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七十二章 妖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五月十五,和安公主忌日。

祭桌前,祭桌前,薩滿太太獻酒,擎神刀叩頭祝禱三次。

壽康宮中一片肅穆,眾人隨太后一起念著往生咒:「南無阿彌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彌唎都婆毗。」

薩滿鼓敲起,薩滿太太口中誦著神歌,隨鼓聲起舞,腰間繫著的成串鈴鐺,隨之叮噹作響。

太后正在念經,這時沉璧走了過來,行禮過後,規規矩矩捧起一冊經文:「嬪妾恭祝太后聖安,這是為公主抄的地藏本願經,願公主往生西方極樂淨土。」

太後淡淡點頭。

沉璧走向祭桌,正要放下手裡的佛經,忽然聽見啪嗒一聲,抬頭一看,只見祭台上的小佛花竟無火自燃,頃刻之間,火勢蔓延,如一條貪婪的舌頭,從佛花一路舔上畫像。

畫像上是一個憨態可掬的女童,雖年歲尚小,但生得眉眼周正,活脫脫一個美人坯子,最特別處,在於她下巴處兩顆小痣。

「和安!和安!」太後面色大變,竟不顧一切往那畫像撲去,繼後忙攔住她,大聲喊道:「來人,救火!」

偏偏屋中只有女眷在,一個個只顧著尖叫逃離,哪兒顧得上什麼畫像,外頭的侍衛一時半會也過不來,最後是魏瓔珞幾步上前,將畫像搶了下來,為此燒了半截袖子,臉上也黑了一塊。

「太后。」她將畫像遞過去。

太后忙伸手接過,抱孩子似的抱在懷裡,眼圈通紅:「和安!和安啊!」

這時袁春望姍姍來遲,指揮一干太監侍衛撲滅了祭台上的火。

看著一片狼藉的祭台,太後皺了皺眉,向肅立一旁的薩滿抬頭道:「薩滿太太,祭典出了事,會不會影響到和安?」

薩滿太太抬了抬眼皮子:「公主幼年夭折,是前陰已謝,後陰未至,原本無福西去。太后為讓公主往生極樂,一生行善,廣作功德,再過兩年,便可大功告成,可惜多年的努力,今日都被一妖邪毀了!」

眾人大驚。

繼後:「什麼妖邪?」

薩滿太太渾濁的眼睛盯著沉璧,抬手一指:「她一出現,佛花自燃,供品全毀,她一定就是妖邪!太后,殺了她,用她的鮮血祭奠,才能平息神靈的憤怒!」

沉璧:「什麼妖邪,你胡說八道,我什麼都沒有做過!」

繼後:「容嬪,不可對薩滿無禮。薩滿太太,您說的都是真話嗎?」

薩滿太太冷笑:「你們竟敢懷疑我?」

就算心裡不信,眾嬪妃嘴上也信了,你一言我一語數落起來。

「皇后娘娘,臣妾知道您向來仁慈,可容嬪生得過於美麗,又有魅惑君王之舉,保不齊就是妖邪之物!」

「可不是,薩滿太太是人與鬼神溝通的使者,在三界之間傳遞消息,怎能懷疑她的話呢?」

「太后,三十年的功德啊,全在今日喪盡了,公主被這妖邪帶累,往生極樂已成泡影!若您再縱著她,不知還會連累多少人!」

其他時候太后還可容情,但事情涉及到她最疼愛的亡女,再加上眾口鑠金,終於沉下了臉道:「將容嬪拿下!」

袁春望等她這話許久,當即一揮手,太監們便撲上去要拿沉璧。

沉璧迅速撲倒在太後腳下,緊緊抓住她的裙擺,悽聲:「太后,這是有人誣陷嬪妾,嬪妾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啊!」

太后居高臨下道:「誣陷你?」

沉璧:「是誣陷,一定有人收買了薩滿太太,那祭台也動了手腳!如今燒成灰燼,嬪妾拿不出證據,可只要審問薩滿太太,便能知道真相!」

「放肆!」繼後道,「薩滿太太是什麼人,太后都禮遇三分,哪容得你詆毀!」

繼後嘆息:「還不把人帶下去!」

沉璧死抓這太后的裙擺不放,如抓一根救命稻草:「太後,請您仔細看看沉璧,我有血有肉,是個活生生的人啊!」

太后原本一心放在祭台上,沒拿正眼瞧過她,如今聽她喊得淒涼,方拿眼瞧了瞧她,豈料這一瞧,目光立刻就凝固住,反手扣住了沉璧的下巴,聲音都有些發抖:「你——」

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瞧太后的模樣,恐怕事情有變,繼後皺了皺眉,開口帶:「帶走!」

沉璧索性往太後懷裡撲,如一個受驚的孩子:「不要,太后,不要!」

太后竟也護孩子似的,一隻手放在她背上:「住手!」

眾人皆驚,無數目光放在太後護著她的那條胳膊上。

太后深吸一口氣,盯著沉璧,一字一句道:「你,跟我過來。」

說完,竟丟下屋中眾人,轉身去了裡屋,沉璧回頭看了魏瓔珞一眼,起身追了上去。

繼後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沉璧身上,自然沒錯過她的目光,於是慢慢轉過頭,目光同樣定格在魏瓔珞臉上,冷冷一笑。

