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五十四章 親蠶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娘娘。」珍兒進來回稟,「皇上已經走了。」

已經是晌午時刻,但繼後還是沒起床,仍然歪在榻上,聽了珍兒的回報,微微點點頭,繼續看著手裡的書。

珍兒遲疑片刻,問道:「娘娘,皇上沒有追究您的失禮,您怎麼還僵著呢?」

繼後慢條斯理地翻了一頁書,淡淡道:「放心吧,皇上不會怪罪的。」

珍兒:「為什麼?」

繼後呵了一聲,轉頭看向她:「因為他問心有愧。」

珍兒嚇了一跳:「娘娘!」

「你以為本宮真的瘋了嗎?全天下的人都瘋了,本宮也清醒得很!」繼後的目光冷靜的可怕,全不似外頭所傳的那樣,因為其父的死,而性情大變,連皇帝都不理了,「若連親阿瑪走了,本宮也若無其事,才真的不像個活人!」

珍兒終於覺出裡頭的深意來:「您的意思是……」

繼後冷冷一笑:「從來循規蹈矩的人,偶爾出格一次,皇上才會放在心上!只有讓皇上記著我的冤枉,我的憤懣,整個六宮才能都記著!」

一切如其所願,一切若其所料。

不到下午,弘曆就命人送了一件舊皮氅來。

此有先例。

崇禎帝與周皇后失和,周皇后絕食抗命,崇禎帝便送去了一床舊皮褥,夫妻和好如初。

如今他效仿先人,送來舊衣,意思很明顯。

「皇上還記著皇后的不平,仍念著兩人舊日的情分。」——這個意思不但傳遞給了繼後,也傳遞給了整個後宮。

有人為此歡喜,有人為此不安,也有人為此……開始動手。

壽康宮。

「今年浙東大旱,山東蝗災。」太後輕輕劃拉茶蓋,淡淡道,「這親蠶禮,就免了吧。」

皇后祭祀先蠶,勸勉桑蠶,這是舊例,更何況內務府早已準備好了一切,只待請示過了太后,就要按例施行,怎地突然就要免了?

「太后。」繼後斟酌著開口,「正是因為各地天災,人心浮動,臣妾才想著親自動手採桑養蠶,鼓勵民間蠶桑之事,祈求來年風調雨順,往年都是這麼辦……」

「皇后,容音在的時候,每年都辦親蠶禮,可從你繼任皇后,便再未大張旗鼓張羅此事,你心中委屈,我心裡都明白,可今年恰逢天災,親蠶禮耗資不菲,又興師動眾,實在不美。」太后言下之意,竟將一場公事,完全變成了她的私心,最後推脫道,「你若真的有心,明年再辦不遲。」

此事怎可推脫?

繼後一咬牙道:「太後,親蠶壇、採桑所都已準備齊全,福晉、夫人、命婦也都知曉此事,貿然取消,反倒引來朝野內外議論,臣妾斗膽請求太后,今年的親蠶禮,務必照常舉行。」

太后聽了,面色忽地一沉:「說是來請我的示下,全都囑咐內務府籌備妥當,還要我來拿什麼主意,皇后,你未免擅專太過!」

擅專太過。

她將詞說的這樣重,更何況還是當著一群人的面這樣說的,繼後還有什麼辦法?只得立刻跪下來:「太後,臣妾循著舊例籌備,不及太後考慮周到,既太后不喜,臣妾即刻吩咐他們停辦,只求太后息怒。」

太後冷冷道:「我累了,你退下吧。」

說完,也不等繼後回話,先一步扶著劉姑姑的手離開了。

回了承乾殿,繼後面色陰沉,揮退眾人,只留下珍兒,然後吩咐她道:「本宮要你去找一個人……」

這個時候,還有誰能讓太后回心轉意?

亦或者說,還有誰敢在太後面前,替繼後說話?

