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神秘女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烏衣巷。謝家。

    謝道韞登上二樓,謝鍾秀正神情木然的坐在一角,兩眼無力的朝她瞧過去,接著一雙秀眸紅起來,顯露出心中的憤慨,卻忍著不哭出來。

    謝道韞完全明白謝鍾秀的感受,而她亦感同身受。

    謝鍾秀以違反她內心真正情緒的平靜語調道:「那奸賊走了嗎?」

    謝道韞還是首次聽到謝鍾秀這樣罵一個人,可見謝鍾秀如何痛恨桓玄。

    謝道韞在她身旁坐下,道:「走了!」

    謝鍾秀兩唇輕顫,欲語還休。

    謝道韞柔聲道:「秀秀是不是想問桓玄為何要到我們謝家來呢?」

    謝鍾秀雙目射出深刻的仇恨,道:「這奸賊害死淡真仍不夠,還要害死我。」

    謝道媼遽震道:「秀秀!」

    謝鍾秀以使人心寒的薩淡語調道:「我寧死也不願讓桓玄得逞的。」

    謝道韞心神抖震,色變道:「秀秀千萬要振作起來,不要有尋死的念頭。只要姑姑有一門氣在,絕不讓桓玄稱心遂意。」

    謝鍾秀淒然道:「現在這奸賊權傾建康,我們如何能和他對抗?唉!小混雖然看似精靈,卻像他爹般胡塗,那奸賊對他稍施顏色,便受寵若驚,以為鴻鵠將至,與那奸賊赴宴前還特意到我這裡來,送上那奸賊的禮物,給我連人帶禮轟了出去。爹為甚麼這麼快離開秀秀呢?剩下秀秀孤零零一個人。」

    謝道韞心酸的道:「秀秀不要說這種話。我們謝家仍有希望,這個希望還是經由你爹締造出來的。」

    謝鍾秀一呆道:「希望?」

    謝道韞點頭道:「是可能實現的希望;還記得劉裕嗎?」

    謝鍾秀嬌軀遽顫,朝她望去。

    謝道韞沉聲道:「劉裕於大破天師軍後,秘密回到廣陵上,發動了不流血的兵變,從劉牢之手上把兵權奪去。現在劉裕佔領京口,正緊鼓密鑼,準備反擊桓玄。」

    謝鍾秀露出有點不能置信的表情,雙目卻回復了點神采,道:「竟有此事?」

    謝道韞慌忙道:「此事千真萬確,烏衣巷無人不知此事。

    謝鍾秀擔心的道:「劉裕鬥得過那奸賊嗎?」

    謝道媼道:「秀秀就算對劉裕沒有信心,世該對你爹有信心,你爹從來沒有看錯人。」

    謝鍾秀的俏臉亮起來,喃喃道:「劉裕!」

    謝道韞道:「劉裕和恆玄的決戰,已如箭在弦上。劉裕要贏此一仗,收復建康,必須速戰速決,以免桓玄有站穩陣腳的機會。劉裕如能打垮桓玄,我們的苦難便過去了。」

    謝鍾秀不知想起甚麼,黯然垂首。

    謝道韞心痛的道:「秀秀啊!你和劉裕之間究竟發生過甚麼事呢?」

    謝鍾秀答非所問的悽然道:「沒有用的,我和他之間再沒有可能了。」

    謝道韞一呆喚道:「秀秀!」

    謝鍾秀現出心力交瘁的疲倦神色,道:「我為我們謝家廣弟的個爭氣痛心。唉!我累哩!想早點休息。」

    謝道韞扶她站起來,道:「秀秀你要堅強起來,千萬不要放棄。」

    謝鍾秀沮喪的道:「劉裕斗不過桓玄義如何?鬥得過他義如何?」

    說罷星眸閉上,身廣搖搖欲墜?

