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五十六章 背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原來皇后自盡前一天,爾晴曾見過她一面。

當時魏瓔珞不在,負責端茶送水的是琥珀,她這人有聽牆角的壞毛病,皇后與爾晴在裡面說話,她毛病發作,躲在門外偷聽。

「嗚嗚,嗚嗚嗚……」

琥珀覺得奇怪,沒了孩子的是皇后,怎麼哭的人是爾晴?

皇后身心俱憊,卻還要勉強打起精神安慰她:「爾晴,你怎麼了,是不是在家裡受了什麼委屈?」

「奴才剛剛見著了皇上。」爾晴道,「忍不住想起,忍不住想起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皇后楞了楞。

「是您生七阿哥那天夜晚,您差奴才去給皇上送被子,奴才去了,哪知道皇上一把抓住奴才的手,非要奴才侍寢……」爾晴哭哭啼啼道,「奴才不敢反抗,怕引人進來,壞了富察家的名聲,誰料後來……奴才竟懷了孕!」

啪的一聲,皇后一巴掌抽在她臉上。

「混賬!」她本就臉色發白,如今更是氣得搖搖欲墜,「你們居然……」

爾晴磕頭如搗蒜,眼淚流個不停,哀婉欲絕:「奴才早就想過自絕,偏額娘得知此事,以為是富察家的骨肉,實在歡喜極了!若奴才母子出了事,第一個受不住的就是額娘,所以奴才苟延性命!娘娘,只要您說一聲,奴才便去死,全了富察家的顏面!」

皇后氣得渾身發抖,好半響,嘲諷一笑:「富察家還有什麼顏面可言,都被你給毀了!」

爾晴:「娘娘,奴才是罪該萬死,可這由頭是皇上挑起的,奴才一介弱質女子,怎能反抗皇權呢?」

淚水在眼眶中轉動,皇后喃喃:「一個兩個……全是我最親近的人,偏偏就是你們,聯起手來背叛了我!滾,馬上滾,本宮這一生,都不想再見到你!」

爾晴匆匆起身:「娘娘,您可千萬要保重,富察一族,全都指望著您哪。奴才這就回去,到額娘面前請罪,任由她發落!」

皇后幾乎是從齒縫裡蹦出的字句,痛恨道:「從今往後,這件事就爛在肚子裡,不准向額娘透露半個字,也不准你再進宮來!」

爾晴含淚拜別,待出了寢宮門,略略拂了一下鬢髮,挺直了腰板,笑容端淑貞靜,僅從外表看,誰也看不出她是個爬上龍床,逼死自家主子的女人,笑道:「帶路吧。」

長春宮正殿,寂靜的可怕。

爾晴吞嚥了一下口水,對魏瓔珞道:「你也聽見了,我是被迫的,是皇上主動……」

「那夜皇上喝醉了酒,守門的是李玉。」魏瓔珞冷冷道,「李玉是個知輕重的人,你又不是長春宮宮女,你是忠勇夫人,只要你喊一聲,李玉就會進來幫你,還會盡全力掩蓋此事。」

可爾晴完全沒想過要逃,她甚至是特意避開李玉,趁他如廁時,偷偷摸摸進了房——她從一開始打的就是這個主意!

「娘娘痛失愛子,傷心欲絕,你千不該萬不該,給了她最後一擊。」魏瓔珞握緊扶手,「我不明白,你出身長春宮,深受娘娘厚待,又成了富察府的少夫人,只有娘娘好,富察家才能好,你這麼做,到底圖什麼?」

「圖什麼?」事已至此,爾晴索性認了,反正她如今已經貴為富察府少夫人,魏瓔珞再恨她,又能拿她怎樣?她哈哈一笑,「當然是為了報復傅恆了!」

曾經的心頭好,如今的心頭刺,扎得她鮮血橫流,她也要他流一樣多的血!

「他從不關心我,只關心別人,比如你,比如皇上,比如皇后娘娘!」爾晴惡狠狠道,「我那時拿你沒辦法,但沒關係,我可以讓皇上成為我的裙下之臣,給傅恆戴上一頂永遠摘不掉的綠帽子,哈,你真該看看他知道這時的臉色,嘖嘖,簡直精彩極了!」

「就為了這個?」魏瓔珞感到不可思議,「就為了圖一個痛快?」

「是。」爾晴極暢快地嘆了口氣,「只要能看見傅恆流淚,我就覺得痛快。」

魏瓔珞痛苦地閉眼睛,人之一死,有輕於鴻毛有重於泰山,她寧可爾晴是被別人收買了,也好過現在……

「你讓皇后娘娘死的像個笑話。」她睜開眼,眼中裡佈著蛛網般的血絲,一抬手,明玉端來一隻托盤,從左到右,分別是匕首,白綾,鶴頂紅。

「選一樣吧。」魏瓔珞冷冷道,「別逼我動手。」

爾晴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視線從盤中慢慢移到魏瓔珞臉上,她不可思議道:「魏瓔珞,你瘋了嗎?我是朝廷命婦,是一等忠勇公夫人,你竟敢私下處刑!」

