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八十章 後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將長春宮內服侍的宮女太監們召到一處,袁春望吩咐道:「從今天起,不必再給令妃送膳!」

目光在人群中逡巡一圈,最後他抬手一指:「延禧宮的一切,就交給你來辦!」

「是!」小全子低眉順眼地應了。

揮退其他人後,袁春望單獨留了他說話。

袁春望淡淡道:「從前你處處和我做對,知道為何要給你機會嗎?」

小全子跪在他面前,低眉順眼道:「奴才背叛了令妃,她若好好活著,以後絕沒有奴才的好。」

袁春望拍了拍他的肩,語重心長:「我不想聽見半句流言蜚語。」

在他眼裡,在眾人眼中,小全子又一次背叛了舊主。

此人一貫如此,不斷背叛舊主,不斷投靠新主,不過正因為如此,袁春望才敢用他,至少在更好的主人出現之前,他就是一條最好用的狗。

雖然用他,卻沒有完全信他,袁春望偶爾會來偷看他做事,譬如今天,他就暗暗躲在門口,門內小全子啪的一聲,放下一碗清可照人的稀粥。

魏瓔珞驚道:「是你?」

小全子無動於衷:「吃飯了。」

低頭看了眼稀粥,魏瓔珞冷冷道:「這就是我的膳食?這是清粥,還是清水?」

小全子抬手挖了挖耳朵,不耐煩道:「現在除了我,還有誰願來這鬼地方!給臉不要,不喝粥,那就餓著吧!」

門外,袁春望將這場景收進眼底,冷冷一笑,放心離去。

延禧宮內他一手遮天,外人不知宮里內情,只道魏瓔珞僅僅只是閉門思過,除此之外,衣食住行,一如既往。

傅恆原本也是這樣認為的。

下朝之後,他正要出宮,一個小太監忽然湊過來:「富察大人!索倫大人整日與酒為伴,請大人設法相勸!」

傅恆不知道他是誰派來的,卻知道他說的極有可能是真的。海蘭察雖然平日裡看起來不拘小節,甚至還有些馬大哈,但卻是個用情至深的人,明玉住進了他心裡,就一輩子在他心裡了。

如今明玉一死,等同於生生從他心裡挖了一塊肉走,沒陪著一塊死,還是因為家裡有個寡母在。

但人心難測,當日沒人料到明玉會自盡,今日難道又能肯定,海蘭察不會幹出一樣的傻事嗎?

一念至此,傅恆心裡就生出一絲焦急,也不用對方帶路,自己就輕車熟路的趕到了侍衛所,推開房門:「海蘭察!」

「海蘭察」身上穿著一件明顯不合身的侍衛服,像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裳,手腳都顯得短,聽見傅恆的聲音,「他」轉過身來,抬手摘下頭上的帽子,如瀑黑髮傾下肩頭。

哪裡是海蘭察,分明是……沉璧。

傅恆一楞,轉身就走。

沉璧:「富察大人請留步。」

傅恆卻不肯留,或者說不敢留:「容妃,你公然設套引外臣來此,就不怕被人得知,身敗名裂嗎?」

沉璧一笑,只一句話就止住了他的腳步,她輕輕道:「你若想坐視令妃遭遇不測,就走吧。」

房門重新關上,扮作小太監的遺珠守在門口。

「說吧。」傅恆帶著一絲警惕道,「到底什麼事?」

沉璧卻掏出一副帕子慢慢把玩,帕子上一雙相依相偎的蜻蜓,她柔聲道:「你的香囊,瓔珞的帕子,原來是一對的。」

傅恆皺起眉頭。

「富察大人。」沉璧好奇地看著他,「瓔珞是屬於你的,眼睜睜看著她被別人奪走,如今又被棄之敝履,你一點兒也不難過嗎?」

傅恆心中警惕更甚,他深知後宮傾軋,不下於朝堂爭鬥,當即拂袖而去道:「微臣不知你在說什麼,告辭!」

沉璧在他身後喊道:「現在的魏瓔珞,不過硬撐著一口氣罷了!」

傅恆腳步一頓。

「她得罪的人太多了。」沉璧好整以暇道,「到了落魄之時,自有算賬之人。隔絕消息,日供清水,又能支撐多久呢?」

傅恆難掩怒容:「這都是拜你所賜!」

沉璧:「不,這是因為你呀!」

傅恆一楞,因為他?

「你與瓔珞本有婚盟,最後勞燕分飛,是誰先背叛了誰?」沉璧質問他。

傅恆啞口無言。

「若不是被人厭棄,以她如今的年歲,早該是幾個孩子的母親了吧?」沉璧認真看著他,「相夫教子,舉案齊眉,這才是她原本該有的人生,現在……卻什麼都沒有了,你覺得是因為誰?」

傅恆指握成拳,指頭發出噼裡啪啦的脆響。

「看。」沉璧看了眼他的手,咯咯笑起來,「你明明很生氣,可礙於禮教與尊卑,仍不敢打我一拳。」

她慢慢將視線移到他臉上,那種略帶輕視與憐憫的目光,無論是誰也受不了。

「就像你礙於禮教與尊卑,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將最愛的女人奪走,卻不好好珍惜。」沉璧柔聲道,「最後你還要對他頂禮膜拜,俯首帖耳,富察大人,你太可悲了。」

