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八 章 陳兵日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拓跋-與楚無暇和一眾將領,立馬平城東門外,看著戰士們從城門魚貫而出,望東馳去。

    先鋒部隊三千人,由長孫道生領軍,分成三路行軍,向日出原推進。他們是全騎兵的部隊,任務是為主力部隊廓清前路,占奪日出原的最高地月丘。

    拓跋-自抵平城後,從沒有疏懶下來,他踏遍平城四周的丘陵山野,而日出原一直是他心中最理想的戰場。

    日出原為平野之地,變化不大,桑乾河由東北而來,橫過草原,往西南流去,灌溉兩岸的草野。

    月丘是日出原著名的丘陵,北依桑乾河,像一條長蛇般縱貫平原近三里,位於平城和太行山之間。

    如能占奪月丘,將取得制高以控草原的優勢,是日出原最具戰略價值的地點。

    只要拓跋族大軍能利用月丘的特殊地理環境,部署大軍,將成日出原最堅實的陣地,扼守著慕容垂往平城必經之路。

    投進今次戰爭的戰士共二萬人,餘下二千人分駐平城和雁門,以防慕容垂派兵繞路突襲。不過這個可能性不大,拓跋-只是以防萬一,因為他隨時可今日出原的大軍回師反撲敵人攻打兩城的突擊軍,教慕容垂吃不完兜著走。

    拓跋-又從兩城另外徵召工匠壯丁五千人作工事兵,隨主力部隊出發,負起運送糧草、建立陣地的防禦設施和軍中雜務。

    拓跋-的心情很平靜,戰爭的來臨,反令他放鬆下來,不像以往般朝思夕慮,為茫不可測的未來而憂心。

    從城門馳出來的騎士人人士氣旺盛,鬥志高昂,每一個人都清楚知道,對手是北方的軍事巨人慕容垂,此戰將決定北方的霸權誰屬;但亦清楚曉得最高領袖拓跋-今仗是成竹在胸,一切依計而行,井然有序。

    楚無暇一身武裝,風姿掉約的坐在馬背上,雙目閃動著興奮的神色,向旁邊的拓跋-歡喜的道:「春天真的來了,地上已不見積雪。」

    拓跋-微笑道:「大地的春天來了,也代表著我拓跋族的春天正在來臨。當慕容垂駭然驚覺我們進軍日出原,已是遲了一步,悔之莫及。」

    另一邊的長孫嵩道:「慕容垂會有何反應呢?他當曉得自己的奇兵再不成奇兵。」

    拓跋-有感而發的欣然道:「任他智比天高,但他想破的腦袋,仍不會明白為何我們可以對他的進軍路線瞭若指掌,時間上拿捏得如此精確。只是在這方面的失誤,足可令他陣腳大亂,進退失據。」

    眾人均以為他指的是向雨田這個超級探子,卻不知拓跋-心想的卻是紀千千。沒有紀千千,眼前的優勢絕不會出現。

    叔孫普洛輕鬆的道:「慕容垂驚悉我們布軍月丘之際,龍城軍團被破的壞消息同時傳進他耳內去,不知他是否抵受得了這雙重的打擊,真希望有人能告訴我他的表情。」

    眾人聞言發出一陣哄笑聲。

    長孫嵩道:「那時他仍有兩個選擇,一是立即退軍;一是直出草原和我們正面交鋒,而不論是哪個選擇,都是那困難,那難以決定。」

    拓跋-緩緩搖頭,道:「不!慕容垂只有一個選擇,如果他倉惶撤退,我會全力追擊,教他在回到中山前全軍覆沒,重蹈他兒子小寶兒的覆轍,慕容垂是不會這麼愚蠢的。」

    接著以鮮卑語高聲喝道:「兒郎們!努力啊!」

    三千騎士轟然呼應,領軍的長孫道生發出指令,號角聲響起,三千騎分作三隊,放蹄像三把利劍般往遠方的日出原刺去。

    蹄音填滿夕照下的原野。

    二百多輛騾車似一條長蛇般蟄伏岸旁,誘敵大軍經過一個白晝的休息,人與畜都回復精力。太陽下山前,他們開始整理行裝,準備入黑後上路。

    由小傑指揮的探子團三次派人回來傳遞消息,指前路上沒有發現敵蹤。

    王鎮惡、卓狂生、姬別、紅子春和龐義等人,聚在一起商討行軍的路線。

    卓狂生道:「我們沿河再走一個時辰,將偏離河道,進入太行西原,由此再走兩個夜晚,可於黎明前抵達敵人最有機會發動突襲的北丘,不過這只是我們的猜測,事實上慕容隆可在我們到達北丘前的任何一刻,以快馬攻擊我們,因為表面看來,我們太脆弱了,根本不堪一擊。」

    王鎮惡搖頭道:「敵人只有兩個攻擊我們的機會,因為只要是懂得兵法的人,當不會選在我們行軍途上發動攻擊,那時我們正處於高度戒備的狀態下,在那種情況下攻擊我們,會遭到我們最頑強的反抗。」

