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圓謊之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燕飛從正門走進來,他將門衛弄醒過來,順道與何無忌打個招呼,憑他的靈應,劉裕與何無忌的對話沒有一個字能瞞過他。

    何無忌離去後,燕飛往一旁地席坐下,皺眉道:「何無忌說得對,現在劉牢之最顧忌的人不是桓玄而是你,只要殺掉你,北府兵內再沒有人能威脅到他的地位。你和他是絕沒有妥協的餘地,為何不秘密進行顛覆他的活動,殺他一個措手不及,卻要在時機尚未成熟時,與他來個正面衝突呢?」

    劉裕沒有直接答他,從容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亦最清楚我的事,今次與我重聚,有沒有發覺我異於往日之處呢?」

    燕飛點頭道:「你今次確有改變,做甚麼事都一副信心十足、胸有定計的神氣,人也變得樂觀積極,有種一往無前的氣概和決心。也讓我感到你難以捉摸。」

    劉裕雙目射出沉痛的神色,道:「自與淡真訣別後,我一直活在生不如死的日子裡,支持我的只有為她洗雪恥恨的死志。我一直等待著的就是這的一天,我會把淡真的骸骨從荊州運返建康,令我可以長伴她身旁,使她好好安息,這是我還可以為她做的事。你明白我的心情嗎?」

    燕飛露出同情的神色,道:「我當然明白你的心情。」

    劉裕道:「當我全力對付天師軍時,我禁止自己去想淡真,把心神全投放在文清身上,得到了平靜和歡樂。可是當‘奇兵號’離開海鹽北上的一刻,我的心神又被淡真佔據。但今次再不是陷身在無法自拔,由痛苦和絕望堆成的深淵,而是充滿了希望和快感,因為我曉得為她討債的日子終於來臨。我感到生命在燃燒著,再沒有人能擋著我,包括劉牢之和桓玄在內。」

    燕飛細看他的神情,感到他說出來的每一句話,均發自他內心的至深處,亦可見他復仇的意志,任由風吹雨打,也難以動搖其分毫。

    劉裕朝他瞧去,迎上他的目光,微笑道:「劉牢之雖恨不得將我碎屍萬段,卻絕不敢在無忌的將軍府內動手的,因為他的姐姐無忌的娘親就在府內,難道他敢使人包圍將軍府,再縱兵強攻嗎?」

    燕飛點頭道:「我倒想不及此,可是仍不明白你為何非見劉牢之不可?」

    劉裕沉聲道:「因為我要向劉牢之作出最殘酷的報復。」

    燕飛愕然道:「你不是曾答應過何無忌不傷害他的舅父嗎?」

    劉裕道:「報復的手法有很多種,殺他實在太便宜他了。我要他眾叛親離、走投無路,為他的劣行付出他負擔不起的代價。我是不會對無忌食言的,我也不會動劉牢之半根毫毛。」

    燕飛道:「但你在時機尚未成熟下見他,會不會弄巧反拙?」

    劉裕雙目閃閃生輝,道:「過了今晚,成熟的時機將會來臨。咦!你想到了甚麼?」

    燕飛現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拍拍他肩頭道:「我有奇異的感應,卻與今夜的事沒有關係,你在這裡好好休息,想清楚如何去應付劉牢之,我出去打個轉便回來。」

    說罷穿窗去了,剩下一頭霧水的劉裕,苦無繼續傾訴心聲的最佳對象。

    ※※※

    建康城。烏衣巷。

    王弘剛從外回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在內寢廳呆坐,更不要一旁的婢僕侍候。

    「王兄!是我屠奉三,不要聲張,府內有甚麼地方方便說話?」

    王弘嚇了一跳,整個人彈將起來,雖然耳內的聲音仍縈繞著,可是一切如常,令他有疑幻疑真的古怪感覺。事實上他正想著劉裕和屠奉三,但屠奉三怎可能回建康呢?難道自己因太疲倦睡著了,作了這個怪夢。

    到屠奉三再次傳聲催促他,王弘始弄清楚他不是在作夢,忙進入寢室後,又弄熄了燈火。

    一切妥當後,全身夜行黑衣的屠奉二穿窗而入,笑道:「公子可好?」

    王弘不能置信的道:「屠當家不是正和天師軍進行連場大戰嗎?怎可能分身回來?」

    兩人到一角坐下,屠奉三扼要地描述了江南戰場的情況,然後道:\‘天師軍敗勢已成,再難成氣候,何況孫恩命喪燕飛之手,更是對天師軍最致命的打擊。現時的當務之急,是要對付桓玄,這是我們潛回來的原因。」

    王弘滿腦子疑問,卻有點不知從何問起,只好揀最簡單的來問:「劉兄呢?」

    屠奉三道:「他到廣陵去了。」

    王弘大吃一驚道:「他不怕劉牢之殺他嗎?」

    屠奉二好整以暇的道:「怕的該是劉牢之才對。現今劉帥在北府兵中的聲威,遠在劉牢之之上,劉帥今次回廣陵是要把劉牢之的兵權奪到手上,如此方有扳倒桓玄的本錢。」

    王弘皺眉嘆道:「我怕的是建康再撐不到那一刻,今回桓玄東來,聲勢龐大,戰船超過三百艘,水陸兩路的荊州軍加起來超過八萬人,首次在姑熟接戰,便把司馬道子倚之為頭號猛將的司馬尚之打得全軍覆沒,司馬尚之還被桓玄俘虜,消息傳返建康,震動朝野。司馬元顯雖然下了船,也給嚇得不敢進發。現在誰都看好桓玄,更有人暗中串連,作好迎接桓玄入城的準備。」

