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八十八章 保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娘娘。」小全子回報道,「五阿哥來了。」

「是嗎?」魏瓔珞慢悠悠走到一只箱子旁,掀開箱子,鑽了進去。

小全子:「……」

「還不快幫我把箱子蓋上?」魏瓔珞在裡頭催促道,「然後告訴五阿哥,說我不在!」

箱子剛合上,永琪就走了進來,環顧一圈,問:「令母妃呢?」

主子就在腳邊,小全子只能賠笑道:「娘娘在院子裡躺了一會兒,嚷嚷著頭痛,去寢殿休息了。」

永琪聞言,皺了皺眉:「我小的時候,令母妃派了專人去阿哥所照料飲食,周到非常,怎麼輪到她,就不會照顧自己了呢?」

他七八歲的時候,就已經如同一個七八十歲的人,少年老成,還特愛嘮叨人,以至於魏瓔珞都有些怕他了。

「阿彌陀佛,快走快走。」魏瓔珞在箱子裡雙手合十,開始禱告。

臨時抱佛腳果然是沒用的,永琪又開始嘮叨了:「你們看看,不過初夏,冰庫裡的冰全送到延禧宮來了,這冰葡萄,冰西瓜,是她能用的嗎?快都收了。」

「令母妃什麼時候醒?」

「今天我收到了額娘的家書,要給令母妃念,就坐在這兒等她醒來吧。」

箱子有點小,躲一時還行,躲久了,魏瓔珞覺得有些憋氣,聽了這話,更是一口氣差點上不來。

「三清在上,媽祖保佑,快走快走。」她索性換了幾個神禱告。

臨時抱佛腳也就算了,禱告對象還換來換去,也不知是心不誠,還是惹惱了神,於是下一刻,弘曆的聲音忽然在箱子外響起:「永琪,朕猜你就是在這兒,怎麼,又白跑一趟?」

「什麼都瞞不過皇阿瑪的眼,奴才們說,令母妃午後小憩未醒。」

弘曆卻不似他那麼好糊弄,又或者說數十年的夫妻做下來,實在太了解那人的性子了,目光在屋內一掃,便什麼都明白了。

「葡萄咬了一半兒丟在這兒,就去小憩?」弘曆大馬金刀往椅子上一坐,「行吧,我們在這等她……永琪,那天的棋還沒下完,接著來吧。」

小全子忙道:「奴才這就準備棋盤,請皇上移駕正殿。」

「不用了,就在這兒。」弘曆抬起一根手指頭,笑瞇瞇指著他腿邊的那只箱子,「搬過來!」

金口一開,箱子便搬到了兩人中間。

一只棋盤放在上頭,兩人開始一子一子的對弈,也不知過了多久,正當弘曆放下一子,棋盤忽然往旁邊一掀,滿盤棋子落地,魏瓔珞從箱子裡艱難地爬出來:「你們有完沒完!」

永琪目瞪口呆,弘曆卻抱臂好笑道:「都當額娘的人了,竟幹出這種事,你要讓全紫禁城看笑話嗎,為母不尊!」

魏瓔珞沒好氣道:「皇上,您明知道臣妾在箱子裡,還故意折騰臣妾,為君不尊!」

兩人如同一對尋常夫妻似的,打打鬧鬧了一陣,最後弘歷親自上前,將她從箱子裡扶了出來,結果一出來,迎面就是永琪不滿的面孔:「令母妃,每日早上一碗羊肉湯,您今天喝了嗎?」

魏瓔珞支支吾吾,身旁不遠處是散落一桌的瓜果葡萄皮。

「生昭華的時候,您落下了產後病,受風便頭痛,您剛才坐在風口上了嗎?」永琪又問。

小全子忙往窗口方向挪了挪,用後背擋住窗外吹進來的風。

「您怎麼一點也不愛惜自己的身子?」永琪表情嚴肅,甚至帶一點失望,「您若身體康健,昭華他們便可留在延禧宮撫養,何必母子分離?」

魏瓔珞是他的長輩,如今在他面前卻有些抬不起頭來,被他狠狠訓斥了一遍,才朝他離去的背影嘆了口氣:「也不知道這孩子到底像誰,整日嘮嘮叨叨的,小時候也不這樣啊。」

「他只是太在乎你了,否則誰管你今兒吃的是羊湯,還是葡萄。」弘曆莞爾一笑,握著她的手,坐下道,「況且他終歸年紀小,不明白,但……朕明白。」

魏瓔珞抬頭看了他一眼,似在問:你明白什麼了?

