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五十五章 驚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明玉盯著小全子,直逼他將宮規背完,才回了寢殿。

剛到門口,就聽見裡面傳來斷斷續續的爭吵聲。

袁春望:「你後悔了?」

魏瓔珞:「我為什麼要後悔?」

袁春望:「皇上待你一片真心,最好的東西都眼巴巴地送來討你歡心,可你呢,你都幹了什麼?」

魏瓔珞:「……你不明白。」

袁春望冷笑道:「從前我不明白,可這段日子,我已經全看明白了。魏瓔珞,你是一個冷心腸的人,誰都捂不熱。」

房門猛地打開了,袁春望一臉鐵青地從裡頭衝出來。

被他狠狠一瞪,明玉生出一股被毒蛇盯住的錯覺,連血液都瞬間凝固了,直到袁春望從她身旁走過,才重又呼出一口氣。

「……這袁春望,越看越不像個善類。」她望著對方離去的背影,忍不住想,「還不如小全子可靠,哎,瓔珞偏偏信任他。」

搖了搖頭,明玉走進屋去,喚了一聲:「瓔珞,出什麼事了?」

「……皇上剛剛命人送來的。」魏瓔珞低頭看著桌上放著的貂皮。

照李玉的說法,後宮剛賞下一批皮張,各宮多分的是黑虎皮白豹皮,壽康承乾分的是一等貂皮,只她分到的與別不同。

是一張雲狐皮。

捧起來一看,銀光晃晃中,竟藏著幾道天然長成的花紋,美麗無比,又稀罕至極。

這雲狐皮只有一匹,皇后想要,弘曆都沒給。可見魏瓔珞在弘曆心裡……是擺在頭一位的。」

魏瓔珞神色複雜地撫摸手中的雲狐皮,心有些燙,就像一塊漸漸被捂熱的石頭,摸了摸皮子:「……明玉,取我的針線盒來。」

「娘娘,你是要?」明玉眼中一亮,很快取了針線來。

魏瓔珞穿針引線,雨打芭蕉葉,淅淅瀝瀝的雨聲中,她手中的銀針,輕輕落在雲狐皮上。

半個月之後——

親桑禮即將開始,吳書來忙得不可開交,不停指點下頭的小太監:「小心點兒,全都送去親蠶台!哎呦,你小心點兒,那可是黃金鉤!快快快,不可耽誤吉時!」

東西尚未準備好,弘曆自不會提前去親桑台等著,他坐在養心殿內,忽然放下手中奏摺,看著對面的海蘭察:「你頭上是什麼鬼東西?」

海蘭察摸了摸眉心勒著的抹額,嘿嘿傻笑。

「心上人送的禮物?」弘曆只瞥了一眼,就垂眼繼續看折子,慢條斯理道,「女人就愛在這些瑣事上糾纏,今天繡個荷包,明天繡條帕子,真正是浪費時間。」

海蘭察有些不服氣,暗暗嘀咕道:「是,是,奴才的女人就這個樣子,比不上令妃娘娘,令妃娘娘就從不做這樣的瑣事。」

翻動奏摺的手一頓,弘曆淡淡道:「朕也不愛收什麼荷包帕子的。」

「皇上。」李玉忽從外頭進來,手裡捧著一只托盤,裡頭盛著一頂純白色的毛皮帽子,「延禧宮明玉送了頂帽子來,說是令妃娘娘親手給您做的。」

弘曆:「快呈上來!」

海蘭察:「……」

帽子很快就送到他手裡,針腳細密,繡工極好,一看就是出自她的手筆,最特別之處,還在於那尾部連著的長長貂皮,純白無垢的皮子裡,藏著一圈圈天生長成的螺旋花紋,赫然是他送去的雲狐皮。

投我以桃,報之以李——不知為何,弘曆心裡忽然閃過這句話。

「令妃娘娘說,冬日裡戴上帽子,貂皮正好在脖子上圍一圈,方便又暖和。」李玉道,「如今天氣熱了,奴才先給皇上收起來,等寒冬再取出來。」

見海蘭察偷偷看他,弘曆板起臉道:「誰讓她做這種沒用的東西了,朕出門前呼後擁,還能凍著嗎,多事!」

「皇上說得是。」李玉想要替他收起帽子,豈料弘曆理也不理,抬手摘下自己頭上的帽子,將貂皮帽戴了起來。

李玉:「……」

把換下來的帽子放在李玉手上,弘曆問:「還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事的話,他就要去延禧宮了。他有些想念延禧宮裡住的那塊石頭了,從前她一直冰冰冷冷的,如今總算是被他給捂熱了。

