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八十六章 有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延禧宮與承乾殿誰更得勢,今日終見分曉。

只見李玉帶著一群人匆匆趕到承乾宮,行禮:「奴才給皇后娘娘請安。」

繼後強笑道:「李總管怎麼來了?」

李玉指著袁春望:「拿下!」

太監們一擁而上,抓住了袁春望。

袁春望掙不脫,也不敢掙,只能仰頭望向李玉:「李公公,這是什麼意思?」

李玉微微一笑:「袁春望,皇上命你斷絕延禧宮的膳食?」

袁春望心中一跳,面上卻喊冤枉:「令妃犯了胃疾,才每日供應清粥,奴才這是為了令妃著想啊!」

「什麼胃疾,令妃懷了龍胎三月有餘,日子與彤史相符。」李玉一甩拂塵,「要解釋,到慎行司說去吧,帶走!」

請他來慎行司,自然不是請他來喝茶的。

「袁總管,得罪了!」

一仗又一仗,重重落在袁春望後背,他咬著牙不吭聲,後背的衣裳很快被血浸滿了。

「瞧瞧,咱們當奴才的,為主子效忠那是天經地義,可也得掂量著辦啊,落到您這份上,才叫千年道行一朝喪,可惜了!」掌事一邊幸災樂禍,一邊指點身旁兩個小太監,「別怪師傅我沒教你們,紫禁城大起大落的事兒多了,別見著誰倒霉,就心急火燎地趕著踩一腳,一不小心,踩著冬眠的蛇,得,把自己賠上了!」

「你說誰是蛇?」小全子冷不丁從他身後冒出來,笑瞇瞇地問。

掌事嚇得一蹦三尺高,看清來人,二話不說,往自己臉上甩耳光:「全公公,瞧我這張嘴,該打,該打!」

他噼裡啪啦給了自己一頓耳光,又呵斥兩個小太監,叫他們搬凳子上茶。

小全子又不缺這一口茶喝,也不想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多呆,擺擺手:「行了,放了他。」

一直一聲不吭的袁春望緩緩抬起頭來:「……你是來戲弄我的?」

是的,戲弄。

除此之外,還能是什麼?

袁春望壓根不相信魏瓔珞會放了自己……

「你被赦了。」小全子鄙夷地看他,「另外,令妃娘娘有句話讓我帶給你,她欠你的,這遭全還清了,從此以後,橋歸橋,路歸路,各走各的,互不相干!」

袁春望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站住!」他掙扎而起,朝小全子轉身離去的背影喊道,「回去告訴她,她欠我的,一輩子也還不清!別想就這麼跟我一刀兩斷!別想!」

慎行司裡發生的一切,自有人傳遞到繼後耳邊。

撲通一聲,珍兒跪在她面前,試圖為袁春望求情:「娘娘……」

「你道李玉為什麼不等袁春望出了這道宮門再拿人?」繼後一邊逗弄架子上的鸚鵡,一邊頭也不回地問。

珍兒一呆。

「令妃受苦,皇上遷怒於本宮,這是藉懲罰袁春望,當眾給本宮難堪!」繼後厲聲道,「這種情況下,你叫本宮如何替他說情?」

人總是要先自保,才有餘力去顧忌別人。

如今繼後自身難保,甚至礙於形勢,不得不暫時對魏瓔珞低頭,這個節骨眼上,叫她如何抽出手去救袁春望?

珍兒明白過來,便只有垂下頭,無聲的落淚。

「……你今年二十九了。」繼後嘆了口氣,按著她的肩道,「尋常宮女二十五歲就要出宮,只你捨不得本宮,一直陪在本宮身旁。」

「娘娘……」珍兒淚眼婆娑地抬頭。

「本宮早已替你備好了嫁妝,甚至還給你選了好幾個可靠男子,可你一個也看不上。」繼後問,「跟本宮說實話,你可是看中了袁春望?」

被她一言點中心事,珍兒慌忙垂下頭去,耳廓卻一點點羞紅了。

「袁春望有一副極好的皮相,與之朝夕相處,難免生出些綺麗念頭,只可惜令妃這事,必須有一個人承擔責任。」繼後嚴肅道,「況且此人心狠手辣,實非良配,珍兒,你還是換一個人喜歡吧。」

言罷,繼後便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令手底下的宮人收拾出了幾箱子禮物,便擺出儀仗,浩浩蕩蕩去了延禧宮。

