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七十五章 更多的報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能讓魏瓔珞上心的事情不多,明玉的婚事算是其中之一。

這姑娘跟了她很多年了,兩人名為主僕,實為姐妹,魏瓔珞自己日子過得不如意,便希望明玉別步自己的後塵,重重考察之後,終於為她選定了一個對象。

「主子,明玉姑娘她……」小全子在門前欲言又止。

魏瓔珞楞了一下,推門而入,只見屋中一片狼藉,聘禮散了滿地,明玉背對著她坐著,冷冷道:「出去!」

「明玉!」魏瓔珞皺眉,「你怎麼了?」

聘禮是侍衛統領海蘭察送來的,此人如今深受弘曆器重,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品行端正,家中長輩都只娶一個妻子,無人納妾,在這樣的家庭裡長大,海蘭察極有可能也只娶一人。

能夠一世一雙人,那麼就算他家境貧寒一些也無甚,反正魏瓔珞已經準備好了一份豐厚的嫁妝,足以補貼這兩人的家用。

明玉回過頭來,見是她,冷淡道:「我不嫁人。」

倘若她一開始就反對,魏瓔珞自不會逼她,但如今庚帖都換過了,她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魏瓔珞皺眉:「明玉,你與海蘭察情投意合,如今聘禮都送來了,為何突然說不嫁了?」

明玉:「我不管,總之我不能嫁給他,我不能!」

魏瓔珞:「你不嫁,總得給我個合情合理的緣由吧。」

明玉眼圈漸漸泛紅,她總不能告訴魏瓔珞實情吧?

純貴妃早年間為了磋磨她,在她身體裡扎了許多根針,有些被拔出來了,有些卻埋在肺腑裡,經年累月終成了一根根催命符,葉天士說了……無藥可救。

這樣一具身子,怎好去禍害別人?明玉推開魏瓔珞,朝門外衝去:「我就是不嫁人,絕不嫁!」

「明玉!」魏瓔珞忙追了上去。

兩人鬧出的動靜這樣大,可瞞不過身旁伺候的人。

無論明玉嫁或不嫁,總不能讓屋裡的聘禮就這麼丟在地上,小全子領了幾個宮女進來收拾,收拾完,差不多已是用午飯的時候,其中兩個尋了個陰涼處用膳,還一個避開兩人,悄悄去了寶月樓。

寶月樓內,太後褪下手上一串碧玉珠,套在沉璧的手腕上,珠子綠如春水,更襯得沉璧一截手臂白生生如蓮藕。

太後撫著沉璧的頭髮,慈眉善目地笑道:「越是和你相處,越讓我覺得親切,這只是一份禮物,收下吧。」

沉璧伏在她膝上,如孩童承歡膝下,溫情脈脈看她:「太後,沉璧不遠萬里來到京城,您並不是第一個給予我關心的人,卻是第一個讓我覺得像阿媽一樣溫暖的人。」

再沒比這更貼心的話了,太后瞬間動容,握著她的手道:「如果你願意,今後就把我當成你的阿媽。」

「嬪妾不敢。」沉璧咬咬唇,有些期期艾艾地看著她,「若太后真心疼愛沉璧,能不能容沉璧提一個請求。」

「你想要什麼?」若能聽她喊一聲阿媽,便是天上的月亮,太后都會為她摘下來的。

沉璧:「太后,令妃一直精心教導嬪妾規矩禮儀,嬪妾對她充滿了感激!看她為了抄血經,幾乎是傷痕累累,心中實在不忍,懇請太后仁慈,免了這樁苦差吧。」

太後面色微變:「她向你訴苦了?」

沉璧看起來有些慌亂,連連擺手道:「不不,令妃什麼都沒有說過,您千萬不要誤會!」

太后心下一沉,只是為了讓她安心,故而笑道:「你說得對,刺血傷身,違了佛家本意,那就免了吧。」

「嬪妾替令妃謝太后恩典!」沉璧極歡喜道。

兩人一塊用了午膳,太后年紀大了,用完膳後,便回壽康宮午睡去了,送罷太後,遺珠過來通報:「主子,延禧宮的消息。」

「哦?」沉璧笑道,「有什麼好消息?」

遺珠將明玉拒婚的事情說與她聽,然後撇撇嘴,有些想不通道:「主子,也沒見令妃對您多好,您何苦一次次幫她?還特地求太後免她苦差……」

「你懂什麼?」沉璧摸著耳垂上的紅寶石墜子,似笑非笑,「還不夠,遠遠不夠……我還要繼續報答她。」

她忽然將耳朵上的墜子摘下來,找了個錦盒裝著,讓遺珠送去延禧宮。因她總是往延禧宮裡送東西,故而魏瓔珞並不覺得意外,禮尚往來,也讓明玉送了盒補品過來。

「明玉。」沉璧隨手將補品放在一邊,拉著明玉道,「聽說你快要成親了?」

明玉楞了一下,以為是魏瓔珞告訴她的,只得悶悶的嗯了一聲。

「你的身體撐得住嗎?」沉璧啊了一聲,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她,「其實那天夜裡,我聽見你跟葉天士的對話了……」

