,投往密集如雨的箭矢中去,其情況之慘,形勢的混亂,可以想見。

    東面丘頂號角聲起。

    王鎮惡曉得是慕容隆見勢不炒,吹起撤退的號角,哪敢猶豫,狂喝道:「擂鼓!」

    「咚!咚!咚!咚!」

    鼓聲響徹北丘。

    燕飛和向雨田聽到鼓聲,登時精神一振,放下心頭大石。

    按計劃,鼓音響起,慕容戰和屠奉二指揮的五千荒人戰士立即行動,與布車陣的荒人夾擊敵人從西面攻打陣地的敵人,務令陣地西面的敵人部隊,不能與從東面攻打陣地的敵人會合,沒法撤返霧鄉。

    鼓聲倏地急遽起來,接著忽然停止。

    鼓響停止的一刻,正是他們進攻的時刻。

    向雨田舉起神火飛鴉,微笑道:「是時候了!」

    燕飛早打著火摺子,湊近他手上往下傾斜的四支起飛火箭,對準安裝於鴉身的尺許長引信,然後逐一點燃。

    「颼!」

    神火飛鴉從向雨田手上起飛,在濃霧中劃出美麗的火痕,往坡下振翼飛翔而去。

    百名手足兩人一組,同時如法施為,五十隻神火飛鴉,穿過濃霧,在霧空裡劃出五十道閃亮的痕跡,像一幅無所不包,卻深具破壞力不住變化的圖案,往下罩去。

    只要其中有一半飛鴉命中目標,足可令霧鄉陷於火焰之中,當煙火沖天而起,慕容隆該曉得撤退無路,只餘往北逃竄的唯一生路,那時他們將遇上崔宏的五千拓跋族精銳。

    燕飛一聲令下,眾人齊聲-喊,從山壁跳躍攀援而下,殺往霧鄉去。

    王鎮惡只看敵方形勢,便知對方大勢已去,兩側的敵人,已隨東面的部隊潮水般往霧鄉的方向撤走。

    西丘後卻是殺聲震天,顯示慕容戰和屠奉三領導的部隊,已依計劃從藏兵處出擊,截著欲繞往霧鄉的敵人。

    王鎮惡見機不可失,大喝道:「擂鼓!」

    第二輪鼓音立時轟天響起。

    同時陣內荒人戰士齊聲歡呼,化守為攻,紛紛上馬,一半人由卓狂生、紅子春和姬別率領,衝出車陣越丘而去,夾擊西面的敵人部隊。

    另一半人則由王鎮惡領軍,出陣追擊後撤的敵人。

    一時蹄聲震天,荒人戰士踏著敵方人馬的屍體,展開全面的反擊。

    拓跋-和楚無暇並騎馳上月丘最高點平頂丘,東面廣闊的平野盡收眼底,地平遠處太行山似已成為大地的終結。

    拓跋-以馬鞭遙指遠方,道:「那就是慕容垂藏軍的獵嶺,我真希望能在他身旁,看他曉得我們進軍月丘時的表情和反應。」

    楚無暇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氣,桑干河從東北方傾瀉而來,流過月丘的北面,往西南而去,兩岸現出蔥綠顏色,一片大地春回的美景,生機勃勃。

    拓跋-感嘆道:「若再給我五十年壽命,我必能一統天下,即使南方有劉裕崛起,成為新朝之主,仍非是我拓跋-的對手。」

    楚無暇沒有答話。

    拓跋-朝她望去,訝道:「無暇為何不說話,是不同意我嗎?」

    楚無暇溫柔的道:「族主正在興頭上,無暇怎敢掃族主的興,又不想說違心的話,只好索性不說了。」

    拓跋-顯然心情極佳,絲毫不以為忤,啞然笑道:「無暇直言無礙,我絕不會因你說真心話而不高興。」

    楚無暇道:「我只希望族主不要輕視劉裕,此子確是人傑,每能於絕處創造奇蹟,看輕他的人都不會有好結果。」

    拓跋-笑道:「無暇或許仍未曉得我曾和劉裕並肩作戰,對他認識深刻,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性格和才幹。別的人或會因輕視他而犯錯,卻絕不會是我拓跋。」

