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六十四章 節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養心殿。

弘曆伏在案前,看著上頭鋪開的那副《春暉圖》。

這幾日他彷彿魔楞了似的,不停的看著這幅圖,好似看得久了,畫上的人就會活過來,對他訴說真相。

「皇上。」李玉匆匆進門,「壽康宮來稟,太後神識不清,抽搐未止,湯水都難嚥了!」

弘曆好久才抬起頭來,夢囈般:「……你說什麼?」

李玉又重複了一遍,他這才夢中驚醒似的,一把抓起桌子上的《春暉圖》,飛快衝出養心殿,然後馬不停蹄去了壽康宮。

劉姑姑出來迎接,弘曆擺擺手免了她的禮,道:「朕要見太后。」

珠簾輕輕晃動,一隻握著書的手探出簾子,接著是一張恬靜如蓮的面孔,竟是陸晚晚。

「皇上。」她是從寢殿方向來的,恭恭敬敬將手裡的書捧給弘曆,「太后說,皇上的來意她知曉,皇上打開這本書,就什麼都明白了。」

弘曆接過那青皮冊子一看——《閱微草堂筆記》。

筆記裡多怪力亂神的故事,弘曆對此不感興趣,隨手接過,看也不看就丟給李玉,接著就要越過陸晚晚進寢宮。

陸晚晚輕輕移了一步,攔住了他的去路,他不肯看,她便笑著說給他聽:「書裡有則故事,講淮鎮有位姓郭的美貌農婦,丈夫逃荒外地,託付一雙父母。她緊閉門庭,日夜紡織,供養公婆,無奈所得微薄,難以為繼。只好向鄉鄰求救,眾人愛莫能助。她痛哭一場,最後只能倚門賣笑。」

弘曆有些不耐煩,他不是來這兒聽她說故事的:「慶貴人,讓一讓。」

陸晚晚卻不讓,繼續說她的故事:「郭氏出賣自身,供養公婆,還用賣身之資,購一美貌少女,養於家中。丈夫回來後,她說:‘你已平安歸來,父母完璧歸趙,而那清白少女,也是我為你另娶的妻子。’說完,她便舉刀自盡了。」

說到這裡,她忽然回頭看了眼內殿,也不知是看見了誰,得了誰的囑意,這才鼓起勇氣,在弘曆的怒視之下,將這故事講完。

「……她死後,雙目不閉。縣官認定她不貞,判她葬於祖墳,卻不附夫墓。」陸晚晚道,「唯一雙公婆替她痛哭,說兒子不孝,拋下父母,一介弱女子,為奉養公婆而失貞,又何錯之有?時人議論紛紛,節與義,到底什麼最重要呢?」

早在她回頭之際,弘曆便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只見珠簾之後,漏出旗袍一角,一朵梔子花倚著裙角開著。

「……皇上!當年山西大旱,錢氏夫人陪雍正爺私訪,因儲位之爭,數陷險境。與隨扈失散後,雍正爺中箭受傷,為避開殺手,迫入深山,偏偏禍不單行,又遇上藏匿於太行山的明匪,生死關頭……」陸晚晚沉聲道,「錢夫人將雍正爺留於農家,穿著他的衣裳,孤身引開了追來的叛軍。」

弘曆正要朝那朵梔子花走過去,驟然聽見這話,猛然轉頭盯著她:「你說什麼?」

陸晚晚被他盯得後退一步,低下頭道:「有人說,錢夫人為明匪所獲,也有人說,她從太行山頂縱身躍下……不論錢夫人是真的委身明匪,還是為保貞潔自盡,都是為了維護丈夫,有情有義,令人感佩!可事情傳揚出去,夫人會如郭氏一般,明明行了義舉,卻受盡天下人非議,皇上也難逃口舌之爭,這才是太後堅守秘密的原因……」

弘曆死死盯著她。

倘若事情真如她所言,那麼也難怪這件事成了一個秘密。

節義二字,孰輕孰重?很難說清楚,但若事情發生在一個妃子身上,那麼所有人都會要求她節義兩全,她能自己自盡最好,倘若不能,還有人會幫她自盡,而這個人,甚至極可能是她捨身所護的那個人……

錢夫人究竟是怎麼死的?自盡的還是被賜死的?弘曆張了張嘴,竟問不出口……

「……雍正爺身邊有位貼身侍衛,他是當年第一個找到雍正爺的人,如今告老還鄉,就住在膠州。」陸晚晚小心打量他的神色,「太后已派人去請,最遲明日便到了,到時候您有什麼疑問,問他便是。」

弘曆心中極亂,目光一會兒落在手裡的《春暉圖》上,一會兒落在李玉手裡的《閱微草堂筆記》上,一時半會也分不清對方這話是真是假,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問什麼,罷,罷,既然已經請了證人來,索性就從這個證人身上下手吧。

「……若太后所言屬實,朕明日會親自來壽康宮,跪著向太后請罪。」最終,弘曆深深看了眼殿內,看了眼那珠簾後的裙角,然後轉身離開。

他一走,陸晚晚長出一口氣,竟雙腿發軟,險些跌坐在地上。

「小心。」一隻手從身後伸來,將她給扶住,魏瓔珞今兒的旗袍上織著幾朵梔子花,對陸晚晚道,「慶貴人,辛苦了。」

陸晚晚按著心口,她一貫膽小如鼠,尤其面對弘曆的時候,大氣也不敢出,多數時候都像個精緻娃娃似地任他擺佈,已經很長時間沒在他面前說過這樣多的話了。

有些神色複雜地看著魏瓔珞,她問:「……令妃娘娘,這些話為何你不親自對皇上說?」

「皇上不願見我,我不能連累太后。」魏瓔珞微微一笑,「況且憑著這番話,足以讓皇上記著你,不好嗎?」

此乃雙全法,一則向弘曆訴說了太后的苦衷,二則替陸晚晚爭了寵。

若非如此,陸晚晚又怎可能替她說這些話?

「如今人人都避著壽康宮,避著太后與我,你能在這個時候過來,是你的好意,也是你的運氣。」魏瓔珞拍了拍她的手,柔聲道,「好心就得有好報,就讓我來幫你一把吧……」

論起美貌心機手段,這位陸晚晚樣樣不如人,偏生她卻在這個時間,出現在了壽康宮,只能說每個人都有她的運道,她注定是要藉著太后一事,藉著魏瓔珞的手,得一場造化,得一場榮華的。

誰會將這樣的機會往外推呢?即便是膽小如鼠的陸晚晚,也是有那麼一點點野心,一點點盼頭的,於是目光閃爍片刻,握住魏瓔珞的手,小聲問:「令妃娘娘,接下來要嬪妾做什麼呢?」

魏瓔珞想了想,湊到她耳邊說:「接下來你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