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七十八章 疑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李玉小心翼翼打量弘曆的神色。

知道魏瓔珞失蹤後,弘曆簡直坐立不安,后寶月樓宮人傳來消息,說見到魏瓔珞進了長春宮,弘曆便馬不停蹄的趕了過去。

哪知道會見著那一幕……

宮妃與外臣竟在後宮私會,弘曆沒有當場走出去,已是天大的恩典,否則他們兩個沒一個能活過今天。

一個小太監忽從外頭進來,通報道:「皇上,容妃娘娘在殿外求見。」

弘曆抬了抬眼皮子,幾乎溢於言表的憤怒,竟在頃刻之間潛入眼底,他平靜道:「讓她進來。」

沉璧滿面歡喜地走入,獻寶似的將一件繡屏獻到他面前。

弘曆低頭看了看:「這是什麼?」

沉璧:「我向瓔珞學了刺繡,又請繡坊的師傅指點,才繡成這道插屏,皇上瞧瞧,喜歡嗎?」

弘曆只一眼就看出了來路:「扁豆蜻蜓圖。」

沉璧:「我想了很久,不知繡什麼送給皇上,瓔珞有一方這樣的帕子,我看著有趣,便依樣畫葫蘆學來了。」

一再聽見這個名字,弘曆的臉色漸漸產生變化,他有些不耐煩道:「是嗎?」

沉璧彷彿沒察覺:「我很喜歡這圖案,跟瓔珞求了很久,可她就是不肯送我!呀,對了!」

她忽然一拍手,天真笑道:「富察大人也有一個類似的東西。」

弘曆眼皮子一跳:「……你什麼時候見過他?」

「皇上不知道?我來京城的途中,險些墜入斷崖,多虧富察大人救我一命。」沉璧歪著頭,似在回憶過去,「那時我看見他腰間配了一個香囊,上頭也繡著一樣的圖案……嘻嘻,想不到富察大人一個男人,喜歡的東西居然跟女人一樣……」

「好了!」弘曆再也按耐不住怒火,低喝一聲,「沉璧,朕還有公務,你先回去吧。」

一個人若起了疑心,原本被他遺忘掉的一切,就如同霧散後的山巒,一點一點變得清晰。

魏瓔珞回到明玉房內,宮人已將裡頭的血跡清洗乾淨,原本要將明玉用過的東西也一併收拾掉的,免得讓貴人沾染到晦氣,但被魏瓔珞阻止了。

如今明玉用過的梳子,慣用的胭脂,以及她平素愛戴的簪子,都靜靜躺在梳妝台上,魏瓔珞將手放在台上,一寸寸拂過,最終盯著那套陌生金器,冷冷道:「這是哪兒來的?」

小全子上前:「回主子的話,明玉姑娘出宮前一日,容妃身旁的大宮女遺珠來找明玉姑娘,當時奴才瞧見,她手裡捧著一隻雕花匣子。」

瓔珞:「是這隻嗎?」

小全子:「是。」

瓔珞拿起金鑷子把玩。

「……主子?」小全子小心翼翼看她。

金鑷子已經深深嵌入魏瓔珞掌心,她死死捏著金鑷子,像捏著仇人的脖子,冷冷道:「容妃如今在何處?」

沉璧從養心殿出來後,逕自回了寶月樓。

樓外樓,山外山,盡被大雨覆蓋。

沉璧踩著雨點聲起舞,她且舞且歌,隱約是一首童謠。

她的舞姿很美,可遺珠看她的目光卻有些恐懼。

因為她分明跳著一支雙人舞。

就彷彿眼前有一個看不見的人,將手搭在沉璧掌心裡,她進「它」就退,她退「它」就進,她旋轉「它」也跟著旋轉。

沉璧笑得十分迷離,似乎沉浸在一場只有她自己能看見的美夢之中,直至一不留神瞥向銅鏡,看見鏡子裡一身旗裝,獨自起舞的自己,她的歌聲戛然而止,彷彿一個人從夢裡驚醒般,眼神茫然了許久,忽然撲向鏡子,不停捶打著鏡面。