「這十年,我們有了二子二女,可惜永璐沒能留下。永璐夭折那晚,你一個人守著他,徹夜未眠,朕都看見了。」弘曆緩緩道,「一個月後,你便將昭瑜送去壽康宮陪昭華,又將永琰交給慶妃撫養。人人都說你狠心自私,說你巴結太後、籠絡慶妃。只有朕知道,昭華是你的長女,你將她送去壽康宮,是為了安慰太后。瓔珞,經過沉璧一事,你對太后一直深感抱歉,是不是?」

魏瓔珞斷然搖頭:「皇上,昭華是一個人,臣妾不會用她來彌補歉疚。」

她這一否認,弘曆反而更加確認了一件事:「所以,你是擔心自己身體不好,想為他們尋新的靠山?」

驟然之間被人戳穿心事,魏瓔珞不禁愣住。

「朕警告你,魏瓔珞,不准有這種不吉利的念頭,一丁點兒都不准有!」弘曆嚴厲道,「你只是因為生永琰的時候傷了身子,太醫不是說了嗎,只要慢慢調理,你會恢復如初。朕希望你能陪著朕,長長久久地,若你也像容音一樣中途離開,朕絕不原諒你!」

他看似嚴厲,字裡行間,卻是化不開的柔情。

魏瓔珞忍不住反握住他的手,故作輕鬆地笑道:「皇上,您不是說過嗎,禍害遺千年,臣妾一定努力,活得長長久久!」

世人皆求長久之物,然而,壽命終有期。

嘎——

一聲刺耳尖叫響徹承乾殿,繼後快步而來,看見的是一只空落落的鸚鵡架,珍兒的手忽然從她身後伸來,擋在她的眼前:「娘娘,別看……」

繼後將她的手扒拉下來,看見的,是一隻躺在地上的冰冷鳥屍。

閉了閉眼,繼後忽然覺得頭有點暈,不由得搖晃了幾下,倒進珍兒懷裡。

是夜,承乾殿請了太醫。

袁春望不是今夜的值夜太監,等他得了消息,匆匆穿戴起身,趕到寢宮裡時,便聽見皇后在那大發雷霆:「滾!」

宮門開了,張院判連滾帶爬地衝出來。

袁春望在門口站了片刻,才走進門去,只見繼後披散長髮坐在床上,懷中抱著一面銅鏡,盯著鏡子裡的自己問:「他剛剛叫我什麼?」

珍兒擔憂地看她:「娘娘……」

「老婦。」繼後咬牙切齒道,「他說我是個老婦!」

「娘娘!」珍兒忙道,「張院判不是那個意思……」

「聽聽他都說了什麼,‘黃帝內經裡說,女子二七天癸至,七七而天癸絕,娘娘今年四十有八,年紀是差不多了,所以那血海敗,又叫老婦血崩——’,呵……」繼後冷笑一聲,緩緩轉過頭來,略紅的眼睛盯著珍兒,「我已經是個老婦了,是不是?」

珍兒心裡又怕又憐,一時半會竟不知如何安慰她才好,這時袁春望走來,手中一柄牛角梳,柔緩道:「娘娘,您的頭髮亂了,奴才替您梳個頭吧。」

他梳頭的動作,就如同他的聲音那樣溫柔緩慢。

梳齒一下一下刮過頭皮,繼後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

珍兒拖著一只盛滿珠釵鳳簪的托盤過來,袁春望從中選了一根垂珠鳳釵,插在繼後的髮髻上:「看,您還是那個皇上最敬愛的皇后。」

繼後久久看著鏡中自己,忽道:「珍兒,替本宮更衣,本宮要去養心殿。」

為了得一個「敬愛」的評價,繼後幾乎殆盡心力,弘曆注意到的地方,她注意到了,弘曆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她也注意到了,整個後宮被她打理的井井有條,各宮吃穿用度全指著她。

即便是恨她入骨的太后,明面上也挑不出她的錯來。

百年之後,她的諡號裡必有一個端或一個賢字。

……不,不,她想要的不是什麼端或什麼賢,她現在迫切想要的,不過是一個丈夫的懷抱,一個丈夫的安慰。

一行人匆匆趕到養心殿,繼後手裡還親自托著一碗冰鎮蓮子湯,守門太監正要通報,裡頭忽然傳來弘曆的一聲嘆息。

「朕最近覺得……皇后比從前老得多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