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八十二章 方便行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沉璧此人,撲朔迷離。

從她嘴裏說出來的話,半真半假,而不到最後一刻,你壓根不知道她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傅恆無法分辨出她話中真假,索性……一句都不信。

「德勝。」傅恆匆匆趕到養心殿外,「請替我稟報一聲,我要見皇上!」

不等德勝回答,一串腳鈴聲就在傅恆身後響起。

後宮之中,行走間會發出這種聲音的,幾乎只有一個人。

「富察大人這麼急,有什麼事嗎?」沉璧叮叮噹當地走來,臉上帶著明媚的笑容,「璧微笑著走入內院,溫柔一笑:德勝,麻煩順便通稟一聲,我也有事要面君。」

德勝嗻了一聲,轉身進了養心殿。

門外,沉璧歪頭往傅恆臉上一瞅,諷刺一笑:「看來富察大人的理智還是戰勝了感情,哪怕眼睜睜看著她死,也要為自己的主子效忠呀。」

傅恆背過身去,不想理會她,但下一刻,沉璧卻繞到他面前,手一抬,一隻梔子花紅寶石耳環晃動在他眼前,點點碎光融進他瞳中。

沉璧拎著那隻耳環,對他笑:「她答應了。」

僅僅四個字,卻如同閃電雷鳴響在傅恆耳邊,炸得他頭皮發麻,聽覺視覺甚至語言能力,都在一瞬之間消失了。

將從魏瓔珞處得來的右耳耳環強塞進他手裡,沉璧聲音一沉:「富察傅恆,你辜負了她第一次,還要辜負她第二次嗎?」

傅恆低頭看著掌心的耳環,如同看著一顆生生從胸口掏出來的心,久久不語。

「容妃娘娘。」門忽然開了,德勝從裡頭出來,對二人道,「皇上說有事要辦,請您回寶月樓去,他晌午有空,一定會去看您。富察大人,請進吧。」

傅恆深深看了沉璧一眼,轉身進了養心殿。

身後,遺珠顯得有些不安,壓低聲音問沉璧:「主子,他會說出去嗎?」

「名利財富,權勢地位,他應有盡有,卻還是不快活。」沉璧腳步輕快的如同一隻小鹿,明媚陽光照在她臉上,她舒心地笑道,「那麼這個世上,能讓他快活的就只有……一個人了。」

養心殿內。

傅恆行過禮,道:「皇上,奴才是為了霍蘭部的軍報而來。」

「這件事,朕已經知道了。」弘曆道,「我已遣海蘭察領兵,協助兆惠將軍平叛,還有何事?」

傅恆:「既然皇上已安排妥當,自然無事。」

弘曆:「那就跪安吧。」

弘曆望著傅恆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忽然問:「海蘭察,傅恆記憶力如何?」

海蘭察:「過目不忘。」

「一個過目不忘的人,卻忘了昨夜已將折子呈送?」弘曆撫了撫桌上奏摺,最上面的那份,恰是霍蘭部的軍報,呈送人傅恆。略略思考片刻,弘曆忽下令道,「海蘭察,另有一件要事,朕要讓你去辦!」

一騎飛馬,載著馬背上的海蘭察出了神武門,一路絕塵而去。

養心殿內,弘曆一手持書,一手負在身後,立於博古架旁,手裡的書半天沒有翻一頁,顯得有些神不守舍。

「皇上。」李玉進來稟報道,「延禧宮請太醫了。」

弘曆背對著他道:「朕何時讓你關注延禧宮的消息,擅作主張!」

李玉:「奴才知罪。」

他在屋內立了許久,弘曆手中的書依舊一頁也沒翻。

「……什麼病?」弘曆冷不丁問。

李玉回過神來,忙回道:「令妃常年茹素,用膳誤時,作下了胃疾。太醫院開了藥方,囑託每天清粥養胃,慢慢調理。」

見無大礙,弘曆終於將手裡的書翻過一頁,冷冷道:「禍害遺千年,朕就知道她死不了!」

他不再提魏瓔珞一事,也沒去延禧宮看她,看起來對她已經毫不在乎了。

但他不在乎,不代表別人不在乎。

承乾殿裡,珍兒正向繼後匯報消息:「娘娘,容妃今日去了延禧宮,可她走了,令妃還活得好好的。」

繼後正在煮茶,茶水沸騰,蒸汽如霧,那霧似花似葉,似鳥似魚,不必喝茶,光是看已是一種享受。

往後的日子還長著呢,繼後有自知之明,她不可能以色動人,便只有在其他地方吸引弘曆,為此要學的東西很多,茶藝便是其中之一。

不過往後歸往後,現在要做的事情,現在還是得趕緊做了。

「原來如此。」繼後笑了起來。

珍兒一愣:「您笑什麼?」

繼後笑道:「本宮可以借刀殺人,容妃自然也可以。」

珍兒正困惑間,袁春望從外頭走了進來,俯身對繼後耳語幾句,繼後便笑了起來:「瞧,這不就來了……袁春望,你知道該怎麼辦了?」

「是。」袁春望恭敬地低著頭,「到時候,奴才會撤出延禧宮的人手,方便容妃行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