可惜他沒能如願,因為李玉很快道:「是,外頭有人求見。」

「什麼人?」弘曆一愣。

「忠勇夫人——喜塔臘爾晴!」

雖已是一個生育過孩子的婦人了,但爾晴仍面目姣好的似個十八歲的姑娘,可見她一直在富察家養尊處優,沒受過半點虧待。

「皇上。」她跪在地上,泫然欲泣,「先前傅恒寵愛一名婢女,鬧得家宅不寧!因那婢女屢進讒言,他開始懷疑安兒的身世。奴才一時不忿,將那婢女嫁了出去,他便嚷嚷著要休妻,嗚嗚……」

弘曆被她哭得頭疼,按了按太陽穴:「爾晴,你告訴朕,安兒到底是……」

他渴望她說不是,但爾晴怎會讓他如願。

爾晴輕輕向他點了點頭,然後擦著淚道:「奴才是有罪,但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奴才真心誠意要做好富察家的兒媳。皇上,奴才知道天子不干涉臣子家事,但這樁婚事是您一手促成,如今老夫人已經說服不了傅恆,只有您能說服他,讓他不要休掉奴才了。」

弘曆眉頭一挑,竟從她話裡品出一絲威脅的氣味。

若不幫她,她會怎樣?將此事鬧得人盡皆知,讓世人都知道他堂堂天子,居然染指臣妻嗎?

一瞬之間,弘曆心中生出一股殺意,又強行按捺了下來,淡淡道:「你先下去吧,此事朕會考慮的。」

爾晴拜謝過後,出了養心殿,略略拂了一下鬢髮,挺直了腰板,笑容端淑貞靜,僅從外表看,誰也看不出她是個主動給自家夫君戴綠帽子的女人,笑道:「帶路吧。」

宮女領她朝宮外走去,路過一片草地,一個形容枯槁,正在拔草的宮女忽然抬起頭:「爾晴!」

爾晴一楞:「你是……」

那名宮女丟下手裡的活衝過來:「是我,我是琥珀啊,看在當年一塊伺候皇后的份上,幫幫我……」

爾晴也是在宮裡做過事的人,一看她現下的打扮,以及手裡正在做的活,就知道她八成是被罰進了辛者庫,當下端起架子道:「好好做你的活,別挑三揀四的,成何體統。」

見爾晴半點舊情也不講,琥珀眼中流過一絲怨憎,嬤嬤持著鞭子過來抽她,她一矮身躲了過去,逕自朝延禧宮方向跑去。

爾晴不管她,仍往宮外走,走到一半,後頭忽然追上人來,是個容貌極美的青年太監,聲音清冽如泉水,道:「爾晴姑娘,皇上有話要對你說。」

爾晴不疑有他,隨他而去,兩人一前一後,走了許久,爾晴忽然腳下一頓:「這不是去養心殿的路。」

「這邊請。」貌美太監擺擺手,淡淡道,「娘娘在裡面等你呢。」

「娘娘,什麼娘娘?你到底是什麼人?」兩名太監從樹後走出,一左一右押解著爾晴,爾晴駭得大叫,「放手,放手!」

貌美太監掏出一塊帕子塞她嘴裡,爾晴一邊嗚嗚叫著,一邊蹬著雙腿,忽然聽見那貌美太監道:「到了。」

她抬頭一看,只見巍峨宮殿前懸一方牌匾,上書——長春宮。

進了正殿,貌美太監在她背上一推,爾晴一個踉蹌,撞在前面的案几上,搖得桌上貢品燭台一陣亂晃,等等,貢品?燭台?她緩緩抬頭,只見皇后的畫像懸在牆上,正從上而下盯著她。

「啊!」爾晴臉色發白,連連後退,好不容易站穩,環顧四周,然後目光定格在一個坐在椅子裡的女人身上,咬牙道,「魏瓔珞,你到底想做什麼?」

長春宮被魏瓔珞佈置的猶如靈堂,她身上也穿著縞素似的衣裳,目光森冷地盯著爾晴:「琥珀,你敢與她當面對質嗎?」

「奴才敢。」琥珀躬身伺立在她身旁,臉上殘著一道鞭傷,顯是衝往延禧宮的途中,被一路追她的辛者庫嬤嬤給抽打出來的,她想離開辛者庫這個鬼地方,爾晴不肯幫她,她只好出賣爾晴,博令妃歡心了。

下定決心之後,琥珀再不顧兩人之間多年的同僚之情,抬頭盯向爾晴,一字一句:「爾晴,我親眼所見,你是害死娘娘的凶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