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策劃未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日以繼夜地急趕下,不到十天燕飛返抵邊荒集,他於晚上悄悄入集,先往驛站找拓跋儀,通過他召集各議會成員和有資格列席者舉行秘密議會。

    眾邊荒集領袖聚於大堂,聽燕飛報告此行成果。燕飛能提供的,與說給拓跋圭聽的大同小異,當他說到明瑤認輸撤返沙漠,又與向雨田化敵為友,眾人皆額手稱慶。所有這些看似難以解決的難題,均因燕飛迎刀而解,令眾人歡欣雀躍,更添對未來拯救千千主婢行動的信心。

    燕飛總結道:「現時北方形勢逐漸清晰,分作關內關外兩個戰場,關內是圍繞著長安城的戰爭,尚未有人能脫穎而出,糾纏不清;關外則成慕容垂的燕國與我們荒人和拓跋族的戰爭,拓跋圭已決定倚城決戰,就看我們如何配合。崔宏率領的運金車隊將於短期內到達邊荒集,此人不論武功智識,均屬上上之材,也等若代表拓跋圭來和我們商討如何合作的專使,各位大哥可絕對的信任他。」

    眾人同時起鬨,現在邊荒集最需要的,正是金子。

    燕飛問道:「現時南方情況如何?」

    卓狂生訝道:「聽你的語氣,似不會在邊荒集逗留,你是不是有急事在身?」

    燕飛嘆道:「我必須立即趕去與劉裕會合,以解決孫恩的問題,還要助他應付魔門,如此我方能集中精神投入與慕容垂明春的決戰去。」

    慕容戰欣然道:「明白了!本人僅代表全體荒人預祝小飛你馬到功成。」

    接著向高彥道:「由你來向小飛報上南方的情況。」

    高彥乾咳一聲,神氣的道:「現時南方的情況也開始清楚分明,先說有關我們劉爺的事。就在遠征軍氣勢如虹,連奪吳郡、嘉興、海鹽、會稽和上虞五城之際,劉牢之忽然率水師船隊北返廣陵,天師軍覷機反攻,一夜間攻陷吳郡、嘉興兩城,截斷遠征軍從運河北返的退路,也切斷遠征軍與建康間的補給線。就在此關鍵時刻,我們神通廣大的劉爺,競能兵不血刃的從北府兵手上取得海鹽的控制權,又攻取天師軍的秘密基地滬瀆壘,取得原屬天師軍的大批糧資物料,令他可以收留從嘉興和吳郡逃去的敗軍,令兵力驟增至一萬五千之眾,有足夠實力守穩海鹽城。」

    程蒼古興奮的接口道:「我們已把新建成的十八艘雙頭艦送往海鹽去,目前在海鹽的戰船隊,除劉爺的超級戰船‘奇兵號’外,共有三十六艘雙頭艦,其餘從海船改裝為戰船的也達二十多艘,組成了一支有規模的艦隊,劉爺更正名為海鹽水師。」

    燕飛欣然道:「想不到小裕的水陸部隊發展得這麼快。」

    費二撇道:「自司馬道子排擠安公和玄帥,不論民間和北府兵內,均積蓄了大量的怨氣,而劉爺則是所有怨氣渲洩的唯一信道,現在機會來臨,這股怨氣化作洪流,變成對劉爺源源不絕的支持,否則任孔老大如何神通廣大,也無法對劉爺提供如許龐大的援助。我們邊荒集更成了劉爺的後勤基地,劉爺要戰船有戰船,要戰馬有戰馬。」

    燕飛問道:「謝琰和他的部隊又如何呢?」

    高彥現出不屑的神色,道:「謝琰比玄帥當然差遠了,根本不能比較。現在會稽和上虞外圍的據點正逐漸被天師軍蠶食,令會稽和上虞嚴重缺糧,謝琰這蠢蛋竟派人到四周的鄉鎮徵糧,實與強搶無異,激起民憤。他奶奶的,照我看天師軍會在短期內發動猛攻,謝琰危矣。」

