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八十五章 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自得了魏瓔珞那番話,弘曆簡直瘋了似的歡喜。

普天之下,率土之濱,只要是他有的,就想送到魏瓔珞面前,討她歡心。

就連她想要進寶月樓,見沉璧最後一面,他也只是猶豫了一會,便答應了下來,只是不許她一個人去,派了一大堆人跟著。

一群人浩浩蕩蕩行至寶月樓時,寶月樓前正一片忙碌,幾乎每扇窗門前都站著幾個太監,或手持木板,或高舉釘鎚,正在將門窗給釘死——弘曆既然能為沉璧起寶月樓,自然也能為她起一座不見天日的監牢。

見魏瓔珞走來,眾太監忙停了下來:「奴才給令妃娘娘請安。」

魏瓔珞沒理會他們,她望著釘死的門窗出神。

「娘娘,您可千萬別同情容妃。」小全子忙湊在她身旁道,「您在關禁閉時受的苦,總得讓她也嚐嚐!」

魏瓔珞搖頭笑笑。不搭他的腔。

小全子這個投機主義者,最終還是押對了寶,雖然一度投靠繼後,但最終還是在魏瓔珞這邊站穩了腳,還幫著她狠狠坑了沉璧一把,因此魏瓔珞最後還是將他留在了身旁。

「在外面守著。」魏瓔珞吩咐一聲,便要踏入寶月樓。

「娘娘,別啊!」小全子大吃一驚,「聽說容妃瘋了,整日又哭又鬧,還動不動抓傷人!」

「在外頭守著!」魏瓔珞拿出做主子的威風來,她決定的事,他只需照辦即可。

小全子果然是個好用的奴才,見魏瓔珞心意已決,他便閉上了嘴巴,如一尊木人似的守在了門口。

魏瓔珞一步步上了寶月樓。

越往上,光線反而越昏暗,偶有一兩根光線,從木板間的縫隙鑽入,在地上畫出一條條縱橫。

她在頂樓尋到了沉璧。

廣闊一層樓,原是她跳舞的地方,如今空蕩蕩只餘灰塵,她背對著魏瓔珞,坐在屋中央,歪頭哼著一曲童謠。

魏瓔珞轉到她面前坐下,抬起她的下巴盯了好一會,忽笑道:「裝瘋這條保命之道,你領會的不錯。」

歌聲戛然而止,歪斜的腦袋慢慢直回脖子上,沉璧撥開臉上的亂髮,因為許久不見天日,故而皮膚蒼白如紙:「你來了。」

魏瓔珞:「對,我來了。」

沉璧吃吃笑:「你為什麼來?」

魏瓔珞:「我來告訴你,因為這場刺殺,你的三位兄長受到牽連,殺頭的殺頭,流放的流放。」

沉璧一聽,猛然捂住臉,嗚咽聲從指縫間溢出,彷彿下一刻就要放聲痛哭。

魏瓔珞卻道:「在我面前,不必演戲了。」

「……哈……」沉璧緩緩放下手,露出的竟是一張笑臉,「哈哈哈哈哈!!」

魏瓔珞定定望著她:「沉璧,我剛開始不明白,你要殺死皇上,多的是機會,為什麼要當眾行刺,你明明知道,一旦這樣做了,你的兄長一定喪命!」

沉璧仍在笑,笑得縱情恣意,快活無比!

