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八十三章 私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狂風揉花,月浮丘壑,傅恆一人獨坐於書桌前,月光從窗外照進來,照在他掌心中的梔子花紅寶石耳環上。

寶石內瀲灩流光,像極她的眼睛,幽幽無聲地望著他。

他耳邊浮現出沉璧早上說的話:「明天,太后要去藥王廟進香,侍衛大半調離,宮中守衛鬆懈,便是唯一的機會。你若真有意同她遠走高飛,就在西直門外備好馬車等她……」

嘆了口氣,他似下定決心般,用力握緊了手中的耳環。

無獨有偶,延禧宮裡,魏瓔珞躺在冰冷的床鋪上,緩緩張開手掌,掌心裡同樣躺著一枚梔子花紅寶石耳環。

耳邊,同樣響起沉璧早上說的話:「延禧宮附近的蒼震門,是水車每日必經之路,也是你唯一的機會。」

輾轉反側了許久,魏瓔珞終於嘆了口氣,從床上坐起。

是她的錯覺嗎?今夜似乎格外的安靜。

袁春望不在,就連小全子也不見蹤影,魏瓔珞在床上坐了片刻,輕手輕腳的下了床,試探性地推了推門。

吱呀一聲——

門開了,一線月光,透過門縫,落在她臉上。

……連守夜太監都不在,人都去哪了?

無論是去出恭了,還是偷懶跑去睡覺了,這似乎都是魏瓔珞的好機會,也是她唯一的機會。

一只繡花鞋從門後踏了出來。

然後,一路從寢殿走進了後院。

院中假山怪石,奇花異草,卻有一樣東西顯得格格不入——一隻大水桶。

魏瓔珞不曉得這水桶哪裡來的,就像她不知道宮裡的守夜太監去了哪。

「多半,是沉璧動的手腳吧。」她喃喃低語了一句,然後走到水桶旁,揭開蓋子,朝裡頭探去……

第二天,便是太后出宮禮佛的日子。

絲竹悅耳,琴聲如訴,寶月樓裡,沉璧踏樂而舞,折腰之際,目光往弘曆身上一瞟,見他單手支頰,正在走神,眼睛雖看著她,心卻不知飛去了哪裡。

「哎呀!」

弘曆回過神來,起身朝跌倒在地的沉璧走來:「怎麼這麼不小心,李玉,宣太醫!」

李玉嗻了一聲,匆匆離去。

「怎麼跳舞還心不在焉?」弘曆將沉璧橫抱上榻,「待會要陪太后去藥王廟,若是弄傷了腳,你就哪裡也別去了,留在寶月樓裡發呆吧。」

見沉璧臉上顯出焦急的樣子,他忽然笑了,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刮。

「朕也會留下來。」他笑道,「陪你一塊發呆,可好?」

沉璧楞楞看他一會,忽然從榻上滾下來,跪在他面前,淚水漣漣道:「皇上,我有件事在心裡藏很久,一直不敢稟報,可皇上待臣妾這麼好,若我再不說實話,實在於心不忍!」

弘曆楞了楞:「你要說什麼?」

沉璧抿了抿唇,似經歷過一番天人交戰般,咬牙道:「皇上,瓔珞她……」

燭火在桌上燒,卻帶不來任何溫度。

當李玉帶著太醫匆匆趕到時,見到的是弘曆面如寒霜的面孔,以至於整個寶月樓都提前進入了冬天,每個人都被冷的瑟瑟發抖。

「皇上!」沉璧忽然喊道,然後一瘸一拐的追在後頭,「您要去哪,您……您答應過嬪妾,不會為難瓔珞的!」

可弘曆哪肯聽她的話,他快步而出,去了延禧宮。

延禧宮裡,早已人去樓空。

看著眼前空空如也的床鋪,弘曆忽然開口:「李玉。」

「奴才在!」李玉忙上前。

「傳旨。」弘曆冷冷道,「封鎖神武門。」

李玉楞道:「太后今日要去藥王廟,現在封門,難免驚動太后——」

弘曆:「封!」

李玉跪下:「嗻!」

一輛驢車在兩名小太監的驅使下,漸漸靠近神武門。

車上幾只水桶,被大苫布蓋著,水桶個個相同,其式樣,赫然就是魏瓔珞院子那只水桶的式樣。

一個小太監打著呵欠道:「每天三更就要去玉泉山運水,一路走到紫禁城,能把人活活累傻!宮里水井和玉泉山的水又有什麼區別,不都是水嗎?」

另一個小太監用胳膊肘撞了撞他,示意他謹言慎行。

小太監癟癟嘴:「是是,我知道,給皇上太后用的水,當然是天底下最好的水!玉泉水的水又甘又甜,是水井能比的嗎?」

兩人嘮嗑間,驢車的前輪過了大門。

轟隆轟隆,馬蹄聲由遠至近,李玉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遠遠一指驢車:「皇上口與,封鎖神武門——快!攔下那輛驢車!」

護軍們就算不認識他,也認識他身上的衣裳——那必定是宮裡的大公公,更何況他身後還跟了那樣多的宮中侍衛。

於是原本樹立的長矛往前一交錯,擋下了驢車的去路,兩名小太監不知所措,戰戰兢兢立在驢車前。

李玉翻身下馬,身旁跟著袁春望。袁春望快步走到驢車旁,狹長鳳眼瞥向上頭那隻半人高的水桶,冷笑道:「宮中珍品被盜,懷疑就藏匿在水車裡,來人,把他們全部押回去!」

於是在浩浩蕩蕩一群人的監視下,驢車被一路押送至養心殿前。

弘曆早已等在那裡。

袁春望垂首行禮:「皇上,水車全部追回。」

弘歷氣得手發抖,竭力平靜:「李玉!」

李玉揮揮手。

嘴角泛起一絲笑,袁春望領著眾人退下,在場只剩下弘歷,沉璧,李玉,四名押送水車的心腹侍衛。

「皇上。」沉璧抱著他的胳膊,哀哀祈求,「瓔珞素來心高氣傲,哪裡守得住淒冷的延禧宮,那聲聲的哀求,只央我救她一命!我實在於心不忍,又欠了富察大人救命之恩,才答應幫他們二人私奔。」

她就是有這樣的本事,三言兩語,顛倒黑白。

「我錯了,瓔珞也錯了。」她流淚的模樣純真又美好,說出來的話,也似全心全意為他人著想,「請您看在從前的情分上,饒她一條性命,好不好?」

可聽了她的話,弘曆只會更加憤怒,他一把甩開沉璧,快步走到驢車前,伸手抓住苫布,卻遲遲無法掀開。

李玉忐忑道:「皇上?」

根根手指都在發抖,弘曆深吸一口氣:「你來!」

李玉:「嗻。」

弘曆退後半步,閉上眼睛。

眾目睽睽下,李玉一把掀開了苫布,正要打開水桶蓋,誰料水桶搖晃兩下,從車上轟然滾下。

水桶在地上滾了幾圈,蓋子打開,一個人從水桶裡滾了出來。

「你……你……」李玉指著對方,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話來。

弘曆一直閉著眼睛不忍看,直至此時,才慢慢睜開眼睛,待看清楚對方的面容,亦是一愣,脫口而出道:「怎會是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