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危機之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燕飛伏在統領府附近一所大宅主堂的瓦脊上,靜候近半個時辰,仍沒法潛進統領府去。

    統領府燈火通明,人影憧憧,明崗暗哨,警備森嚴,尤過當日榮陽城慕容垂的行宮,其時大雪漫漫,現在卻是皓月當空,令潛進去的難度大增,即使以燕飛之能,也感無計可施。

    自劉牢之回府後,便不住有人進進出出,可見劉牢之正出盡全力維繫軍心,以對抗劉裕的分化,他召來各大小將領訓示說話,令燕飛的如意算盤再打不響,因沒法弄清楚劉牢之心中懷疑的魔門內奸是何人。

    但燕飛仍全神監視著統領府的動靜,如劉牢之忽然大舉出動,便可以先一步通知劉裕,讓他能早作打算。

    今夜是危機四伏的一夜,只要劉牢之把心一橫,將出現血洗廣陵的場面,姑不論劉裕生死,由謝玄一手創立的北府兵將告四分五裂。

    此時一隊人馬馳出統領府,領頭者高頑瘦削,雙目閃閃生光,頓時吸引了燕飛的注意。

    燕飛之所以特別留心此人,不但因為他的警覺性比其它人高,更因他舉目掃視街上和附近樓房的情況時,雙目隱泛異芒,令燕飛生出似曾見過的感覺。

    當他記起曾在譙奉先的眼內發現過同樣的芒光時,燕飛心中大喜,暗忖得來全不費工夫,哪敢猶豫,忙跟縱去了。

    ※※※

    何無忌府內不住傳來大批兵衛走動布防的聲音,顯示何無忌手下兵將正進駐府內,劉裕仍安靜的坐在書齋內,似乎外面發生的事與他沒有半點關係。

    劉裕的內心感到出奇的平靜,一種從未有過的平靜。等待最會折磨人,但他苦待復仇的時候終於過去了,現在他正在復仇之路邁進,與劉牢之更是短兵相接,正面交鋒。

    這是一場奇特的決戰,比拼的是軍心所向和兩人的號召力。

    關鍵處在於桓玄能否於明天攻陷建康。

    想想也覺荒謬,自己本身的成敗,竟繫於頭號敵人桓玄的勝利上。

    北府兵內,不論上下,均知劉牢之是採取隔山觀虎鬥,坐享漁人之利的策略。但假如劉牢之預計落空,建康軍根本不堪一擊,劉牢之便成作繭自縛,他在北府兵內的聲譽將徹底崩坍。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劉裕將成北府兵將的唯一選擇,只有他才可挽狂瀾於既倒,追隨劉牢之的人只會成為劉牢之的陪葬品。

    自己的預測會落空嗎?

    劉裕心中苦笑。

    他是不得不行險一博,因為他負擔不起任何延誤。只有趁桓玄陣腳未穩之際,領導北府軍全力反撲,方有擊敗桓玄的機會。

    如讓桓玄穩霸建康,封鎖上游,再派大軍來攻打廣陵和京口,那他劉裕將只餘待宰的分兒。

    想到這裡,魏泳之來了,隨行的還有劉裕相熟的將領彭中。

    彭中令劉裕想起王淡真,當年他送王淡真到廣陵去,便在半途上與他率領的一支巡軍相遇。那時彭中仍只是個校尉,現在看服飾便知他晉升為副將,比魏泳之只低一級。

    三人見面,均有彷如隔世的感覺。

    坐好後,魏泳之豎起拇指道:「劉帥你真有本事,競能壓著劉毅那狂妄自大的小子,從他手上奪得海鹽的兵權,改寫了與天師軍的戰果。我們剛在興致勃勃談論你戰功當兒,忽然你又在廣陵出現,還收伏了老何,教他為你賣命。現在誰還敢不相信你的‘一箭沉隱龍,正是天降火石’的讖言。哈!我們各兄弟均以追隨你為榮,沒有人比我魏泳之更清楚你做了其它人沒可能辦到的事。」