魏瓔珞:「選吧。」

爾晴終於有些慌了:「魏瓔珞,你不要犯傻,如今你什麼都有,為什麼要自毀長城!你是不是瘋了!」

「你不選,我替你選。」魏瓔珞選了鶴頂紅,最痛苦的死法。

她要看著她腸穿肚爛,以消心頭之恨。

「不,不!」爾晴怎肯束手就擒,她一把推開魏瓔珞,然後朝門外衝去,幾個太監忙衝過來按住她。

魏瓔珞重新站穩腳步,正要彎腰去撿地上的鶴頂紅,豈料明玉忽一個箭步過來,搶先奪了鶴頂紅的瓶子,然後衝到爾晴身旁,一手捏住她下巴,一手將整瓶毒藥盡數灌了進去。

「別髒了你的手。」明玉冷酷道,「我來就好,我來送這個賤人下地府!」

毒藥很快就發作了,爾晴滾落在地,雙手抱著肚子,口鼻皆往外滲血,生不如死,卻又一直不死。

「魏瓔珞!」彌留之際,她如同一頭瀕臨死亡的野獸,朝魏瓔珞嘶吼道,「我背叛了皇后娘娘,你也一樣!你別忘了,你曾親口跟她承諾,絕不會跟皇上好,絕不會搶她的丈夫!」

魏瓔珞一楞。

且在此時,門外響起袁春望的聲音:「奴才恭請皇上聖安!」

弘曆一把推開袁春望,快步闖入正殿。

一個時辰前還顏色殊麗的爾晴,如今已經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蜷躺在地,五官溢血,瞪著一雙眼睛看他。

魏瓔珞立在她身旁,滿臉的無動於衷,甚至還朝他福了福:「皇上,您來了。」

「魏瓔珞!」弘曆勃然大怒道,「喜塔臘氏是朝廷命婦,一等忠勇公的夫人,你竟敢——」

「她是殺死皇后娘娘的凶手。」魏瓔珞的表情十分平靜,「娘娘仙逝那天,她去找了娘娘,告訴娘娘,她懷了您的孩子……」

弘曆聞言一楞:「瓔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魏瓔珞不哭不笑,那副過於平靜的模樣,與其說是無動於衷,更像是萬念俱灰,她盯著地上的屍體,輕輕道:「那皇上告訴我,真相是什麼?」

「是……」弘曆剛要解釋,外頭已經匆匆進來一人,竟是繼後,一眼掃過地上的屍體,她驚得扶住身旁宮女:「令妃,你做了什麼?」

不等魏瓔珞開口,弘曆已經沉聲道:「皇后,一等忠勇公夫人來追念先皇后,竟因悲傷過度,不幸追隨先主人而去。」

魏瓔珞望向他,原已枯萎成灰的眼睛裡重燃一絲星火,到了這個時候了,他竟還袒護她?

弘曆回望她,目光極為複雜,他向來憎恨手段毒辣的女人,無論過往情分多深厚,發現了,就不會留。唯獨魏瓔珞,他一次次留下她,一次次原諒她,這滋味不好受,甚至讓他覺得難堪。

「皇上,忠勇夫人畢竟是朝廷命婦,這件事就交給臣妾來處理吧。」皇后的聲音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那就交給皇后了。」弘曆有些疲憊的吩咐道,又看了魏瓔珞一眼,分不清是警告還是失望,然後拂袖而去。

「令妃。」繼後慢慢踱到爾晴身旁,歎道,「忠勇公夫人畢竟是一等公爵之妻,你說賜死就賜死,竟不曾問過皇上的意思。」

魏瓔珞淡淡道:「喜塔臘氏是皇上的情人,皇上捨得殺她嗎?」

更何況這個女人,還給弘曆生了一個兒子。

繼後笑瞇瞇道:「若說殺伐果斷,本宮不得不服你,只可惜,為了區區一個喜塔臘爾晴,斷了皇上的恩寵,真的值得嗎?」

弘曆已經走了,久久不見他回頭,魏瓔珞緩緩收回目光,對皇后淡淡道:「這不正遂了娘娘的願嗎?」

琥珀一個辛者庫奴才,想要在未經召見的情況下,闖入延禧宮面見令妃,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一路上的侍衛就夠她喝上一壺。她能成功,只可能是掌管後宮的繼後讓她成功。

繼後早已知道爾晴做過的事。

也知道依魏瓔珞的性子,知曉前因後果之後,定會斷然對爾晴下手,免得等她出了宮,從此天高任鳥飛,再也尋不到復仇的機會。

「好手段呀。」想清楚之後,魏瓔珞忍不住問,「沒了純貴妃,所以現在輪到我了嗎?」

繼後笑而不答,如同一條無言的狼。極擅忍耐,蟄伏草中,縱冬雪覆了滿身也紋絲不動,直至發現機會,才一躍而起,一口咬斷獵物喉嚨。

當看見這一抹笑容時,就是她露出利齒之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