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九十四章 南巡名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袁春望笑吟吟道:「自是因為受了皇后懲罰,一時想不開,投井自盡。」

見他這個時候還不說實話,珍兒愈發覺得自己被他當做外人,不由得冷笑一聲:「宮裡誰沒受過罰,區區三十鞭,她為何要自盡?」

袁春望這人極擅察言觀色,見她似乎動了真火,便也不再隱瞞,隨手將鳥籠擱在花園裡的石桌上,拉著她的手,柔聲道:「珍兒,你說過要支持我的,全忘了嗎?」

「我沒忘。」珍兒的神色軟了下來,卻還是帶著一絲懷疑,「可皇上對娘娘的誤會越來越深,你真是在幫助娘娘嗎?」

「當然。」袁春望信誓旦旦道,「珍兒,只有這樣做,才能讓娘娘看清皇帝的真面目,讓她從自欺欺人中清醒過來!」

「可是……」珍兒仍有些猶豫。

她雖然心悅袁春望,卻也忠誠於繼後,否則也不會被袁春望說服,做下這麼多足以殺頭之事。

原先她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繼後,但漸漸的,她覺得越來越不對勁……

「五阿哥廢了,四阿哥是禍首,十五阿哥才多大年紀,現在可以繼承大統的,只剩下十二阿哥。」袁春望柔聲似蠱,撫著她的臉頰道,「你看,我實現了自己的諾言,一直在幫助皇后娘娘啊。」

珍兒有些掙扎道:「可是皇后娘娘越來越痛苦……」

「長痛不如短痛。」袁春望道,「等到十二阿哥繼了大統,皇后娘娘就不會再痛,你我也能有個好結局了。」

珍兒看著他,眼前這個男人,像一顆裹著蜜糖的毒藥,卻是她人生中唯一的食糧,要麼餓死,要麼吃下去,故而掙扎片刻,她終是點了點頭,幾乎是自欺欺人道:「我信你。」

袁春望微微一笑,將她摟進懷中。

珍兒長嘆一口氣,在他懷裡閉上了眼睛,於是沒有見到他眼底閃動的那一抹厲色,似斷頭台上的鍘刀,刀起刀落時折射的光芒。

「五阿哥,四阿哥,都只是個開始。」袁春望抱著珍兒,如同抱著一隻受難羔羊,心裡冷笑,「我要叫他愛新覺羅家嚐嚐什麼叫做滅頂之災……」

眾人不知他才是幕後黑手,後宮上下,都在討論繼後的心狠手辣。

「那宮女身上全是燙傷,鞭痕,還有血窟窿,哎呀,簡直不忍心瞧。」

「聽說她是受人凌虐,一時不忿,投井自盡了。」

「不是說只罰了三十鞭嗎?」

「宮女自戕是大罪,家人都要受到連累,若非受了非人折磨,怎會因為區區三十鞭自盡?」

這些話漸漸傳到太后耳裡,連帶著看繼後的目光也與平時不同。

「你的病好些了嗎?」太后上下打量她。

繼後平日裡打扮素淨,今日卻一反常態,濃妝豔抹,一身華服,但再厚的妝容也壓不住她眼底的烏青,她強掩疲態道:「太后關懷,臣妾銘感五內。不過您瞧,這身衣衫一月前量體裁衣,今日送來竟窄了半寸呢,臣妾比往日還胖了不少。」

太后點頭:「那就好,但也不要強撐著,南巡舟車勞頓,你若受不住,就還是待在宮裡……」

繼後立刻接話道:「臣妾的身子已經大好,自要隨行侍奉太后……」

太后臉上閃過一絲不情願,又迅速掩了去,兩人討論了一會南巡時的隨行名單,幾個高位嬪妃自然是要一同去的,但在幾個阿哥格格上頭,卻有了些分歧。

「昭華昭瑜兩個貪食,昭華昨兒還一個人吃光一道八寶鴨,克化不了,肚子疼了一整天。」太後搖搖頭,「不行,還是將這兩丫頭一併帶上吧,放在紫禁城無人照料,我不放心。」

繼後道:「太后,昭華昭瑜素日頑皮,皇上有心留下她們,好好請教養嬤嬤教教規矩……」

太后本就不喜歡她,又聽她說自己身旁長大的兩個格格頑劣,立刻沉下臉來:「那麼小的孩子,整日裡學規矩,把人都拘傻了。什麼叫規矩,我定的就是規矩,我倒想看看,從壽康宮出去的孩子,哪個敢說規矩不好!」

繼後尷尬不語。

「臣妾也覺得該讓她們兩個留下。」竟有人開口替她說話,而開口的不是別人,正是魏瓔珞,卻見她笑吟吟對太后道,「兩位格格年紀小,尤其是昭瑜,去年跟著去木蘭圍場,回來後大病一場,南巡一路奔波,臣妾唯恐她們兩個水土不服,不如留下。」