見她這幅模樣,一個答案終於浮上魏瓔珞心頭,她喃喃道:「原來,你一直想要的,就是他們的命。」

許是因為心情好吧,沉璧竟笑著給了她一個確切的答復:「是,我想要他們的命。」

魏瓔珞沉默片刻,問:「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我已得償所願,沒什麼不能告訴你的。」沉璧彷彿被送了綁的馬兒,出了籠子的小鳥,渾身上下都透著輕鬆,隨意往地上一坐,就彷彿地上不是寶月樓的冰冷地板,而是鬱鬱蔥蔥的草原,她笑道,「圖爾都日夜惦記著霍蘭部的大權,幫助清軍剿滅叛首之後,便在整個部落蒐羅美人,要獻給大清朝的皇帝!最後,他選中了我!」

魏瓔珞:「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

沉璧:「那你知不知道,他用酒灌醉了我,將我送上馬車。我醒了以後,他們告訴我,若要兒子平安無事,便要乖乖聽話。萬般無奈,我答應了。」

魏瓔珞:「既然你答應了,為何要興風作浪?」

沉璧吃吃地笑:「路到中途,隨行的女僕實在忍不住了,她告訴我,阿夏偷偷跑出來,想要尋找母親,卻被圖爾都他們發現,連夜追捕,一時不慎,他摔入了抓捕野獸的陷阱!他,摔下去了,摔得血肉模糊!」

之後的事情,再清楚不過。

沉璧原本想要隨子而去,卻不料被傅恆救了下來,既然他要她生不如死,那就不要怪她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我來紫禁城,從來不是為了得寵,而是為了報復,我想看見皇上殺了傅恆,再殺了你,最後再告訴他真相,讓他一輩子活在痛苦中。」沉璧嘆道,「我只差一步就成功了,這一步……咫尺天涯。」

情之一字,一往而深。

沉璧只差一步就能走進弘曆心裡,可就算走過去了,也只會發現,那顆並不怎麼大的心裡,早已經住進了一個人,住不進別人。

這才是真正的咫尺天涯,令人絕望……打從一開始,沉璧的計劃就注定不能成功。因為那顆傲慢而又護短的心,會拼命保護真正住在裡頭的那個人。

「好了。」魏瓔珞起身道,「該說的都說完了,咱們也該散場了。」

沉璧望著她的背影,吃吃笑著:「對了,聽說你懷孕了。」

魏瓔珞腳步一止。

「恭喜你了。」沉璧道,到此時才帶了一絲羨,「你的孩子有名有姓,還有一個天底下最有權勢,也最為小氣護短的父親。」

「……為什麼從來沒聽你提過丈夫?」魏瓔珞回頭道,「你的丈夫在哪兒?」

沉璧垂了垂眼眸,平靜道:「我沒有丈夫。」

魏瓔珞一楞:「沒有丈夫,哪兒來的兒子?」

沉璧臉上露出極古怪的笑容:「漂亮的臉,不一定是好事。名為部落聖女,不過是饗客的女人,哪兒來的丈夫呢?」

魏瓔珞定定望著沉璧,張口欲言,卻不知說什麼好。

美貌是女人最大的武器,有時候能夠傷人,有時候卻只能傷己,是沉璧不夠聰明嗎?還是她出身不夠好?亦或者是她性子不討人喜歡?不,她既聰明,又出身高貴,還性子討人喜歡,否則也無法將後宮那麼多人玩弄於鼓掌之間,讓他們愛她至深,又恨她至深。

但這樣一個世間難得,彷彿天女一樣的人,卻過著跟妓女沒兩樣的生活。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姓什麼……

沉璧笑了:「魏瓔珞,你很幸運,遇到了兩個愛你的男人。縱然我使勁渾身解數,也沒讓皇上愛上我。我舌燦蓮花,富察傅恆還是要保護你。我真想知道,這兩個人,你到底愛誰呢?」

「沉璧。」魏瓔珞喚道。

沉璧歪頭看著她,似乎在等她的答案。

魏瓔珞卻沒有如她所願,將這個問題的答案深深藏在心裡,魏瓔珞只淡淡道:「瘋吧,瘋一輩子,你就可以活下去。」

沉璧怔住。

瓔珞:「保重。」

她一步步下了寶月樓,一腳跨出大門,陽光重又照在她身上,而在她身後,古怪的童謠再次響起,帶著哭聲與笑聲,從窗門的縫隙間透出來,迴盪在每個人耳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