    紅子春道:「鎮惡言之成理。唉!老卓,不是我說你,說書你是邊荒第一,對戰爭卻完全外行。」

    卓狂生笑罵道:「你這死*商,總不肯放過糗我的機會。好!我認外行了。鎮惡,告訴我們,敵人會在哪兩種情況下攻擊我們?」

    王鎮惡道:「敵人最佳的攻擊時刻,是待我們經一夜行軍,人疲馬乏,鬆馳下來,生火造飯的一刻,那時我們精力尚未回復,抵抗力最薄弱,鬥志亦不堅凝,最易為敵所乘。」

    姬別笑道:「如果沒有我想出來的奇謀妙策,我們確是不堪一擊,老卓至少在這方面沒有說錯。」

    龐義笑道:「卓館主真的不賴,至少是半個兵法家,在知己知彼上,是只知己而不知彼,所以是半個兵法家。」

    卓狂生苦笑道:「放過我成嗎?」

    眾人哄聲大笑,氣氛輕鬆寫意。

    王鎮惡道:「崔堡主之所以猜測敵人會在我們抵達北丘方發動攻擊,一來因北丘位於霧鄉之西十里許處,令敵人得進攻退守之利,更因為丘陵地易於埋伏,可在四面八方對我們發動攻擊,使我們守無可守。根據小杰的情報,前路上見不到敵人,正代表慕容隆一意在北丘伏襲我們,所以不派探子來偵察,以免惹起我們的警覺。」

    紅子春點頭道:「明白了!」

    姬別仰望天空,道:「今晚看來又是天朗氣清的一晚,視野清晰對我們行軍大增方便,敵人絕不會冒險來襲。」

    王鎮惡道:「這是敵人第三個不會在我們抵北丘前發動攻擊的原因。據崔堡主說,由於地勢關係,初春時節,黎明時霧鄉一帶水氣積聚,影響到北丘一帶,致煙霧迷茫,視野不清,是敵人最佳的伏擊地點,過了北丘,敵人將失去天時地利的地理上優勢,故而慕容隆絕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亦使我們能巧妙布局,引敵人入彀。」

    卓狂生大笑道:「關鍵仍是慕容隆自以為是奇兵,而我們則視他為送進口來的鮮美肥肉。哈!是動身的時候哩!」

    北丘西南方不到五十里的一處密林內,五千名邊荒戰士休息了整天,正等待日落西山再績行程的一刻。

    他們在誘敵大軍起行後才動身,先朝西行,待遠離崔家堡後,方改向北上,為的是避過敵人耳目。

    由於輕裝馬快,雖比誘敵大軍遲上路,卻遠遠把誘敵大軍-在後方,一夜急趕,等於誘敵大軍兩夜的行程。

    他們會早一晚抵達北丘,埋伏在北丘西面的密林,養精蓄銳,好待螳螂來捕蟬時,他們成為在後的黃雀。

    慕容戰來到正倚樹而坐的屠奉三前方,蹲下來道:「一切順利!」

    屠奉三現出燦爛的笑容,響應道:「一切順利!」

    兩人伸手互擊,以表達心中興奮之情,發出清脆的響音。

    慕容戰嘆道:「苦待的時刻終於來臨,自千千主婢被擄北去,我便快樂不起來。」

    屠奉三道:「我從沒有想過自己會為一個女人而去出生入死,但現在卻覺得是義無反顧,理所當然。」

    慕容戰道:「想想也是奇怪,由邊荒集到這裡,我沒有聽過半句怨言,每一個人都是自發性的參與今次的行動,每一個人都願意為千千流血至乎獻上寶貴的生命。」

    屠奉三道:「千千感動了我們每一個人,如果她不是犧牲自己,邊荒集早完蛋了。」

    慕容戰道:「但我仍非常擔心,打勝仗並不代表可以成功把她們拯救出來,希望燕飛能再創奇蹟,完成這個近乎不可能的任務。」

    屠奉三雙目閃閃生光,沉聲道:「那就要看我們能贏得多徹底,如能把慕容垂圍困起來,便可逼他以千千主婢作為脫身的交換條件。」

    慕容戰道:「我想過這個可能性,但拓跋-肯答應嗎?拓跋-在我們胡族中是出名心狠手辣的人,如果可以,他不會容慕容垂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屠奉三道:「那就要看他是不是真的當燕飛是最好的兄弟。」

