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五十章 無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瓔珞,你怎麼還不快去皇上那道歉?」明玉神色憂慮道,順便給身旁的小全子使了個眼色。

小全子頗上道,立刻幫腔道:「是呀,您這樣拖著,可不是辦法,今天舒嬪譜了一首新曲,邀皇上一同品鑑,去之前……」

都不必他說,明玉先一個憤然道:「還叫人來了咱們延禧宮,把送你的琴給討走了,這萬一要是把琴留她那了,咱們延禧宮的面子怎麼辦……哎!你怎麼都不著急呀!」

真真應了一句話——急不死皇帝,急死太監。

他兩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似的,魏瓔珞卻慢條斯理的吃著點心,直至一碗酥酪見了底,才放下碗勺,往銅鏡面前一坐。

明玉還以為她回心轉意了,開心地走過來:「這才對嘛,我給你重新裝扮一下,趕緊去養心殿……」

魏瓔珞卻打了個呵欠:「我睏了,替我拆了首飾,我要休息了。」

夜,延禧宮裡一片寂靜。

魏瓔珞側身躺在帳內,睡得正安穩,突然一聲箏音在她耳邊響起,她皺皺眉,翻了個身繼續睡。

「咚咚咚!」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魏瓔珞做噩夢似的,一下子從床上彈了起來。

都說琴聲曼妙,猶如泉水叮咚。

但叮咚得太急太亂……可就成摔炮了。

魏瓔珞雙手捂著耳朵,氣沖沖地衝到門邊,一把拉開門,朝門外那人喊道:「皇上!現在都三更了,您不在舒嬪那休息,來這幹嘛呀?」

有能耐在這個點,跑到延禧宮寢宮門前群魔亂舞,而不被侍衛叉出去杖斃的,數遍皇宮,也就一個人。

弘曆腰背挺直,端坐在門前,膝上橫著一方古琴,乍一眼望去,氣定神閒,風姿卓越,猶如泉上伯牙,手一撥……咚咚咚咚咚!

