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最後決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當燕飛踏足翁州島的一刻,他忽然明白了孫恩的「黃天無極」,更清楚基於天地的物理因素,他是沒法練成「黃天無極」的招數,正如孫恩沒法練成「小三合」。

    就在他於西灘登岸的」刻,孫恩的精氣神鎖緊了他。

    忽然間腳下的石灘,身後翻滾的波濤,陣陣長風;有如金鼓齊鳴、萬馬奔騰的潮聲浪音;天上的皓月;犬牙差互、怪石嶙峋的陡峻海崖、島內的層巒疊嶂,一下子全消失了,剩F的只有孫恩無所不包、無有遺漏、龐大至無邊際無界限的精神異力。

    孫恩比以往任何一次決戰時的他更要強大,正處於巔峰的狀態,充滿著絕不肯善罷的決心,其間再沒有絲毫猶豫和迷惘。

    燕飛首次清楚掌握到孫恩陽神的狀況,正與孫恩處於既分離又連合的奇異境況。孫恩的元神嵌入了天地宇宙最本原和神秘的力量裡去,渾成一體,令孫恩的元神能自然而然地提取「自然之道」至陽至剛的力量,以供孫恩「黃天無極」的所需。這個認知令燕飛生出明悟,除非自己能令陽神和陰神分離,否則沒有可能辦到。

    他是陰陽合一,而孫恩則處於至陽之極的狀態,在本質上他們的內功心法,有著基本的差異。

    驀地孫恩現身於石灘的邊緣處,發須拂揚,道袍飄飛,狀如仙人。

    驀然外在的世界又重現四面八方。灘上遍佈怪石貝殼,珊瑚參差叢眾,潮水不住湧往灘上來。明月映照下,孫恩後方峰巔重疊,雲漠縹緲。

    孫恩拈鬚長笑道:「我還以為要到明年秋天方能再次與燕兄聚首,豈知只是個把月的時間,又能再會燕兄,的確令人驚喜。」

    燕飛感到一陣陣熱潮,正像後方不住衝擊石灘的海浪般,此起彼繼,永無休止,一浪緊接一浪般往他湧去,不住地消耗他的真氣,只要他稍有不慎,定遭沒頂之禍,那種可怕的感覺,只有他這個身受者,方能明白其中的厲害。如果他不是曾超越死亡,達至陰陽合一的境界,只是孫恩這「起手武」他已難消受。

    孫恩以純陽之氣化煉而成的元神,已成孫恩與宇宙「道體」的直接聯繫,除非燕飛能切斷這聯繫,又或力足以擊倒能藉自然之力的孫恩,否則此戰實有敗無勝。

    「鏘!」

    蝶戀花出鞘。

    陰陽合壁的真氣,透過劍鋒緩緩注出,緩慢而隱定的衝入孫恩彷如大海汪洋的氣場裹去,堅定不移的朝離他遠達十丈的可怕勁敵推進。

    孫恩的氣場立生變化,氣勁翻騰,力圖割斷破壞燕飛的氣流。

    燕飛微笑道:「天師的黃天大法,又有突破,確教燕某驚訝。不過天師有沒有想過,我的‘小三合’功法,已達陰陽合運的境界,天師若想重施故技,竊奪我的至陰之氣,根本再不可能呢?」

    孫恩露出一個苦澀和無奈的表情,嘆道:「早在你登岸前的一刻,我感應到你所說的情況,可是我可以做甚麼呢?只好拋開一切,狠下把你擊殺的決心,然後再想其它辦法。」

    說到最後一句,倏地雙手合攏,袖袍鼓脹,往前推出。

    電光激閃,一時間整個石灘消失了,只剩下令人睜目如盲的白光。

    「轟!」

    孫恩觸電般的往後跌退,燕飛的「小三合」根本是擋無可擋,避無可避。

    燕飛也踉跆後移,退開七、八步,方重新立穩。

    氣場消失了,天地回復先前的寧和,深居於大海之中的島嶼仍是那麼氣魄非凡,令人深切感受到天工造化之神妙。

    孫恩雖仍是那麼氣定神閒,但已難掩臉上驚駭的神色,因為燕飛竟能在如此情況下,使出「小三合」的招數,實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

    事實上燕飛比他更感意外,原本他只是想以至陽至陰之力,催發劍氣,狠擊孫恩一記。豈知當孫恩全力擋格的一刻,他的真氣像變成了有生命的活物,天然的交纏激盪,自發而成「小三合」的招式,神妙至極點。

    今次的「小三合」,比之以往任何一式「小三合」更具威力,更凌厲難擋。

    孫恩一聲長嘯,騰身而起,雙手作出微妙精奇的動作,橫空而至。

    燕飛心念一轉,體內真氣天然運作,受「小三合」反震所傷的經脈立即痊癒。他此刻已無暇多想,全神應敵。

    換過任何人,都會對孫恩的動作如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

    表面看去,孫恩似沒有半點威脅力。如先前般的氣勁場並沒有出現,他的動作雖虛實難分、詭變巧異,但似像在自娛而非針對敵手。只有燕飛一絲不誤地掌握到,孫恩正「打造」苦通過元神攫取而來無有窮盡的力量,使其化為高度集中的能量,奪天地之造化,等於以至陽至剛之氣鑄製成最終極的「無形兵器」。

