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九十七章 治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不等宴會結束,繼後就尋了個藉口離開了,然後一路下到密艙內,果不其然,弘晝已在那兒等著她。

「我都聽說了。」聽見她的腳步聲,弘晝回頭,「他在宴會上責罵你了。」

「……你倒是消息靈通。」繼後腳步頓了頓,盡力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平淡,「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事,他要讓揚州瘦馬作陪,當個荒唐君王,我卻不能當個糊塗皇后,該勸的時候我還是得勸。」

「他不聽你的勸,反而繼續跟令貴妃尋歡作樂,對嗎?」弘晝朝她走過來,憐惜地看著她,「淑慎……」

繼後打斷他:「和親王,你不該這樣叫我。」

「淑慎。」弘晝卻堅持這個稱呼,「他不珍惜你,是他有眼無珠!在我眼裡,不管多少年過去,你永遠是當年那個善良正直的女子。」

「……我不是。」繼後別過臉去,嘆道,「我已經變得太多了。」

「害你變成這樣的,是弘曆。」弘晝冷冷道,「甚至你病了,他不但不關心你,還疏遠你,甚至覺得你瘋了。這樣一個冷酷無情的男人,我就問你……值得嗎?」

值得嗎?

繼後垂下頭去,良久,才緩緩抬起頭來,密艙內只點了一根蠟燭,搖曳的燭火,燈下的美人,自是越看越美。

「這麼多年來,只有你始終站在我身邊,我記得你的情,更懂你的心,弘晝……」她溫柔喚著他的名字,「我可以相信你的,對嗎?」

「當然。」弘晝激動之下,握住了她的手,「相信我!我一定幫你,幫你們母子!」

「那好,接下來我會繼續配合你的計劃。」繼後不留痕跡地抽回手,「事情沒成之前,咱們還是得裝作不熟的樣子……我先回去了。」

一回住處,那份溫柔立刻從她臉上消失殆盡。

她鋪開宣紙,提筆蘸墨,在紙上書寫片刻,然後迅速封存起來,最後打開鴿籠,將信紙綁在鴿子腿上,雙手捧著白鴿,走到窗戶邊,呼啦一聲,放飛了鴿子。

望著越飛越遠,漸漸成了天邊一顆小痣的鴿子,繼後如釋重負般的吐出一口氣。

而在永琪艙房內,魏瓔珞大氣也不敢出。

此次南巡,除卻公務,還為了尋一個人。

——葉天士。

這位絕代名醫,曾在宮中短暫擔任過一陣太醫,後因厭倦宮中的爾虞我詐,便請辭離開了。

如今整個太醫署都沒辦法,魏瓔珞便找到他,算是最後一線希望。

所幸,葉天士沒有辜負她的希望。

「能治。」

僅這兩個字,所有人眼中都迸發出希望的光芒。

便連一貫少年老成,不苟言笑的永琪,也聲音打顫:「葉神醫,是真的嗎?我的腿還有救?」

葉天士用小木鎚敲了敲他的膝蓋,永琪略一皺眉,他反而笑起來:「當然有救,若腿部經脈真斷了,右腿不會有任何感覺,你還有反應,就還有救,只是……」

「只是什麼?」魏瓔珞連忙問。

「剔除腐肉,斷骨再接,一般人難以忍受當中的痛苦,這是其一,其二……」葉天士猶豫了一下,仍選擇了說實話,「成功率也只有四成,且就算接好了,將來還會有許多併發症,如關節畸形、附骨疽、骨壞死……」

魏瓔珞聽到一半,便不願意再聽下去,轉頭對永琪道:「永琪,還是算了吧……」

永琪卻搖搖頭,堅定道:「我願意一試。」

魏瓔珞:「永琪!」

她還要再勸,卻被弘曆拉住了手,半拉半扯的將她牽出了屋。

甲板上吹著海風,兩人並肩站在船頭,魏瓔珞悶悶不樂,弘曆轉頭看她:「生氣了?」

別說回話了,她看也不肯看他一眼。

「真生氣了啊。」弘曆無奈道,「永琪是朕的兒子,朕比任何人都了解他,要他一生拄拐走路,還不如殺了他。」

魏瓔珞這才開了口:「哪怕一生站不起來,也好過沒了性命!」

「你能一輩子賴床上,讓朕給你剝葡萄餵西瓜吃,但永琪不行。」弘曆失笑道,「況且他已經不是孩子了,你要尊重他的選擇。」

魏瓔珞張了張嘴,話到嘴邊終成一聲嘆息,心裡頭知道他是對的,感情上卻還有些接受不了,便開始使小性子,甩開他的手道:「我進去看永琪。」

永琪果然接受了治療。

治療過程就如葉天士所說的那樣痛苦,魏瓔珞進來時,葉天士正打開一隻竹筒,身後的太監宮女看見竹筒裡的東西,飛快向後退了一步。

「五阿哥,這是一種腐蟲,專門吞食傷口上的腐肉……別動!」葉天士一邊將小蟲倒在永琪的傷口上,一邊重重囑咐,「千萬別動!」

看著那密密麻麻爬上永琪傷口的小蟲,魏瓔珞一陣頭皮發麻,忍不住別過臉去不敢看,忽然耳邊響起一聲慘叫,緊接著是葉天士的驚恐叫聲:「不對!」

魏瓔珞飛快回過頭來:「怎麼了?」

只見床上的永琪不知何時已經暈死過去,而葉天士則趴在床邊,兩根指頭從他傷口處捏起一隻小蟲,端詳片刻,冷汗下來:「這不是腐蟲……這,這是什麼?」

屋裡的太監宮女們早已被這一幕嚇得退到門邊,其中一個做賊似的,悄無聲息的逃出門外。

魏瓔珞雖有所覺,但此時此刻她更關心永琪的傷勢,於是撲了過來,見一隻隻小蟲吃飽了血肉,身體膨脹如蜘蛛,駭得大叫:「珍珠,叫人,快叫人來!」

見其中一隻小蟲不知饕足,竟往血肉裡頭鑽,魏瓔珞大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明玉,想起她那深入五臟六腑,最後要了她性命的銀針,於是想也不想,就伸手去抓,那蟲子受了驚,竟反過頭來,一口咬在她指頭上。

「天啊!」葉天士尖叫一聲,也駭得大叫起來,「快來人,來人幫忙!」

見魏瓔珞自己都倒了,其他人哪裡還敢碰這些鬼東西,一個個衝出去叫人,結果一上甲板,反被其他人抓住手腕:「快來幫忙!」

太監一楞:「五阿哥那需要人……」

「太后這更需要人!」對方拉著他就走,「快,幫忙滅火!太后的的艙房走水了!」

甲板上一片熱浪,源頭竟是太后的的艙房。

太監手裡被強塞了一只水桶,跟在人群後衝來,卻不等他將水桶裡的水灑出去,對面一陣噼裡啪啦聲,竟是橫樑砸落,堵住了艙門。

李玉尖叫起來:「皇上!皇上跟太后還在裡頭!救駕,快來人救駕!」

他這一喊,越來越多的士兵朝著艙房方向湧來。

「來人,救駕!」弘晝也喊著一樣的話,卻只是嘴邊喊著,雙腳反而朝人群後走去,忽然一陣喧嘩,自眾人身後響起,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喊的是——

「大劫在遇,天地皆暗,日月無光!黃天將死.蒼天將生!殺了昏君,世界必一大變!」

可算來了。弘晝心道,嘴裡卻高呼一聲:「不好,白蓮教匪藉機攻船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