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不想改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弦鼓一起雙袖舉,回雪飄飄轉蓬舞,弘曆歪在榻上,看著舞池中翩翩起舞的沉璧。宮裡的事情瞞不過他,最近一個傳言,說沉璧想要與令妃做朋友,於是天天往她面前湊。

身旁,李玉稟報道:「皇上,內務府得了令妃娘娘的吩咐,正在打掃壽康宮。」

聽見令妃的名字,沉璧旋轉的腳尖踩錯了一個拍。

……看來傳言並非空穴來風,弘曆問:「太后要歸來?」

李玉:「奴才問了,令妃娘娘只說今天是五月初十,把這話告訴皇上,您會明白的。」

「五月初十?」弘曆默念一遍,忽然恍然大悟,「難怪……」

李玉:「皇上?」

弘曆:「一切按令妃的吩咐去辦吧,務必要在太后歸來之前,布置的妥妥當當。」

李玉:「嗻。」

待李玉一走,沉璧腳尖立在地上,整個人空中飛舞一個迴旋,帶著漫天鈴聲,躍入弘曆懷中,伏在他膝上,仰頭望他:「皇上,五月初十,有什麼特別嗎?」

弘曆:「每年農曆五月十五,是和安的忌日,前兩年都在圓明園辦了法事,今年看來是要回紫禁城了。」

沉璧:「和安?」

弘曆撫摸她的頭髮,溫和地:「朕的親妹妹,太后唯一的掌珠。」

想到太后一貫不喜歡煙視媚行,太過出格的女子,所以弘歷不厭其煩,告訴她在太後面前要如何如何。

沉璧聽到一半就不願聽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要去找瓔珞了,今天還要跟她學走路呢。」

在為妃之道上,沉璧如同稚子,連走路都要從頭開始學。但弘曆卻知道她不是個愛守規矩的人,搖搖頭道:「今天打算送她什麼?」

沉璧眼中一亮,悄兮兮掏出一隻匣子,展出裡頭盛著的珍珠項鏈,珠子大而滾圓,流淌著瑩潤的光澤:「這是我要送她的禮物,你說她會喜歡嗎?」

「朕猜不會。」弘曆笑道。

情敵送來的禮物,無論多麼貴重美好,想必魏瓔珞都不會喜歡的。

沉璧失望的放下匣子:「那她喜歡什麼?只要我有,我都送她。」

弘曆沉默片刻,道:「那就送鍋羊湯吧。」

沉璧歪了一下頭,疑惑地看著他:「可瓔珞說她不愛吃這個。」

「但羊湯對她身體好。」弘曆脫口而出,說完才覺失言。

他不是不在乎她的口味,而是比起口味,更在乎她的胃,所以上回魏瓔珞來寶月樓的時候,他才逼她帶了一整罐羊湯回去。

魏瓔珞失落的目光歷歷在目,他有些懊惱,又有些歡喜。他只是……想多看看她吃醋的模樣,就像他總在吃傅恆的醋一樣。

「皇上,你對瓔珞不一樣,跟所有人都不一樣。」沉璧望著他,冷不丁來了這樣一句,然後不等弘曆反應過來,她便笑瞇瞇道,「好啊,羊湯養胃,我這就給她送一罐子去。」

魏瓔珞此時不在延禧宮內,她在壽康宮。

太監宮女們進進出出,不斷清掃著宮殿,繼後挽著她的手道:「太后親自指了你來辦祭典,實在是辛苦你了,本宮剛剛瞧過,真是事事妥當,虧得有你熟知太后心意,才能辦得這樣好。」