莫說魏瓔珞,連李玉的眼角都隨著這摔炮聲抽了抽。

「怎麼樣?」弘曆雲淡風輕掃她一眼,「朕剛得的新曲子,特地來彈給你聽,你給品鑑一下。」

這是品鑑?此乃對聽覺的凌遲!魏瓔珞一手叉腰,沒好氣道:「皇上真會說笑,大半夜彈什麼曲子呀,您是不是有話要訓臣妾。」

撫琴的手慢了下來,弘曆涼涼看她一眼:「你也知道自己辦錯事了?」

「皇上不是懷疑臣妾殺了純貴妃,連風箏都不讓放了嗎?臣妾這就閉門思過。」魏瓔珞說完,就要關門回去睡。

「朕知道。」弘曆,「你沒有殺她。」

關門的手聞言一頓,魏瓔珞回頭盯著他,似乎要從他的目光裡找出他的真實想法:「現在宮裡人人都說,是我殺了純貴妃。」

弘曆輕輕搖搖頭,竟全不受旁人影響:「按你一貫的性情,不屑去打落水之人。更何況,純貴妃罰入冷宮,一無所有,你會讓她多活兩年,也多受兩年搓磨。」

魏瓔珞撲哧一笑:「皇上,您這到底是誇獎,還是罵人?」

弘曆瞥她:「魏瓔珞,你在朕心裡,就是這麼小心眼。」

魏瓔珞心中感嘆,他說的沒錯,她就是這麼個小心眼。

死多簡單,眼一閉,腿一蹬,沒了。

這不是魏瓔珞想要的。

皇后遭了那麼多的罪,死的那樣孤獨無助,她怎能容忍純貴妃死的那麼簡單?一定要讓她體會到同樣的痛苦,孤獨,絕望,才許她去地下與皇后作伴。

「還有,朕很生氣。」弘曆忽道。

魏瓔珞一愣:「皇上明知不是我所為,那還生什麼氣?」

「不是你做的……」弘曆慢慢走到她面前,獨屬於他的淡淡墨香傳來,「你為什麼不跟朕解釋?」

魏瓔珞沉默不語。

「你不解釋,證明不在意朕心裡對你的看法。」依然是那副雲淡風輕的面孔,卻不知為何,透出一點略顯孩子氣的賭氣,「朕……很不高興。」

就彷彿在彆扭的,拐彎抹角的表達——朕卻對你解釋,朕在乎你。

「我……」魏瓔珞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她手段盡出,不惜得罪其他嬪妃,也要掠奪弘曆的寵愛。

等他真的將心掏出來,遞到她面前,她卻又不知所措。

只因她一直是個有恩必報,有仇也必報的人,弘曆或許自己都不知道,如今在他面前的魏瓔珞,實際上有一半是演出來的,他心裡想要一個這樣的女人,所以她扮演這樣的女人。

……魏瓔珞知道怎麼做一個得寵的妃子,卻不知道要如何做一個兩情相悅的戀人。

弘曆忽然嘆了口氣,將還在發楞的她抱進懷裡,許是不想讓自己在這段戀情之中處於下風,故作強硬道:「你這樣不像話,朕不該來找你!」

魏瓔珞條件反射道:「可你還是來了……」

弘曆:「……」

「就當是破例一次?」魏瓔珞給他一個台階下。

「……不是第一次了。」弘曆沉默半晌,才緩緩開口,「朕不喜歡破例,不喜歡這樣反復無常的自己。」

在遇到魏瓔珞之前,他一直是個嚴格自律的人。

食不言寢不語,再喜歡的菜至多也吃兩口,不會動第三下,按時上朝按時下朝,就連臨幸後妃,也都盡力一碗水端平,不特別專寵誰,也不特別冷落誰。

但魏瓔珞來了,一把鎚子一樣,把他的堅持,甚至把他自己,全都打碎了。

「……那你,你可以不這樣。」魏瓔珞猶豫一下,「你可以回舒嬪那去。」

正好,你心亂,我心也亂……咱們要不要分開一下,各自冷靜一下?

