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八 章 誓師出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建康。

    黃昏時分,劉裕返回石頭城的帥府,與江文清在內堂共膳。

    江文清喜孜孜的看著劉裕夾起飯菜送到她的碗裡,欣然道:「看我們小劉爺的開朗神情,是否有好消息呢?」

    劉裕輕鬆的道:「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壞消息是桓玄比我們早一步抵達尋陽,擄走司馬德宗,再挾持往江陵去。幸好我們早擬定應付之法,否則會手足無措。」

    江文清不解道:「可以有甚麼應付的方法呢?」

    劉裕道:「在司馬休之的支持下,我們聲稱由他處得到司馬德宗的秘密詔書,任命武陵王司馬遵,代行皇帝的職權承製,且大赦天下,桓玄一族當然不包括其內,如此我們又可名正言順的讓朝廷保持正常的運作。」

    江文清道:「此計定是劉先生想出來的,他特別擅長處理危機。好消息又是甚麼呢?」

    劉裕道:「好消息便是桓玄還不死心,仍認為自己有反敗為勝的機會,竟於此軍心動盪的當兒,派重兵守衛尋陽東的湓口,但兵力不過一萬,戰船在五十艘之間,由何澹之、郭銓和郭昶之指揮。」

    江文清皺眉道:「湓口城防堅固,不易攻破,你是否輕敵了?」

    劉裕道:「我怎會輕敵呢?一天未殺桓玄,我仍不敢言勝。桓玄需要時間重整軍容,我們何嘗不需要時間以站穩陣腳。現在征西大軍已挺進至桑落洲,與湓口的桓軍成對峙之勢。」

    江文清熟悉大江水道,曉得桑落洲位於湓口之東,是大江中的-個小島。不解的道:「這算是個好消息嗎?」

    劉裕道:「當然是好消息,巴陵位處湓口和江陵之間,扼守著大江的水道,進可攻退可守。桓玄犯的錯誤,是誤以為兩湖軍不足為患,才會派軍據守巴陵下游的湓口,而我又故意教兩湖軍按兵不動,示之以弱,豈知我早有部署,在適當的時機,我會教桓玄大吃一驚。」

    江文清道:「桓玄仍擁有強大的反擊力,如果兩湖軍從巴陵出動,夾擊湓口的敵人,桓玄可從江陵出兵,沿江東下,我們將從上風被逼落下風。」

    劉裕微笑道:「所以我說要等待時機。」

    江文清嗔道:「還要賣關子?快說出來!」

    劉裕笑著道:「關鍵處在我有毛脩之這-著棋子,他和彭中的水師船隊,回巴蜀已有好-段日子,好該做出點成績來。我對毛脩之的能力並不清楚,但彭中卻是個難得的人才,如果我所料不差,數天內他們會有好消息傳回來。」

    江文清白他一眼道:「難怪你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態,原來早胸有成竹。」

    劉裕沉聲道:「我並沒有得意忘形,只是正以最佳的耐性在等待著。」

    江文清給他這句沒頭沒腦的話弄得胡塗起來,訝道:「大人在等待甚麼呢?」

    劉裕平靜的道:「我在等待乎刃桓玄的一刻,然後就是文清委身下嫁我劉裕的時候了。」

    江文清又喜又羞的垂下螓首。

    劉裕目光落在江文清身上,徐徐道:「這一刻,將會很快來臨。」

    燕飛把安玉晴送至泗水南岸,方折返邊荒集。

    他計算好時間,屠奉三等船抵達邊荒集的一刻,於北門入集。他們的歸來,哄動全集,不但因他們帶回來劉裕攻陷建康的喜訊,更因人人苦候出征的大日子終於來臨。

    當夜眾人立即舉行鐘樓議會,出席者有燕飛、屠奉三、姬別、紅子春、費二撇、慕容戰、姚猛。列席者王鎮惡、龐義、小傑和方鴻生。主持者當然是卓狂生。

    程蒼古和高彥留在巴陵,陰奇則留在南方為劉裕打點物資的輸送,江文清和劉穆之到了建康,都沒法出席這個關係到邊荒集生死榮辱的會議。

    卓狂生從窗子旁回到他的主席位,欣然笑道:「各位邊荒集的能人長老,今天是我們邊荒集最值得慶賀的大日子。你們聽到聲音嗎?窗外古鐘場擠滿了我們荒人的兄弟姊妹,人人翹首望著古鐘樓,等候我們會議的結果。只是這個行動,已顯示出我們荒人空前的團結。所以此戰勝利必然屬於我們。」

