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八十九章 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作為當今天子,弘曆保養得當,與十幾年前相比,竟無太大區別,倒不是因為他過得無憂無慮,而是因為每每遇到煩惱時,總有一個人能夠與他分憂。

「這兩年,她的性情越發古怪了。」弘曆嘆著氣道,「朕與她說話,越講越不投機。可朕走了,她又亂發脾氣,簡直換了個人。」

桌上放了一碗冰鎮蓮子湯,原是御茶坊給弘曆準備的,但魏瓔珞看著嘴饞,便拿過來自己吃,弘曆怕她吃傷胃,就讓人把蓮子湯拿下去熱了,現在變成了一碗紅燒蓮子湯,放在桌子上直冒熱氣。

魏瓔珞可惜地看了眼蓮子湯,收回目光,看著他道:「皇上龍體康健,春秋正盛,望之不過三十四五,可女人到了這個年紀,便完全不同了,面臨容顏老去,心情不佳,也是人之常情!」

弘曆嗤笑一聲:「瓔珞,你也老了!」

魏瓔珞白眼一翻:「臣妾再怎麼變老,也比皇上年輕十六歲……哎呀!」

「還敢不敢說?」弘曆伸手捏她的臉,如捏一團橡皮。

「不敢不敢!」魏瓔珞掙扎道,「臣妾都這把年紀了,皇上就別掐我臉了,萬一掐出皺紋來!鬆開!鬆開啊!」

繼後靜立門前,聽著裡頭的歡聲笑語。

一時之間,手中的冰鎮蓮子湯如有千鈞重,十根手指頭已無法承擔其重量,幾乎下一刻就要脫手而落。

「……不必稟報了。」繼後喊住要進去通報的李玉,勉強一笑道,「本宮先回去了!這碗冰鎮蓮子湯,千萬盯著皇上不可多飲,別傷了腸胃。」

李玉嗻了一聲,從她手裡接過那碗蓮子湯,望著她略顯蕭索的背影,忍不住搖搖頭,心裡道了一聲可憐。

威風八面,執掌六宮,但皇上待她與待令貴妃,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回了承乾宮,繼後在鏡子前站了片刻,忽然卸去渾身上下的端莊賢淑,一把將桌上的胭脂水粉掃落在地,然後發瘋似的怒吼:「他們在笑話我!他們全部在笑話我!」

「娘娘!」珍兒撲過來抱住她,「所有女人都會老的,令貴妃也會老的!」

「她?」繼後嗤笑一聲,回過頭來,「可她比我小十歲,比我這個老婦年輕十歲!」

珍兒不知如何是好,卻聽一個男子的聲音插進來,淡淡道:「太后也老了。」

兩人循聲望去,見袁春望不知何時進了屋,反手將門一關,對她二人笑道:「皇后娘娘,太后年屆七旬,卻從不擔憂,為什麼呢?」

這個話題越來越危險,珍兒臉色一變,正要開口阻止他,便聽繼後輕輕一句:「……你想說她靠的是兒子,而不是丈夫,是嗎?」

「娘娘英明。」袁春望笑了起來,「這兩者之間的差距……娘娘,您可想明白了?」

繼後冷冷盯他半晌,忽道:「去慎行司領四十杖。」

不管她想沒想明白,一個奴才,一個劣跡斑斑的奴才,竟慫恿著主子起這樣大不敬的念頭,就該罰。

「是。」袁春望沒為自己辯解,從善如流的領了罰。

倒是珍兒,對他一往情深,不忍見他受苦,開口想要為他求情,卻被繼後狠狠一瞪,剛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珍兒,他剛才說的話,一旦傳揚出去,必定牽連本宮,若非看在你的面上,就是活活杖斃了!」繼後陰沉著臉道,「休要為他求情,也休要再提此事!」

她口口聲聲叫別人不要再提,卻接連幾天,輾轉反側,睜眼閉眼都是這件事,都是袁春望的那句話。

「這兩者之間的差距……娘娘,您可想明白了?」

繼後拒絕去想,但又抑制不住類似的念頭,煎熬之下,頭髮又白了幾根,拉開抽屜,看著裡頭越積越多的白髮,繼後開始吃紫河車,說白了,就是嬰兒胎盤,此物腥味極重,沾染在身上,即便用厚厚香粉掩蓋,也隱隱能聞出些味來。