太后雖然想讓這兩個孩子作陪,但更關心她們兩個的身體,於是嘆息道:「那讓趙姑姑,周姑姑都留下,再從大宮女裡挑四個伶俐的留下伺候,若有半點閃失,唯他們是問!」

幾人又討論了一番南巡的路線,時間一長,太後漸顯困頓,便散了。回宮路上,小全子低聲問:「娘娘,您何必管皇后去不去南巡?」

魏瓔珞走在一盞盞燈籠下,她的臉一時被照得雪亮,一時又一片漆黑,淡淡道:「孩子們都留在紫禁城,她若也留下,我才不放心,所以,她非去不可!」

她這樣想,弘曆卻不這樣想。

養心殿內,他掃了眼南巡隨行的嬪妃名單,便將名單放下,對繼後道:「你不必去了。」

繼後一愣,原本就已經蒼白的臉色又白了幾分,幾乎與牆壁一色:「為何?」

「你病了。」弘曆淡淡道,「這次南巡,你便留在紫禁城好好養病,不要跟著南下,受奔波勞累之苦,免得加重了病情。」

「臣妾無病!」繼後勃然色變,「即便有病,也要南巡,皇上不讓,臣妾就只好卸掉釵環,充作宮婢,一路侍奉太后!」

弘曆聽出她話裡的威脅之意,皺皺眉:「明明生了病,為什麼要強撐,這番沿運河南下,歷經千里之遙,你若在途中病倒了怎麼辦?」

繼後搖搖頭道:「皇上和太后都不在紫禁城,臣妾獨自留下,朝臣們如何議論,天下百姓又怎麼說?」

弘曆覺得自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忍不住嗤了一聲:「看來你在意的不是孝道,更不是禮數,而是皇后的尊嚴和威儀。」

繼後悍然抬頭道:「不,臣妾的尊嚴,也是大清的規矩與體統!難道說,皇上要全天下人都知道,我這個大清皇后,在皇上面前已成了擺設,成了累贅!」

此次對話,自然無疾而終。

許是因為猜忌,又許是關心她的身體,弘曆到底不同意讓她一同南巡。

繼後卻鐵了心要一同去,為此一整天水米不進,瞪眼躺在床上,心裡打定主意,弘曆一天不允,她就餓一天,弘曆兩天不允,她就餓兩天,無論如何,她一定要隨之南巡。

否則,嬪妃,朝臣們一旦得了消息,便會議論道:連南巡都沒她?皇后是不是病的要死了?還是犯了不可饒恕的過錯,被皇上厭棄了?

她打小沒受過這樣的罪,第一天還好,到了第二天,就開始眼前發黑,連被子都想咬一口吃下去。

「額娘。」永璂得了消息,匆匆回來勸她,一勺米湯餵到她嘴邊,「您就吃一口吧。」

「你怎麼在這兒?」繼後避開他手裡的勺,厲聲對他道,「這個時辰你該在尚書房唸書,回去!立刻回去!」

她受這樣多的罪,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永璂,倘若她連南巡都趕不上,倘若她失了寵,永璂的將來可怎麼辦?

永璂含淚而去,過了不久,竟又跑了回來。

繼後簡直恨鐵不成鋼,正要開口訓斥他,便聽他歡快喊道:「皇阿瑪答應了,他答應了!皇額娘,你可以隨他一同南巡了!」

「……你說什麼?」繼後聞言一愣,「他……皇上他答應了?」

袁春望端著一杯水走進來,永璂是一路跑過來的,早已跑的喉嚨乾涸,二話不說奪過水杯,咕嚕嚕喝起來。

「皇后娘娘,十二阿哥真是孝順,勸得皇上改了口。」袁春望笑道。

繼後看著昂頭喝水的永璂,忍不住浮現出又感動又慈愛的笑容。

卻不料下一秒,永璂放下水杯道:「不,不是我,我在門口跪了三個時辰,皇阿瑪都不理,還是五哥厲害,他進去沒多久,皇阿瑪就改了主意!皇額娘,咱們可得好好謝謝五哥!」

他說得毫無心機,繼後卻聽得面如冰霜,厲聲道:「謝他什麼!」

永璂呆住。

「沒出息的東西,竟還為此沾沾自喜!」繼後又可憐又失望地看著他,「滾,滾出去!」

話一出口,她已經後悔了,永璂有什麼錯?錯也是錯在五阿哥,他都已經是個廢人了,還那麼討弘曆喜歡……

永璂眼泛淚光,被珍兒推著離開,臨出門時,忽然回頭道:「皇額娘,所有人都說你病了,我以前還不信,原來你是真的病了!」

說完,他便快步跑了出去。

珍兒想去追他,又放心不下繼後,正左右為難,繼後緩緩道:「讓他走。」

「娘娘……」珍兒轉回床邊,握住她的手以示安慰。

「他跪了三個時辰,還比不上別人一句話。」繼後在笑,那笑容道不盡的苦澀,「可笑,真是太可笑了……在皇上的心裡,我們母子二人,根本什麼都不是!什麼都不是!」

若一個人失望到了極點,就會變成絕望。

而一個絕望的人,做出什麼來都有可能。

該怎樣讓她絕望呢?袁春望看著她,心裡漸漸浮出一個小小的人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