    燕飛暗嘆一口氣,心忖謝琰若戰死沙場,謝家將更凋零。俱往矣!謝家的詩酒風流,將成歷史的陳跡。

    慕容戰道:「說起謝琰,令我想起謝玄之姊道韞小姐,現在她偕謝玄之女謝鍾秀避隱壽陽城內忘世莊,小飛你若有空,可到那裡拜訪她們。」

    姬別笑道:「戰爺你真會說笑,小飛怎會有這個閒情?」

    燕飛道:「到時看看吧!」接著話題一轉,問道:「桓玄方面有甚麼動靜?」

    高彥苦笑無語時,紅子春代答道:「該說荊州和兩湖聯軍有甚麼舉動才對。目下南方確是處處烽煙,戰火漫天。先是桓玄兵逼江都,嚇得殷仲堪連忙召楊全期去救援,豈知被聶天還的兩湖艦隊大破於江上,楊全期敗退江都,又被桓玄重重圍困,日夜狂攻猛打,江都變成-座孤城,陷落只是早晚間的事。」

    燕飛明白過來,因牽涉到小白雁,所以高彥露出無奈的神情。

    呼雷方道:「司馬道子知形勢危急,卻又鞭長莫及,且聶天還封鎖了大江,令建康水師無法支持江都。現在的形勢是主動全掌握在桓玄手上,只有他順流攻打建康的份兒,建康軍則無法反撲。」

    拓跋儀沉聲道:「於我們來說,是荊湖聯軍會否攻打壽陽,斷去我們南下的水道交通。我們正密切注視荊湖聯軍,誓要保住壽陽。」

    王鎮惡道:「我們有的只是二十多艘戰船,其中兩艘是雙頭艦,在水面上根本不是莉湖聯軍的對手。幸好一天我們守得住壽陽,荊湖聯軍仍沒法封鎖穎口。」

    劉穆之微笑道:「鎮惡已定蔔保衛壽陽的全盤作戰計劃,欺的是對方遠道而來,如久攻不下,糧草和補給上都會出現問題。不過聶天還此人雄材大略,不可小覷,若他敢來犯,定有完善的策略。」

    燕飛進一步明白高彥心煩的原因。道:「建康狀況如何?」

    高彥道:「司馬道子父子正陷於內外交困之局,莉湖聯軍封鎖大江上游,下游的廣陵則由居心叵測的劉牢之把持,遠征軍又如泥菩薩落水,隨時遭沒頂之禍。現在唯一能扭轉整個形勢的就是我們劉爺,不過一天劉爺未能擊垮天師軍,劉爺仍沒法去理會建康的事。」

    燕飛聽得皺起眉頭,道:「看來小裕的情況亦不樂觀。如純以實力論,他仍遠及不上天師軍,最大的問題是天師軍得到當地民眾的支持,否則天師軍不會擴展得這麼快,每次反撲都如此猛烈,聲勢如此浩大。」

    劉穆之拈鬚微笑道:「對付天師軍必須採取安民之策,基本上民眾的要求非常簡單,不理誰來當皇帝,只要政局安穩,人人豐衣足食,誰願冒死造反?劉爺真命天子的形象,早深入民心,只要能狠狠打一兩場大勝仗,所占之地均施行安定人心的政策,當可撥亂反正。」

    包括燕飛在內,人人目注劉穆之,聽他從容自若的說這一番話。

    卓狂生訝道:「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何我們偏想不到?」

    紅子春道:「道理雖然簡單,如何實行卻需有大智能、大學問。」

    慕容戰道:「我們的疏忽是因習慣了邊荒集的處事方式,一切憑武力解決,而我們亦沒有團結上的困惑,人人曉得邊荒集的利益在於其自由自在、公平競爭的法則,沒遇上劉爺的問題。」