    眾人登時起鬨,姚猛和小傑等年青一輩更是鬼嚷怪叫。

    卓狂生一興奮,又走到窗旁,向外面數以萬計的荒人舉手狂呼道:「荒人必勝!燕人必敗!」

    一呼百喏,外面立即爆起轟天動地的響應,「荒人必勝,燕人必敗一的喊叫聲,潮水般起伏著。

    直到卓狂生返回主席位,外面的喝采歡呼聲方逐漸消歇。

    卓狂生得意的道:「看!我們荒人要把千千和小詩迎回來的心意,始終是那麼堅定,熱情從沒有減退過。」

    紅子春怪笑道:「館主你何時到古鐘樓頂說一場書,如果有現在那麼多的人來聽,可爽透了。」

    卓狂生現出陶醉的神色,喃喃道:「不要說那麼多的人,有一半人已相當不錯。」

    接著乾咳一聲,正容道:「經過多月來的部署和準備工夫,只要一聲令下,我們可以立即上路。整個行軍計劃,由鎮惡作初步的擬定,再由慕容當家和拓跋當家反復推敲。這方面不如由鎮惡來說。」

    眾人的目光全移到王鎮惡身上去。

    王鎮惡雙日精光閃閃,道:「這幾天天氣轉暖,部分積雪開始融化,不過天氣仍然寒冷,道路仍是難行,不過這對我們並不構成障礙,因為我們可從水路北上。」

    費二撇接口道:「由於手頭銀兩充足,我們在南方大批的搜購船隻,然後在鳳凰湖的造船基地加以改良,現在有船隻二百多艘,如全載滿人,一次可以運送五千名兄弟,但不包括戰馬和物資。」

    姚猛道:「那怎麼夠呢?」

    卓狂生喝道:「聽書要聽全套,小猛你勿要插口打岔。」

    姚猛訝道:「你是和我一起回來的,為何你像是無所不曉,我卻變成了個傻瓜?」

    姬別笑道:「不恥下問正是我們卓名上的優點,否則何來甚小白雁之戀?這方面小猛你該向老卓學習。」

    慕容戰笑道:「不要吵哩!鎮惡早針對此點想出對策。我們今回的「救美行動」,最大的兩個難題,是天氣和戰場偏遠。第一道難題只有老天爺有辦法,人是無法解決的,只好待天氣轉暖,大地春回。不過如果我們待道路積雪完全融解才起行,肯定誤了時機。」

    拓跋儀接門道:「所以鎮惡想出一個辦法,就是利用接近戰場的崔家堡為基地,作我們在北方立足的據點。從崔家堡到平城去,快馬五天可達。」

    姚猛忍不住的道:「我們何不驅船直抵平城,與拓跋軍會合。燕飛你認為我說得對嗎?」

    燕飛正想起香素君,拓跋儀今次不是可以見到她嗎?聞言皺眉道:「小猛你有點耐性好嗎?你聽不到老卓說鎮惡他們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嗎?你是不是想代替高小子的位置,要人罵才覺得舒眼。」

    眾人哄堂大笑。

    姚猛尷尬的道:「不說便不說吧。」

    各人目光又回到王鎮惡處。

    王鎮惡為姚猛打圓場道:「姚兄剛才提出的意見,是我們起始時其中的一個方案,到最後才放棄。不但因我們無法一次過的把所有兄弟、物資和戰馬送到平城去,更重要是這樣發揮不了我們荒人部隊牽制、突襲和夾擊的作用。只有在接近戰場處,立穩陣腳,進攻退守,方可悉從我們的意願。」

