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五十八章 當年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魏瓔珞竟帶著袁春望,來了繼後所在的承乾宮。

承乾宮莊嚴肅穆,不似別處宮殿總燃著好聞的薰香,倒是瓜果香味多些,繼後命人放了許多時令果實在盆中,既能充當薰香之用,又能滿足口腹之慾,這種務實又不鋪張浪費的舉措,讓弘曆大為讚揚。

許是因為果實的清香,讓繼後心情愉悅,故她顯得氣色極好:「令妃,怎麼一日不見,神色憔悴了不少?」

相比之下,魏瓔珞的氣色便慘淡了許多,如同被風雨吹打而落的花,漸漸乾涸枯萎,她蒼白一笑:「娘娘,明人面前不說暗話,一切都在您的掌握之中,不是嗎?」

「令妃真是糊塗了,竟說出這樣奇怪的話?」繼後笑瞇瞇道,「本宮教唆你服用避子藥了?」

魏瓔珞:「沒有。」

「本宮讓你跟純貴妃爭鬥了?」

魏瓔珞:「沒有。」

「本宮命你殺了喜塔臘氏?」

「沒有。」魏瓔珞看著她,眼底除了厭惡,竟還有一絲佩服,「所有的一切都是臣妾自願而為,從頭到尾,娘娘沒多說半句話,手上沒沾一滴血。輕輕鬆鬆,除掉了死敵純貴妃,然後——給予我致命一擊!」

繼後用茶蓋劃拉了一下杯沿,動作極優雅得體,就像她的為人,一舉一動,一顰一笑,旁人挑不出半點錯來。

「令妃,你不是病了,是得了癔症。」她不緊不慢地划拉杯沿,道,「,瞧你說的這些話,本宮是越來越糊塗了。」

魏瓔珞忽抬手一指:「他!」

繼後順著她的手指望去,笑道:「他不是你身邊最信任的總管嗎?」

「不。」魏瓔珞冷笑道,「從今天起,他會是皇后娘娘身邊最忠誠的狗!」

袁春望驚道:「令妃娘娘,你在說什麼?」

魏瓔珞看著他,最熟悉的人,也是最陌生的人。

「我早該想到的。」她緩緩道,「僅憑爾晴的死,還無法撼動我的地位,該如何讓皇上徹底厭棄我?唯有揭發我一直在服用避子湯一事,但此事是我最大機密,皇后娘娘是怎麼知道的呢?除非我身邊,有一個內應。」

「瓔珞,你該不會是在懷疑我吧?」袁春望看起來有些受傷。

「知道我服用避子湯的人,除了葉天士,只有你。連明玉我都沒告訴她,怕她性情急躁,一不留神說漏了嘴。」魏瓔珞頓了頓,握在袖底的拳頭微微發抖,「……我放心把一切交給了你,為何你要如此對我?」

袁春望看著她,唇角向兩邊慢慢翹起,蛇一樣豔麗懾人的笑容。

「你很憤怒嗎?當日我聽說你要入宮為妃時,也是一樣的憤怒。」他臉上不見半點內疚,笑吟吟道,「咱們當年怎麼發誓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說好了要在圓明園與我為伴,卻背叛了我,我自然也要背叛你一次,才能不負當初誓言。」

你不知道,我已準備好了要與你一同回圓明園的……魏瓔珞在心裡暗暗嘆道,嘴上問:「……你從什麼時候成了皇后的人?」

沒見她歇斯底里,當場發作,袁春望似乎有些失望與不滿足。

他的右手還殘著舊傷疤,有牙印,也有撞傷。在她入宮為妃的日日夜夜裡,他總是恨得睡不著,有時捶打牆面,有時用牙狠狠咬著自己的手,把心裡的劇痛,化作身體上的劇痛。

傷口永遠都在,他的憤怒也永遠都在。

「從我決定回紫禁城的第一天,便祕密拜見了皇后娘娘。」袁春望試圖激怒魏瓔珞,最好讓她跟自己一樣,痛徹心扉,然後衝過來與自己廝打在一起,彼此的血濺出來,澆在對方身上。

「我把你當成親兄長,你卻反手給我一刀!」魏瓔珞果然發怒了,「很好,很像你的為人。」

袁春望期待地看著她:「彼此彼此!」

魏瓔珞極其失望地看了他一眼,目光轉向繼後:「皇后娘娘,您到底給了他什麼好處?」

袁春望將一切錯誤歸到她身上,但若說一點私心也沒有,她是不信的。兩人都心知肚明,他是個野心勃勃的人,血液裡流淌著向上爬的*,如同一條總是仰望著樹梢上果實的蛇。

繼後興致勃勃地欣賞了這一出兄妹相殘的好戲,再加上,如今魏瓔珞已沒了威脅,便大發慈悲的給了她一個痛快,告訴她:「令妃,你身邊這位管事,本宮很是欣賞,從今日起,他就替了吳書來的班了!」

魏瓔珞一楞,然後嘲諷一笑:「吳總管入宮三十年,才爬到今天的地位,就憑袁春望,資歷遠遠不夠!」

「袁春望在廣儲司和圓明園的差事都辦得極漂亮,再說令妃怎麼忘了?」直至此刻,繼後才終於在人前展現出她的掌控欲,她端莊賢淑後的另一面,「有本宮的扶持,他就是最佳人選!」

培植親信,剷除異己,不留痕跡的將整個後宮,甚至將弘曆都掌控在她手裡,這才是真正的她。

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之後,魏瓔珞忍不住哈哈大笑:「可憐我費盡心思,不過為皇后娘娘掃清障礙。可憐吳書來巴結效忠,卻讓娘娘借機除去,安插心腹!這一招連消帶打,環環相扣,厲害,真是厲害!」

繼後輕輕一笑:「令妃,你該回去休息了。」

不用她說,魏瓔珞自己也會走,繼續留下來幹嘛?跪地求饒,還是讓她欣賞自己的窮途末路?

「不論娘娘如何打算,臣妾總算是報了仇,求仁得仁,沒有遺憾了。」在繼後驚訝的目光下,魏瓔珞朝她行了一禮,「從今往後,祝願皇后娘娘順心如意,福壽康寧。」

禮罷,她重新直起腰背,轉身離開。

繼後眼中流露出一絲惋惜,一絲欣賞,朝她的背影笑道:「魏瓔珞,你是本宮平生所見,最有風度的輸家!」

「您也是我所見過,最有耐心的獵人。」魏瓔珞頭也不回,大笑出門,那笑聲如此灑脫,直讓人想起一首詩——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怎麼了?」繼後轉頭笑道,「後悔了?」

袁春望收回複雜難言的目光,一轉身,朝皇后行了一個大禮,額頭磕在地上:「奴才願為皇后娘娘誓死效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