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九十章 問題所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雖然沒有正式立儲,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幾個阿哥之中,弘曆最滿意的那個就是五阿哥永琪。

於是永琪墜馬,乃至於右腿殘廢一事,牽動了無數人的心。

宮中一時間暗潮湧動,人心浮動,猶如海上泡沫,沉沉浮浮,一會兒破滅一會兒生出。

「是你幹得嗎?」

袁春望剛從寢宮內出來,便冷不丁聽見這樣一句。

他回頭,看向珍兒,頗無奈地笑:「怎麼你也這樣問?」

珍兒卻不似繼後那樣好糊弄,她將袁春望拉到一旁,壓低聲音道:「你別跟我裝蒜,三天前,你為何要我替你說那句話?」

三天前,珍兒受袁春望囑咐,在四阿哥永珹面前說了一句話。

「皇后娘娘最近心情不好,想讓十二阿哥多陪陪她。」珍兒道,「有他陪著,娘娘才能心安。」

同樣是繼後的孩子,怎地只讓十二陪,不叫他陪?

「四阿哥本就敏感,我這樣一說,他就更恨十二阿哥了……尤其是後來聽見風聲,說他要做一件大事,讓娘娘對他另眼相看,我還以為他要對四阿哥怎樣,卻沒想到四阿哥沒出事。」珍兒神色凝重道,「出事的是……五阿哥。」

「四阿哥跟十二阿哥再不和,看在皇后的面子上,也不會對他怎樣。」袁春望幽幽道,「以他那性子,只會想法子讓五阿哥出事,好讓皇后對他另眼相看……」

阿哥所。

「說吧。」弘曆沉聲問道,「以後會怎麼樣?」

張院判猶猶豫豫,半天不開口。

「朕在問你話呢!」弘曆暴呵一聲。

張院判肩膀哆嗦了一下,雙膝一軟跪在地上:「鳥銃走火的時候,傷到了阿哥右腿經脈,就算,就算將來阿哥康復了,這條右腿也……很難恢復如初。」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屋子裡靜悄悄的,沒一個人敢開口。

鳥銃在永琪右腿炸開的時候,血流如注,皮開肉綻,看得眾人心驚膽戰,一個五阿哥廢了的消息就此傳了出去,但大多數人還只是猜測,並不真的認為他殘廢了,直至此刻,太醫給出了確定的答案……

繼後緩緩開口:「五阿哥……以後還能正常走路嗎?」

張院判跪在地上道:「臣定竭盡所能救治五阿哥,只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將來如何,臣也不敢保證……」

繼後沉默一下,又問:「張院判,你當真沒有別的法子?」

張院判苦著臉道:「綠營內因鳥銃走火傷及自身,甚至丟了性命的屢見不鮮,阿哥能保住一條性命,已是上天庇佑了!再者說,天氣越來越熱,傷口極易感染,首要在精心護理,其他的……臣真的不能保證……」

是嗎?他再也好不了啦。

「這麼好的孩子。」繼後望向內室方向,口中無比惋惜,眼中卻流過一絲壓抑不住的快意,「可惜了……」

等回過頭來,她猛然一驚,只見弘曆正陰沉沉盯著她:「是啊,可惜,非常可惜……」

繼後被他看得脊背發涼:「皇上,您怎麼了?為何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臣妾?」

弘曆這才轉開目光,平靜而冷淡道:「沒什麼。」

繼後沉默下來,最初的喜悅已經過去了,如今留下的只有委屈,她心酸地想:你莫非是在懷疑我?

與此同時,演武場。

因永琪身上發生的那場意外,演武場已經戒嚴,魏瓔珞一路走來,一路有侍衛向她行禮。

「主子。」小全子在旁邊嘮叨,「如今人人都去探望五阿哥,您向來與他最親近,這時候應該也去探病才對呀,怎麼跑這兒來了?」

魏瓔珞冷冷道:「探病就能讓他康復嗎?」

小全子愕然。

「一個個圍著病床噓寒問暖,除了煩擾病人,根本毫無用處,還不如乾點有用的事兒!」魏瓔珞終於看見了想找的人,開口喊道,「富察大人!」

傅恆回過頭來,見是她,總是不苟言笑的臉上流露出一絲笑。

這笑容因為稀少而顯得珍貴,至少在周圍的侍衛太監看來,傅恆根本是個不會笑的人。

「鳥銃是五阿哥派親信從綠營借來的。」傅恆將一柄黃銅把手,雕刻精美的鳥銃遞過去,「就是這一柄。」

魏瓔珞伸手一接,不料入手一沉,帶得她一條胳膊也往下沉,傅恆下意識地伸出手去。

「鳥銃總重八斤……」他扶住她的胳膊,但在眾人看來,卻是伸手去接她手裡的鳥銃,「你不會使用,我來試給你看。」

裝發射藥,搗實藥,最後是點燃火繩。傅恆一邊演示一邊道:「你看,想要發射,必須先引燃火繩,戰場上士兵們會同時點燃火繩的兩端,才能確保這一槍能順利發出。」

眼見那繩子就要點燃,魏瓔珞忽道:「等等!」

傅恆一楞,溫柔笑了:「我在戰場上用過鳥銃,不會有事。」

魏瓔珞轉開目光,不去碰觸他的目光,轉移話題道:「永琪當時點燃火繩,就發生了爆炸,是嗎?」

「嗯。」傅恆道,「我猜,是風吹起的火星瞬間引燃了他背在身上的彈帶,才會突發意外。」

魏瓔珞瞇起眼:「你真的相信是意外嗎?」

「瓔珞……」傅恆脫口而出,又飛快改口道,「令貴妃,平日皇家狩獵用的都是大內珍藏的燧發槍,這種槍多半來自西方進貢,遠比鳥銃準確、安全。但燧發槍並未普及到綠營,士兵們手裡的依舊是較為落後的鳥銃,又叫火繩槍。這種槍在運送和使用途中很容易發生事故,光是今年處理的便有46起,受傷的士兵多半當場炸死,五阿哥和他們相比,算是極幸運了!」

魏瓔珞皺眉:「都是怎樣的意外?」

傅恆:「操作不慎占八成。」

操作不慎?

「你可知永琪為了今天的試煉,練習了多久嗎?」魏瓔珞幽幽道,「半年。」

一個少年老成到接近迂腐的孩子,一個刻苦訓練了接近半年的阿哥,會因為操作不慎這種事,而受這樣重的傷嗎?

「半年?」傅恆也覺出不對:「你確定是半年前?」

從魏瓔珞那裡得到肯定的答復後,傅恆皺眉思索片刻,口中喃喃道:「新槍是在三天前領用……那他一直使用的槍出了什麼問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