    眾人團團圍著大圓桌而坐,分內外兩重,擠得密密麻麻的,只是這個景況,已盡顯荒人團結一致的精神。

    王鎮惡道:「劉爺至少有一個非常有利於擊敗天師軍的因素,就是他乃北府兵眾望所歸的人、謝玄的繼承者,只要他能好好利用自己的威望,北府兵將視他為南方唯一的救星,團結在他的旗幟下。」

    龐義嘆道:「可是桓玄在建康亦不乏支持者。說到底司馬皂朝的政治,仍是高門大族的政治,高門大族只會支持來自高門大族的人,不肯接受像劉爺般出身低微者。劉牢之便是個好例子,雖然位高權重,卻受到建康權貴的鄙視和排斥。」

    劉穆之欣然道:「龐老闆說得對,假如桓玄有以前安公般的政治手腕;謝玄般的縱橫捭闔的謀略,南方之主的寶座,可肯定是他囊中之物。可是他任何一方面都及不上謝安或謝玄。又習染了高門大族紈挎子弟的風氣,豈是能成大業之輩?」

    費二撇拍腿道:「說得好!」

    拓跋儀道:「我不是反對劉先生說的話,而是就事論事。劉裕現在難以分身,能否擊敗天師軍仍屬未知之數,如陷於苦戰之局,只有坐看桓玄奪取建康的份兒。一旦讓桓玄進佔建康,登位成帝,劉裕欲反攻建康,將是難比登天的事。」

    劉穆之看了坐在燕飛身旁的高彥一眼,道:「桓玄想站穩陣腳,談何容易?他須解決的棘手難題將數不勝數。首先劉牢之絕不會甘心臣服,其次是建康高門大族中不服他者大有人在,第三則牽涉到聶天還,不用我說你們也該明白我指的是甚麼。」

    紅子春點頭道:「對!老聶是老江湖,明白與桓玄合作等於與虎謀皮,如讓桓玄取代司馬氏皇朝,將是他鳥盡弓藏的時刻。以老聶的性格,肯定會扯桓玄後腿。」

    高彥容色轉白,道:「會發生甚麼事呢?」

    各人均知高彥在擔心小白雁,但都不知該說甚麼話來安慰他。

    燕飛暗嘆一口氣,只有他清楚聶天還要應付的不只是桓玄,還有整個魔門的勢力,即使以聶天還的能耐,仍隨時有舟覆人亡之禍。

    高彥道:「你們為何都不說話了?」

    劉穆之嘆道:「若我要對付聶天還,絕不會待至攻陷建康之後,而是在那之前。」

    高彥顫聲道:「我要立即去見聶天還。」

    卓狂生罵道:「才好了一段日子,又再發瘋了。我們想到的事,聶天還怎會想不到?你是小狐狸,聶天還卻是老狐狸,哪用你去擔心他。更何況我們荒人與聶天還是敵而非友,你憑甚麼身分去見聶天還?」

    高彥咬著嘴唇不作聲,不過熟悉他性格的人都知他心中不服氣。

    卓狂生捧頭道:「唉!我怕了你哩!就陪你去吧!」

    眾人想不到卓狂生屈服得這快,更是愕然,也為他們擔心。際此聶天還隨時來攻打壽陽的當兒,他們卻要去見他,這算甚麼一回事。

    燕飛點頭道:「為公為私,的確該去向聶天還提出警告。」

    眾皆啞然。

    卓狂生也放開捧頭的手,大奇道:「你竟贊成高小子冒險去找小白雁?真教人難以相信。」

    程蒼古不悅道:「一天聶天還沒有和桓玄翻臉,聶天還仍是我們荒人最大的威脅。何況我們和兩湖幫勢不兩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若桓玄和聶天還鬥起來,對我們是有利無害。」

    劉穆之淡淡道:「可否容我說幾句公道話。」

    程蒼古對劉穆之露出敬重的神色,點頭道:「先生請指教!」

    又向高彥道:「我對你和小白雁的事絕對支持,不過你要去找聶天還,則是不同的另一件事。」

    劉穆之從容道:「現在我們邊荒集已捲入了南北兩方爭霸的大漩渦內,再非是個人的私鬥,更非只局限於幫會的爭雄鬥勝,而是牽涉到天下誰屬的問題,關係到未來誰能主宰南方和北方。」