    武學之道,至此盡矣。

    此「無形之兵」實有血肉凡軀難以抵擋的「天威」,足以一舉摧毀燕飛的肉身和元神,且像燕飛的「小三合」般難擋難避。

    現在與燕飛決戰的再非只是孫恩,而是他代表著背後大自然的力量。當然孫恩能提取的自然之力會受到時間和他本身凡軀的限制,但已足夠令燕飛形神俱滅。

    這也是「黃天無極」最厲害的手段。

    燕飛心中升起明悟,直可預見結果。

    孫恩在曉得再沒有可能竊奪他的至陰之氣後,破空夢碎,生出生不如死的感覺,遂不顧一切,與他燕飛展開沒有半分保留的殊死決戰。

    一般凡招對他們再不起任何作用,所以一是罷戰;一是以「黃天無極」對上「小三合」,其間再沒有半點轉圜的餘地。

    勝負生死將判決於數招之內。

    燕飛意隨心轉,純陰之氣自然而然的形成了籠罩全身的氣場,純陽之氣則貫注蝶戀花,愛刃衝天而上,迎擊孫恩。

    凌空而至的孫恩雙目全芒大盛,長髮根根豎起,長須拂揚,全身道袍鼓脹。

    孫恩厲叱一聲,兩手先反往己身劃去,然後攤掌送出於他兩手間無形而有實,可怕至極的氣勁。

    燕飛此時感應到孫恩送過去的終極武器,那是由具有高度殺傷力,至陽至剛之氣凝眾而成彷如大尖錐的罡氣,蘊含著驚天動地的威力,充滿爆炸力。

    在剎那之間,燕飛完全捕捉到孫恩無形氣錐的形態特性,偏是毫無卸解逃避的方法,只有和他正面交鋒,硬拼一招。

    氣勁破風之聲填滿燕飛耳鼓,氣錐過處的沙石像一堵牆般被狂扯而起,一時天地間盡是被帶往空中的沙石貝殼,明月也被掩蓋了光色。

    如讓氣錐及體或在近處爆開,燕飛可肯定屍骨不存。

    燕飛冷喝一聲,蝶戀花立即「嘶嘶」作響,陽火透劍鋒而出,整個陰水凝成的氣場如鐵遇磁石般、投往孫恩從丈外的半空中催送而至的氣錐去。

    「轟!」

    地動天搖。

    燕飛完全不曉得發生了甚麼事,只感到陽火先一步遇上了氣錐,兩強相遇下,並沒有發生預期中勁氣交擊的後果,接著更奇異的事出現了,由大變小,由分散轉趨凝聚,以陰水形成的氣勁球,投在氣錐和劍勁的交鋒點處。

