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五十七章 心死成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皇上。」李玉來報,「皇后娘娘來了,說有要事相商。」

「宣她進來。」弘曆一邊說,一邊憂心忡忡。

瓔珞太過衝動,就算要處置爾晴,也不該用這樣激烈的手段。只一樣,這口鼻滲血的屍體該怎麼送回富察府?就這麼送回去,只怕要掀起軒然大波。

所以首要之事,便是粉飾屍體,至少表面上要像自盡而亡,而非被人毒死。

此事至少需要一名太醫幫忙……

「皇上。」皇后進來了,身旁果然跟著一名太醫,她欲言又止道,「臣妾奉命處理忠勇夫人一事,卻不料得知一個秘密……此事關係到延禧宮令妃,臣妾思慮再三,還是決定稟了皇上,由您自己處置。」

弘曆嘆了口氣:「可是有什麼難處?」

他終究還是決定包庇魏瓔珞,這位坐擁天下的帝王,在男女之情面前,卻無可奈何的處在了下風。

皇后看了身旁太醫一眼:「劉太醫,把你查證的事兒細細說給皇上聽吧。」

「是。」劉太醫恭敬道,「臣奉命處理忠勇夫人的屍體,為此要用到不少藥材,豈料許多藥材竟不翼而飛,經查,大多被葉天士調用了去。」

弘曆感覺莫名其妙,甚至還有一絲不愉,戴著祖母綠扳指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他淡淡道:「令妃身體不好,葉天士一直奉命為她請平安脈,皇后深夜過來,就是要告訴朕這個?」

「劉太醫。」皇后道,「你還沒告訴皇上,葉天士取的都是些什麼藥。」

「人參枸杞,還有,還有……」劉太醫頭垂得更低,最後一咬牙道,「令妃娘娘一直在服用避子湯。」

轟隆——

一道驚雷劃過窗外,照得弘曆臉上一片雪白。

延禧宮。

將最後一根簪子摘下,輕輕擱進妝奩盒內,魏瓔珞僅著一件白色裡衣,靜靜看著銅鏡中的自己。

鏡子裡的她是皇帝最寵愛的妃子,榮寵不斷,幾乎次次都是她來侍寢,但一直沒懷上孩子,故而衣下的軀體仍如少女般玲瓏,不見一絲臃腫。

但魏瓔珞知道,這是有代價的。

「奴才恭請皇上聖安。」

「滾!」

身後大門忽然被人一腳踹開,弘曆一臉盛怒地闖了進來:「所有人都給朕滾出去!」

沒人知道他為何發這麼大的脾氣,魏瓔珞也不知道,直到反手關上房門,他忽然衝過來,一把攥住她的手腕:「魏瓔珞,你每月喝著的養身湯,到底是什麼藥?」

魏瓔珞聳然一驚。

「是避子湯,對嗎?」弘曆喘道,他竟是一路跑進來的,肩頭濕漉漉,似被雨水打濕。

魏瓔珞望著他的肩膀,久久說不出一個字來。

弘曆又不是個傻子,只因為愛她,所以才一直蒙住眼睛過日子,如今皇后蠻橫的將他的蒙眼布扯了下來,逼他將她看個清楚。他酸澀道:「你接近朕,是為了給皇后報仇,對不對?」

魏瓔珞沉默許久,終於點了一次頭。

果然如此。弘曆心中一疼:「你每一次侍寢,每一次跟朕說話,每一次討朕喜歡,都是為了能夠提升自己的地位,獲得能與純貴妃相爭的資本,是不是?」

魏瓔珞閉上眼睛:「……是。」

她似個刺客,一個是字,是世上最鋒利的刀,在他心上捅了個口子,弘曆深呼吸了兩下,如同失血過多,唇色都開始泛白:「……為什麼要承認?是因為純貴妃死了,在你眼裡,朕已經沒了利用價值,所以才不再隱瞞,不再討好朕了?」

「我……」魏瓔珞欲言又止,「我……」

我只是覺得自己對不起皇后娘娘。

爾晴成了她的噩夢,只要一閉上眼,她就會看見爾晴抱著她的腿,昂著一張口鼻溢血的面孔,惡狠狠對她笑:「魏瓔珞,我背叛了皇后娘娘,你也一樣!你別忘了,你曾親口跟她承諾,絕不會跟皇上好,絕不會搶她的丈夫!」

她顯得那樣為難,讓弘曆誤會了她的意思。

「……朕真是個傻子。」他哈了一聲,笑得極慘,「朕還奢望什麼,你瞞著朕喝避子湯,為什麼?還不是因為在你心裡,朕根本什麼都不是,只是你利用的工具,你根本不想懷上工具的孩子。」

一瞬間,心死成灰。

「……以後不必再喝了。」弘曆慢慢鬆開了手,背過身去,「朕以後……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了。」

外頭還在下著雨,他卻頭也不回的闖進雨裏,身後,魏瓔珞慢慢癱坐在地上。

「娘娘。」明玉忙過來扶她,見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便安慰道,「你沒錯,錯的是皇上,天底下的女人那麼多,他偏偏要寵幸爾晴,她是皇后的親弟媳,是傅恆的髮妻……」

「我沒事。」魏瓔珞打斷她,聲音疲憊至極,「我早就料到自己會是這個結局,也早盼著這個結局,借他報仇,等仇報了,就透出避子湯一事,讓自己失寵,否則我怎麼對得起皇后?」

「可是……」明玉擔憂地看著她,「你怎麼哭了?」

魏瓔珞一楞,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指尖微燙,是淌下的淚水。

「我怎麼哭了?」她看著指尖淚水,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明明已經大仇得報,明明已經得償所願,為何……她的心裡卻這麼的難受?

明玉憐憫地看著她,掏出手帕替她擦著淚水,那淚水就像窗外的雨水,雨下不盡,淚止不住,她嘆了口氣,索性伸手擁著魏瓔珞,將她的腦袋放在自己肩上,柔聲道:「想哭就哭吧,我陪著你,就算以後皇上再也不來了,就算延禧宮成了冷宮,至少有我一直陪著你。」

「說什麼傻話?」魏瓔珞伏在她肩上,哽咽道,「你還要嫁人呢。」

「不嫁了。」明玉果決道。

「那你前幾天送給海蘭察的抹額,不就白送了?」

「就當便宜他了!」

仇恨給人以無窮力量,可以讓人做到許多原先做不到的事情,但當大仇得報,人就失去了目標,心裡空蕩蕩的,除卻愛人的骨灰,仇人的骨灰,什麼都沒剩下。

有些人熬不過這一夜,尋了短見。

多虧有明玉的陪伴,魏瓔珞熬過去了。

天亮之後,她召集了延禧宮的宮人,趁著自己失寵的消息還沒傳開,利用手裡殘留的那點權利,將這群人調去了別處就職,大多數人都聽憑調遣,只有明玉跟小全子說什麼都不肯走。

無奈將這兩人留下,魏瓔珞回頭看向袁春望:「哥,你陪我去一個地方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