    慕容戰嘆道:「我並不樂觀。」

    此時拓跋儀匆匆而至,道:「好險!姚猛使人回來通知我們,前面三浬處有一隊由百多人組成的敵騎經過,朝北丘的方向去了,差點發現我們。」

    慕容戰籲出一口氣道:「想不到慕容隆如此小心謹慎,我們須格外留神。」

    屠奉三道:「不用擔心,這該是最後一支巡查附近地域的敵人騎隊,慕容隆比我們更怕被發現影蹤,惹起我們的警覺。」

    拓跋儀道:「我已著姚猛和他的人探清楚遠近的情況,在高處放哨,只要再不見敵蹤,入黑後我們便可以上路。」

    又訝然審視屠奉三道:「是否我的錯覺呢?總感到屠當家與以前有點分別,像是春風滿面的模樣。」

    屠奉三笑道:「救回千千主婢有望,誰不是春風滿面呢?」

    慕容戰仰首望天,道:「是時候了。」

    紀千千來到正憑窗外望的小詩身旁,道:「還有不舒服嗎?」

    小詩答道:「好多哩!春天真的來了,天氣暖了很多。」

    又壓低聲音道:「小姐!我很害怕呢?」

    紀千千愛憐地摟著她肩膊,道:「詩詩又在擔心了。」

    小詩抗議道:「我不是瞎擔心。你看,那邊本來有十多個營帳,現在全都不見了。」

    紀千千早留意到這情況,道:「現在是行軍打仗嘛!軍隊當然會有調動。」

    小詩道:「他們到哪裡去呢?」

    紀千千柔聲道:「當然是到平城去,還有甚地方好去呢?」

    小詩朝她望去,訝道:「小姐真的不擔心嗎?這個山寨這麼隱蔽,平城的將兵可能懵然不知,那就糟糕哩!」

    紀千千微笑道:「勿要胡思亂想了,平城由燕郎的兄弟拓跋-主持,他是很厲害的狠角式,絕不會窩囊至此。」

    小詩不解道:「為何小姐總像很清楚外面情況的樣子呢?我真不明白。」

    紀千千道:「你不明白的事多著呢!總言之你要對我有信心,我們脫離苦難的日子快來臨哩!」

    小詩天真的道:「那就好了。得到自由後,我們是否回邊荒集定居呢?」

    紀千千道:「當然要回邊荒集去,天下還有更好的地方嗎?」

    小詩答道:「的確沒有了。」

    今回輪到紀千千訝道:「你在邊荒集時不是很害怕嗎?」

    小詩不好意思的道:「起始時當然不習慣,個個都是凶神惡煞、殺氣騰騰,一副想吃人的樣子。可是相處下來,原來他們是良善的人,對我們都好好的。」

    紀千千啞然笑道:「良善是談不上哩!不過他們都是真情真性的好漢子,讓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吧!他們正從邊荒遠道而來,為我們的自由作戰。」

    小詩不解道:「小姐怎會曉得呢?」

    紀千千拍拍小詩肩頭,暗示風娘剛入門來。

    風娘舉步朝她們走過來,紀千千感到風娘要找她說話,湊到小詩耳旁低聲道:「一切不用擔心,老天爺自有最妥善的安排,詩詩受了這麼多苦,還不夠嗎?現在上床好好睡一覺,明天一定會比今天更好。」

    小詩依言而去。

    風娘來到紀千千身旁,歎了一口氣。

    紀千千直覺感到風娘心中很同情她們主婢的遭遇,只是無能為力,不由好感大增,道:「大娘為何像心事重重的樣子呢?」

    風娘道:「小姐沒有心事嗎?」

    紀千千聳肩道:「擔心有甚麼用呢?」心中一動,問道:「我和小詩不用到前線去嗎?」

    風娘答道::厄要由皇上決定,我們很快會知道。」

    紀千千生出希望,如慕容垂不在,主力部隊又被調往前線,燕飛只要有足夠人手,突襲營地,她們大有脫身的機會。旋又想到刀劍無情,在那樣的情況下,風娘定會拚死阻止,一時心中矛盾之極。

    問道:「皇上在哪裡呢?」

    風娘微一猶豫,然後道:「皇上會於幾天內回來,屆時小姐的去留,自會分明。」

    接著再嘆一口氣。

    紀千千忍不住道:「大娘是不是又想起舊事呢?」

    風孃沉默片刻,道:「小姐心中要有最壞的打算。」

    紀千千心忖這句話該向慕容垂說才算找對了人,但對風娘的關壞和提示,仍是非常感激,答道:「自失去自由的第一天開始,我一直作著最壞的打算。」

    風娘有感而發的道:「那是不同的,直到今天,小姐仍抱著希望,可是當一切希望盡成泡影,那種感覺絕不好受。」

    紀千千感到風娘是在描述她自己的感受,而她正是失去了期待和希望的人,因為風娘的幸福和快樂,早被不能挽回的過去埋葬了。

    紀千千道:「若我真的失去一切希望,我會曉得怎麼做的。」

    風娘淒然道:「這是何苦來哉!我已曾多次苦勸皇上,但他總聽不入耳,到頭來他只會一無所得。這樣做有甚麼意思?男女間的事怎能勉強?」

    紀千千訝道:「風娘……」

    風娘截斷她道:「老身只是一時禁不住發牢騷,小姐不必放在心上。唉!我的確有心事,想到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希望燕飛能逃過此劫吧!」

    紀千千愕然道:「燕飛?」

    風娘道:「不要多想。只要燕飛在世,小姐仍擁有美好的未來,對嗎?」

    紀千千感到風娘這番話內藏玄機,只是沒法測破。

    風娘低聲道:「小姐早點睡吧!老身多言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