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 章 命運之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二更時分,燕飛和向雨田領導直搗敵人大後方的突擊隊,抵達霧鄉所在的山巒。為免打草驚蛇致功虧一簣,軍隊於背向霧鄉的崖壁處覓地藏身休息,再由燕飛和向雨田去探路。

    霧鄉是太行山內一個小盆地,原為太行山以打獵焉生的獵民聚居的避世桃源,現在終於難逃一劫,被戰火波及。以燕人的作風,他們該是凶多吉少。

    霧鄉四面山峰聳立對峙,只西面有出口,連接著被燕人開闊了的山道,直通往山下的北丘。

    近百棟房子,平均分布在廣闊達一裡的盆谷高地上,顯然都是拆掉原住民簡陋的茅房後新建成的屋舍,除此之外還有數以百計的營帳。

    東北面傳來水瀑之聲,一道溪流蜿蜒流過霧鄉,朝西南流去,確為進可攻退可守的福地。如非崔宏想出從後突襲霧鄉之計,只要龍城軍團撤回盆地內,便可穩如泰山,守個堅如鐵桶。

    在戰略上,慕容垂此計確是無懈可擊,立於不敗之地,只可惜任他千算萬算,也算不到他最鍾情的女子,正是他今仗的唯一破綻。

    向雨田道:「你聽到嗎?」

    此時盆谷內燈火黯淡,大部份人在房子或營帳內好夢正濃,只有數隊守夜的巡兵,於各關鍵位置放哨。

    從近五十丈的高處看下去,房舍像一個個的大盒子,與圓形的營帳合成一幅奇怪和不規則的圖案,或聚或散,在夜空下一片寧靜,讓人嗅不到半點戰爭的氣息。

    霧鄉的確名副其實,空氣中充盈水氣,形成薄薄的煙霧,籠罩著整個盆谷,頗有些兒虛無縹緲不大真切的奇異感覺。

    燕飛點頭道:「是狗兒的吠叫聲,如果我們硬闖下去,未至谷地,肯定先瞞不過狗兒的靈覺。」

    向雨田道:「龍城軍團身經百戰,只要有喘一口氣的時間,便可以奮起反擊,那時吃虧的將是我們。」

    燕飛道:「如果崔宏所說無誤,水氣會在晚上大量積眾,尤於此春濃濕重之時,到天明時霧氣會在谷內聚而不散,大幅減弱狗兒的警覺性,只要我們手腳夠快,加上姬大少的厲害毒火器,該可完成任務。」

    向雨田道:「如我是慕容隆,會於四面山坡上設置警報陷阱,如有外敵入侵,觸響警報,可以有足夠時間從容應付。你認為慕容隆有我這謹慎小心嗎?」

    燕飛看著下方雜草叢生,加上仍有很多地方因山內清寒的天氣而積雪未解,頭痛的道:「在如此霧夜,要在陡峭難行的崖壁找出敵人設置的警報陷阱,似乎超出了我們的能力,但若在白天行動,更怕驚動敵人,你有甚麼辦法呢?」

    向雨田道:「我們還須防敵人一手,只宜在明晚方採取行動,否則如敵人每天都對警報陷阱作例行檢查,我們的突襲行動便告完蛋。」

    燕飛訝道:「你似是成竹在胸,但我真想不到還有甚麼辦法?」

    向雨田道:「若要清除所有陷阱,又須只憑觸覺,恐怕神仙也辦不到,但只是開闢一條供我們下谷的路線,本人卻是綽有餘裕。我們秘人長期在沙漠打滾,對危險養成奇異的觸感,那天明瑤在我們決戰時接近我們,事實上她把自己隱藏得很好,只是瞞不過我這種對危險特別敏銳的感應。」

    接著話題一轉道:「告訴我,你是否相信命運的存在呢?」

    自第一天認識向雨田,燕飛便曉得向雨田這種說話的風格,會從一個話題扯到另一個完全與先前談論的沒有任何關連的話題去。他的腦子像裝滿非常人所能想象,稀奇古怪的念頭,對平常人沒留心的事,充滿了獵奇探索的興致。

    每次與他交談,燕飛總有啟發。

    燕飛沉吟片晌,嘆道:「我對是否有命運這回事,一向沒有理會的興趣,因為曉得縱想破腦袋也想不通。不過那天在長安街頭,看著明瑤掀簾向我露出如花玉容,還風情萬種的向我作出勾魂攝魄的笑容,事後回想起來,這種巧合確是玄之又玄,似乎冥冥中真有命運存在著,否則如何去解釋呢?」

    向雨田道:「說得好!若不是明瑤當時故意要氣我,決不會掀簾對街頭一個男於微笑,而燕兄你若不是意圖刺殺慕容文,那個時刻亦不會置身在長安的街頭,看似簡單的一個巧合,是要無數的「如果」去支持。如果不是如此,這些事便不會發生。」

