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六十章 催命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納蘭淳雪到底不甘心,從壽康宮裡出來,逕自去了一趟承乾宮,找繼後哭訴。繼後卻只是安慰了她幾句,並不打算為她做主。

待納蘭淳雪含恨而去,袁春望才從屏風後轉出來,淡淡道:「令妃今日之舉,不過是狐假虎威,藉太后聲勢,敲打舒嬪,震懾後宮。從今往後,縱延禧宮主不得聖寵,也無人敢輕易欺凌,畢竟她的身後,還站著太后。」

繼後靠在椅內,眼中閃過一絲冷意:「看來,太后是鐵了心要與本宮為難了……袁春望。」

「奴才在。」袁春望上前。

繼後:「吳書來說的事,調查得如何?」

袁春望彎下腰,一條烏黑長辮自他肩上垂下,如同劍上垂下的劍穗,他朱紅色的唇貼在繼後耳邊,低低耳語幾句。

聽完,繼後臉上慢慢綻放出銳利如劍的笑容:「辦得好!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真是妙極了!」

袁春望:「要不要……」

「不,這封信不能你去送。」繼後卻搖了搖頭,「本宮有更好的人選。」

幾日後,弘晝入宮憑弔裕太妃。

人去樓空,壽康宮偏殿,裕太妃曾經的居處,如今只留了一兩個舊人掃灑,弘晝來時,碰巧見著了其中之一,是個年邁太監,正捧著一只包裹要走。

「這是什麼?」弘晝看著他懷裡的包裹。

太監道:「回王爺的話,都是裕太妃的舊物,內務府另闢了靜安堂收存。」

弘晝:「既然是母妃的舊物,我會稟明皇上,全部帶回王府,也算留作紀念,放下吧。」

太監本有些猶豫,但被他一瞪,便乖乖將東西都放下了。

得了包袱,弘晝卻沒急著走,他在屋子裡走來走去,撫摸著屋中一桌一椅,眼中充滿懷念之色。

「王爺。」隨他一同進宮的小童子察言觀色,「要不,把其他舊物也收一收?」

「……也好。」弘晝點點頭,「從前我無差一身輕,還能常常來憑弔,如今常出京辦差,一走數月,身邊也無額娘舊物,不若全都收拾了帶走,免得每次來都生閒氣。」

小童子賠笑道:「誰敢給王爺氣受?」

「自然是令妃那賤人!」弘晝沉聲道,「從前將皇上哄得找不著北,如今又處處奉承太後,偏偏此人花樣繁多,實難收拾,不如眼不見為淨!」

說到恨處,他忍不住用手捶了一下桌子,偏巧包袱就擱在桌子上,上頭的結打得很鬆,一下子就跳落在地,裡頭的東西漏了出來。

放在最上頭的——是一封信。

弘晝一楞,低頭撿起,打開一看,臉色大變。

小童子湊過來:「王爺,這是……」

弘晝迅速合上信,冷笑道:「真沒想到,額娘多年來受太后欺壓,卻給自己留下了一道保命符!」

小童子:「保命符?」

弘晝想了想,笑著改口道:「不,是太后的催命符!」

小童子:「什麼?」

將信收入袖中,弘晝飛快朝門外走去。

「王爺,王爺等等奴才。」小童子連地上的包裹都來不及收拾,一邊追一邊喊,「您急著去哪呀?」

弘晝目光雪冷:「養心殿!」

養心殿書齋,書桌上鋪著一副《春暉圖》。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此圖乃禮部侍郎錢正源所獻,其母守寡四十年,奉養公婆終老,將錢正源兄弟二人撫養成人,因家境貧困日夜紡紗,如今已是雙目失明了。今日錢老夫人八十大壽,錢正源獻上此畫,求弘曆為母親題字。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弘曆緩緩道,他本身就是一個孝子,自不會拒絕另外一個孝子的盡孝請求,提起筆,正要在上頭落字,卻聽李玉一聲:「和親王到。」

弘晝快步而入,行禮道:「臣弟恭請皇上聖安。」

弘曆提筆蘸墨,在《春暉圖》上落了個「清」字。

「怎麼半天不說話?」他頭也不抬地道,「朕的事情可多著呢,沒空陪你打啞謎。」

弘晝這才開口,只是聲音極壓抑,彷彿沉睡多年驟然醒來的火山:「皇上,臣弟收拾裕太妃遺物之時,無意中發現一封信。」

弘曆又寫下一個「芬」字:「什麼信?」

弘晝:「一封溫淑夫人臨終前留下的親筆信。」

筆尖一頓,弘曆抬頭看著他:「朕的乳母?」

弘晝:「是。」

弘曆擱下筆:「呈上來。」

李玉上前接過信,呈給弘曆,弘曆正要打開,弘晝突然出聲:「皇上!」

弘曆望向弘晝。

與其說是詢問,倒不如說是挑釁,弘晝道:「如果打開這封信,會影響您和太后的母子之情,您還會看嗎?」

弘曆不知他為何會說出這樣的話,內心只覺此問荒謬。

「母恩似海,終身難報。世上沒有任何事,會影響朕與太后之間的感情。」他一邊說,一邊展開了手裡那封信。

映入眼簾的那行字是:

「四阿哥生母本嘉興錢氏,鈕祜祿氏殺母奪子,萬望阿哥小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