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九十六章 密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兩人約在塔樓。

是十年前,繼後父親被賜死,她險些跳下去的那座塔樓。

弘晝先到,站在塔樓裡,一邊等她來,一邊回想著袁春望對他說的那些話。

「十五阿哥中毒一事,太后與皇上誤會重重,娘娘百口莫辯,實在委屈極了。您想想,皇后就算真要動手,怎會選在五阿哥受傷的風尖浪口上?」

自然是賊喊捉賊,弘晝心想,真兇不是別人,定是魏瓔珞自己,虎毒不食子,她可比老虎毒辣多了,連自己的兒子都能用來設圈套。

「皇上遷怒於皇后,必不會冊立十二阿哥。將來十五阿哥登上帝位,會放過皇后母子嗎?」

弘晝也試著為他們母子兩個說了些好話,可是弘曆一概不聽,說得多了,還發起火來,質問他一再過問後宮秘事,究竟有何居心。

一時間,弘晝真不知道該如何幫這對母子才好。

結果那袁春望似乎看出了他的憂慮,竟緩緩開口,說出了那樣一句話……

「王爺,可還記得當年的皇父攝政王?」

這狗奴才,竟慫恿他謀權篡位,殺了弘曆,然後扶十五阿哥登基,自己則是他的皇父攝政王,一邊替他處理朝政,一邊與他的母親……

「同樣是愛新覺羅的子孫,有人榮登九五,萬人之上,有人俯首帖耳、形同奴隸。」袁春望那時的話再次於他耳邊響起,飽含深意道,「王爺,您想忠孝兩全,皇上又是如何對待你?在他高興的時候,與你兄弟相稱,在他翻臉無情的時候,你不過是一條狗。」

弘晝有心反駁,可仔細一想,竟覺得他句句屬實。

他今兒進宮就是來領罰的。

毆打訥親,羞辱宗室,對軍機重臣動手,以及在王府大辦活喪,邀請文武百官來哭喪,一樣一樣皆是罪名,尤其是最後一樣,竟成了他結黨營私的鐵證,弘曆狠狠罵他一頓後,叫他自個去宗人府領罰。

他本無越軌之心,御史參他的折子卻在弘曆桌上堆成了山,弘曆對他說:「這是最後一次。」

什麼最後一次?

如有下次,難不成……就要殺了他嗎?

「弘晝。」

一個女人的聲音自他身後響起,弘晝回過神來,轉身行禮:「臣弟給皇后娘娘請安。」

熟悉的塔樓,熟悉的彼此,甚至不約而同的穿上了當年那件衣裳,一切都彷彿回到了十年前,你我之間,天地之間,什麼都沒改變。

繼後失笑一聲,難掩疲色:「我這個皇后,已名不副實了。」

弘晝一楞,脫口而出:「我要怎麼才能幫到你?」

正如他當年許諾的,無論她有何難處,都可找他,他絕不會拒絕。

「這十年來,我認真管理後宮,從無大錯,皇上百般疏遠怪責,另行側立皇貴妃,實在毫無道理。」繼後嘆了口氣,帶絲祈求地看他,「你如今是人人敬服的和親王,若皇上要立皇貴妃,宗室王公、文武大臣合力反對,皇上也不能一意孤行。」

弘晝笑了起來:「到了現在,你還對他抱有希望?」

繼後一怔。

弘晝終於下定了決心,接下來就是幫她下定決心。他認真看著她:「弘曆手段強硬,從不為人擺佈,我們唯一的辦法,就是取而代之!」

繼後全沒料到他竟會說出這樣的話,呆愣許久,連說出來的話都有些結巴:「你,你瘋了?今天就當我沒來過……」

她慌慌張張要逃,可弘晝哪裡肯就這樣放過她?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將她給拉了回來,弘晝深吸一口氣,坦明心意:「這麼多年來你怎麼待他,現在他要讓魏氏那個包衣奴,徹徹底底的取代你啊!還有我,我是他的親兄弟,可他說罵就罵,說罰就罰,根本不把我當人看,我們為什麼不能反抗他?為什麼不能爭取應得的一切!」

