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失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剪子插在心口上,還流了那樣多的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明玉已經活不了拉。

魏瓔珞也知道,但她不肯信。

每個人都一樣,不肯相信親人愛人就這麼拋下自己,撒手而去,非得折磨大夫,折磨自己,折磨到最後,嗚的一聲哭了出來。

「索倫侍衛,您這是幹什麼呀?」

「快,快攔住他!」

「不要讓他驚擾了娘娘!」

太監們抱手的抱手,抱腿的抱腿,海蘭察兩眼通紅,面色猙獰,連太陽穴附近都在爆著青筋,誰也不敢讓這樣一個人靠近令妃娘娘。

「索倫侍衛,主子吩咐了誰也不見!」小全子抱著他的腿道,「您這樣亂闖,是在為難奴才!」

「滾開!」海蘭察已經被噩耗燒糊了腦袋,竟一腳將人踢開,撲向寢宮大門,「令妃,你出來!我有話要問你!」

房門緊閉,無人應答,就在海蘭察要破門而入時,沉璧帶著人從外頭走了進來,一見眼前光景,立刻面色一沉:「令妃傷心過度,不願見人,你有什麼話,可以對我說。」

「我就問她一句……」海蘭察盯著緊閉的房門,「明玉因何而死?」

沉璧嘆了口氣:「我們到明玉的房間,她便已自盡而亡,什麼話都沒留下。」

這樣的解釋還不如不解釋,海蘭察掙開眾人,撲到門上,捶著門道:「令妃,明玉是你最好的朋友,最親近的心腹,她的死,你就半句交代都沒有嗎?出來!」

他動靜這麼大,終於驚動了弘曆。

弘曆一聲令下,侍衛衝入延禧宮,將海蘭察給綁回了養心殿。

「海蘭察,你真是放肆!」弘曆怒視對方,「誰准許你在延禧宮大吵大鬧,驚擾令妃?」

海蘭察跪在地上,頭顱低垂,倔強的不給半句解釋。

若換平時,少不得要責他一頓,但今日念在他痛失愛侶,故而弘曆不與他斤斤計較,目光一轉,落到跪在另一邊的葉天士身上。

腦子裡不禁浮現出沉璧的面孔,浮現出她今早對自己說的那句話——「皇上,關於明玉的事,臣妾有事稟報……」

「葉天士。」弘曆冷冷道,「你說。」

葉天士已經跪了有一會了,嘆了口氣,如實道:「姑娘曾來找過臣,臣斷出銀針已入心肺,根本無藥可醫,明玉姑娘囑託臣不要說出去,沒想到卻尋了短見——」

海蘭察聽到一半,就已怒不可遏,一把抓住對方的領子道:「她不讓你說,你就什麼都不說?」

又是一陣兵荒馬亂,弘曆大聲呵斥,李玉上前阻止,最終將海蘭察拉開,他深呼吸幾下,忽然哽咽起來:「是我的錯,全都怪我,她沒說,我也沒問……」

男兒流血不流淚,只是未到傷心時,送走海蘭察後,葉天士低聲詢問道:「皇上,令妃娘娘那兒……」

「不必告訴她。」弘曆道。

葉天士有些忐忑,他原本覺得自己為患者保密,乃天經地義之事,如今見了海蘭察的悲慘樣子,又覺得有些後悔,甚至覺得若是自己能早些告訴海蘭察,告訴魏瓔珞這事,說不準明玉會有另外一個結局。