弘曆自是聞出來了,卻只是搖搖頭,對左右道:「罷了,皇后想要永葆青春,就像瓔珞說的,人之常情,不必追究了。」

他知道了,那魏瓔珞自然也知道了,唏噓一番,便不再放在心上,拿起一柄繪著小橋流水,美人浣紗的扇子:「我喜歡。」

又拿起一顆粽子糖,對著陽光照了照:「我也喜歡。」

「粽子糖是給九妹的。」一隻手從對面伸過來,拿回去了湯包,又轉而去拿她另一隻手的扇子,「扇子是給七妹的。」

魏瓔珞左右手都空了,急忙抱住最後一樣木板年畫。

「這是給小十五的。」永琪連最後一樣東西都不留給她。

魏瓔珞眼一瞪:「我的呢?」

桌上地上,放著一大堆禮物,有色彩豔麗的綢緞,有匠人手作的木馬,有香甜軟糯的糕點,永琪一個一個指過去:「七妹的,九妹的,小十五的,小五十的,小十五的,還是小十五的……」

魏瓔珞眼巴巴等了半天,直到最後一件禮物也分配完,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瞧你,真偏心。不光我什麼都沒有,妹妹們的也比小十五的少。」

「七妹和九妹有太後疼,吃穿用度都是宮裡最好的,小十五——」永琪規勸道,「十五小時候身體不好,您帶著他瘋跑了兩年,現在是個很健康的孩子,不過,他不能一直這麼混下去。身為皇子,不學無術,將來如何立身處事,他懂事之後,會怪你的,以後,我帶著他念書。」

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愛嘮叨,魏瓔珞聽到一半便有些不耐煩了,忙催促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今天不是要演示火器嗎,趕緊走吧!這些禮物都留下,我送給他們。」

永琪狐疑看她:「真的?」

魏瓔珞忙保證道:「真的。」

「行吧。」永琪起身道,「回頭我問小十五,看您有沒有偷偷昧下。」

魏瓔珞一本正經道:「我又不是孩子,稀罕這些小玩意兒嗎?」

等永琪一走,她立刻轉頭望向小全子,依舊那副一本正經的模樣:「全部藏起來。」

小全子一楞:「藏什麼呀?」

魏瓔珞嘿了一聲,飛快搖著那柄預定要送給女兒的扇子,又將預定要送給兒子的粽子糖拿出來吃了,一吃就是兩顆:「看他那小氣勁兒,我就是打算全昧下!」

小全子也嘿了一聲:「兩位格格和十五阿哥的禮物,一早送去了,這些都是給您的,剛才五阿哥是故意逗您呢!」

咀嚼糖果的動作一止,魏瓔珞看著滿桌滿地的禮物,心裡又感動又憋屈,好長一段時間才嘆道:「永琪真是個好孩子啊……」

「可不是?」小全子幫忙將粽子糖都收了起來,笑瞇瞇道,「五阿哥說了,您最近有些咳嗽,這薄荷粽子糖雖然清涼潤肺,到底是甜食,吃多了不好,每天只能吃一顆,今天的份額已經完了,哦明天的份也吃完了。」

魏瓔珞收起感動:「剛才的誇獎,全部收回!」

永琪是越活越老成,而她卻是越活越小,這會子居然還耍起小孩子脾氣來,不讓吃,非要吃,小全子攔了半天,忽然珍珠從外頭衝進來,一頭大汗,臉色發白地喊道:「不好了,五阿哥他,五阿哥他……」

魏瓔珞一楞:「永琪怎麼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承乾殿內。

「娘娘。」袁春望立在繼後身後,手持牛角梳,一下一下為她梳理長髮,「今兒五阿哥的鳥銃走了火,他從驚馬上墜下,斷了一條腿,太醫說……治不好了。」

繼後楞了半天,忽然問:「……是你幹得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