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六十九章 昔敵今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次日,弘歷來承乾殿看望永璟。

永璟生得虎頭虎腦,眉眼之間極像弘曆,於襁褓中咿咿呀呀,朝弘曆不停伸著小胖手。弘曆十分愛他,親自將他抱過來,手持一隻撥浪鼓逗他開心,等永璟玩累了,開始打瞌睡,才小心翼翼將他放回到搖籃裡。

永璟翻了個身,抱著一只做工精緻的布老虎睡了。

「這隻布老虎是令妃送給永璟的端午節禮。」繼後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別人都送些金銀錠子,手鐲鎖片,她倒是更妥貼些。」

弘曆瞥她一眼,只當沒聽見。

繼後也不甚在意,逕自吩咐身旁的張院判:「張院判,待會你去一趟延禧宮,為令妃請平安脈,她一直在圓明園照顧太后,自己病了都不在意,既是夜不得寐,食少不香,少不得請太醫好好調理。」

弘曆仍視而不見。

張院判照著繼後的吩咐,出承乾殿後,立刻去了延禧宮,替令妃診斷完,又留了份醫囑,剛出宮門沒兩步,忽然被人一把抓住。

什麼人?這麼沒規沒矩!張院判正想呵斥對方一句,一轉頭,臉色一白:「皇,皇上?」

「令妃情形如何?」弘曆冷著臉道。

張院判忙回道:「皇上,令妃娘娘除了夜不能寐,還有肝胃欠和之症。臣開了香蘇和胃湯,替娘娘慢慢調理。」

弘曆皺眉:「肝胃欠和?」

「娘娘飲食無常,才會胃脘作痛……」張院判欲言又止片刻,「還有,臣聽聞令妃娘娘要以血來抄《華嚴經》,即便去了圓明園,也是一日不停,日積月累,血氣虧損,患了傷食之症,才會胃失所養……」

弘曆臉色一變,轉頭就朝延禧宮走去。

門口太監本要通報,但被他抬手止了,一路行至寢殿內,然後屏息看著床上那人。

像是幾年不見,又像是昨天才見。分別許久並沒有增加兩人之間的隔閡,相反,那些他刻意遺忘的過往,如同漲潮的海水,一下一下拍打在他的心頭。

「明玉?」明明是大白天,魏瓔珞看起來卻十分疲憊,她閉著眼睛,歪在榻上,左手支著太陽穴,吩咐道,「把二十卷整理一下,派人送去圓明園。」

久久無人應答。

魏瓔珞這才緩緩睜開眼睛,瞧見弘曆,驚而坐起:「皇上怎麼來了!」

弘曆的目光卻凝在她的左腕上。

她用左腕支著腦袋,袖子自然滑落半截,手腕上纏繞一截白布,鮮血滲出,將白布染得半白半紅。

弘曆想要裝作不在意,但終是忍耐不住,將她的手抓過去:「這是怎麼回事?」

魏瓔珞忙將手抽回來,放下袖子,若無其事道:「不礙事,只是放血的傷痕。」

弘曆惱火:「你是不是不要命了!朕命令你,不准再寫了!」

魏瓔珞:「皇上,請恕臣妾不能遵命。」

弘曆火起:「你——」

魏瓔珞:「既然答應了太后要完成八十一卷,就不能半途而廢,請皇上恕罪。」

弘曆啞然,良久忍下,坐在一邊:「朕本想任你自生自滅,看在你精心服侍太后的份上,才會提醒你,若你執意不聽,朕也無可奈何,但所有的結果,都得你自己承擔。若將來太後怪罪,與他人無礙。」

魏瓔珞:「臣妾明白。」

弘曆越看她越生氣,站起來便往外走。

「皇上可還記得對臣妾的承諾?」魏瓔珞忽然在他身後喊。

弘曆腳步一頓。

「皇上說過,不會讓臣妾受人欺凌。」魏瓔珞嘆了口氣,「今夜皇上來延禧宮,後宮人人都看見了,若您拔腿就走,臣妾如何立足後宮?只怕這個紫禁城,臣妾一天都呆不下去。」

弘曆:「今夜朕留宿延禧宮,當全了你的顏面,至於其他,你不要妄想!」

說完,他便吩咐李玉收拾偏殿,寧可獨自睡在偏殿,也不願意與魏瓔珞同床。李玉辦事利落,很快就將偏殿收拾乾淨,服侍弘曆歇下後,獨自守去門口。

夜裡,弘曆翻來覆去睡不著,不是不習慣獨寢,而是一閉上眼,就看見魏瓔珞手腕上的傷口。

又翻了個身,他忽然睜開眼,屋子裡沒有點燭,伸手不見五指,更看不清眼前人的容顏,但他還是認出了她,認出她的呼吸,認出她肌膚的溫度,認出她發上的香氣。

弘曆冷冷道:「出去。」

不知何時臥到他身旁的魏瓔珞搖搖頭,楚楚可憐道:「皇上,我的寢殿裡有老鼠,我害怕。」

這真是個可笑的理由,弘曆重複一句:「出去!」

「皇上,我過來的時候忘記穿鞋。」她又尋了另外一個藉口,「地上好冷,我走不回去了。」

弘曆仍不接受這個理由,厲喝一聲:「出去!」

沉默半晌,魏瓔珞忽然嘆了口氣,輕輕道:「皇上,我吃避子藥,因為我害怕!」

出去兩個字已經到了弘曆嘴邊,最後脫口而出的卻是:「……你怕什麼?」

「怕失去你。」魏瓔珞苦笑道,「懷孕以後,我就會變成一個大胖子,越來越不好看,身上還會散發異味,你很快就會討厭我,去別的女人身邊。」

弘曆認真聽完:「……朕不是這樣的人。」

「還有,我很怕死。」魏瓔珞將額頭貼在他的心口,有些心有餘悸道,「皇后娘娘難產的時候,我一直在她身邊陪著她,生孩子猶如過鬼門關,我沒有她那樣的勇氣,對不起,對不起……」