    劉裕道:「不要誇獎我,我只是有點運道吧!」

    彭中曾是他的青樓夥伴,說起話來沒有顧忌,笑道:「不是一點運道,而是鴻運當頭,將來你飛黃騰達,至要緊不忘我們這班乎足,定要來個論功行賞。」

    魏泳之聞言大笑。

    劉裕頓感輕鬆起來,向彭中笑道:「你這小子升了職,人也風趣起來。」

    魏泳之道:「不要小覷小彭,他在與天師軍之戰中當水師的先鋒船隊,大破天師軍的賊船隊,故能連升兩級。他奶奶的,今時不同往日,小彭已是水師中最有實力的猛將之一。」

    劉裕一雙眼睛立即亮起來,道:「水師?」

    魏泳之道:「這正是何大人特別著我帶小彭來見你的原因,廣陵水師分十二隊,小彭正是其中一隊的指揮將,手上有十二艘戰船,現在全體投歸你老哥的旗下,任憑差遣。」

    劉裕的目光移往彭中。

    彭中興奮的道:「告訴你也不相信,我已和手下們商量過,大家一句異議也沒有,以後我們便跟著你了。」

    劉裕心中大喜,手上忽然多了十二艘戰船,局面立時截然不同。自己今次策動的「兵變」,開始有成績。

    三人商量妥行事和配合上的細節後,劉裕向魏泳之問道:「孔老大情況如何?」

    魏泳之現出尊敬的神色,道:「我已以飛鴿傳書知會孔老大,請他老人家回來。說起孔老大,真不得不叫一句好漢子。」

    彭中道:「全賴孔老大把胡彬在京口的家小送往壽陽,胡彬才能放手助你們,但孔老大也因此觸怒劉牢之,不得不到鹽城避禍。」

    劉裕這才曉得發生了這麼多事。孔靖對他劉裕的支持貫徹始終,不離不棄,確是難能可貴,令他深切感激。

    魏泳之道:「今夜是廣陵最不平凡的一夜,形勢的發展,我們實在無從控制和遏止。消息從不同的渠道傳播開去,現在軍中兄弟全曉得你老哥回來領導我們。我敢說一句,即使是劉牢之身旁的親兵親將,心向著你的亦大有人在。他奶奶的,如到現在有誰仍未看清楚劉牢之只是個背信棄義的小人,便應一死以謝天下。」

    彭中憤然道:「劉牢之任玄帥之弟飲恨沙場,傷盡兄弟們的心,他娘的,誰願陪劉牢之這種人去死呢??」

    魏泳之興奮的道:「只要我們北府兄弟上下一心,又有你劉帥領導,桓玄怎可能是我們的對手?比起苻堅,桓玄差遠了,」

    劉裕心中一陣感慨,更感激謝玄,沒有他的造就,自己怎可能有今天的一日。謝玄對北府兵的影響力是無與倫比的,正因北府兵內人人視他劉裕為謝玄的繼承人,當劉牢之令所有人失望之時,他劉裕便可兵不血刃的取而代之。

    魏泳之和彭中的看法,代表的是軍中其它兄弟心中的想法。

    此時又有其它將領來見,魏泳之和彭中欣然離開,分頭行事去了。

    ※※※

    燕飛逾牆而入,避過巡衛,抵達內院,那目標人物剛進入一座建築物內。燕飛忙潛至近處,運功竊聽。

    一個陰柔的聲音不疾不徐的問道:「劉牢之為何忽然召見高將軍呢?」

    只聽他說話的語調,燕飛便感到此君屬自負兼有智謀之輩。同時曉得自己跟蹤的人是北府兵著名將領高素?

