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大清女子十五及笄,二十七歲的女人,早已兒女成群,這樣一位高齡美人,成了大清最得聖寵的女人,魏瓔珞,你當真不憂慮嗎?」繼後替她答道,「若你不懼,就不會回紫禁城!在紫禁城裡生活,只有永恆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你我合作,才能對付容嬪。否則,你最終還是要回圓明園!好好想想吧,本宮等你答復!」

魏瓔珞沉默半晌,重新邁出腳步。

見說了這麼多,魏瓔珞最終還是走了,皇後皺了皺眉,將手中的紫藤花擲在地上,聲音冷淡:「袁春望,令妃真會答應與本宮合作嗎?」

身為紫禁城內最有耐心的獵人,她話音裡竟顯出一絲心浮氣躁,可見對手之恐怖,遠勝魏瓔珞想象。

「會的。」袁春望平靜地望著魏瓔珞離開的方向,「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只要她看那沉璧一眼,就會乖乖來求您了。」

回延禧宮的路上,魏瓔珞心事重重,明玉幾次看她,欲言又止。兩人一言不發地走了一段路,魏瓔珞忽然腳步一頓,呵了一聲:「還是著了他的道。」

袁春望不是請她來赴宴的,是請她來看某個人一眼的。

所以接風宴辦在御花園裡,因為弘曆與某個人也在御花園內。

只見前方不遠處,一群宮女太監圍在一棵大樹前,弘曆昂頭朝樹上喊道:「馬上下來!」

樹枝晃動了一下,下面所有人都舉起了雙手,那副場面何其搞笑何其莊嚴,似萬千人迎著一位天女降世。

忽聞一陣清脆鈴聲,眨眼之間,一名腳踝上繫著銀鈴的白衣女子從天而降,縹緲兮如雲中月,空靈兮似天山雪。

更似從天而降的仙女,穩穩落進弘曆懷中。

弘曆接穩她,然後沉聲道:「怎麼回事?」

旁邊一名宮女忐忑不安地解釋:「回皇上的話,容嬪娘娘經過的時候,發現一隻雛鳥從樹上墜落,便想把鳥兒放回鳥窩去。」

弘曆:「沉璧!」

「皇上,您別生氣。」沉璧開口了,極為悅耳的聲音,吐出的每個字都像是唱歌一樣,「是嬪妾的錯。您早就說過很多次,不准嬪妾隨心所欲。下次遇到這種事,一定吩咐他們去辦,再不讓您擔心了,好不好?」

傳聞西方有妙音鳥,名為迦陵頻伽,以歌聲侍佛,她的聲音就如一隻迦陵頻伽,連佛祖都能取悅的聲音,同樣也取悅了弘曆,弘曆嘆了口氣,掏出帕子,親自替她擦拭臉上的塵土。

沉璧輕輕笑了起來,猶如迦陵頻伽輕輕唱起了歌,歌到一半,忽然轉頭望向魏瓔珞所在的方向,眼睛裡閃動著天真與好奇。

魏瓔珞渾身一僵,在看見她容貌的一瞬間,腦中一片空白,任何一個形容她相貌的詞也找不出來,只感到深深的自慚形穢。

「怎麼了?」弘曆順著她的目光看去,空空如也,前方不見任何人。

「剛剛那兒站了個人。」沉璧笑道,「一直看著我們,你一回頭,就把她嚇走了。」

弘曆掃向李玉,李玉提醒:「皇上,是令妃娘娘。」

聽見這個名字,弘曆立刻沉下了臉,拉著沉璧朝另一個方向走去:「走吧,朕帶你去角樓上看日落。」

紫禁城的日落恢弘而又大氣,如同一條絢麗的織錦,從天邊鋪向大地,只是魏瓔珞卻無心欣賞。

明玉:「瓔珞,你真要和皇后合作?」

魏瓔珞:「為什麼不?」

明玉:「可我不明白,你本來都拒絕了,只看了容嬪一眼,立刻改變了主意,她真有那麼特別嗎?」

兩人已經回到了延禧宮,夕陽從窗外照進來,染紅了魏瓔珞眼前的鏡面,她指著鏡子裡的自己:「你看這張臉。」

明玉順著瓔珞的視線望去,奇道:「有什麼問題?」

魏瓔珞的手指慢慢在鏡面上滑動,滑過自己的嘴唇,自己的鼻子,最後是自己的眼睛:「這張臉,一點兒都不可愛,好像眼睛眨一眨,壞主意就來了。」

明玉撲哧一聲笑了:「哪兒有人會這麼說自己,那容嬪的臉,又有什麼不同?」

回憶起那驚鴻一瞥的容顏,魏瓔珞竟忽然有些理解,為何弘曆會忘了自己,忘了回信。

有這樣一個集天地之間所有美好於一身,彷彿天女一般的女子在,又有誰還會在意其他的庸脂俗粉?

「容嬪的臉,就是我最想要的。」魏瓔珞愣愣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不由自主的,將自己與另外一副面孔相比較,「……純白無暇,溫柔可親,叫人心生憐愛。」

明玉忍不住又笑:「這就是你決定和皇后合作的原因,為了一張臉?」

魏瓔珞搖搖頭:「不僅僅因為長相,還有那番做派。」

明玉茫然。

「為了一隻小鳥,爬到樹上去……放在旁人身上叫可笑,但放在她身上,卻叫天真。」魏瓔珞閉上眼睛,有些疲憊地嘆道,「天真到不染塵埃的女人最可怕,因為她最容易贏得男人的心,尤其是皇上這樣複雜的男人……」

她真的很想長一張容嬪這樣的臉。

若她也能生來如此天真無邪,叫人一見生憐,那她從前的路就會好走許多,不至於一進宮,就受到許多人,受到弘曆猜忌,花費了那麼多的時間與經歷,才扭轉了他對她的看法。

「也對。」明玉見她情緒不對,忙胡亂打岔,「你若生成那樣,勾起皇上來,事半功倍!」

有她這麼說話的嗎?魏瓔珞頓時忘了沮喪,白她一眼,沒好氣道:「錯!擁有那樣一張臉,幹起壞事來,該有多方便啊!」

「可皇上現在就喜歡容妃那樣的……」明玉躊躇片刻,小心翼翼建議,「要不,你學學容妃?」

「我學不來,也不想學。」魏瓔珞沉默半晌,終笑道:「魏瓔珞就是魏瓔珞,為什麼要變成別人?我若是想要得到一個人,也只會用我自己的法子。好了,勞你再跑一趟,替我向皇后傳個信,就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