    謝道韞吃力的扶著她,大驚道:「來人!」

    兩個小婢從樓下奔上來,助她扶著謝鍾秀。

    謝鍾秀又張開美目,眼神渙散,好一會後方意識到發生了甚麼事。

    謝道韞見她清醒過來,吩咐其中一婢立即去請大夫來,然後和另一婢攙扶她返閨房,讓她躺在臥榻上,又為她蓋好被子。

    謝鍾秀從被內探出纖手,握著她的手,道:「姑姑不要擔心秀秀,我很快便沒事哩!姑姑也要保重身體,姑姑清減了很多呢!」

    謝道韞輕輕道:「秀秀有沒有話要和劉裕說?姑姑叮請宋大叔為你傳話。」

    謝鍾秀在棉被內的身體抖動了一下,雙目現出熾熱的神色,旋又被淒苦無奈的眼神代替,苦澀的道:「再沒有甚麼話好說的了。」

    謝道韞肅容道:「秀秀有沒有想過,劉裕今仗若勝,再不會重蹈你爹的覆轍,受制於不思進取的司馬氏皇朝,以致坐失統一天下的良機。」

    謝鍾秀疑惑的道:「姑姑是指……」

    謝道韞俯身耳語道:「我是說,劉裕如攻入建康,將再非屈居人下之人,秀秀明白嗎?」

    謝鍾秀「啊」的一聲叫出來,顯是從未想過劉裕可能是未來新朝之主。

    謝道韞道:「秀秀仍要瞞著我嗎?你不把發生的事說出來,姑姑如何為你拿主意作決定呢?」

    謝鍾秀雙日淚如泉湧,搖頭道:「沒有用的,我傷他太深了,他不會原諒我,只會恨我。」

    謝道韞訝道:「秀秀私下見過劉裕嗎?」

    謝鍾秀泣不成聲道:「我私下見過他兩次,最後一次拒絕了他,我還記得他當時的神情,唉!我做了甚麼事呢?」

    謝道韞雖仍末弄清楚確切的情況,但已猜得個人概,怕她過於激動,不敢迫問。邊為她拭淚邊道:「好孩子!一切都過去了,當劉裕踏足建康,會帶來全新的氣象、全新的時代,我們亦有個新的開始。放心吧!姑姑會為你作出安排,讓你能和喜歡的人在-起。高門大族的婚姻害苦了我們謝家的女兒,姑姑絕不會讓秀秀走我們的路。」

    謝鍾秀閉上美目,很快發出均勻的呼吸聲,倦極下睡著了。

    謝道韞的熱淚終忍不住奪眶而出。

    在劉裕擊敗桓玄前,將是謝家最風雨飄搖的艱難歲月,自己能夠挺下去嗎?

    想到這裡,她的心遽痛起來,牽動舌她的五臟六腑。自丈夫和兒子慘死會稽後,她的心痛症便不時發作,每次部比上一次劇烈,令她曉得餘日無多。可是她怎都要撐下去,直至謝鍾秀有好的歸宿。

    那時她再沒有心事了。

    ※※※

    燕飛踏足歸善寺的牆頭,騰身而起,再幾個起落,立足於歸善寺大雄寶殿的瓦頂上,整個寺院的形勢,盡入他眼底。

    他是蓄意暴露行藏,以測試神秘女尼的應變能力。

    寒風呼呼,建康大部分地區已黑燈瞎火,惟獨是秦淮河一帶仍是燈火輝煌,顯出建康的改朝換代,對秦淮風月沒有絲毫影響。

    不論誰來當皇帝,建康高門醉生夢死的生活方式,亦會繼續下大。桓玄如是,劉裕也不例外。

    燕飛心生感觸。

    比對起北方諸胡的刻苦耐勞,勇武成風,南人實非北人的對手。淝水之敗,問題並不出在戰士身上,而是出在苻堅身上。

    苻堅無疑是有為的霸上,呵惜遇上的對手卻是百年難得一遇的風流將相謝安和謝玄。

    如果換上拓跋圭又如何?

    想到這裡,燕飛終於生出感應。

    燕飛也不由打心底佩服來自靜齋的年輕尼姑,他肯定就算她武功比不上孫恩,也是非常接近孫恩級數的高手,競可避過他無所不至的感應網。

    來人落在後方瓦坡邊緣處。

    燕飛緩緩轉身,接著瞪大眼睛地看著眼前寶相莊嚴、清麗脫俗的美麗女尼,失聲叫道:「是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