「……和親王?」珍兒試探著問。

繼後點頭一笑:「不錯,是他。」

在眾人眼中,弘晝浪蕩不羈,是個沒什麼用的紈絝王爺,但在她眼裡,任何一個人都是有用的,端看用在什麼時候。

譬如此刻,什麼人都不好去勸太后,但一個王爺卻能勸得動她。

況且,若非用得上他,繼後也不會故意往角樓上走那麼一趟,還刻意讓珍兒去找他來,雖然險些在角樓上凍僵,但結果還算不錯……

「……他不是說,什麼都願意為我做嗎?」繼後嫣然一笑,如同那夜,她在角樓上回的眸,「那就讓他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事,讓他替我說服太后。」

繼後擅於看人,更擅於利用人。

幾日後,太后果然改變了主意,允了親蠶禮一事。

繼後剛鬆一口氣,卻聽吳書來道:「皇后娘娘,按照您的吩咐,親蠶禮當日供各位娘娘、福晉、命婦採桑使用的工具全都備妥,請娘娘閱示。」

繼後點點頭,一應小太監便將工具抬進交泰殿,皇后金鉤、黃筐,貴妃銀鉤、柘黃筐,妃嬪銅鉤、柘黃筐,福晉、命婦使用鐵鉤、朱筐。

自一個個筐子,一個個鉤子前走過,繼後忽然頓足在一隻柘黃筐前,面上的笑容一點點消失:「這是……」

吳書來低頭應道:「是為令妃娘娘採桑備下的銀鉤和柘黃筐。」

繼後當即變了顏色,身後,珍兒斥責道:「吳書來,皇后娘娘用金鉤,貴妃用銀鉤,尋常妃嬪用銅鉤,令妃不過妃位,卻僭越地使用銀鉤,你是不要命了嗎?」

吳書來忙跪下道:「請皇后娘娘恕罪,這是太后下的懿旨。內務府稟了皇上,皇上也首肯了。」

珍兒啞然,飛快轉頭去看繼後臉色。

繼後這時候已經收斂起臉上的陰鬱,仍如平日那樣端賢的笑著:「既然太后皇上有了明旨,一切便照他們的意思辦理吧。」

等到巡視完畢,回了承乾殿,珍兒惴惴不安地問:「皇后娘娘,依令妃的品級,根本不夠格使用銀鉤,太后和皇上此舉,到底是何用意?」

繼後一邊修剪盆栽,一邊氣定神閒道:「自然是有心抬舉令妃,讓她更進一步了。」

「這……」珍兒氣道,「皇上寵著延禧宮那位便罷了,怎麼連太后也……」

繼後呵了一聲,冷冷道:「太后因阿瑪一事,本就遷怒於本宮。如今,本宮藉由和親王之手,風風光光地辦親蠶典禮,太后更是不滿,這才有意抬舉令妃,刻意與本宮為難。」

事情越來越難辦,珍兒漸漸有些想放棄了,於是勸道:「娘娘,太后地位崇高,皇上又事母至孝,您又何必堅持要辦親蠶禮呢?」

繼後緩緩搖頭:「出了阿瑪這件事,烏喇那拉氏人人自危,本宮風光大辦親蠶禮,就是要讓朝野內外看清楚,大清皇后的地位一如既往。只有這樣,本宮才不會被人輕視。」

「奴才只是怕……」珍兒忐忑不安道,「怕太后從今往後,一直針對您。」

「那就忍。」繼後握著金剪,淡淡道,「忍到出頭之日……」

喀嚓一聲,剪子咔嚓一聲,如同斷頭般,剪落一朵紅花。

與氣氛凝重的承乾殿不同,延禧宮中的氣氛極輕鬆融洽,桌上的八音盒放著一曲西洋舞曲,輕快的樂聲融化在空氣中,融化在每個人的耳朵裡。

令妃得用銀鉤的消息已經傳回延禧宮,人人都將這當成一個信號,一個令妃即將晉升的信號,於是個個面帶喜色。

魏瓔珞本人聽了這消息,卻只笑笑,並不大放在心上,然後繼續指點明玉:「海蘭察已經有了一個你做的荷包,再送一個毫無意義。」