    楚無暇奇道:「那為何族主對征服南方,仍這麼有信心呢?」

    拓跋-仰望長空,籲出一口心中的豪情壯氣,油然道:「我是從天下大勢著眼,北強南弱,自古已然,以人口論之,北方人口便比南方要多。所以苻堅盡起兵力,可達百萬之眾,而謝玄僅能以八萬人迎之於淝水,由此可見南北人口的對比。」

    楚無暇為之啞口無言,沒法反駁。人口是經濟最重要的因素,男以耕作,女以紡織,正是經濟的兩大支柱。拓跋-從人口多寡去比較南北的強弱,是有道理的。

    拓跋-顯然談興甚濃,續道:「其次在軍事上,不論是我們拓跋鮮卑族,又或慕容鮮卑族,至乎羌人,氏人和匈奴人,兵種均以騎兵為主,戰鬥力強,不論組織之密、騎術之精、斥侯之明,均遠在南方漢人之上,只要沒有犯上苻堅的錯誤,漢人哪是我們的對手?」

    楚無暇道:「那為何直至今天,北方仍未能征服南方呢?」

    拓跋-欣然道:「無暇問得好!此正為我苦思多年的問題,只有明白前人失敗的原因,我拓跋-方能避免犯上同-錯誤,以致功敗垂成。」

    楚無暇動容道:「原來族主早深思過這方面的問題,非是一時興起,說出壯言。」

    拓跋-傲然道:「我拓跋-怎似那些狂妄無知之輩。要征服南方,首先要統一北方,如果我能在今仗擊垮慕容垂,我有信心在二十年內盪平北方諸雄,再給我三十年時間,南方亦要臣服在我鐵蹄之下。以我現在的體魄,活過七十歲是毫不稀奇,所以我絕不是口出狂言,而是根據現實的情況作出推斷。」

    楚無暇不解道:「為何征服南方,竟需三十年之久呢?」

    拓跋-道:「以武力統一北方並不是最困難的事,我有十足信心可以辦到。但接著下來如何統治北方,方為困難所在,否則我只是另一個苻堅,淝水戰敗,帝國立即瓦解,此正顯示了苻堅並未解決治國的問題。」

    楚無暇好奇心大起,忍不住的問道:「苻堅究竟在甚麼地方出了問題?」

    拓跋-神色變得凝重起來,緩緩道:「說到底,不論是石勒或苻堅,都是敗在未能將民族的關係弄好。這牽涉到兩方面的問題,首先是以一族去統治包括漢人和胡人在內的眾多民族,民族的融和豈是朝夕閭能解決的事,問題遂至無有窮盡。」

    稍頓續道:「其次是統一不能從血統著手而要看文化的高低,文化愈高的愈懂得治國之術,而要統一各族,則必須先統一文化,便像只有最強大的軍力,方可以征服四方,治國亦是如此,只有最高的文化,方有維持國家歸於一統的能力。」

    楚無暇道:「族主這番話發人深省,可是苻堅不也是致力推行漢化嗎?但他卻以失敗告終。」

    拓跋-欣然道:「無暇這番話,恰好回答了為何我認為需三十年之久,方能收伏南方的問題。文化的統一和融合,非是一蹴即就的事,苻堅正因躁急冒進,在時機未成熟下南侵,致功虧一簣,我拓跋-豈會重蹈他的覆轍?」

    又道:「我之所以看中洛陽為未來的國都,正是為了統一天下的長遠利益。因為洛陽是長安外北方的文化中心,是東漠、魏、晉故都,而北方漢人則認廟不認神,頗有誰能定鼎嵩洛,誰便是文化正統所在。」

