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八十一章 真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這是什麼?」沉璧打開眼前的香囊,取出一朵風乾的梔子花。

遺珠道:「娘娘,這是延禧宮派人送去養心殿的信物,被奴才中途攔了下來,那賤人指著皇上回心轉意,您不得不防啊!」

沉璧把玩著梔子花,玩味地一笑。

遺珠:「斬草若不除根,將來後患無窮,主子,早下決心吧!」

沉璧:「所有人都以為我要殺令妃,連你都這樣認為?」

遺珠呆住。

「況且,這東西是不是延禧宮送過去的,還兩說呢。」沉璧手中轉著梔子花,目光卻穿過窗欄,望向延禧宮的方向。

延禧宮的梔子花開了又落,曾經高居枝頭,今日碾入塵埃。

魏瓔珞已經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她用渴望的目光看著桌的茶壺,強撐著起來,身體從床上跌落在地,一點一點爬了過去,好不容易攀上桌子,急不可耐的將茶壺抱在懷裡。

揭開蓋一看,裡頭卻是空的。

魏瓔珞自此再無力氣,她趴在地上,如同死了一樣,半點聲息也無。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雙手扶她起來,又將一杯清水遞到她唇邊,魏瓔珞的嘴唇早已乾裂,一接觸到清水,便如同久旱田地逢甘露,只一瞬間就將水吸乾。

「好些了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魏瓔珞認得這個聲音,她幽幽睜眼:「……你來做什麼?」

蹲在她面前的竟是沉璧,這個害她落得這幅田地的女人,竟還是一副天真無邪的面孔:「我是來幫你的。」

魏瓔珞覺得可笑至極:「幫我?你只是來看看我過得慘不慘的吧?」

「置之死地而後生。」沉璧極認真地看著她,「若不把你逼到極點,你怎肯放棄現在的生活?」

魏瓔珞狐疑地看著她。

「難道不是嗎?」沉璧將她扶回床上,見她坐都坐不穩,便貼心的將迎枕靠在她身後,聲音溫柔,「紫禁城有名利富貴,可那都是過眼雲煙,包括皇上的寵愛。他看似很疼你,可我只是略施小計,皇上就懷疑你、厭惡你,可見在他心裡,你不過是件玩物,隨時可以被更好的玩物所替代。」

魏瓔珞被她說得臉色發白,縱想反駁,一時之間卻也找不出反駁的話來。

滴水未進,一米不沾,她受磋磨至今,卻不見他來看她一眼,他的心裡……真的還有她嗎?

「瓔珞,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幫你,幫你認清紫禁城,認清大清國的皇帝。」沉璧用手帕沾了水,覆在她滾燙的額頭上,「他是個虛偽,自私,無情的男人,不值得你浪費一生的時間。」

魏瓔珞拍開她的手,冷冷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想報恩。」沉璧虔誠地望著她,如同信女向自己的佛訴說心願,「報答你保護我的恩情,也報答富察大人的救命之恩。」

魏瓔珞一楞,不知她嘴裡怎會蹦出傅恆的名字來。

「我來京的路上,曾經跌落懸崖,若非富察大人,我現在已經是一具枯骨了。」沉璧道,「他是個好人,年輕英俊,溫柔體貼,我一直想報答他,可不知道怎麼做,直到我發現他愛你。」

魏瓔珞:「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沉璧:「可他對你的愛,從沒改變過!」

她信誓旦旦的模樣,讓魏瓔珞懷疑她已經跟傅恆碰過面了,傅恆啊傅恆,你可知眼前是個什麼樣的女人,與她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

「你還是不信我,是因為明玉的事情嗎?」沉璧小心打量她的神色,嘆了口氣,「事到如今,我依然不後悔,我很高興她死了,因為這樣,你就少了一個包袱……瓔珞,人不能總被恩義束縛,你該多想想自己。」

說完,她將一朵風乾的梔子花捧到魏瓔珞面前。

「有人假託你的名義,送了一株風乾的梔子花去養心殿,卻落到了我手裡。」沉璧問,「你猜這人會是誰?」

還能是誰呢?魏瓔珞斬釘截鐵道:「皇后。」

這又是繼後慣用的伎倆。

她若要害一個人,絕不自己動手,而是千方百計鼓動旁人動手。

最後兩人無論誰勝誰負,繼後自己的十根手指頭都是乾乾淨淨的,一點血腥也不沾。

這一次也一樣,繼後假借魏瓔珞的名義,送了一朵乾枯的梔子花去養心殿,中途卻故意讓寶月樓的人將花截下。

倘若沉璧真有爭寵之心,只怕真會接受遺珠的建議,將那花昧下,然後趁魏瓔珞病要她命。

——當年純妃不就是中了類似的計,然後替繼後出手,害死了先皇后的嗎?

只是這一次,事情出了一些意外。

亦或者說是,魏瓔珞沒看清沉璧是個什麼樣的人,繼後也沒看清。

她一定撩不到,沉璧竟會直截了當的跑到魏瓔珞面前,將那朵梔子花,將自己的猜測一同呈遞上去:「對,是皇后。她想借我的手,徹底了結你的性命,但沒有我,她還能借別人的手,你若再不走,必將命喪紫禁城!」

沉璧不是危言聳聽。

想要對付魏瓔珞,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可以說是過了這個村,就再沒這個店,魏瓔珞吃了此次教訓,一定會對繼後,對沉璧,對身邊的一切人都提高警惕,再也不會輕信於人,也再也不會讓自己淪落到如此境地。

其他人想要對付她也難,因為魏瓔珞已經沒有了弱點——她僅有的弱點,明玉,已經不在了。

站在眾人面前的,將會是一個沒有弱點的,鐵石心腸的,完美的魏瓔珞。

「……就算我想走,又能出得去?」比如現在,魏瓔珞就不打算搭理對方,敷衍道,「一入宮門深似海,難不成你有什麼辦法?」

「我有。」不料沉璧竟道,「我有辦法幫你逃出去。」

魏瓔珞直直看向她,似乎要透過眼前這張美麗皮相,看清楚下頭的那顆心。

「瓔珞,我被當成貢品一樣送給皇上,失去了骨肉至親,失去了人身自由,每天照鏡子的時候,看著這一身旗裝,痛苦得無以復加!我走不了……因為我身上肩負著族人和平的期望,我只能一直留在這裡,直到血肉腐爛,白骨成灰。」沉璧忽然握住她的手,「可你不同,你還有機會!」

她看著魏瓔珞的眼神,竟如同魏瓔珞看著明玉。

將自己的夢想強加於對方身上,殷殷期盼著,期盼著你能夠替我得到幸福。

魏瓔珞呆呆說不出話來。

「答應我,離開吧。」沉璧撫摸她的臉頰,聲音如蠱似惑,「在紫禁城這座龐大的怪物將你徹底吞沒之前,離開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