聽她一聲一聲說著對不起,弘曆沉默良久,輕輕道:「別說了,朕不怪你。」

「真的?」魏瓔珞抬手撫上他的臉頰,濕漉漉的眼睛望著他。

弘曆的身體僵硬了一下,但最終沒有推開她,沒有厲聲對她喊出去。

他的默許,讓魏瓔珞得寸進尺,她小心翼翼將臉湊過去,試探性的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如同偷吃穀物的小鳥,一啄即退,等了片刻,見沒人阻止她,便又啄了一下,又一下……

弘曆的大手忽然按在她後腦勺上,加重了這個吻。

芙蓉帳暖度春宵,半透明的帳子內,兩具身體糾纏在一起,直至魏瓔珞累的昏過去,一雙有力的胳膊從身後摟著她,她聽見弘曆在她耳邊輕輕道:「你應該早跟朕說……只要你不願,朕不會逼你。」

魏瓔珞唇角剛要上揚,眼角卻先流下淚來。

夜盡天明,人去枕空。

暖帳內,魏瓔珞幽幽醒來,伸手一摸,身旁空蕩蕩的,被褥早已冰涼。

「娘娘,你醒了。」明玉端著水盆進來,準備為她擦洗身體。

「終究還是不一樣了。」魏瓔珞望著天花板,喃喃道,「從前他都會等我醒來,然後一塊起床,一同吃飯……現在他同誰在一起吃飯?」

明玉擰毛巾的手一頓,許久才回:「皇上……去了寶月樓,同容嬪娘娘一塊用早膳。」

「……是嗎?」魏瓔珞心中生出一股空落落的感覺,不再說話,只是呆呆看著天花板。

明玉見她這幅模樣,心中一酸,險些開口勸她放棄,可轉念一想,放棄之後,又該回哪呢?瓔珞如今正是花開正艷的年紀,難不成讓她跟太后一樣,去圓明園養老?最後只能將勸慰的話又吞回肚裡,上前為她擦拭身體,換上新衣。

衣服剛剛穿好,小全子就蹬蹬蹬跑進來:「娘娘,皇上讓您去寶月樓侍膳。」

寶月樓臨水而建,遙遙望去,如月中廣寒,樓對面還建了回回營與清真寺,容嬪在樓上見了,就彷彿見到了家鄉景色。

等進樓一看,才發現弘曆對容嬪的榮寵不僅如此,樓中金碧輝煌,伺候的宮人也都作回人打扮,甚至連桌上布的菜也全是手抓飯,蔥爆羊肉等回族菜,檀味極重,完全不符合弘曆一貫的口味,他卻吃得極開心。

……又或者說,只要容嬪開心,他就覺得開心。

魏瓔珞在一旁站了許久,他才注意到她,笑道:「你來了?」

容嬪轉頭看向她,眼睛裡充滿好奇:「她就是令妃嗎?」

「嗯。」弘曆用手帕擦掉她臉上的油漬,寵溺道,「你不是說教規矩的嬤嬤很嚴厲,不喜歡嗎?新人入宮,規矩大多都是從高位妃嬪那兒學的,比如令妃,她當年便是跟著先皇后學規矩,朕想把你送去延禧宮,跟著令妃學,你願意嗎?」

容嬪歪頭打量魏瓔珞,然後天真無邪地笑了:「好啊,我喜歡她。」

魏瓔珞卻無法喜歡上她。

弘曆命她坐下,叫人給她上了一份菜,他明知道她的腸胃不好,只能吃清粥小菜,卻還是將一鍋子羊肉湯擺在她面前,羊肉湯很好,但她食不下嚥。

熱氣在鍋上升騰,她隔著一層霧氣看著對面的兩人,心裡不明白,若說他不在乎她,昨晚的甜言蜜語尤在耳邊,若說在乎她,又為何要這樣折磨她,跟別的女人卿卿我我也就算了,還特地叫她在一旁看著。

「從前他的心裡只有我,如今他的心已經分成了兩半……我只佔了小的那半。」魏瓔珞心想,然後再也待不下去,用手帕擦了擦嘴道,「皇上,臣妾吃飽了,先行告退。」

弘曆無所謂地擺擺手,似完全不在意她是走還是留。等她走到一半,聽見沉璧在她身後說了句:「令妃娘娘真的不愛吃羊肉湯嗎?其實吃一口就知道,很好吃的。」

弘曆當即下令:「李玉,把這鍋羊肉湯,給令妃送回去,盯著她喝完。」

魏瓔珞心中更不是滋味,眼眶一陣陣發酸,怕自己在容嬪面前出醜,忙加快腳步出了寶月樓,回到延禧宮內,發現永琪竟在等她,抬頭見她回來,匆匆跑過來:「令母妃,求你救救六弟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