    楚無暇心悅誠服的道:「放主不但有統一天下之志,更有統一天下之能,故有此鴻圖大計。」

    拓跋-別頭往月丘俯瞰,在平原上起伏的數列丘陵,已被己方戰士雄據,衛士戍守各戰略地點,安營立寨,工事兵則開始挖掘壕坑,務求在最短時間內建立起有強大防禦力的陣地。

    騾車隊源源不絕的從平城開來,運送儲在平城的物資糧草,場面壯觀。

    拓跋-長長吁出一口氣道:「我的兄弟燕飛與慕容隆之戰,該已勝負分明了。」

    楚無暇心中明白,拓跋-之所以忽然談起將來的鴻圖大計,正因他心懸荒人的成敗,而想象未來,正是拓跋-減輕心中憂慮的方法。拓跋-勒馬掉頭,道:「我們回去吧!」

    戰場屍橫遍野,令人慘不忍睹。

    此戰荒人大獲全勝,殺敵逾二萬之眾,傷的則只有二千多人,可見戰況之烈。

    荒人和拓跋族聯軍戰死者千多人,重傷者只數百人,比對起敵方驚人的死傷數目,這個實是微不足道的數字。

    他們更從霧鄉奪得龍城軍團的大量糧資和弓矢兵器,俘獲的戰馬達五千匹,成果豐碩。

    在崔宏和王鎮惡的指揮下,聯軍正收拾戰爭遣下的殘局,一方面安葬死者,同時治理傷兵。

    燕飛、向雨田、卓狂生、紅子春、姬別、龐義一眾人等,立在高丘之上,觀察四周的情況。

    姚猛此時策馬街上丘頂來,甩鑑下馬,嚷道:「沒有見到慕容隆的屍身,恐怕這小子溜掉了。」

    紅子春點頭道:「該是溜掉了,有人見到他在數十親兵保護下,望北逃走。」

    卓狂生拈鬚道:「慕容隆把全軍盡沒的消息帶往他老爹那去,他老爹會有甚麼反應呢?」

    姬別嘆道:「這要老天爺才知道。」

    眾人都想笑,卻笑不出來。戰爭是個看誰傷得更重的殘忍惡事,敗的一方固是悽慘,勝的一方亦不好受。

    姚猛道:「崔堡主著我來問各位大哥,如何處置敵人的俘虜和傷兵?」

    眾人的目光投往燕飛,看他的決定。

    燕飛不由想起拓跋-在參合陂處理敵俘的殘忍手段,暗嘆一口氣,道:「可以自行離開的,任他們離開,我們更必須善待對方的傷重者。」

    卓狂生提議道:「明天呼雷方運送物資糧草的騾馬隊將會到達,可在他卸下糧資後,把所有的傷重者送返崔家堡治理,痊癒後的敵俘,放他們離開吧!」

    姬別點頭道::沍是最好的辦法。」

    姚猛翻上馬背,領命去了。

    卓狂生道:「我們要待呼雷方到此處後方能起行,怕要在這襄多盤桓兩天,亦可以好好休息,以恢復元氣。」

    姬別往四方看望,苦笑道:「真不想留在這鬼地方。」

    眾人深有同感。

    燕飛道:「我必須先行一步,向拓跋-報信,向兄和我一道走如何?」

    向雨田道:「你想撇掉我也不成。」

    卓狂生道:「真羨慕你們,說走便走,留下這個爛攤子給我們。」

    龐義道:「你也可以和小飛他們一起上路,誰敢阻止你呢?」

    卓狂生道:「我豈是如此不講江湖義氣的人?且我自問跑得不夠他們兩個小子快,怕拖慢了他們的行程。」

    紅子春訝道:「原來你既懂得自量,亦懂得為人著想。」

    卓狂生嘆道:「我沒有心情和你說笑。真不明白自己,為何以前在邊荒集大戰連場,卻從沒有像這刻般對戰爭生出厭倦的感覺呢?真古怪。」

    向雨田淡淡道:「因為以前在邊荒集的戰爭,都是為保護邊荒集而戰,與今戰的性質不同,而戰爭正是看誰能捱下去的玩意。好好的睡一晚,明天你的感覺會是另一回事。」

    接著向燕飛道:「起行吧!」

    燕飛道:「一切依計而行,小心慕容垂會派人伏擊你們,他是堅強的人,絕不會被一場敗仗動搖,而他手上仍有足夠的實力,可以反擊我們。」

    說畢偕向雨田奔下山坡,如飛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