一來,便見魏瓔珞挺著大肚子相迎,顯是已經提前得了消息,故一見她,就笑著問:「娘娘可是來為袁春望求情?」

「不過一個奴才,本宮還不放在眼裡。」繼後淡淡一笑,毫不在意,「令妃妹妹身懷龍嗣,為皇家開枝散葉,這麼大的好消息,本宮自然要親自恭喜。」

她掃了眼桌子,只見上頭堆滿了禮物,從珠寶首飾到綾羅綢緞,從孤本字畫到古玩奇珍,有的是宮妃送來的,有的是弘曆賜下的,樣樣都是精品。

「瞧這殿內的陳設。」繼後沒有故意視而不見,她在屋子裡走了一圈,一臉欣賞,「小到如意花薰,大到紫檀桌椅,都是皇上的喜好,可見皇上對你是真用心。」

魏瓔珞瞥她一眼,知她下一句,必定是但是……

「但是……」繼後果話鋒一轉,「繼後斂了笑容:用心是用心,可你到底出身包衣,本宮要提醒你一句,就算再得聖寵,我也是大清皇后,任何人無法取代!」

此話一出,魏瓔珞便知她來意。

與其說是來探望,倒不如說是來劃分領地的。魏瓔珞一笑:「知道剛剛我讓小全子幹什麼去了?」

繼後挑眉。

魏瓔珞:「我讓他把昨天沒用的羊奶山藥羹送去養心殿,換一道蘇造肉回來。」

繼後嗤笑一聲:「你真做的出!」

魏瓔珞理直氣壯:「對啊,我什麼都敢做,什麼都能做,這是寵妃的待遇!可要是當了皇后,凡事循規蹈矩,處處拘束,我可做不來!」

繼後定定看了她一會,緩緩道:「你是告訴本宮,自己沒有野心。」

魏瓔珞笑了笑:「皇后娘娘不主動招惹,我自然沒有野心。」

繼後:「萬一你生出阿哥,真不為他打算?」

「皇上何等性情,容得后宮左右立嗣嗎?」魏瓔珞哈哈大笑,似乎放下了心中的擔子,故而縱情恣意起來,「且和您說句實在話,魏瓔珞從來不怕鬥,越鬥越精神,您要繼續,我奉陪到底!可您打不倒我,我也扳不倒您,鬥來鬥去,全白折騰!您今天軟下身段,無非是來求和,何必再三試探!我放下一句話,與其鬥得你死我活,不如偃旗息鼓,各自安好!」

「你倒是痛快!」繼後笑了,心道:這女人下一句話,必定是但是……

「但是。」魏瓔珞果然道,「臣妾有一個條件。」

她若一個條件都不提,繼後反而會懷疑她的誠意。

繼後:「說吧。」

魏瓔珞輕撫小腹,略顯飛揚的眉眼瞬間溫柔下來:「皇后娘娘必須答應臣妾,無論何時,無論何事,不可對孩子出手。」

繼後敏銳地:「你的孩子,還是別人的孩子?」

瓔珞深深望著她,強調:「紫禁城裡的孩子!」

繼後輕蔑:「本宮不屑傷害稚子,你這麼說,未免太小瞧本宮了!」

「好!只要娘娘說到做到,紫禁城保管風平浪靜,天下太平!」魏瓔珞伸出一隻手,「我們,一言為定!」

繼後與她擊掌為誓:「一言為定!」

兩手相合,自此紫禁城風平浪靜。

時光荏苒,歲歲年年,延禧宮前的梔子花開了又落,後宮之中雖仍有傾軋爭鬥,但終於不再傷及孩童。

便是繼後偶有那麼幾次按耐不住,後妃們大著肚子,亦或者領著孩子往延禧宮前一跪,便也無奈的偃旗息鼓了。這座開滿梔子花的院子,儼然成了小孩子的避風港,守著他們,護著他們平安長大。

得她好處,又知內情的宮妃不僅感嘆:「有她在,先皇后那樣的例子便不會再發生了。」

一聲聲稚嫩的「令妃娘娘」,最終化成一聲聲清朗的「令妃娘娘」。眨眼之間,那些受她照料,與她一起放著風箏抓著蟋蟀的孩子們,已經長成了俊逸少年,以及妙齡少女。

乾隆三十年,演武場。

從左到右,兩名青年,以及一個少年手持弓箭,瞄準前方靶子。

咻的一聲,弓箭離馳而去,剪頭釘在靶上,發出奪奪奪的聲音。

一名太監唱道:「五阿哥發三十矢,中三十。」

站在最中間那名青年放下弓來,露出一張俊秀儒雅的臉來,氣質猶如一名文淵閣的學士,很難相信他其實也是一個百發百中的神射手。

少年長成,此人便是愉妃託付給魏瓔珞的五阿哥永琪,雖魏瓔珞自己不大愛教養孩子,但這孩子從小就性子沉穩,即便無人看管,也依舊日日看書習武,一樣都不拉下。

於是久而久之,便長成了所有阿哥中最出色的那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