    高素沉聲道:「劉裕回來了!」

    那人愕然道:「劉裕不是在江南與徐道覆交戰嗎?」

    高素嘆道:「劉裕此子行事總能出人意表,他今次回來這招確是詐謀奇計,立即威脅到劉牢之,令他統領之位岌岌可危。聽劉牢之語氣,何無忌已投向劉裕。應先生可有對策?」

    應先生沉吟片刻,道:「先發制人,劉牢之為何不動手?」

    高素道:「現在形勢混亂,劉牢之手下的將領均認為欠缺動手的藉口,話是如此說,但劉牢之是聰明人,該知沒有人願意隨他與劉裕動干戈。論現時在軍中的威望,劉牢之實比不上劉裕。」

    應先生道:「此事真教人頭痛,若我們的人不是被派了出去辦事,便可集中全力,一舉擊殺劉裕,一了百了,勝過殺幾個北府兵的主將。」

    燕飛聽得心中懍然,曉得魔門正配合桓玄進攻建康的行動,同時展開刺殺北府兵將領的計劃,好令北府兵驟失幾個關鍵性的將領,致陣腳大亂,遂無力應付桓玄。

    不過他縱然知道對方的陰謀,亦無法補救改變,因根本不知道對方要刺殺的目標。

    高素嘆道:「儘管我們人手充足,恐怕仍難辦到,因為劉裕有燕飛隨行。」

    應先生失聲道:「甚麼?」

    燕飛從應先生的反應,感受到魔門對自己的深刻懼意。

    高素道:「劉牢之已向劉裕下了最後通牒,著他明天正午前離開廣陵,滾返海鹽去。不過看劉裕擺出的姿態,是要和劉牢之對苦幹。唉!真沒想過,形勢會這般急轉直下,應先生可有對策?」

    這是高素第二次向應先生問計,可知高素已亂了方寸。

    應先生沉默下來。

    高素道:「還有另一件教人煩惱的事,劉牢之已懷疑孫無終的死與我有關,不過比對起劉裕的事,算是無關痛癢。」

    應先生忽然道:「我們立即走!」

    高素失聲道:「甚麼?」

    應先生道:「形勢非常不妙,劉牢之肯定是從劉裕處得到消息,方會對你生出懷疑……」

    燕飛再沒有聽下去的興趣,心中叫了一聲「太遲哩」,從潛伏處撲出來,破窗入屋,接著電光爆閃,兩聲慘叫後,燕飛又穿窗離開,聞聲趕至的府衛連他的影子也看不到。

    ※※※

    推開艙門,小白雁的飲泣聲傳入耳內,高彥頓感肝腸欲斷。

    小白雁伏在床上,把臉埋入枕頭裡,顯然是不想被人聽到她的哭聲,不過只看她整個人不住抽搐,便知她哭得很厲害。

    高彥輕輕關上房門,自己也忍不住淚盈於睫,走到床沿坐下,勉強忍住心中的悲痛,探手按著她肩頭,俯身湊到她耳旁道:「雅兒!雅兒!不要哭哩!早晚我會割下桓玄的一雙卵蛋,來給你送酒。」

    尹清雅抖動一下,沙啞著聲音嗔道:「我不要他的臭卵蛋。噢!你這死懷蛋,引人說粗話。」

    高彥道:「我們夜窩族的人都知道,人在失意時,最要緊多說幾句粗話來壯壯氣勢,這更是醫治悲傷的靈丹妙藥。我要是能割下桓玄的卵蛋,才不會拿他的卵蛋送酒。便如我說要操桓玄的十八代祖宗,難道真的會這樣幹嗎?那根本是沒有可能的,何況我只對雅兒一個人有興趣。」

    尹雅倏地坐起來,猶帶淚珠的俏臉現出哭笑難分的表情,哭得紅腫的秀眸,狠狠盯著高彥,大嗔道:「臭高彥!死高彥!人家傷心得要死了,你還來和人家說這種臭話,乘機調戲人家。」

    高彥舉袖為她抹拭臉蛋的淚漬,心痛的道:「千錯萬錯,都是我錯。雅兒要打要罵,悉隨姑奶奶你的心意,最重要是不要再哭,哭壞了身體,只會讓桓玄那奸賊一個人高興。你師傅是怎樣教你的,不是絕不可減了他的威風嗎?」