    稍頓續道:「現在北方形勢漸告清晰,但南方卻是錯綜複雜,我們凡事都必須從大局著想,個人或幫會的恩怨只能擺在一旁,否則走錯一著,將招來不測之禍。」

    費二撇向程蒼古道:「劉先生說得對!若數罪魁禍首,肯定是桓玄,聶天還只是幫兇。事情有緩急輕重之分,我們絕不能容仇恨掩蓋了理智,如讓桓玄得逞,我們的日子同樣不好過。」

    程蒼古苦笑道:「你也這麼說,我還有甚麼好說呢?」

    接著向燕飛問道:「為何小飛你贊成高彥去見聶天還?」

    燕飛遂藉此機會,解釋清楚魔門和桓玄的關係,最後道:「由於聶天還大有可能不曉得魔門的存在,致計算錯誤,疏忽下吃大虧,所以對他作出警告,是有必要的。」

    高彥霍地起立,道:「此事刻不容緩,我們立即去。」

    在他身旁的姚猛硬把他扯得坐回位子裡,道:「再怎麼急,也等議會結束後才起程,頂多我也陪你去。」

    燕飛問慕容戰道:「我們邊荒集的情況又如何呢?」

    慕容戰欣然道:「在劉先生的整頓下,邊荒集一切事務井井有條,集內景氣正欣欣向榮,但要應付明年北方的戰爭,尚須購買大批的軍備和糧食,可說是萬事俱備,只欠金子。」

    稍頓續道:「至於征戰方面,則由鎮惡擬定全盤策略,務要逼慕容垂打一場須應付兩條戰線的戰爭,這叫以彼之道,還治其身。」

    方鴻生道:「燕爺你定要在明年雪融前趕回來。」

    眾人齊聲大笑。

    姬別笑道:「方總你可以放心,小飛比任何人都為此緊張。」

    卓狂生嘆道:「可惜燕飛只有一個,若多一個出來,便不用那麼頭痛。」

    燕飛微笑道:「這事也非沒有解決的辦法。」

    眾人同時聽得呆了起來。

    卓狂生抓頭道:「這種事也可以有解決的辦法嗎?」

    燕飛道:「只要把劉先生請往海鹽去,助小裕對付天師軍,一切難題將可迎刃而解。」

    程蒼古和費二撇同時叫好。

    慕容戰點頭道:「這確是個好提議,只要劉爺能站穩陣腳,牽制桓玄,而桓玄又和聶天還決裂,我們便可再無後顧之憂,只要胡彬能守著壽陽,我們便可放手和慕容垂決一死戰。」

    高彥當然希望議會愈快結束愈好,高喝道:「有人反對嗎?」

    程蒼古道:「當然沒有人反對,只看劉先生意下如何?」

    眾人的目光全集中到劉穆之身上。

    這智者拈鬚微笑道:「我早想見識一下劉帥爺的風采呢!」

    眾人鼓掌叫好,事情就這麼定下來。

    程蒼古興奮的道:「現在到南方去,最方便快捷仍是走水路,我們就撥一艘雙頭艦,載你們到南方去,由我親自操船,縱然遇上敵艦,亦可打可逃。」

    高彥急不可耐的跳將起來,道:「事不宜遲,我們立即上路。」

    燕飛道:「你放心吧!我們會先陪你去見你的小白雁,再出海往海鹽去。」

    卓狂生大喜道:「有燕爺你作保鏢,今我卓狂生喜出望外,不用怕陪這小子壯烈犧牲。」

    姬別笑道:「你這是杞人憂天,我們高小子福大命大,與小白雁更是天賜良緣,怎會這麼容易被人幹掉?」

    哄笑聲中,這個關係到邊荒集未來成敗的議會宣告結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