    屠奉三道:「現在司馬元顯手上還有甚麼籌碼?」

    王弘苦笑道:「姑熟一戰,建康軍損失慘重,戰船折損近半,戰死者達五千之眾。現在司馬元顯手上的戰船不足百艘,戰士不過區區八千之數,且士氣低落,不住有人開溜,恐怕難堪一擊。」

    屠奉三倒抽一口涼氣道:「情況竟惡劣至此?」

    王弘嘆道:「最惡劣的情況正在出現,人人都知元顯膽怯了,再不復先前之勇,照我看元顯根本不敢和桓玄正面交鋒。」

    屠奉三同情的道:「這個很難怪他,敵我實力懸殊,對方又是順流勝逆流。但我認為元顯並不是心怯,而是想改變戰略,利用建康城強大的防禦力量,引桓玄登陸決戰。」

    王弘道:「那將會是元顯最大的失誤,他近來在各方面都大有改進,但在體察民情上卻是依然故我。我敢肯定,若元顯以為可憑城拒敵,將會發覺建康軍民沒有人願為他賣命,他要怪就只好怪他老爹司馬道子吧!」

    又道:「還未請教屠兄今次到建康來有甚重要任務,看我能否幫得上忙?」

    屠奉三欣然道:「我的確有事需要你幫忙?不過在說出來之前,我想先弄清楚你對司馬皇朝氣數的看法。」

    王弘不解道:「我們不是一直在談論這個問題嗎?屠兄為何還要再問一遍?」

    屠奉三道:「先前談的只是荊揚兩州的形勢比拼,現在談的則是司馬皇朝的興替。建康的政治是高門大族的政治,你身屬建康最顯赫的家族之一,你的看法,代表著建康高門在此事上的立場,更代表著桓玄能否改朝換代,坐穩皇座。」

    王弘點頭表示明白,沉吟片刻,道:「這要分兩方面來說,一方面是建康世族普遍在這方面的看法;另一方面則是我個人的見解,而我個人的看法雖亦有代表性,卻非主流。」

    屠奉三像有用不盡的時間般,微笑道:「我想先聽最普遍的看法。」

    王弘苦笑道:「最為人認同的,就是司馬氏皇朝氣數已盡,時日無多。司馬道子的例行逆施,已盡失人心。建康中恨不得將其煎皮拆骨的大有人在,而司馬德宗這個白痴皇帝更是令人絕望。唉!怎麼說才好?建康的世族並不害怕桓玄,支持他或反對他的人,都有一個共識,就是如桓玄登上皇座,會一切依舊,不同的是荊揚二州同歸一主,建康缺糧的難題亦會因漕運重開迎刃而解,建康世族將可繼續其詩酒清談的風流日子。所以我說假設司馬元顯圖倚城抗桓,會發覺手下兵將不戰自潰,因為沒有人肯做這沒有意義的事,只有瘋子和傻瓜才會拋頭顱、灑熱血的去悍衛一個白痴皇帝。」

    屠奉三道:「這麼說,司馬元顯是完全沒有勝利的希望?」

    王弘點頭道:「事實如此。」

    屠奉三道:「你的看法又如何呢?」

    王弘道:「我的看法就是對桓玄的看法,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初時他或可裝模作樣,來個黜奸邪、擢賢才,殺幾個可大快人心的人來討好京師的民眾。但很快他的狐狸尾巴會露出來,其為禍之烈,將遠勝過司馬道子,這時我們劉帥的機會就來了。」

    屠奉三道:「順口問一句,建康高門對劉帥又有怎樣的看法?」

    王弘道:「坦白說,除我之外,根本沒有人看好他。你們收復嘉興,的確掀起了熱烈的議論,可是桓玄來勢洶洶,把劉兄的光芒全掩蓋過去。大多數人認為你們縱能擊敗天師軍又如何呢?當桓玄占領建康,南方的天下,十有八、九落入桓玄手上,最厲害是他控制了長江這南方的經濟命脈,任劉兄如何神通廣大,對上桓玄,只是以卵擊石。當然我對劉兄仍有十足的信心,只是他忽然潛返廣陵一著,已是出人意表,更令我感到情況並不如想象中的惡劣。」

    屠奉三微笑道:「希望桓玄也像建康的人那般,低估劉帥。桓玄愈不把劉帥放在眼內,對我們愈是有利。」

    王弘道:「說了這麼多話,還未轉入正題,究竟屠兄想要在下如何幫忙?」

    屠奉三道:「我想你幫我圓謊。」

    王弘愕然道:「圓謊?」

    屠奉三道:「我今回到建康來,是為劉帥盡他對司馬元顯的兄弟情義,向司馬元顯提出警告,他們父於倚重的陳公公,實是與譙縱一鼻孔出氣的內奸。」

    王弘色變道:「竟有此事?」

    屠奉三道:「不過現在形勢急轉直下,是否通知司馬元顯此事,亦難左右大局的發展,所以我認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讓劉帥潛返廣陵的事提早洩漏,對我們有害無利。」