    姬別道:「在過去的兩個月,我們陸續把兵員、物資和戰馬送往崔家堡去,現今崔家堡已聚集了五千名兄弟,由呼雷老大主持。」

    屠奉三道:「難怪不見了呼雷方,此計妙絕。」

    又問道:「慕容垂是否曉得我們有崔家堡這個秘密基地呢?」

    王鎮惡道::日定瞞不過他,否則他也不配稱為北方第一兵法大家。」

    姚猛一呆道:「如果他趁我們人尚未到齊,發動大軍狂攻崔家堡,我們……」

    見人人都瞪著他,再說不下去,立即閉嘴。

    費二撇嘆道:「如果慕容垂能在如此惡劣天氣和道路難行的情況下,對崔家堡發動攻勢,不如直接去攻擊平城,一了百了。」

    姚猛舉手投降道:「不要罵哩!我認錯!承認自己說了蠢話。」

    屠奉三淡淡道:「你說的絕不是蠢話,只是時機的判斷出錯。慕容垂絕不會容我們和拓跋軍會合,又或聯手夾擊他。慕容垂亦絕不會直接攻打崔家堡,而會在我們從崔家堡趕赴平城途上,伏擊我們,這叫取易不取難。」

    屠奉三的話,為姚猛爭回不少顏面,令他得意起來。

    慕容戰神色沉重的道:「因受天氣的影響,我們必須以崔家堡為前線基地,這也令我們再難成為奇兵。另一方面我們卻完全不曉得慕容垂的部署情況,單就這方面而論,我們實處於劣勢。」

    紅子春罵道:「高小子顧著自己風流快活,不肯回來,如有他在,這小子根本不怕風露雨雪,也只有他能盡悉敵情。」

    燕飛笑道:「不要怪他,他是應該留在兩湖的。不過走了個高彥,卻來了個向雨田,我已委任他為高小子的繼承人,並保證他不會比高小子差。」

    眾皆愕然,摸不著頭腦。

    拓跋儀道:「我可以證實此事,小飛在廣陵時,使人傳來口信,教我通知敝族主,召向雨田來為我們效力。」

    卓狂生雙目放光的盯著燕飛,沉聲道:「以向雨田這驕傲的人,又和你燕飛處於敵對的立場,怎肯為你所用呢?小飛你要解釋清楚。」

    紅子春也道:「這是沒有可能的。」

    燕飛苦笑道:「怎麼都好,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吧!老子我還要趕夜路。」

    龐義訝道:「趕夜路?你要到哪裡去?」

    燕飛道:「當然是去探聽敵情,別忘了我也像高小子般,不畏風雪。高小子留在兩湖和小白雁卿卿我我,我這個作他兄弟的,只好接替他工作。」

    慕容戰道:「有我們的燕飛親自出馬,大家都放心了。現在該決定起程的時間,如果立即起行,我也不會反對。」

    王鎮惡道:「今晚或明早,分別不大。今回我們出征,兵員貴精不貴多,只有一萬之眾,但都是經得考驗的戰士,近幾個月來日夕操練,正處於最顛峰的作戰狀態。」

    屠奉三道:「誰人留守邊荒集?」

    費二撇撫鬚笑道:「正是費某人,不過我只是裝個樣子,實務由我們的方總巡負責,他對邊荒遊這盤生意不知多麼賣力,令遊人賓至如歸,當然更絕不用擔心安全的問題。」

    方鴻生得費二撇當眾讚美,臉都漲紅起來,不住躬身回禮。

    卓狂生笑道:「看來一切準備就緒。老龐!你的第一樓興建好了嗎?」

    龐義傲然道:「你失憶了嗎?剛才還和我說新的第一樓比以前的更宏偉壯觀。」

    卓狂生「啐啐」連聲道:「你好象沒有來過古鐘場看賣藝耍把戲,這叫一唱一和。我問第一樓興建好了嗎?你只該答「興建好了」,如此我便可以說下去,明天我們的北征大軍,就在第一樓前舉行誓師儀式,並以紅紙把第一樓的正大門封閉,待千千小姐回來親手為第一樓解封開張,明白嗎?」

    眾人轟然響應。

    卓狂生大喝道:「就這麼決定。明早儀式之後,我們邊荒勁旅立即起程。我們荒人從來沒有真的輸過,今仗也不會例外。」

    慕容戰道:「現在我們是否該全體到鐘樓之頂,向我們的兄弟姊妹公布這好消息呢?」

    眾人再次大聲答喏。

    外面靜候的荒人們,聽到議堂傳出一陣又一陣的呼叫,也不甘後人的齊喝采歡呼,聲音此起彼落震盪著古鐘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