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五十九章 血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有什麼好後悔的?

以人為梯,藉著梯子一步一步向上爬,不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嗎?

「袁總管。」一名小太監走進屋,「吳書來那出了一些狀況。」

袁春望負手而立,立在窗前,淡淡道:「說。」

「他酒後失言,在他徒弟面前,說了不少您的壞話。」小太監恭敬道,「後來,無意間提到,他手裡握有太后的把柄,要找太后為他做主。」

「……我知道了。」袁春望若有所思一陣,點點頭,問,「對了,這消息是誰給你的。」

小太監看他一眼,垂下眼道:「就是他徒弟。」

聞言,袁春望忍不住笑了起來。

看,人人都與他一樣,心狠手辣,以人為梯,他又有什麼好後悔的?

「去請吳總管來。」袁春望把玩了一下手中的文玩核桃,慢條斯理道,「我有些話要與他說。」

密室之中,暗無天日。

吳書來悠悠轉醒,迷茫片刻,坐在椅子上掙扎道:「誰?哪個王八羔子綁了你爺爺?」

他兩手被反綁在椅背上,眼睛上還蒙著一條黑色綢帶,忽然一隻手從前頭伸過來,拉下黑綢,笑:「是我。」

看清對方的臉後,吳書來臉色有些發白:「袁春望,我的位置讓你頂了,你還想幹什麼?」

袁春望幫繼後剷除了魏瓔珞這個心腹大患,繼後自不會虧待他。

以監管不力為藉口,繼後撤去了吳書來的職位,並將這職位給了袁春望。

有些位置,下來容易,想再上去卻艱難。吳書來就像一個被打入冷宮的妃子,心灰意冷至極,每日裡借酒消愁,時不時要說上幾句牢騷話,發洩發洩心中怒氣。

——卻不曾想,一閉眼,一睜眼,他竟被綁到了這裡。

「我警告你,別亂來。」吳書來聲色俱厲道,「我雖然現在落魄了,但到底是太后提拔上來的人,你……啊!!」

一把短匕紮進他大腿裡,鮮血噴湧而出,濺在袁春望的手上。

鬆開匕首的匕柄,袁春望抽出一條帕子,細心擦拭著手指。

「原來你是太后的人。」他笑道,「那我就更加留你不得了,免得你去太后面前告狀……」

說完,他一把將匕首抽出來,鮮血噴湧而出,吳書來疼得哇哇大叫,不迭的朝袁春望喊道:「停,停下!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換我一條命!」

「秘密?」袁春望搖搖頭,「我可不覺得有什麼秘密,能值你一條命。」

「有,有的!」吳書來喊道,「我有一封溫淑夫人的絕筆信!」

「溫淑夫人?」袁春望一挑眉,「那是誰?」

「是皇上的乳娘!」吳書來一邊嘶嘶喘氣,一邊道,「當年我只是安樂堂的小太監,溫淑夫人臨終前我在伺候,這封信藏了十年,本想用來保命,現在我送給你,把這個天大的秘密送給你!你放了我,放了我,好不好?」

袁春望豔麗一笑,火把在他身旁的牆壁上燃燒,他的笑容介於光與暗之間:「那就要看你這個消息,到底有沒有價值了……」

一紙書信,足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一碗湯藥,也足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避子湯一事後,延禧宮徹底成了一個冷宮,留下的人不多,除了幾個貼心的,其他的要麼被魏瓔珞送走了,要麼就自己走了。

明玉端著飯菜進來:「該用膳了。」

屋裡只有魏瓔珞,小全子與珍珠兩個,小全子做過偷兒的人,眼睛最尖,一下子盯著她的臉:「明玉姐姐,你的臉……」

明玉臉上敷著厚厚一層粉,隨她走動,粉渣不停往下掉,像個一夜暴富的農家女,也不懂什麼叫梳妝什麼叫打扮,將一整盒水粉撲打在了臉上。

「如今小廚房不開火,這都是御茶膳坊領來的。」明玉將飯菜布在魏瓔珞面前,低著頭道,「這時節的蓮藕最新鮮,還有長命菜,這道倉粟小米糕最可口,待會兒你嚐嚐。」

魏瓔珞盯著她的臉:「坐下和我一塊兒吃吧。」

明玉生怕她看出端倪,怎肯留下,當即拒絕道:「就算如今只剩下咱們幾個,也不能不合規矩,我下去和他們一塊兒吃。」

她匆匆離去,留下魏瓔珞,筷子一動不動,只盯著桌上的飯菜出神。

傍晚,小全子悄咪咪從外頭進來:「主子,打聽清楚了。」

桌上的菜沒怎麼動,實際上中午的菜也沒怎麼動,魏瓔珞心裡有事,嘴裡就沒胃口,轉頭看他:「說。」

「是。」小全子回道,「今天明玉出門,被舒嬪狠狠刁難了一頓,手破了,臉上也劃了一道血痕……」

「……納蘭淳雪。」魏瓔珞喃喃念著對方的名字,忽諷刺一笑,「我不去招惹別人,別人偏來招惹我,小全子,你瞅著我像是一個能忍氣吞聲的人嗎?」

她不是。

她能為了替亡姐復仇,脫下嫁衣衝進宮裡,也能為了替皇后復仇,穿上嫁衣嫁給弘曆,什麼忍氣吞聲?分明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偏偏,時常有人忘記這點。