    燕飛皺眉道:「向兄究竟想說明甚麼道理呢?」

    向雨田道:「我想到的是天下的運數,想到誰興誰替的問題。我和你今天在這裹並肩作戰,實是命運的安排,換過另一種情況,你的兄弟絕不是慕容垂的對手,雙方的實力太懸殊了。最奇妙的是縱然明知道是命運的安排,我們也沒法去改變命運,因為我們根本沒有選擇,只好依從命運。難道我們仍可半途而廢,坐看慕容垂滅掉拓跋-,而紀千千則永遠成為囚籠裹的美麗彩雀嗎?」

    燕飛訝道:「為何你忽然有這個古怪的想法呢?」

    向雨田沉聲道:「我和你都清楚明白,眼前的人間世只是一個存在的層次和空間,世人迷醉其中而不自覺,而我們正身歷其境,忘情的去愛去恨,為不同的目的和追求奮戰不休。主宰這個人間世的是一種無影無形、無所不包的力量,它在我們的思感之外,捉不著看不見,但我們卻能從自身的情況,例如你和明瑤的重逢,隱隱察覺到它的存在。我們並不明白它,亦永遠弄不清楚它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只能名之為命運,但我們也很容易忽略它的存在,因為它是超乎我們認知的能力,轉瞬我們便會再次忘情的投入,忘掉-那間的明悟。若如在一個夢裡,一刻的清醒後,繼續作我們的春秋大夢。」

    燕飛生出不寒而慄的感覺,眼前所有存在的事物,究竟是何苦來哉!

    向雨田道:「這正是我捨明瑤而專志於修練大法的原因,因為只有堪破這個人世的秘密,方能真正令我動心。想想吧!只要有一個條件不配合,你和明瑤在長安的重逢便不會發生,命運是多麼的奇異,也是多麼的可怕。但我們更懂得的是以自我安慰去開解自己,認定這只是巧合,與命運沒有任何關係。事實上自你在沙漠邊緣處遇上師傅,命運便安排了你未來的路向,也決定了我的命運,決定了包括慕容垂、拓跋-在內所有人的命運。」

    燕飛感到遍體生寒,向雨田說的是最虛無縹渺的事,但卻隱含令人沒法反駁的至理。如果沒有遇上明瑤,他或許不會到邊荒集去;如果沒有高彥一意要見紀千千,他與紀千千也無緣無份;如果不是因謝安離開建康,紀千千亦不會到邊荒去。眼前的情況,確由無數的「如果」串連而成。

    向雨田道:「假如我們破空而去,是否能逃出命運的控制呢?又或許甚麼洞天福地,仍只是命運的一部分?」

    燕飛苦笑道:「這種事我們最好不要去想,再想只是自尋煩惱,我給你說得胡塗了。」

    向雨田笑道:「你的看法,恰是命運的撒手簡,因為忘掉它,人才有生存的樂趣,誰願意受苦呢?」

    燕飛點頭道:「的確如此!現在我們是否應離開這裡,找個地方好好睡一覺,作個忘掉一切的好夢呢?」

    向雨田欣然道:「正合我意。走吧!」

    劉裕清早起來,劉穆之來求見,劉裕遂邀他一起進早膳。

    兩人邊吃邊談,劉裕問道:「辛苦先生了,看先生兩眼佈滿紅筋,便曉得先生昨夜沒有睡過。」

    劉穆之道:「多謝大人關懷。昨夜我小睡一個時辰後,驚醒過來,愈想目前的情況,愈生出危機四伏的感覺,幸好想到破解之法,且是一石數鳥之計。」

    劉裕大喜道:「請先生指點。」

    劉穆之道:「我們立即雷厲風行的推行新一輪的上斷。」

    劉裕愕然道:「我們昨天剛提及土斷,到現在我仍弄不清楚是甚麼一回事,只知道牽涉到世家豪強的根本利益,亦是他們害怕我的一個主因,在現在的時勢下推行這種大改革,會否過於倉卒呢?」

    劉穆之拈鬚微笑道:「請讓我先向大人解釋清楚土斷的內容。自晉室立國江左,曾推行多次土斷,最著名的有鹹和土斷、咸康土斷、桓溫的土斷和安公的土斷。所謂土斷,是徵稅的方法,而與上斷唇齒相依的就是編制戶籍。」

    劉裕點頭道:「我明白了,要公平徵稅,必須先弄清楚戶口,有詳實的戶口統計,才能有效的推行稅制。」

    劉穆之欣然道:「正是如此。在鹹和五年以前,田租是繼承前晉按丁徵收的制度,每丁谷四鬥。可是這種按丁收租的制度並不公平,因其不分貧富,對大地主當然最有利,但對無地和地少的貧民不利。故而在咸和五年,朝廷頒令改按丁收稅為度田稅米,田租按畝收稅,土地多的自然要多繳稅,土地少繳稅少,這度田稅米的稅制,大抵襲用至安公主政的時候。」

    劉裕不解道:「那桓溫做過甚麼事呢?」

    劉穆之道:「桓溫的改革,主要在編訂戶籍上。由鹹康土斷,到桓溫土斷,其間二十多年,北方流民不斷遷來南方,特別是北方在殘暴的石虎統治期間,南下的流民更多,朝廷須設置僑郡以安置流民,再加上大族豪強的兼併和自耕農破產逃亡,以前編訂的戶籍再不切合實際。桓溫的改革,就是重新編定戶籍,把逃戶流民納入戶籍,如此便可大幅增加朝廷的稅收。」