弘曆看她一眼,似會錯了她的意:「李玉!」

李玉:「奴才在。」

弘曆:「讓舒嬪不要等朕了,朕今夜要留宿延禧宮……」

李玉:「嗻。」

弘曆一把將魏瓔珞拉進寢宮,門外,李玉搖搖頭,出去給舒嬪報信了,順便指點一下明玉:「還不快把琴收起來。」

明玉看眼弘歷遺留下來的月露知音,問:「不用帶去給舒嬪?」

「一貫只有你家娘娘,從旁人手裡搶東西。」李玉樂呵呵道,「你何曾見過有人能從她手裡搶東西?」

第二天,承乾殿。

繼後坐在窗戶旁,低頭做著一副護膝。

外頭輕輕幾聲敲門聲,珍兒起身過去,過了一會,回到繼後身旁,低聲與她耳語幾句。

聽了延禧宮裡發生的事,繼後微微一笑:「且讓她們去爭,去搶,本宮只做手裡這幅護膝。」

珍兒原以為這幅護膝的做給弘曆的,聽她這樣一說,才奇怪問道:「娘娘,這護膝是……」

繼後手中的針線在護膝上一穿,目光在燭火下顯得極溫柔:「阿瑪年紀大了,老寒腿越來越重,額娘從前給他做的,一定很舊了……」

見她動作忽然停了,看著護膝走神,珍兒忍不住問:「娘娘,您又想起夫人了?」

繼後失笑一聲:「繼續縫:小時候,額娘待我特別嚴厲,行走坐臥都有規矩,容不得半點馬虎,只有阿瑪最疼我,老是護著我……」

一個宮女忽然走進來,拜過之後,道:「皇后娘娘,那爾布大人在乾清門外候著,請見娘娘一面。」

繼後一愣:「他不是在浙東賑災嗎,怎麼突然回來了?」

宮女:「那爾布大人說,賑災的事兒辦妥了,因很快是夫人的忌日,特意告假回京。」

繼後看了一眼窗外,夕陽西下,眼看著就要天黑了,等她走到宮門口,只怕宮門都已經下鑰了。於是嘆了口氣:「你去告訴他,天色太晚,明日再見吧。」

珍兒勸道:「娘娘,老爺風塵僕僕,破例一次又如何?」

繼後輕輕搖搖頭,至少在外人面前,在皇上太後面前,她要表現得與當初的弘曆一樣自律:「本宮是皇后,更要遵守宮規,免得落他人口舌,去吧。」

宮女又朝她拜了拜,然後出門去了乾清門外。

一名兩鬢微白的男子正在門口候著,似因心事重重,故而雙手背在身後,不停來回走動,見宮女來,急忙迎了上去,沒在她身後看見女兒的身影,流露出巨大的遺憾之色。

聽完宮女的話,他長嘆一聲:「天意,天意啊。」

宮女見他神色古怪,便問:「大人,您這是怎麼了?」

那爾布不言語,忽然朝承乾宮的方向跪倒,深深伏下,含淚哽咽:「老臣本想見娘娘最後一面,可惜見不到了。只好遙祝娘娘,從此平安順遂,福壽康寧。」

他語焉不詳,說得宮女心跳如鼓,等他一走,就急匆匆往承乾殿趕,務必向繼後匯報這個情況。

與此同時,養心殿外,兩名男子,劍拔弩張。

「交出來!」弘晝攔在海蘭察面前,冷冷道,「把參那爾布大人的奏摺交出來!」

「弘晝,你是不是瘋了?」海蘭察古怪看他,「這可是呈給皇上的奏章!」

弘晝竟直接動手去搶他手裡的奏摺,然而海蘭察一等一的武士,他手裡的東西是那樣好搶的?見武力行不通,就開始言語上威脅:「不過是誣告罷了,你可別忘記,汙衊孫大人的禍首可是被斬了!」

海蘭察也不是嚇大的,一揮手:「讓開!」

弘晝還要與他糾纏不清,門內忽然傳來弘曆一聲:「海蘭察,進來吧!」

海蘭察快步而入,身後,弘晝一咬牙,追了上去。

奏摺很長,弘曆看到一半就丟下奏摺,怒道:「好一個那爾布,什麼財不好貪,竟把主意打到賑災糧上去了!」

弘晝忙解釋道:「皇上,那爾布大人素來矜矜業業,廉潔奉公,此事必定是誣陷,請皇上給臣弟一點時間,讓臣弟徹查……」

「誣陷?」弘曆冷笑打斷,「他每日放出的粥幾是清水,引發災民暴動,死185,傷500餘人,這也是誣陷嗎?!」

弘晝啞口無言。

弘曆冷哼一聲,將目光投向海蘭察,下令道:「即刻將那爾布下獄,命刑部嚴審!」

海蘭察:「嗻。」

承乾殿內。

繼後仍坐在窗戶旁,一如昨日的位置,一如昨日的傍晚,唯一不同的是……她手裡的護膝已經縫好了。

昨日宮女帶回來的消息,讓她心事重重,一晚上睡不著。

既睡不著,也就不再勉強,索性起床繼續縫著手裡的護膝,琢磨著天一亮,就將阿瑪叫過來,然後將護膝給他。

護膝是最好的料子,上頭沒什麼花紋,只在背面繡了兩個字——平安。

她對這個父親的要求不高,倘若他真是一個有本事,有能耐的人,也就不會讓妻子早死,女兒一個人在宮裡頭廝殺的頭破血流了……

「平安就好。」繼後握緊手里的護膝,喃喃自語,「平安就好……」

「娘娘!」珍兒從外頭衝進來,「娘娘不好了,老爺,老爺下獄了!」

噠——護膝驟然落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