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兇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御花園中,花草忽然一陣搖動,一隻蟋蟀忽然從叢中撲出來,緊隨其後,一個小男孩也從叢中撲了出來。

「十五阿哥!」一名侍衛忙衝過來,將滾在地上的小男孩扶起來。

小男孩頭上身上還沾著草屑,他也不在意,緊張的將小拳頭收到眼前,然後小心翼翼打開,朝裡頭看了一眼,拳頭裡發出蟋蟀的叫聲,他立刻笑了起來,天真又可愛。

這孩子是十五阿哥,永琰,是魏瓔珞的幼子,也是慶妃的養子,跟他的母親不同,他很討人喜歡,不僅生母養母愛他,後宮許多未有所出的妃嬪也愛他,就連跟魏瓔珞素有嫌隙的納蘭淳雪,都喜歡帶他在身邊玩,為了能夠時常看見他,甚至放下了跟魏瓔珞的舊怨。

永琰小心將蟋蟀合在掌心,然後朝尚書房走去,打算將這隻唱歌好聽的小蟲送給自己的老師。

「哎呀。」轉過走廊,一聲驚叫,一個太監撞在他身上,永琰一屁股坐在地上,背後的小書包散了架,裡頭的筆墨紙硯丟了一地。

「奴才該死。」太監將帽沿壓得很低,頭垂得更低,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覺他聲音好聽,手腳也麻利,很快就將地上的東西收拾整齊,雙手捧還給永琰,「奴才罪該萬死,請十五阿哥恕罪!」

永琰對他笑笑,並不在意他的冒犯,伸手接過書包,便領著侍衛繼續朝尚書房走去,卻不知身後,那太監恭敬地跪在地上,嘴角卻一點點向上勾起。

不久,尚書房裡衝出一人,急急忙忙進了延禧宮。

延禧宮內,慶妃陸晚晚正在魏瓔珞這裡做客,慶妃手裡一根牙籤,籤上插著片蘋果,還沒等她將蘋果送到嘴裡,那太監便撲通一聲跪在她面前,氣喘吁吁道:「令貴妃娘娘,慶妃娘娘,十五阿哥出事了!」

蘋果失手而落,陸晚晚與魏瓔珞同時起身,幾乎是異口同聲道:「十五阿哥怎麼了?」

人很快就送回延禧宮,小小一團蜷在帳內,嘴裡不停發出受傷幼獸似的嗚鳴聲,他這一哭,陸晚晚也就跟著哭了起來,魏瓔珞心裡也不好受,不停問太醫:「怎麼樣了?」

太醫仔細診完脈,又用手指頭撥開永琰的眼皮子看了看,最後得出結論:「十五阿哥是中毒了。」

好在中毒不深,太醫用甘草沖蜂蜜水,餵給永琰服下,永琰總算不再打抖,安靜的在陸晚晚懷中睡去。

「你來說。」魏瓔珞叫來永琰的貼身侍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十五阿哥怎麼會中毒的?中的是什麼毒?」

此事一陣蹊蹺,要知道永琰身邊一直有人跟著的,且每日膳食都有人檢查,對方到底是什麼時候,在哪裡下的毒?

「毒下在這上頭。」侍女雙手捧著一只托盤,盤裡盛著一根毛筆,筆尖的墨水乾涸了,沒有洗去,「阿哥在下筆前習慣把筆尖放入口中潤一潤,有人將在狼毫上下了毒,也是阿哥命大,今兒寫到一半,劉師傅見筆心喜,硬是討去賞玩……」

陸晚晚不等她把話說完,就快步出了宮,魏瓔珞一愣,朝她喊:「你去哪?」

「我知道兇手是誰。」陸晚晚咬牙切齒道。

兩人很快找到納蘭淳雪。

「永琰才六歲,你敢下這樣的毒手!」陸晚晚一反常態,撲過去與她廝打起來,面貌之兇狠,如同護崽子的母獸。

「你在說什麼呀?放手,放手!」納蘭淳雪掙扎道。

魏瓔珞忙喊人將她們兩個拉開,陸晚晚仍凶狠地看著對方:「狼毫是你送的,上頭有毒!永琰已經中毒了!一個六歲的孩子,你怎這麼狠的心!」

納蘭淳雪可算知道她的來意,先驚後怒道:「狼毫是我高價在琉璃廠買的,我可以對天發誓,從未動過手腳!況且你也不動腦子想想,筆是我送的,真出了事,我跑得掉?這是嫁禍,嫁禍!」

陸晚晚氣道:「筆墨只經你我之手,誰會嫁禍你?」

納蘭淳雪冷笑一聲:「五阿哥不中用了,四阿哥進了宗人府,永琰要是也沒了……你覺得誰會漁翁得利?」

陸晚晚倒抽一口冷氣,脫口而出道:「十二阿哥?」

疑心一起,便覺得繼後樣樣都可疑。

「好呀,表面上不聲不響的,背地裡卻如此歹毒,害了一個又一,如今還牽連到我身上來了。」納蘭淳雪咬牙切齒道,「這事不能就這樣算了,我要去告訴太后!」

「你冷靜點,這件事紕漏太多,不像皇后的手筆。」魏瓔珞勸道。

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對手,魏瓔珞與繼後交鋒多時,最是了解她這個人,若她真要對付一個人,絕不會髒了自己的手,而是要想方設法讓別人替自己動手。