魏瓔珞:「皇后娘娘謬讚,臣妾只是盡力籌辦,不知太后是否滿意。娘娘既看了,不如指點一二?」

「其他倒真沒什麼不妥。」繼後的目光往供桌上一掃,「只差小佛花一座,在供桌前焚化,太后會更加高興。」

魏瓔珞:「小佛花?」

繼後點頭:「每年歲暮忌日,方用上小佛花,太后親眼瞧見皇上對和安公主的祭辰如此重視,母子必能和好如初。」

魏瓔珞:「多謝皇后娘娘提醒,瓔珞記住了。」

繼後別有深意的一笑:「太后還未見過容嬪,到了那一日,還要請令妃親自引薦。」

魏瓔珞一怔,下意識看向繼後,卻見對方臉上笑意更深,不由心頭一凜。

又打點一二,便到了用晚膳的時候,魏瓔珞先行告退,一出壽康宮,面色立刻一沉,身旁明玉見了,忍不住問:「瓔珞,怎麼了?」

魏瓔珞:「皇后要動手了。」

明玉:「動手?」

魏瓔珞點頭:「容嬪——要大難臨頭了。」

人多眼雜,明玉不好多問,本想回了延禧宮之後再詳細的問上一二,哪知前腳剛進延禧宮大門,便聽見叮噹叮噹一陣腳鈴聲,不用猜也知道來者是誰。

魏瓔珞腳步一頓:「……你怎麼又來了?」

「你總算回來了!」沉璧笑嘻嘻的過來拉住她,「我帶了羊湯來,羊湯對你的胃很有好處,不過已經涼了,我讓廚房給你熱一熱!」

桌子上不但放了羊湯,還放了一匣子珍珠,每一顆都足以在江南換來一座院子。類似的寶物,延禧宮還有許多,都是這段時間她送的。可魏瓔珞一點不覺高興,因為那些奇珍珍寶都是弘曆賜給她的,每一件都在提醒著魏瓔珞,弘曆對她有多麼的寵愛。

「我不想喝。」魏瓔珞搖搖頭,「以後別再往我這裡送東西了,讓別人看見了會說什麼?」

沉璧毫不在意:「別人說什麼,與我有何相干?我送禮物給好朋友,是天經地義的事。」

魏瓔珞:「你我不是朋友。」

沉璧信誓旦旦:「以後一定是。」

這人就像塊牛皮糖,魏瓔珞實在是拗不過她,只好勉為其難的與她一同喝了那罐羊湯,一開始覺得滋味難聞,入口羶腥,等羊湯入肚,漸漸生出一股暖意,總是隱隱作痛的胃竟因此舒服了許多。

沉璧一邊給她夾菜,一邊給她盛湯,忙的不亦樂乎,一不留神,繫在手腕上的一枚玉牌就墜了下來,撲通一聲進了盛羊湯的罐子裡,沉璧一抬手,玉牌順著手腕上的紅繩升了起來,滴答滴答掉著湯水。

「明玉,拿塊乾淨帕子來。」魏瓔珞讓明玉取了帕子來,將玉佩擦拭乾淨,眼角餘光掃到玉牌上的字,忽然愣住。

靜影沉璧。

「怎麼了?」沉璧注意到她的目光,解下紅繩,把玉牌遞給她,「這是皇上給我的,可我不大懂漢人的詩詞,上頭寫的,我都看不懂。」

魏瓔珞心中酸澀,神色冷淡:「皇上是在誇你,若水中玉璧,完美無瑕。」

口中的羊湯頓時變得淡而無味,魏瓔珞將玉牌推了回去:「我累了,今天就不教你規矩了,明玉,送客。」

沉璧一楞:「瓔珞,為什麼突然生氣,因為這塊玉牌?如果你不喜歡,我再也不戴了!」

她的聲音讓魏瓔珞心煩意亂,等明玉將她送走,也無心再用膳,拖著彷彿被抽乾力氣的身體,跌跌撞撞回到寢殿,然後倒在床上楞神。

明玉送完沉璧,回到她身旁,欲言又止。

「明玉。」魏瓔珞望著天花板,喃喃道,「你知道寶月樓是什麼地方嗎?」

明玉搖搖頭,坐在她身旁,握著她冰冷的手,一副側耳傾聽狀,做她最忠誠的傾聽者。

「雍正朝的時候,當今太后還是熹妃,生下了十一格格,偏偏公主自小體弱多病,當時的薩滿太太挑中了寶月樓,說這裡風水好,熹妃為了自己的女兒,就千方百計勸說先帝重修寶月樓,想帶著女兒住進去!工程就要動工了,誰料孝敬憲皇后斷然否決,說大清朝從未有過這樣的先例。」魏瓔珞嘆了口氣,「結果小格格剛過了週歲便夭折了,這麼多年來,太后一直耿耿於懷。」