故他猶豫片刻,道:「皇上,臣知情不報,已是大錯,現在還隱瞞令妃娘娘,怕是……」

「不必多此一舉。」弘曆望著延禧宮方向,神色複雜,「她原先不明白,現在也該想明白了。」

只不過,世上有些事,即便能夠想明白,卻一時半會也接受不了。

叮鈴,叮鈴,叮鈴……

寶月樓中,輕歌曼舞。

裙擺在空中旋轉,鈴鐺叮噹作響,沉璧快樂地跳著舞,折腰一曲佔盡翹楚,笑容如蠱似惑又無辜。

「娘娘。」遺珠來到她身旁,小心翼翼道,「剛得到的消息……令妃失蹤了。」

舞步一停,沉璧轉過頭來:「她去哪了?」

「不知道。」遺珠搖搖頭,「剛剛皇上派人去找她,哪知人不在宮裡,現在延禧宮上上下下都快找瘋了。」

沉璧呵了一聲:「我知道了……把我的鞋子拿來。」

腳鈴聲聲,如奏一曲異族小調,調子從寶月樓一路蔓延至宮門前,沉璧等了許久,總算等到了她要找的人,笑著喊:「富察大人!」

傅恆入宮辦事,現在事情辦完,正要出宮,見又是她,眉頭忍不住皺了一下。

沉璧迎了上來,聲音有些焦急:「瓔珞失蹤了!」

之後,她匆匆將延禧宮裡發生的慘案與他說了一遍,然後嘆道:「明玉的死,她十分自責,我真怕她會出事。」

傅恆沉默片刻,仍然充滿距離感地說:「容妃,我只是個外臣,不能干涉宮事,抱歉。」

行了個禮,他舉步前行,眼看就要走出宮門,忽轉頭一看。

身後空空如也,沉璧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

傅恒猶豫片刻,忽然一咬牙,轉身朝後宮方向走去。

沒了女主人的長春宮,總是落木蕭蕭,無比的寂寞。久而久之,除了鳥雀,無人光顧。

今兒卻奇了,空蕩蕩的宮殿內竟傳來掃地的聲音,一下又一下。

「你果然在這兒。」

掃帚停了一停,重又掃動起來。

傅恆從門外走進來,朝對面那人道:「你已不是當年長春宮的小宮女,你是令妃,讓人知道你在這兒打掃,他們會怎麼想?」

說罷,他劈手奪過她手中的掃帚,丟開了。

魏瓔珞木然看他一眼,不爭不怒,忽地往地上一跪,身旁一只水桶,桶沿搭著一塊抹布,她麻利的將抹布打濕擰乾,然後開始擦地,就如同她還是長春宮的一個小宮女。

傅恆嚴厲地:「魏瓔珞!先皇后走了,明玉走了,從前在一起的人,就剩下你一個,可那又如何,你是魏瓔珞,沒有他們,你也可以自己站起來!」

魏瓔珞起不來,她仍跪在地上,一刻不停地擦著地板。

「你夠了!」傅恆單膝跪在她面前,雙手按住她的肩膀,試圖搖醒她,「這不是你的錯,就算她沒有自盡,也活不了多久,太醫不是已經說過了嗎?針入肺腑,無藥可救!」

「不……是我的錯。」魏瓔珞閉上眼睛,垂淚道,「因為我的私心……」

傅恆:「什麼私心?」

「皇后娘娘曾說過,將來要為我送嫁,可惜她沒有看到。」魏瓔珞淚眼朦朧,「我想讓明玉出嫁,披上那身鮮紅的嫁衣,實現我永遠做不到的夢……」

傅恆呆呆看著她。

口口聲聲要她不要留在過去,但他自己能做到嗎?

倘若他能做到,他就不會留著舊友寄的書信,乳母織的舊袍,同學送的舊書,以及瓔珞送他的那隻舊香囊。

傅恆恰恰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念舊的人。

「現在你明白了?」她抬起一雙淚眼望著他,喃喃道,「是我的錯,不該將自己實現不了的夢,強加於明玉身上。」

這不僅是你的夢,也是我的夢……傅恆痴痴看著她,幾乎以為自己只不過做了一場噩夢,他沒有娶爾晴,她也沒有嫁給弘曆,他們仍然青春年少,一個是長春宮的小宮女,一個是她的少爺……

可惜這不是夢。

魏瓔珞哭了許久,終於平靜了一些,掃了眼仍放在她肩頭的手,不留痕跡的推開他:「抱歉,富察大人,我失態了。」

傅恆:「瓔珞……」

魏瓔珞站起身,雖然身上還穿著宮女的衣裳,但神態已經恢復成宮妃的模樣:「富察大人,您這樣稱呼,不合規矩。」

傅恆強忍悲傷:「令妃娘娘,請你多保重。」

魏瓔珞頭也不回地往外走,走到一半,忽然停下腳步:「……富察大人,是誰告訴你我在這兒的?」

傅恆:「我在路上遇到容妃,她說你失蹤了,我一猜,你便是在這兒。」

容妃?魏瓔珞一楞,繼而若有所思:「容妃,容妃……等等,難不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