「夠了!」傅恆再也忍受不下去,生硬道,「微臣還有事,先走了!」

「你又要逃跑了嗎?」沉璧冷不丁在他背後道。

呼的一聲。

一隻拳頭猛地朝她砸來,帶起呼嘯風聲,沉璧不閃不避,眼看拳頭就要砸在她臉上,卻在最後偏移了一下軌跡,重重砸在她身旁的牆壁上,鮮血立刻綻放如花,傅恆死死咬著下唇,身體因為憤怒而微微發抖。

看著險些失控的傅恆,沉璧的唇角慢慢向上勾起,綻放出懾人的笑容。

「這樣就對了。」她柔聲似蠱,「皇帝讓你一忍再忍,可他幹了什麼?殘害手足,奪人妻子……這樣一個人,配當你的主子嗎?傅恆,聽我一句勸,為了你,也為了瓔珞,醒一醒吧!」

醒一醒吧……

「水……」

延禧宮中,魏瓔珞虛弱地躺在床上,掙扎半天,卻依舊睜不開眼,半睡半醒間,乾裂的嘴唇裡吐出一個字:「水……」

小全子走進來,手裡一只茶盞,卻不是遞給她,而是遞給屋內坐著的袁春望。

袁春望喝了一口茶,淡淡一笑:「「每日一杯清水,不是用完了嗎?」

魏瓔珞本就生著病,不但得不到治療,反而被克扣了膳食,一碗稀飯,一杯清水,常常不到夜晚,就餓得兩眼發暈,只能躺在床上睡覺,一來減少消耗,二來……睡著了,就不覺得餓了。

「……皇上只命將我軟禁,我若死了,你能逃過嗎?」魏瓔珞好不容易睜開眼,眼前一片模糊,說出來的每個字都氣若游絲。

「你想吃飯,或者想喝水,都很簡單,一句話而已。」袁春望暗示道,「你知道我想聽什麼,為什麼不說呢?」

「求你?」魏瓔珞嘲諷一笑,「我寧可餓死。」

頭皮忽然生疼,在魏瓔珞的慘叫聲中,袁春望抓住她的頭髮,將她一路從床上拖行至銅鏡前。

「看看現在的你。」袁春望將她的臉往銅鏡上一按,笑道,「還是那個風光無限的令妃嗎?」

蓬頭垢面,瘦骨如柴,與其說是寵妃,倒不如說是冷宮裡的廢妃,骨肉被一寸寸蹉跎成灰,只餘一雙眼睛還在發光,猶如灰燼中的火焰。

袁春望:「求我。」

魏瓔珞:「不。」

「……叫我哥哥。」袁春望似乎退了一步。

魏瓔珞卻還是一樣的答復:「不。」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袁春望忽笑了起來,斑斕美豔,卻又刻骨殘酷的笑容,「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吧,告訴我,你後悔離開我嗎?」

魏瓔珞看著鏡子裡的他,他的目光十分複雜,情愫與怨恨混雜在一起,猶如風雪席捲海水。

他真的只需要一句話,哪怕是假話,哪怕只是騙騙他……可那麼長時間的等待,等來的卻是她輕輕一句:「我不後悔。」

「啊……是嗎?」袁春望的心一下子空落落的,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才將魏瓔珞打橫抱起,放在床上,像最後一次盡哥哥的義務,然後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臉上,迫使她一寸寸撫過自己的下巴,嘴唇,鼻子,眼睛……

「記住這張臉。」他囑咐道,「牢牢記住,下輩子再來找我算賬。」

然後,他終於鬆了手。

丟下咳嗽不止的魏瓔珞,袁春望頭也不回地出了房間,對小全子道:「今天起,那碗清粥也省了。」

小全子倒抽一口冷氣:「這可不行啊,萬一真出了人命——」

袁春望一笑:「令妃性情剛烈,經此打擊,一蹶不振,抑鬱成疾,明白了嗎?」

小全子打了個冷戰,深深埋下頭去:「嗻!」

既然這輩子做不成兄妹,那就送她一程,下輩子再見。袁春望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此事說難不難,在後宮之中,想要讓一個失寵的妃子「病死」,實在是太過簡單不過的事。

唯有一事可慮,那就是此事能夠瞞過弘歷,卻瞞不過繼後。

思索片刻之後,袁春望回了承乾殿,二話不說,跪在繼後面前:「請皇后娘娘恕罪。」

架子上一只翠色鸚鵡,正在啄食繼後手中的穀粒,繼後背對著他道:「本宮什麼都沒說,你就知道錯哪兒了?」

袁春望心中一跳,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瞞不過繼後,但也沒想到她竟這麼快就知道了。可見她對他並不完全放心,定是派人在他身旁監視著了。

他心裡念頭轉動,臉上卻誠惶誠恐:「奴才擅自做主處置令妃,非是為了自己,而是想為皇后娘娘分憂啊。」

此話是他揣摩著繼後的心意說的,繼後聽了,輕輕一笑:「你收買太醫,製假醫案,讓令妃病逝,本是順理成章,可惜燕過留痕,太過心急,必然落下把柄。」

袁春望一怔:「那娘娘的意思是——」

「令妃要死,卻不能死在本宮手上,馬上準備兩件東西,一件派人送去養心殿,另一件……」繼後頓了頓,回頭對他神秘一笑,「還是送去養心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