可無論是納蘭淳雪,還是陸晚晚,此刻都聽不進她的話,兩人相攜去了太後處,狠狠告了繼後一狀。

太后本就厭惡繼後,如今得了她的把柄,也不事實真假,立刻將人叫來,呵斥道:「跪下!」

繼後一楞,見她面色陰沉,不得不跪下道:「臣妾不知所犯何錯,竟惹太後動怒,請太后明示。」

太後冷冷盯著她:「只要你安分守己,好好管理後宮,從前的往事,我一概不計較,沒想到你當皇后膩煩了,一心捧著十二阿哥,是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即便心裡有過這樣的念頭,嘴上也不可這樣說,繼後忙辯解道:「太后!這種大逆不道的事,臣妾想都不敢想,不知何人在背後挑唆,這是讒言,是構陷,臣妾一心一意照拂後宮,孝敬太后,絕無貳心!」

「人苦不知足,既平隴,復望蜀!」太后卻全不信她的話,丟下一句,「你在這兒跪一炷香,好好清醒清醒!」

繼後來的莫名其妙,跪的也莫名其妙,咬牙朝她膝行幾步,喊道:「太后,您有千萬個指責,也得容臣妾分辯啊!」

太后竟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頭也不回道:「我不想聽那些汙糟的事兒,只一件事你記著,皇后有照拂皇嗣之責,再有紫禁城的阿哥格格出了事,甭管誰所為,都要治你個失職之罪!」

她道自己是秉公執法,但在繼後心裡,卻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一炷香時間不長,繼後卻像跪了幾十幾百年,連心都跪成了石頭。

珍兒扶著她的手,小心翼翼將她送回了承乾宮,弘晝送來的那隻鸚鵡已經養熟了,一見她,就在架子上喊著:「皇后萬福!皇后萬福!」

繼後見它食盒空了,便讓珍兒給它加了些食水,自己則疲憊地坐倒在椅內,揉著太陽穴道:「究竟是誰在背後推波助瀾,引得太后對我如此憎恨?舒妃,慶妃,還是——魏瓔珞?」

「慶妃沒那膽子,舒妃沒那腦子,定是令妃了!」珍兒一邊給鸚鵡加水,一邊憤憤道,「賊喊抓賊,我看呀,分明是她自己給十五阿哥下的毒,最後嫁禍到您身上!」

繼後卻不認為是魏瓔珞乾的。

就像魏瓔珞了解她,她也了解魏瓔珞,這女人雖然心機頗深,但不是個會拿自己孩子當棋子用的人。

但不是她,會是誰呢?

「娘娘。」陰柔似蛇嘶的聲音,音色如此特殊,一聽便知是袁春望,他慢條斯理從外頭走進來,「和親王有話讓我帶給您。」

繼後皺皺眉,不悅道:「你怎麼又去見他了?」

這風雨飄搖之際,繼後要明哲保身,一切容易引來誤會的事,她都不會去做,一切容易引來誤會的人,她都不會去見,其中就包括弘晝。

「和親王聽說了您的事,憤慨無比,打算去太后那為您討個公道,卻不料皇上也在那。」袁春望豎起一根指頭,貼在唇前,「雖非故意偷聽,但最終還是聽見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繼後懂他的意思,用眼神看了看左右,伺候在屋裡的太監宮女便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一個珍兒還在身旁。

「說吧。」繼後道,「什麼消息?」

袁春望:「和親王說,皇上要冊立令貴妃為皇貴妃。」

繼後楞了好半天,才猛地站起道:「不、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我還好端端站在這兒,大清朝怎麼會有皇貴妃!」

一時之間,繼後心中酸楚無比。

太后不相信她,皇上……也不相信她嗎?

「皇后娘娘,大清立國以來,除孝獻皇后董鄂氏外,只有貴妃病重不治,才給予皇貴妃殊榮,又或者……」袁春望嘆了口氣,「紫禁城沒有皇后,立皇貴妃代管宮務。本沒有皇后在位,還要另立副後的道理,皇上還說……」

「他還說什麼?」繼後麻木地問。

「皇上還說,皇后既然病了,就該好好養病。」袁春望嘴上恭敬,一雙眼睛卻在時刻打量她的神色,「皇上這麼做,是要徹底架空您的權利。一旦此事傳揚出去,文武百官、大清百姓會怎麼想?他們會認為,皇后犯下不可饒恕的罪過,才被剝奪屬於皇后的榮光!」

繼後緩緩跌坐在椅子上,如同化作了一尊石頭人,好半天,才面無表情道:「什麼時候?」

袁春望不明其意地看著她。

「什麼時候正式冊立?」繼後的聲音裏藏著火山即將爆發前的熔岩。

袁春望的唇角微不可查的上揚了一下,然後恭敬道:「南巡回宮。」

「南巡。」繼後將這個詞在嘴裡咀嚼一會,最後冷冷道,「袁春望,你替我去見和親王,就說——」

見她到這個時候了,還猶豫不決,袁春望順勢推她一把,裝作一副為她不平的模樣:「皇后娘娘,皇上預備將所有權柄交託令貴妃,您真的不能再猶豫了!」

令貴妃三個字已成了她的眼中釘,肉中刺,眼看著三個字就要變成四個字,令皇貴妃?繼後再不猶豫,咬牙道:「你告訴弘晝,無論如何,我必須與他見一面!」

「嗻。」袁春望恭敬道。

他離開後,繼後獨自一個人坐在梳妝台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只覺自己的容顏變了,弘曆的心也變了,世上的一切都變了,忍不住潸然淚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