    尹清雅默然不語,任由高彥為她拭淚,

    赤龍舟在風平浪靜的鄱陽湖滑行著,明月高掛天上,和平寧靜。

    高彥見尹清雅平復下來,心中暗喜,道:「老卓那小子親自下廚,弄了幾道拿手小菜要讓雅兒品嘗,現在他和程公、姚小子都在艙廳恭候你大小姐大駕。唉!雅兒很多天沒好好吃過東西哩!看!人都瘦了!」

    尹清雅白他一眼,幽幽道:「你不也瘦了嗎?人家沒吃東西的心情,你也陪人家不吃。你這死混蛋。」

    高彥擠出點笑容道:「只要想起你沒吃過東西,我便食難下嚥。」

    尹清雅垂下螓首,好一會後輕喚道:高彥!」

    高彥欣然道:「小人在!」

    尹清雅終忍俊不住,「噗哧」一聲笑起來,然後又惱又嗔的罵道:「你這死小子、臭小子,人家傷心時,偏要來逗人家笑,弄得人家不知多麼難堪。」

    高彥道:「令雅兒快樂,是我高小子一生人最偉大的成就,其它的事再不放在我眼內。我可以向你保證,終有一天可打得桓玄卵蛋不保。桓玄怎可能是燕飛和劉裕的對手?他只餘等待卵蛋被打掉的一天。」

    尹清雅再控制不到失控了的笑意,既喜且嗔的道:「你這壞傢伙,又逗人笑了。」

    高彥探手摸上她仍有點濕漉漉的臉蛋兒,讚嘆道:「雅兒的臉蛋真滑。」

    尹清雅任他放肆,還道:「我還以為你轉了性兒,連續十多天都沒再對人家動手動腳,豈知仍是死性不改。」

    高彥的手移往她後頸,觸手處的肌膚嬌柔細嫩,頓時魂為之銷,正要把她摟過去親個嘴兒,尹清雅皺眉道:「你想幹甚麼?」

    高彥慌忙縮手,尷尬的道:「沒甚麼?只是想和雅兒親嘴!嘿!既然雅兒認為時機尚未成熟,便留待日後再進行吧!」

    尹清雅立即霞燒玉頰,狠狠盯他一眼,又「噗哧」笑道:「時機尚未成熟?唉!你這壞小子。不過給你這胡搞一通,雅兒再不想哭哩!嘻!操桓玄的十八代祖宗,我現在才明白這句粗話是多麼無聊。不過你說得有點道理,我傷心只會便宜了桓玄。」

    接著白他一眼道:「這些天來辛苦你哩!由早到晚都忙著建立新的情報網,又要來逗人家歡笑,我卻一點也幫不上忙,更要感謝程公,全賴他改組我幫,方能令幫中的兄弟保持狀態和鬥志。」

    高彥道:「正在艙廳等候你的夜宴,亦是送別賭仙的宴會。老卓和小姚會留下來,但程公必須趕返壽陽去,設法聯絡劉裕,看大家如何配合。來吧!勿讓他們久等了。」

    尹清雅忽然垂下頭去,連耳根都紅透了,神情可愛誘人至極。

    高彥訝道:「雅兒想到甚麼呢?」

    尹清雅以微細的聲音輕喚道:「高彥!」

    高彥不解道:「雅兒有甚麼心事?」

    尹清雅仍沒有抬頭望他,嗔道:「蠢蛋!」

    高彥抓頭道:「我應該知道的嗎?為何夢掖賴澳兀俊

    尹清雅由小嗔變大嗔,仍不肯朝他瞧去,罵道:「死小子、臭小子!」

    高彥終於醒悟過來,喜不自勝道:「時機成熟了嗎?」

    尹清雅嬌軀輕顫的道:「沒用的傢伙!」

    高彥忘掉了一切,湊過去吻上她濕潤柔軟的香唇。

    在這一刻,他深切體會到做為這世上最快樂的男人的滋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