魏瓔珞低頭不語,心裡卻知道,從此往後,繼後與她再不是一路。

裡屋內。

太後斥退了左右,只留了劉姑姑與沉璧在屋內。

沉璧跪在太後面前,太後抬起她的下巴,仔細看了許久,目光越來越古怪,忽道:「生辰是什麼時候?」

沉璧一怔。

太后:「回答我。」

「九月十五子時。」沉璧忙回道,然後小心翼翼看著她,「太后,您為什麼要問這個?」

太後默念:「九月十五子時……」

良久,太后揮了揮手:「帶下去。」

沉璧張了張嘴,還要解釋,劉姑姑已開口止了她的話頭:「容嬪,您的委屈太後知道了,先隨奴才來吧。」

沉璧只得跟在她後頭,兩人出去不久,房門又重新打開了,魏瓔珞跨過門檻:「太后,您找我?」

太后坐在椅中,膝上橫著和安公主的畫像,她慢慢撫摸著畫像上的女童,神色複雜,半晌才緩緩道:「我知道,皇后要借刀殺人,可必須有人為毀掉的祭辰,為我的和安負責!薩滿太太是神使,她說的話,便是神靈的旨意。所以,我打定了主意,要懲罰容嬪!可我沒想到……」

魏瓔珞:「怎麼了?」

太後欲言又止半晌,終道:「你還記得我說過,和安病重的那年,我求遍了所有的寺廟,到處給佛祖叩頭焚香,祈願折壽十年,換和安一命嗎?」

魏瓔珞點頭。

「那時候,有位高僧告訴我,在公主的身上留下印記,縱然今生留不住,來生也有機會重聚。我狠狠心。在和安的下巴上輕輕刺穿了兩個小眼兒,那,就在這兒。」太后指了指自己唇下,「剛才容嬪撲上來的瞬間,我親眼看見她也有……」

魏瓔珞:「太後,轉世之說,實在荒謬,您不該相信這些。」

太後激動:「可她也是九月十五子時出生,同樣的時辰,同樣的記號,不是太巧了嗎?」

魏瓔珞:「您是過於思念公主,可容嬪來自霍蘭部落,怎麼會是公主的轉世呢?」

太后:「既有轉世靈童在先,民間也有很多嬰兒天生帶著古怪的印記,人人都說,這是前世父母留下的緣分!」

魏瓔珞:「太后!」

太后:「也許你說得對,但是萬一呢?萬一她真的是——」

可憐天下父母心,只要有一個可能,都緊緊抓在手裡,太后不再言語,只低頭看著膝上的畫像,看著女童下巴處那兩顆小小的痣。

忽然之間,房門打開,弘曆的聲音打破了屋內平靜,他帶些氣喘吁吁道:「兒子恭請太后聖安!」

魏瓔珞回身朝他行禮:「臣妾恭請皇上聖安。」

弘曆看都不看她一眼:「太后,容嬪在哪兒?」

見太后不答,他急了起來:「太后,薩滿太太的話不可信,沉璧絕不會是妖邪之物!」

太后這才慢慢抬起頭:「皇上給了薩滿太太尊崇,卻又不讓我相信她的話,不是自相矛盾嗎?」

弘曆冷笑一聲:「太后,朕給予薩滿太太地位與尊崇,讓她在朝夕二祭上發揮作用,是要沿襲老祖宗的舊俗,敦促大清上下不要忘記這江山得來不易,並不是讓她主宰您的思想,左右您的決定。請您相信朕,沉璧是個尋常的美人,絕不是什麼妖邪!」

「皇上!」

弘曆猛然回頭,見劉姑姑推門而入,沉璧完好無損的立在她身後,當即面色一喜,伸手道:「沉璧,過來!」

為了不看見他們交握的手,魏瓔珞迅速低下了頭,卻看見他們兩個的腳,並肩從她眼前走過。

「等等!」太後忽然喊。

弘曆猛然握緊了沉璧的手:「太后,您還有什麼吩咐?」

太后一笑:「不必緊張,我不會傷害你心愛的人。只是對容嬪一見如故,若她今後願意,可以常常來壽康宮,陪我說說話。」

弘曆一楞。

回了養心殿後,他的眉頭仍舊沒鬆開,斥退左右,將沉璧拉到自己身旁坐下:「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沉璧老老實實回道:「今天,嬪妾參加公主祭辰,本希望討太后歡心,誰料祭品突然燃燒,薩滿太太指我是妖邪,非要逼著太後處置!」

她繪聲繪色的將今天發生過的事情訴說了一遍,說到驚險之處,連弘曆都為她擦了一把汗,心中的疑惑卻更深:「你是如何逃過這一劫?」

沉璧轉了轉眼珠子:「嬪妾也不知道,太后本要殺人,突然就改變了主意。」

弘曆抓住她的下巴,逼她直視自己,沉聲道:「沉璧,朕要聽實話。」

若是魏瓔珞見到他此刻的目光,便會知道弘歷並不愛沉璧,因為愛情是一劑毒藥,使人愚蠢,偏袒,輕信,而非他現在這樣,眼神冷靜的可怕,幾乎利劍一樣刺入人心裡。

僅僅與他對視了一眼,沉璧就低下了頭,嘆了口氣:「令妃救了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