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七十三章 轉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弘曆鬆開手,往身後椅內一躺,笑著嘆息:「果然如此。」

沉璧歪頭打量他的神色:「皇上猜到了?」

「瓔珞一直陪在太后身邊,對太后的一切異常熟悉,若她想要離間,你的這顆腦袋——」弘曆用一根指頭點了點她的腦袋,笑道,「早就不在脖子上了!」

沉璧生起氣來,卻不是為了自己:「那您還對她視而不見?」

弘曆沉默片刻:「朕高興。」

「不,皇上不高興!瓔珞也不高興!」沉璧又打量他片刻,忽然笑了起來,「我懂了,您是故意拿我氣她!」

弘曆:「胡說八道!」

他的裝腔作勢連自己都騙不過,哪兒還能騙得過沉璧。

「皇上,我有眼睛,有心,自己會看,會分辨。皇上待我是很好很好,可在您的心裡,早就住進了另一個女人。」沉璧忽然伏在他膝上,虔誠的看著他,如迦陵頻伽看著自己侍奉的佛,「皇上,沉璧願意幫助您,去試探瓔珞的心意!」」

弘曆愣住。

沉璧:「在皇上的心裡,後宮妃嬪互相嫉妒傾軋,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兒,可在霍蘭一族,妻子們是可以和睦相處的。」

弘曆:「沉璧,你……」

沉璧握住弘曆的手,真誠道:「皇上,您千方百計地刺激瓔珞,就是想要知道,她是不是重視您!只要沉璧好好配合,您一定能試出她的心意,我向您保證!」

弘曆失笑:「朕利用了你,你真的不生氣?」

沉璧:「您給予我的更多,您尊重我的生活習慣,體恤我的思鄉之情,這樣的您,值得我傾盡一切去愛。」

弘曆:「沉璧,朕絕對想不到,你會說出這樣的話。」

沉璧輕輕將面頰貼上弘曆的手背,溫柔道:「皇上,沉璧願將世上最好的一切送給您。」

兩人含情脈脈時,明玉正在延禧宮內唉聲嘆氣。

「你這是圖個啥?」她簡直恨鐵不成鋼,「送她個大好前程,搞得自己在皇后那左右不是人!」

「你真當皇后是自己人?」魏瓔珞此時也想清楚了,笑了笑,「她慣用借刀殺人之計,這次怕也一樣,若太後因一時之怒,殺了容嬪,必會挑起皇上震怒。皇上事母至孝,當然不能因為一個女人怪罪太後,他會遷怒於誰?皇后?舒妃?嘉妃?不,他第一個要遷怒的就是我,因為我陪在太后身邊,既是太后心腹……」

頓了頓,她輕輕一聲:「也最有可能挑撥離間。」

若她被視為害死容嬪的真兇,最後得利的是誰?還不是繼后。

明玉盯她許久,嘆道:「說那樣多做什麼?左右你就是不忍心下手。」

魏瓔珞一愣,無奈苦笑:「是啊,我與容嬪雖是情敵,但……她罪不至死啊。」

此事過後,容嬪又開始她無憂無慮的生活,每日騎馬射箭,亦或者在寶月樓中翩翩起舞,日子過得好生快活。而魏瓔珞卻不敢掉以輕心,她心裡清楚,皇后絕不會就此放過容嬪,相反,容嬪越是受寵,皇后就越要對她下手。

魏瓔珞靜靜等待,直至七天之後,等到了太后的召見。

「臣妾恭請太后聖安。」她跪下行禮,眼角餘光打量著太后。

太后看起來有些心神不寧,手裡的茶握了半天也沒喝,「瓔珞,廣濟大師說,轉世重逢,千萬人不過一二,我翻來覆去想了很久,越想越不對勁,你老實告訴我,容嬪臉上的印記,是不是與你有關?」

魏瓔珞一聽,頓時明白了過來。

前些日子,繼後不但遣人手為佛祖重塑金身,更施捨米糧銀兩,幫助萬壽寺撫慰流民,她做的這樣多,這樣好,那位萬壽寺的廣濟大師縱是位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高僧,此刻也要替她說一句「公道話」的。