「主……主子……」遺珠戰戰兢兢地喊道。

沉璧彷彿沒聽見她說話,仍捶打著鏡面,彷彿鏡子裡藏著個生死大敵。

「主子。」門外忽然傳來宮女的聲音,「令妃娘娘到訪。」

沉璧兇狠地吼叫:「閉嘴!」

外面再也沒了聲音。

沉璧極緩極緩的轉過頭,吃吃笑著:「親愛的瓔珞,等一等,我馬上就來。」

她一邊哈哈大笑,一邊向門外走去,經過遺珠時,遺珠反射性的後退幾步,看著她的背影,如看妖魔。

一出門,沉璧臉上就浮現出往日的天真,毫無心機地笑著:「瓔珞,我正想去找你呢。」

魏瓔珞慢慢轉過頭,用一種審視的目光打量著沉璧:「找我?」

沉璧點頭,快步走到她面前:「回來以後我想了很久,明玉的死,我有責任。」

魏瓔珞:「哦,你有什麼責任?」

沉璧:「明玉先前曾將生病的事告訴過我,可她求我保密,我生怕你傷心,一直拖著不敢說,沒想到,她竟然想不開,尋了短見!」

魏瓔珞突然笑了。

沉璧:「瓔珞,你怎麼了?」

她們之間橫著一張桌子,魏瓔珞伸手一推,將一隻匣子推到她面前:「這是你送她的?」

匣子已經打開了,裡頭的金器一應俱全,就連原先插在明玉心頭上的那一柄金剪子,也已經洗乾淨放了進去。

沉璧的目光從金剪子上掃過,嘆道:「我看明玉的用具全都舊了,才會送了一套金器,卻沒想到……」

「若不是我今日問起,你是不是壓根就不打算告訴我。」魏瓔珞嘲諷一笑,「這東西……居然是你送的。」

「……我不能說!」沉璧忽然抬頭看著她,「我好不容易才贏得你的信任,若是說了,你就會疏遠我!可是瓔珞,明玉做了傻事,我也隱瞞了你,但我們的初衷,都是要保護你呀!」

魏瓔珞猛然站起:「說,你刻意接近我,到底是何用意!」

沉璧:「我想和你成為最好的朋友。」

魏瓔珞:「最好的朋友,就是處處隱瞞?」

沉璧:「我沒有!」

魏瓔珞猛然拔出匣內的金剪子,用力刺入桌面,厲聲:「那你為什麼要逼死明玉!」

屋子裡的人都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膽子小些的宮女已經驚叫出聲,反倒是沉璧神色如常,甚至還將手覆在她握著剪柄的手上,對她笑:「瓔珞,明玉已是無藥可救,可你要好好活著,長痛不如短痛,就算留下她,你又能留多久。一天,兩天,一個月?」

什麼長痛不如短痛?魏瓔珞惱怒於她的用詞,狠狠道:「明玉如何,我如何,用不著你來多管閒事!」

「你能接受她,索倫家不行呀。」沉璧溫柔道,「他們會怨她,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還要嫁進他們索倫家,禍害他們家的獨子。然後他們會一塊恨你,因為是你出的主意……瓔珞,我不想讓你被人怨,尤其是被你最喜歡的明玉怨,我是在幫你呀,你怎麼能怪我呢?」

魏瓔珞用看瘋子的眼神看著她:「你瘋了……」

沉璧歪頭朝她一笑,笑容說不出的詭異。

又是一陣驚呼,在眾人或驚或恐的目光中,沉璧忽然拔出桌上的金剪子。

魏瓔珞大吃一驚,剛剛後退一步,就見沉璧伸手將金剪子遞來。

剪柄遞向魏瓔珞,剪尖對準她自己。

「瓔珞。」沉璧的聲音如蠱似惑,「明玉活得很痛苦,死亡對她而言,其實是一種解脫。你是人,不是神,不能擔負所有人的喜怒哀樂,送走了明玉……你就能自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