繼後一邊抽回自己的手,一邊煩躁道:「你到底要幹什麼?」

弘晝一字一句道:「殺了他!」

繼後驚恐地大氣也不敢出,而在他們身旁,袁春望低垂著腦袋,唇角慢慢向上勾起。

「……不。」繼後終究不敢,也不肯這麼做,她搖著頭道,「此乃大逆之事,一旦暴露,你我都得完蛋,還要連累永璂。倒不如保持現狀,就算日後不能繼承帝位,他到底還是個王爺……」

「我的今天,就是永璂的明天。」弘晝打斷她的話道,「他會跟我一樣,前半生逃避政治迫害,裝瘋賣傻的過日子,後半生汲汲營營,拼了命替弘曆賣命,可我得到了什麼!永璂比我更慘,他是皇后嫡子,等十五阿哥成就帝位,魏氏成了太后,還會容他活著嗎!」

繼後愣愣看著他,神色掙扎。

「淑慎。」弘晝溫柔地喚她閨名,「南巡之時,就是動手的最佳時機!為了你,為了十二阿哥,好好想想我的話。」

夜色茫茫,如同一層保護色,遮掩了他們的密會,他們的密謀。

但,卻也不是無人察覺。

隔天早上,魏瓔珞行在宮中甬道上,迎面見前頭走來一個身穿官服的男子,見了她,並未迴避,反而逕自迎上來。

魏瓔珞笑道:「富察大人今日有何要緊事?」

平日裡,他謹守臣子本分,對她畢恭畢敬,就算見著了,往往也是點個頭就走,今日會迎上來,定然是有要緊事相商。

傅恆:「我要出征了。」

魏瓔珞一愣:「你不是要隨駕南巡嗎?」

傅恆搖搖頭:「兩日前,緬兵突襲猛捧,如今已逼近思茅,意圖奪去十二版納。皇上下令,命我即刻出征,協助雲貴總督作戰,明日便要啟程。」

頓了頓,他忽然壓低聲音道:「我不在……你要小心和親王。」

魏瓔珞皺起眉:「發生了什麼事?」

傅恆凝重道:「他與袁春望私下相會,被我親眼目睹。」

正如傅恆若無要事,不會私底下找魏瓔珞說話,這位承乾殿的大總管若無要事,也不會私底下找到這位親王說話。

魏瓔珞若有所思:「我明白了,多謝你的提醒……」

傅恆低頭看著她,欲言又止。

「還有什麼事?」魏瓔珞昂頭看著他,忽然笑起來,「這些年大仗小仗,哪次不是大獲全勝?這次也不會例外,我在紫禁城等你大勝歸來。」

傅恆望著她的笑容,竟也緩緩笑起來,他眼角已經出現了一絲細紋,笑得時候會皺起來,並不難看,如樹木的年輪般沉穩而溫柔。

「謝謝你。」他柔聲道,「相信我,我會回來。」

當時只道是尋常,誰也料不到今日一別,竟是永別,倘若能夠提前知道將來會發生的一切,那麼一定會更加珍惜今日的相見,會說很多話,免得以後沒有機會再說。

目送傅恆離開,魏瓔珞轉頭吩咐道:「小全子,即刻取令牌出宮,替我查一個人!」

兩場相會,兩個密謀,都在暗地裡進行著,過不久,就是南巡的日子了。

太監,宮女,侍衛,嬪妃,浩浩蕩蕩一群人出了乾清門,經山東入江蘇,乘御舟沿運河南下,經鎮江、無錫、蘇州、嘉興,最終到達杭州。

繼後站在御船甲板上,極目遠望,只見山水共長天一色,落霞與孤鶩齊飛,天地之美,盡收眼中,不由得看出了神。

「娘娘。」直到袁春望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該去赴宴了。」

「走吧。」繼後收回目光,轉過身來。

兩人一前一後,走在去花廳的路上,袁春望不著痕跡的在她身後低語:「這一路和親王負責守衛,稍候會找機會與娘娘見上一面。」

繼後同樣不留痕跡道:「本宮知道了。」

花廳到了,繼後一掀珠簾走進去,只見舞姬翩躚,歌女咿呀,琵琶管絃齊奏,將小小一座舞廳變成了瑤池仙台。

繼後尋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然後緩緩抬眼看向對面的弘曆與魏瓔珞,心想: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是我的,終歸是我的。

她與弘晝的合作,開始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