明玉恍然大悟:「這麼說,皇后是想利用太后?可太后跟她一貫不對……」

「她既然能找我合作,為什麼不能找太后合作?這個後宮,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一提朋友二字,眼前又浮現出沉璧的臉,魏瓔珞煩躁地坐起身,冷冷道,「皇上是男人,在這方面粗心大意,太后也許先前不在意,但有皇后在,她很快就會覺得……容嬪住進寶月樓,等於鳩佔鵲巢!」

明玉沉默片刻,忽然輕輕道:「……這樣不是很好嗎?皇后的計劃若能成功施行,等於為你除掉了眼中釘,依我看,你就當什麼都不知道,好不好?」

魏瓔珞聞言一楞。

正如明玉所言,她只需要閉上眼睛,裝作什麼也沒看見,坐視一切發生,便可漁翁得利。皇后若是成,她就少個眼中釘,不成,她也沒什麼損失。

只不過……她真要這麼做嗎?

日子如同秋天落葉,一葉一葉翻過去,沉璧依舊日日來找她玩耍,每次都不是空手前來,或者一匣寶石,或者一片脈絡別致的落葉,或者一串充滿異域風情的腰鈴,沉璧送上自己的一切取悅她。

禮物每件都不一樣,雷打不動的,只有每日一罐的羊湯。

看著她天真無邪的笑臉,魏瓔珞愈加的沉默寡言。

直至五月十五這天。

沉璧難得的換下了她的舞裙,一身極正式的旗裝,歪歪扭扭的踩著一雙花盆底,推開侍女,自己走了幾步,好不容易才找準平衡,頓時開心地笑了:「瓔珞,我能自己走路了。」

她的侍女掃了魏瓔珞一眼,輕哼道:「您花盆底都走不好,萬一摔一跤,豈不是很丟臉?令妃娘娘,您看,您教了這麼久,我們家主子連個路都不會走。」

聽出她話裡的諷刺,不等魏瓔珞開口,沉璧已經先行呵斥道:「不關令妃的事,都是我自己不習慣!以後,不准你再說她壞話!退下!」

侍女委屈的閉上了嘴,沉璧又歪歪扭扭走了一會,腳一崴,險些栽倒在地上,魏瓔珞忙伸手扶住,見她大汗淋漓的模樣,忍不住道:「旗袍不用換,但鞋子還是換你慣穿的吧。」

沉璧不聽侍女的話,但她的話卻願意聽,甜甜一笑:「好呀。」

她換上自己慣穿的鞋子,輕快地走了幾步,輕盈的如同一隻水邊跳躍的小鹿。

「娘娘,我們該走了。」侍女提醒道,「太后第一次召您去壽康宮,您可不能遲到。」

沉璧點點頭,回頭對魏瓔珞道:「我先走一步,回頭再來找你玩,你要等我,別吃太飽,我帶羊湯過來,我們一起吃。」

她笑著離開,卻不知自己或許永遠回不來,永遠吃不上最後一口羊湯。

「瓔珞……」明玉擔憂地望著魏瓔珞。

「明玉,對不起。」魏瓔珞抬起手,摸了摸自己臉頰上的淚水,「我……不想變成自己最討厭的人。」

沉璧已經走到壽康宮門口。

剛要進去,身後忽然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

一隻手猛地從她背後伸來,拉住她就走。

「瓔珞?」沉璧被拉得一路踉蹌,驚訝地看著來人,「你幹什麼?」

魏瓔珞沉聲道:「救你的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