    王弘開始明白屠奉三為何再三問他對司馬皇朝處境的看法,點頭道:「確實是這樣子。唉!屠兄直話直說好嗎?」

    屠奉三若無其事輕鬆的道:「將來如果劉帥問起此事,王兄可推說我已請你去通知司馬元顯,可是卻見不著元顯,無法轉述我們的警告便成。這種事曾盡過力便成,誰都沒有法子,但卻町安劉帥的心。」

    王弘明白過來,苦笑道:「或許根本不用說謊,司馬元顯刻下正在戰船上,能見他的機會是微乎其微,且現在建康正在戒嚴中,沒有軍令會是寸步難行。」

    屠奉三欣然道:「我當王兄是答應了。」

    王弘皺眉道:「敢問屠兄一句,是否不論情況如何,屠兄亦不會向元顯傳達劉兄的警告呢?」

    屠奉三雙目精芒遽盛,平靜的道:「成就大事者,豈容婦人之仁?這是我屠奉三一貫的作風。司馬元顯或可算是我的朋友,可是他也是司馬道子的兒子,司馬皇朝的代表。假如被他滅了桓玄,終有一天他會蔔手對付我們。政治鬥爭從來都是這樣子。」

    王弘點頭道:「明白了!我會在此事上為屠兄圓謊。」

    屠奉三欣然道謝。

    王弘道:「現在我更相信司馬元顯沒有逆轉情勢的機會,陳公公是他們父子信任的人,能起的作用實難以估計。今天黃昏時我收到的最後消息是,桓玄的大軍已進至新亭,可在一天之內攻打建康。」

    屠奉三道:「剛才你說有人在建康秘密串連,聯結各方迎接桓玄,你指的究竟是哪些人呢?」

    王弘道:「主事者是王國寶之兄王緒。主緒因司馬道子殺害王國寶,又大力壓制王家,故懷恨在心。所以王緒一直與桓玄暗通消息,密謀推翻朝廷。」

    屠奉三問道:「王緒與李淑莊關係如何?」

    王弘愕然道:「屠兄為何有此一問,難道我們的清談女子也有問題嗎?王緒確實與李淑莊關係密切,是李淑莊的入幕之賓。」

    屠奉三道:「這才合情理,真正的主事者是李淑莊而非王緒。簡單點說,李淑莊、譙縱和陳公公均屬一丘之貉,同厲某個秘密派系,今次他們助桓玄奪取司馬氏之天下,亦是不安好心,終有一天會取桓玄而代之。」

    王弘色變道:「竟有此事?」

    屠奉三道:「你們現在情況如何?」

    「你們」指的是王弘和他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毛脩之、郗僧施、檀道濟和朱齡石數人,他們曾與劉裕在淮月樓見面,並決定支持劉裕。

    王弘頹然道:「他們現在都偃旗息鼓,儘量低調,因怕惹來殺身之禍,個人的生死等閒事,最怕是牽連家族。今早我才收到消息,毛脩之昨夜遁離建康,不知去向。」

    譙縱是毛脩之的死敵,如果桓玄入京,譙縱肯定會斬草除根,收拾毛脩之,所以毛修之惟有避禍而去。

    由此可見建康城內確實沒有人看好司馬道子父子,對桓玄更是噤若寒蟬失去了勇氣,怕桓玄將來會和他們算賬。

    在失去世家大族的支持下,司馬道子父子再沒有對抗桓玄的力量。

    誰想得到事情發展至如此情況。

    想到這裡,屠奉三心中更佩服劉裕,若非他斷然決定北返,他們將注定慘敗在桓玄手上,現在則仍有回天的機會。

    王弘道:「現在我們還可以幹甚麼呢?」

    屠奉三道:「你們甚麼都不用乾,桓玄入京後便韜光養晦,以保命為最重要的事。」

    王弘冷哼道:「一天桓玄未坐上帝位,他一天不敢動我們。」

    屠奉三道:「理該如此。」

    接著肅容道:「是我離開的時候哩!在劉帥奪得北府兵的控制權前,我們再不會與你們聯絡。桓玄便任得他逞威風,正如你所說的,當他忍不住露出狐狸尾巴,弄得天怒人怨時,我們反攻建康的日子便到了。哼!桓玄的性格,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會忍不住露出兇相的,他的好景絕不長久。」

    王弘點頭道:「明白了!」

    屠奉三伸手與他相握,道:「王兄保重。你幫我的忙,我會銘記心中。」

    王弘道:「只是舉手之勞吧!雖然隱瞞劉兄是有點不該,但想到屠兄處處為劉兄著想,我亦心中釋然。」

    屠奉三鬆開緊握王弘的手,穿窗離開,投入人心惶惶、風雨欲來的建康城最令人憂心的暗夜裡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