心思急轉,魏瓔珞嘴上為自己辯解道:「皇上那麼寵愛容嬪,臣妾縱然不怪容嬪,也不會為了幫助她,特意矇騙太后啊。」

太后卻沒有被她一句話說服:「瓔珞,你陪伴在我身邊三年,我比誰都了解你。你這丫頭滿身是刺,心眼卻多得很,難保不會為了救容嬪而說謊。」

魏瓔珞還要爭辯,劉姑姑忽道:「太后,容嬪來了。」

太后點點頭:「既然你不說實話,我只好讓你和容嬪當面對質了!讓她進來吧!」

沉璧從外頭走了進來,身上又換上了一身旗裝,她生得美麗,於是穿什麼都好看,普普通通一身旗裝在她身上,也立刻美的如同彩雲織成的無縫天衣。

「嬪妾恭請太后聖安。」她規規矩矩向太后行禮,眼珠子卻不停往魏瓔珞身上瞧,讓魏瓔珞眼角直跳,恨不得立刻與她撇清關係。

見她如此,太后心中更加生疑,冷下臉道:「容嬪,你上回說的,都是真話嗎?」

沉璧又看了魏瓔珞一眼,見她如此不上道,魏瓔珞腦門上都急出汗來,心道:「這小祖宗怎麼這麼拎不清,不曉得此時要裝作與我不認識……不,最好裝成與我有仇的模樣嗎?」

更叫魏瓔珞五內俱焚的是,沉璧猶豫一下,忽然朝太後跪下去:「請太後恕罪,沉璧沒有說實話。」

眾人皆驚。

魏瓔珞剛要開口,太後狠狠瞪了她一眼,將她要說的話瞪回肚中,然後沉聲道:「容嬪,你說清楚,若有人教唆你撒謊,我絕不輕饒!」

沉璧又猶豫了一下,最後一咬牙:「太後,沉璧是騙了您。他們說得對,我的確是個妖邪。」

太后原先怒不可遏,只待她將事情說明白,就狠狠責罰她與魏瓔珞,此時卻有些懵了:「你到底在說什麼?」

「沉璧剛出生的時候很正常,到了三歲卻不斷生病,一個勁兒地說自己住在一間水晶屋子裡,還天天嚷著要溫嬤,要會跳舞的小人兒,把所有人都嚇壞了。」沉璧閉上眼睛,豁出去似的,「後來遊方的喇嘛經過,為我施了法,才算恢復正常,他說這叫奪胎,幸好發現得早,否則保不住我的命!」

她沒睜開眼,所以看不見屋中人的眼神,劉姑姑是驚駭,太后是驚喜,至於魏瓔珞……則是狐疑。

絮絮叨叨將自己的身世說了一遍,沉璧將腦袋往地上一磕:「太後,我知道隱瞞等於欺騙,您若要懲罰,就懲罰我吧!」

當的一聲,竟是茶盞落地的聲音,太后已有些失態,推開劉姑姑扶過來的手,親自走到沉璧身旁,將她扶了起來,強壓著心中的喜悅,以至於聲音都有些顫抖:「好孩子,你有這樣的際遇,是上天給予的恩賜,我又怎麼會怪你呢?沒事了,別害怕,啊?」

沉璧慢慢抬頭看向她,臉上的笑容溫和柔順,是太后最喜歡的那種笑容,但是……但是與她平日裏天真無邪的模樣差太多。

魏瓔珞心中一凜。

等到從壽康宮裡出來,兩人都鬆了口氣,無論如何,總算是過了這一關。

「剛才那番話,連我都不知道,誰教你的?」魏瓔珞明知故問道。

沉璧是不是和安公主的轉世,她心裡最為清楚,但她充其量只能在對方唇下紮兩個小痣,騙過太后一時,但剛剛那番說辭,搞不好能騙過太后一世……

果然,沉璧毫無戒心地回道:「皇上呀!」

魏瓔珞心中一沉,心道果然如此……

「皇上怕露餡兒,特意告訴我的!」似沒看出魏瓔珞的失落,沉璧學著弘曆的模樣,一本正經道:「沉璧啊,你記住,和安小時候一吃藥便嚎啕大哭,太后命人在房間裡放了很多精緻的琉璃物件兒,用清脆的敲擊聲轉移注意力,就像水晶屋。她很依賴乳娘溫嬤,一到黃昏便開始尋她,誰都哄不住。對了,太后還特意做了一隻牽線小木偶,專門哄她開心……」

魏瓔珞面無表情道:「皇上待你真好。」

「你也對我很好。」沉璧忽然轉頭看著她,眼神真摯而又虔誠,如同佛前信女,「你為我撒了彌天大謊,我當然不能露餡!你保護我,我也要保護你啊。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演,一定會報答你!」

魏瓔珞敷衍的嗯了幾聲,全沒將她的話放在心上,更沒想到,日後她竟會用那樣的方式來報答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