「你,你知道了嗎?」明玉有些慌亂。

「可憐的明玉。」沉璧抬手撫了撫她的臉,「你一直沒告訴瓔珞,對嗎?悶在心裡很難受吧?」

明玉死死咬著自己的嘴唇,唇瓣被她咬得發紅,似乎有血珠滲出來。

「無藥可救,你一定會死的。」沉璧溫柔道,「但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的過程,一天,一個月,一年……你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發作,但到了那一天,你的丈夫會怨你,你的婆婆會恨你,還會一併恨上瓔珞,他們會說:哎呀,令妃娘娘,你怎麼把一個快死的人嫁進我們索倫家呀!」

「住口!」明玉大喊一聲,然後祈求似的,「別說了,別說了……」

「你也可以選擇不嫁,那難過的人就只有一個——瓔珞。」沉璧嘆了口氣,「她那麼喜歡你,那麼信任你,把你當成自己的妹妹看,親自為你挑選婆家,親手為你縫嫁衣,最後……親眼看著你暴斃而亡。」

「不,不!」明玉抬手捂住自己的臉,淚水從她指縫間溢出來,「我不想這樣,我不想這樣……」

「可你只能這樣。」沉璧將自己的下巴擱在她的肩上,鮮紅的嘴唇貼著她的耳朵,如蠱似惑,「明玉,記住我的話,只要你還活著,就得上花轎……」

數日後,延禧宮。

一隻素手撥開珠簾,珠串碰撞在一起,聲音之清脆如大珠小珠落玉盤。

明玉自簾後鑽出,虹裳霞帔步搖冠,鈿瓔累累佩珊珊。

如同看著自家即將出嫁的閨女,魏瓔珞上上下下將她打量,笑容直達眼底:「轉個圈。」

明玉不情不願的轉了一個圈,裙擺隨之旋轉,在空中舖開一片紅豔。

「好,好,好!」如天下所有的傻父母,魏瓔珞此刻只知說一個好字。

明玉忽然拉住她的手,明媚的臉上盡是惶恐:「瓔珞……我捨不得,真捨不得,我不想嫁,求求你,不要讓我出嫁!」

她的恐懼源自生死,卻被魏瓔珞誤會為恐嫁。

「明玉,你就像我的妹妹。」魏瓔珞拉住她的手,柔聲安撫道,「從前我姐姐對我說,若我出嫁,她一定親手替我做嫁衣,可惜,這麼美麗的衣裳,我這一生都無緣穿上了,但——我希望你能穿。」

明玉愣住。

「如果皇后還在,看到你出嫁,也一定會高興。」魏瓔珞撫摸她的臉頰,有些悵然,又有些欣慰,「我們的願望都落空了,所以明玉,你要幸福,請你一定要幸福!」

明玉閉上眼睛,眼淚不斷往下淌。

這時小全子來報,說是容嬪來宮裡學規矩了。

「她身體還沒大好,學什麼規矩?」魏瓔珞搖搖頭,「明玉,我過去陪陪她,你留下吧。」

明玉一身嫁衣,實在不好見外人。目送魏瓔珞離開,明玉將視線慢慢轉到菱花鏡上,鏡面倒映著嫁衣,一片通紅,如同未乾的血。

叩叩叩,幾聲敲門聲:「明玉姑娘,是我,遺珠。」

明玉回過神來,給對方開了門:「遺珠,你怎麼來了?」

遺珠手裡捧著一隻匣子,看起來又是來送禮,但送禮的對象卻不是魏瓔珞,她笑吟吟將匣子擱在菱花鏡旁:「我家主子說了,上回瞧姑娘的用具都舊了,特意打了一套純金的,權為姑娘添妝。」

她留下匣子就走了,明玉沉默片刻,伸手掀開匣子。

匣子裡彷彿放了顆小太陽,金光驟然間射出來,明玉瞇了瞇眼,過了一會才看清楚裡頭的東西,竟是純金打造的金鑷子,金耳勺,金鏡,以及一柄……金剪子。

視線定在金剪子上頭,恍惚之間,明玉耳畔又響起了那個如蠱似惑的聲音:「明玉啊,木已成舟,你記住我的話,只要你活著,就得上花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