但沒關係,她會讓對方記起來的,記起來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幾日後,壽康宮。

「太后。」納蘭淳雪親手捧上一卷經書,「嬪妾親自手抄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經一卷,祈願太后身體康泰,安裕吉祥。」

太后令人接過:「舒嬪有心了。」

納蘭淳雪抿唇一笑,恭順之姿極似先皇后,因知道太後皇上都懷念先皇后,故而她總是刻意模仿著對方:「嬪妾聽聞太後尚缺華嚴經,若太后不嫌棄,嬪妾願意繼續為您抄經。」

「不必了。」豈料太后一笑,「令妃正在抄寫華嚴經。」

納蘭淳雪面色一變:「令妃?」

珠簾一動,一個人影從珠簾後走了出來,懷中同樣捧著一卷經書,笑道:「太后,今日抄寫經文,臣妾體悟不高,文筆枯澀,看來要先去讀一讀澄觀大師的疏鈔了。」

經書在太后手中展開,陸晚晚一聲驚呼,情不自禁喊道:「血經?」

納蘭淳雪死死盯著魏瓔珞手腕上纏著的絲帕,絲帕雪白,卻被血染成半紅,她一字一句道:「你用鮮血抄經文?」

因失血之故,魏瓔珞的笑容有些蒼白:「《大智度論》云,若實愛法,當以汝皮為紙,以身骨為筆,以血書之,方才顯得誠心實意。」

納蘭淳雪咬牙切齒,雞蛋裡挑骨頭道:「這紙如此尋常,令妃為太后抄經,未免太敷衍了吧?」

魏瓔珞神態自若道:「舒嬪用的是磁青紙,紙色深藍,流光溢彩,自不是尋常紙張能比,畢竟這一張,便要費銀一兩,可供尋常百姓人家,買80升大米,或50斤鮮魚了。」

太后一聽,眉頭皺起,不悅道:「舒嬪,抄經本是修身養心,如此奢侈浪費,反倒不美,從今以後,你不必再碰了!」

說完,轉又看向魏瓔珞,眉頭一舒,笑容慈祥:「難為你如此虔誠,自明日起,陪我一道去英華殿禮佛吧。」

魏瓔珞低頭:「謝太后恩典。」

之後,太後又拉著她說話,將其他人全晾在了一邊,納蘭淳雪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熬到太後休息了,一群人從壽康宮裡出來,再也忍不住,對身旁的陸晚晚狠狠抱怨道:「好一個魏瓔珞,眼瞅著皇上這兒沒指望,轉眼巴上了太后!我費盡心思準備了磁青紙,倒成了罪過!」

陸晚晚好言相勸:「納蘭姐姐,太後篤信佛理,宮妃們便也時常抄寫經文去討好,可你見誰敢用鮮血抄經。這可不是一天兩天,華嚴經整整八十一卷,要抄上十數年,且跟太后承諾了,就再也不能停了。」

「呵,只怕用不上十年。」納蘭淳雪惡毒一笑,「說不定三年兩年的,她就已經血盡而亡了!」

「血盡而亡?」

納蘭淳雪跟陸晚晚飛快轉身,只見魏瓔珞不知何時竟來到了她們身後。

「令妃娘娘。」陸晚晚忙向她見禮,身旁的納蘭淳雪卻有些不情不願,仗著自己如今正受寵,不肯向眼前這個「廢妃」行禮。

於是下一刻——啪!

納蘭淳雪捂著臉,不敢相信地看著對方:「你……」

「舒嬪。」魏瓔珞扇了扇有些發紅的手,對她嫣然一笑,「本宮再落魄,位分遠在你之上,下次再敢僭越,不是一巴掌這麼簡單。」

眾人之所以敢欺負延禧宮的人,無非是覺得延禧宮沒了靠山。

如今有了太后這樣一座靠山在,誰敢再隨便對延禧宮的人出手,對延禧宮的人不敬——這納蘭淳雪便是榜樣。

魏瓔珞領著小全子,緩緩自納蘭淳雪身旁走過,納蘭淳雪此刻也想明白了過來,無論心裡頭怎麼想,至少面上再不敢對她不敬,規規矩矩地立在一旁,似恭送魏瓔珞離開。

小全子興奮的臉也紅了,回宮之後,特地去小廚房裡弄了盤紅燒肉來慶祝,可魏瓔珞只看了一眼,就用筷子在上頭一點:「這道菜你拿下去,跟明玉他們分了吧。」

「主子……」小全子楞道,「可是這道菜不合您口味?」

魏瓔珞搖搖頭,撫著手腕上的帕子,喃喃道:「太后那原有一部血經,只是時間久了,顏色變烏髮黑,太后時常感嘆,道只有茹素吃齋的高僧親筆抄的血經,才能保持血色不汙,甚至字字淺金……」

小全子愕然看著她。

魏瓔珞抬頭,對他蒼白一笑道:「從今兒開始,本宮也要吃齋了。」

以血為經,換一座靠山,換……太后對你們的保護。

壽康宮內,佛香似檀。

劉姑姑將第一捲血經供在佛前,然後回了太后身旁:「太后,您為何要抬舉令妃呢?」

瀰漫開來的檀香氣中,太後跪在金色蒲團上,緩緩睜開眼,一邊撥弄著手中念珠,一邊慈眉善目地笑道:「吳書來當年是我提拔上來的,皇後迫不及待把人給換了,顯見野心勃勃。紫禁城若無令妃……更是皇后一人的天下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