    劉裕點頭道:「我開始明白了,土地戶籍的政策,正是統治的基礎,若這方面做不好,朝廷的收入將出現問題。桓溫接著便是安公,為何仍有土斷的需要呢?戶籍的變化該不太大。」

    劉穆之道:「任何改革,均是因應當時的需要。桓溫推行上斷,是因兩次北伐後,人命和財力損耗嚴重,所以須增加收入。安公的土斷,是因符堅已統一北方,隨時有大舉南侵的威脅,而南方的軍力則集中在大江中、上游的地區,由桓沖率領,而建康一帶兵力空虛,有必要成立另一支軍事力量,那就是大人現在統領的北府兵了。」

    劉裕嘆道:「經先生解說,我比之以前更明白安公的高瞻遠矚,沒有他,就沒有淝水的勝利。」

    劉穆之道:「安公的土斷,與以前最大的分別,就是既非按丁稅米,也不是度田稅米,而是按口稅米,每口二斗米。」

    劉裕胡塗起來,大惑不解道:「先生剛才不是說過度田稅米是比較公平的做法,為何安公卻反其道而行?」

    劉穆之道:「此正代表安公是務實的政治家,他的政治目標是要增加稅收,以建立一個新的兵團,故針對時敝,施行新政。」

    稍頓續道:「度田稅米本為最公平的稅法,可是理想和現實卻有很大的距離,在門閥專政的制度下,度田稅米根本沒法推行,兼且度田稅米手續繁複,逃稅容易,而按口稅米卻手續簡單,容易推行。」

    劉裕明白過來,統治階層是由高門大族所壟斷,他們怎會全心全意的去推行不利於他們的稅收改革。當然,桓溫在時,威懾南方,誰敢不從,便拿他們來祭旗示眾,自是卓有成效。可是桓溫去後,他們再無所懼,故陽奉陰達,令良好的稅收政策形同虛設。到謝安之時,良政變成劣政,嚴重損害國家的利益,謝安只好退而求其次,採取在當時情況下較有效的稅收方法。

    他同時得到很大的啟發,明白務實的重要性,只顧理想而漠視實際,會惹來災難性的後果。例如他一直不喜歡建康高門醉生夢死、清談服藥的生活方式,更不滿高門對寒門的壓制和剝削,但假如他要改革這個情況,在現時的形勢下,是完全不切合實際的。

    理想固然重要,但他更要顧及的是實際的成效,這才是務實的作風。他須以安公為師。

    劉穆之又道:「安公另一德政,是指定只有現役的軍人可免稅,其它一概人等,包括有免稅權的王公官貴都要納稅,一視同仁。」

    劉裕道:「現時的情況又如何呢?」

    劉穆之道:「自安公退位,司馬道子當權,一切回復舊觀,王公大臣都享有免稅的特權,加上天師軍作亂,令朝廷稅收大減。」

    劉裕道:「那我們該如何改革?」

    劉穆之道:「事情欲速則不達,我們只須嚴格執行安公的土斷,暫時該已足夠。」

    劉裕道:「我不明白,這與應付當前危機有甚直接的關係?」

    劉穆之道:「大人繼續奉行安公的政策,正代表大人是安公和玄帥的繼承者,旗幟鮮明,以前擁護安公政策的高門中開明之輩,將會把對安公的支持轉移到你的身上來。這也更表明了你是有治國能力的人。」

    劉裕點頭道:「我開始有點頭緒哩!對!這比說任何話,更明確顯示我是秉承安公和玄帥的改革。」

    劉穆之道:「另一方面,大人亦是向南方高門表明,你不是要摧毀他們,充其量你只是另一個安公,所作所為全是為大局著想。」

    劉裕道:「可是總有人會反對我重新推出安公的新政,正如當年反對安公的大不乏人。」

    劉穆之微笑道:「我正是希望有人會站出來反對大人。」

    劉裕愕然道:「我又不明白了。」

    劉穆之道:「大人可有想過現在的你,和當年的安公有甚麼分別呢?」

    劉裕皺眉思索。

    劉穆之沉聲道:「最大的分別,就是當大人手刃桓玄之時,南方的兵權將盡人大人之手,誰敢反對你,大人便手下不留情,這是唯一令南方由亂歸治的辦法。從歷史觀之,任何政策的推行,必須有強大的實力作後盾。我不是要大人做甚麼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事。誰不合作嗎?可革掉他的官職,只有當反對的人膽敢犯上造反,才正之以法。際此不穩定的時期,大人絕不可以退縮,只有以鐵腕治國,方是明智之舉。」

    劉裕雙目亮起來,道:「明白了!」

    又哈哈笑道:「先生這番話,令我受益不淺。關於土斷之事,由先生負責為我拿主意,而我則全力支持先生,先生要我怎麼辦,我便怎麼辦。」

    劉穆之欣然接令。

    劉裕正容道:「我現在最希望的事,就是百姓能得享和平豐足的日子,至於我個人的喜樂好惡,再不重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