明玉一個荷包已經繡了三天,指頭都紮成了蜂窩,正焦頭爛額之際,忽然聽她來了這麼一句,反射性地回道:「你怎知我要送海蘭察?」

魏瓔珞不答,只負手看著她笑。

明玉被她笑得滿臉通紅,輕聲道:「好吧……我知道你要說什麼,都寫我臉上了是吧?」

魏瓔珞撲哧一聲,坐在她身旁道:「海蘭察幼年喪父,從小由寡母撫養長大。這種家庭成長的男子,或母弱子強,或母強子弱,瞧海蘭察剛強的性情,定有一位溫柔賢良的母親。你要贏得他的心,就要爭取那位的歡心。」

明玉眼前一亮:「你是說……」

「給他母親做雙鞋,好過送他一隻香囊。」魏瓔珞給她出主意道,「你別忘了,將來他要上戰場的,更需要賢妻良母,而不是風花雪月的小丫頭。」

明玉點點頭,又搖搖頭:「可我不會做鞋子,也不知道她腳有多大。」

魏瓔珞恨鐵不成鋼,一根指頭點她眉心:「又不是要你現在就做!這一次姑且做個抹額吧!」

反正無論是鞋子,抹額,還是荷包,海蘭察都會很高興的收下的,因為都是明玉的一片心意。

這時袁春望走了進來,手裡端著一碗褐色湯藥:「該用藥了。」

每月的這個時候,魏瓔珞都要用一碗藥,明玉也已經習以為常了,替魏瓔珞接了藥過來,略微吹涼了一些,便要餵給她喝,豈料耳邊忽然傳來一聲大叫:「藥裡有毒!」

明玉吃了一驚,魏瓔珞也轉頭看去。

只見小全子氣喘吁吁地衝進來,撲通往魏瓔珞面前一跪,眼角餘光瞥向袁春望:「主子,奴才親眼瞧見,袁春望將一隻藥包放進了主子日常飲用的補身藥裡。」

明玉嚇了一跳:「小全子,這些話可不能亂說!」

小全子:「奴才可以對天發誓,若有半句虛言,天打雷劈!」

屋子裡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盯著魏瓔珞。

魏瓔珞微微一笑,忽然端起藥碗,一飲而盡。

放下藥碗,她神色如常道:「明玉,小全子言行無狀,罰一個月俸祿,你帶他下去,盯著他把宮規背誦一遍。」

小全子哭喪著臉:「可,可主子……」

「好了!」明玉過來扭他耳朵,「還不快過來!」

待兩人一走,魏瓔珞就轉頭看向袁春望:「你故意給他看見的?」

小全子一直有些嫉妒袁春望。

他似乎覺得,若不是有袁春望橫插一腳,那麼延禧宮大總管的位置就該由他來坐,魏瓔珞的左臂右膀,就該由他跟明玉來當。

所以有事沒事,小全子就愛找袁春望的錯處,也沒少在魏瓔珞面前搬弄是非,以袁春望的小心謹慎,又怎可能會被對方抓住這樣大的把柄?

「是,我故意的。」果不其然,袁春望淡淡一笑,「我就是要讓他知道,你有多信任我,免得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

魏瓔珞無可奈何地搖搖頭。

「……瓔珞。」袁春望略一躊躇,問,「這藥湯你還要繼續喝嗎?」

「喝。」魏瓔珞卻無一絲猶豫,淡淡道,「為什麼不喝,這才是我需要的藥。」

叩叩叩,李玉的聲音隨之在門外響起:「娘娘。」

魏瓔珞與袁春望對視一眼,袁春望忙替她將藥碗收起來。

門開了,魏瓔珞不動聲色地問道:「李總管,有什麼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