    三股真勁就於此一刻同時向交鋒點塌縮,接著以驚人的速度發瘋似的向外擴張,最後變成撕裂了虛空的電焰,像蜘蛛網般散射半空。

    那個奇異的空間又出現了,卻是眨眼即逝,令人疑幻似真。

    狂猛的反震力,令燕飛像落葉被暴風颳起般,往後拋擲。

    「噗!」

    燕飛雙足著地,發覺雙腳冰寒,原來落在浪潮波及的石灘接海處。他雖是血氣翻騰,卻出奇地沒有負傷。

    百多丈外隱見孫恩呆立著。

    被捲上天空的沙石像雨點般回落石灘上。

    隨著視野逐漸清晰,燕飛看到孫恩正眼觀鼻,鼻觀心,彷如老僧入定。

    冬月溫柔的色光,灑遍石灘。

    燕飛劍鋒遙指孫恩,暗暗提聚玄功,一步一步堅定而緩慢地朝孫恩走去。

    孫恩亦朝燕飛瞧去,雙目異芒遽盛,兩手從袖袍探出,手掌微曲,掌心相向,作盤抱狀。

    燕飛長笑道:「天師還要分出生死勝負嗎?」

    孫恩眼內神光更盛,神情古怪的道:「剛才究竟發生甚麼事呢?」

    燕飛每踏前一步,劍上便多貫注一分先天純陰之氣,蝶戀花散發著寒如冰雪的劍氣,刃身更似變得通明而沒有實體。

    燕飛冷然道:「我的至陽之氣與天師的陽罡產生了相拒的情況,就在兩氣相持不下的一刻,至陰之氣適時而止,同時點燃我們的至陽之氣,引發了大三合的效應。天師仍不明白嗎?」

    孫恩厲聲道:「真的就是這麼簡單?為何今次仙門開啟的時間,會比上次三佩合一短促呢?」

    燕飛已逼近至離孫恩不到五十丈的距離,仍不止步,繼續推進,欣然道:「因為兩股陽氣交鋒,令陽氣大為減弱,若只是陰陽二氣相激,將會是另一回事。」

    燕飛的歡欣是有理由的,因為他終於想到「解決」孫恩的方法,就是令他在無法拒絕的情況下離開這個人間世。

    這是唯一「收拾」孫恩的方法,硬拼下去,將是同歸於盡,一起形神俱滅的結局。

    孫恩兩手震顫起來,顯示他正竭盡全力,以駕馭掌心內經「黃天無極」大法積眾的龐大能量。

    至陽至剛的驚人氣勁,滾雪球般在他兩掌間積聚。孫恩便像變成了真氣的魔法師,隨心所欲地打造出不同類型由真氣形成的無形兵器。

    兩人雖仍處於決戰的狀態,但燕飛已曉得孫恩根本沒法拒絕這唯一破空而去的機會,亦不到他有絲毫猶豫,否則錯過了的仙緣將永不回頭。

    孫恩手心產生的氣勁球,等於三佩中合壁後的天地雙佩,而燕飛貫劍的真氣,便正是心佩。

    沒有天地心三佩合一的奇異經歷,兩人休想使出這配合得天衣無縫的終極招武。

    假設孫恩施展的是類似剛才專用來攻堅的氣錐,將變成你死我活的硬拼。

    三十丈。

    兩人的距離縮短至三十丈。

    孫恩手心問的真氣球開始變化,中間現出空位,活脫脫是天地佩合璧後的形態。

    二十丈。

    燕飛的蝶戀花發出嗤嗤劍嘯之音,周遭的氣溫驟然下降,如置身冰窖。

    相反以孫恩為核心的區域卻灼熱起來,情況詭異至極點。

    十丈。

    孫恩大喝道:「照燕兄估計,這個險有多大呢?」

    燕飛回應道:「天師已練成陽神,肯定可投身仙門。至於仙門後是否洞天福地,我卻無可奉告。」

    孫恩長笑道:「只要能穿門而過,其它一切再不放在我孫恩心上,燕兄雖然到這刻仍是我的敵人,但燕兄肯成全我破空而去的美事,我真的非常感激。」

    五丈。

    燕飛喝道:「天師準備好了嗎?仙門一閃即逝,天師勿要錯過。」

    孫恩笑道:「我孫恩畢生苦待的一刻,就在眼前,你以為我肯放過嗎?」

    三丈。

    兩人同時生出感應,心領神會的感覺到這是最佳出手的距離,其中微妙之處,非任何筆墨可以形容。

    孫恩發出驚天動天的厲叱,全力出手,送出愈轉愈快的真氣球。

    燕飛一劍擊出,陰氣透劍鋒而去,命中勁球中空之處。

    天地心三佩合璧的情況重演了。

    天地倏地暗黑下來,氣溫則變得忽寒忽熟,再感覺不到從大海吹來的狂風,就像置身於另一空間去。

    然後一切靜止下來,死一般的寂靜。

    燕飛感覺不到孫恩,更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只感覺到元神的存在。

    在這神祕天地的核心處,一紅一白兩股能量正以高速運轉。

    「轟!」

    燕飛又再次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感覺到恢復了活動的能力。

    仙門終於開啟了。

    第二個穿越仙門的機會,出現眼前。

    就在這一剎那,他感應到孫恩毫不猶豫的全速往仙門投去。

    孫恩成功了嗎?

    這個念頭剛起,「轟」,無可抗拒的能量從仙門湧出來,接著仙門關閉,下一刻燕飛發覺自己掉進了大海去。

    燕飛渾身濕透的回到岸上,幾近虛脫的在石灘挑了塊大石坐下,呆看著石灘上的大坑穴。不過他知道不用多久,這坑穴將消失不見,因為潮水會帶動附近的沙石把坑穴填平。

    孫恩已消失無蹤。

    他成功了。

    孫恩會後悔嗎?他既然沒法找孫恩問話,當然也沒法知道答案。

    燕飛頗有劫後餘生的感覺,如果不是找到這個解決孫恩的方法,他肯定難以活著離開。更令他欣悅的是事實證明了破碎虛空是能量的運用,沒有人數上的限制,這使他對能攜二美同去,更具信心。

    或許由於他只是施展至陰之氣,故並沒有耗盡潛能,應驗了安玉晴的預測。也幸好是這樣。

    天色漸白,島上的景物清晰起來。

    狂暴的大海轉趨溫柔,風平浪靜,海水微波盪漾,令人無法想象昨夜的情景。

    燕飛緩緩起立,頗有從夢中醒轉過來的奇異感覺。

    孫恩去了:水遠不會再回來,他的天師教眾會怎樣看他呢?

    燕飛朝小舟走去,心想的卻是如何向卓狂生這瘋子交代這次與孫恩的最後決戰?又如何向劉裕傳達這關乎到天師軍成敗的重要信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