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四十八章 水落石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是夜,愉妃寢宮。

宮中空蕩蕩一片,魏瓔珞來了半天,也不見一名宮人上茶,還是愉妃親自給她倒的茶,一喝,隔夜涼茶。

「事情雖然不是我主使,但皇上再也不會想看見我。」愉妃倒是毫不在意,端起茶盞喝了一口,「我想我很快就會被放出宮,或守皇陵,或去廟裡為祖先祈福,終身也回不來紫禁城。」

魏瓔珞陪她喝了一口涼茶,品了品這份人走茶涼,然後放下茶盞道:「愉妃,你敗得太快了。」

愉妃笑著看著她,親切的如同彈奏完一曲的伯牙,聽子期為她品評優劣。

「純貴妃唆使你用過量人參,怎會讓五阿哥發現?偏偏他又突然清醒,醒的那麼及時,及時的給了純貴妃致命一擊。」魏瓔珞望著她,篤定道,「愉妃,一切都是你設計好的。」

愉妃笑了起來,極暢快的笑,被人理解的笑。

「不錯。」她坦然道,「純貴妃拿五阿哥的命來威脅我,要我幫她對付你,我索性將計就計,埋伏在她身邊,直至最後,反戈一擊。」

「果然如此。」魏瓔珞嘆道,「跟我們這群後宮婦人不同,五阿哥天資過人,向來為皇上所重,藉他的口,說出純貴妃的罪行,皇上一定會信……只是這話,你為什麼不對皇上說呢?」

「我不能說。」愉妃淡淡道,「若我告訴皇上,從前與純貴妃交好,是為了投其所好,蒐羅她的罪證,皇上一定會認為,我和你合謀陷害純貴妃。」

弘曆一定想不到,紫禁城內最了解他的女子,竟是愉妃,她知道該如何讓他懷疑,也知道該如何讓他相信。只可惜她既無慧貴妃的艷麗,又無純貴妃的氣質,甚至也不如魏瓔珞這樣狡黠,故到最後,她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愉妃。

「你這又是何苦呢?」魏瓔珞喟嘆一聲,「雖扳倒了純貴妃,你也落得這幅田地,真真一點好處也沒有……」

「我不需要好處。」愉妃輕輕一笑,明明最需要安慰的是她,她卻還反過來安慰耿耿於懷的魏瓔珞,「瓔珞,我是一個懦弱的女人,從前眼睜睜看著最好的朋友慘死,卻無法為她報仇。若非先皇后和你伸出援手,連永琪的性命,我都保不住。可是我再懦弱,也懂得滴水之恩,湧泉相報的道理。既受恩於人,便應結草銜環,至死不忘,我不夠聰慧,只能想到這樣的辦法。」

頓了頓,她忽起身,從裡屋搜出一只餅盒,雙手遞向魏瓔珞。

「今日一別,餘生難見,我心裡沒有別的牽掛,只有一個人……想要託付給你。」愉妃殷殷切切地望著她,揭開手中餅盒,盒裡四四方方鋪著芙蓉酥。

正是三天前,魏瓔珞送給永琪的那盒芙蓉酥,一共七塊,如今僅少了三塊,永琪一天只吃一個,吃得極為珍惜。

魏瓔珞雙手接過餅盒,神色之鄭重,如同接過愉妃的命,承諾道:「就交給我吧。」

愉妃眼中含淚,正伏身要拜,外頭忽然傳來李玉的聲音:「令妃娘娘,皇上喚您去養心殿,事情已經水落石出了。」

魏瓔珞原以為所謂的水落石出,是指純貴妃誣陷她下毒一事,等去了養心殿之後,才發現事情沒那麼簡單。

弘曆的臉色比之前更冷,魏瓔珞從沒見過他如此憤怒的模樣,如同蓄勢待發的火山。繼後立在他身旁,對跪在下首的玉壺道:「把剛才對我說的話,再向令妃稟報一遍吧。」

玉壺渾身上下都被汗水打濕了,木然道:「純貴妃吩咐奴才去接近熟火處管事王忠,暗中收買,為我們所用。那年除夕之夜,先皇后仁慈,早早放了奴才們各自休息。貴妃收買長春宮小太監,換上易爆火花的菊花炭,又安排了王忠在吉祥缸底動了手腳,令融冰的火中途熄滅,才會讓七阿哥葬身火海。」

這段話,弘曆先前顯然已經聽過一遍,如今再聽一遍,依然覺得憤怒,他右手死死抓住椅子扶手,沉聲道:「朕原本只是命令皇后徹查愉妃一案,沒想到這一查,居然牽扯出陳年往事……想當年,若非七阿哥出事,容音也不會……」

頓了頓,弘曆仍有些將信將疑地喃喃:「只是,她真會做這樣狠毒的事嗎?」

辛苦接近弘曆是為什麼,費盡心思與純貴妃作對是為什麼,不惜冒生命危險從馬上墜下來,只為拖純貴妃下水是為什麼——為了今天!魏瓔珞怎肯放過眼前這個機會,當即跪道:「皇上,臣妾有一位證人!」

明玉很快被領進養心殿內,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盤托出。於是一場謀殺案的來龍去脈,盡數鋪在弘曆面前。

弘曆忽將手中茶盞擲向她,幾近遷怒道:「當時為何不說?」

明玉不敢避,任茶盞打在身上,滾燙茶水澆她一身,魏瓔珞忙護在她身前道:「明玉隱忍日久,只因毫無證據,只憑一張嘴巴,去指證備受寵愛的純貴妃,無異於以卵擊石。皇上,宮女也有父母親人,縱然不吝惜自己的性命,也要為家人考慮啊。」

聽見家人二字,跪在地上的玉壺猛然哆嗦了一下,開始不停磕頭:「皇上,奴才所言句句屬實,奴才願指認主子,也願意赴死,只求皇上看在奴才將功折罪的份上,能夠饒了奴才的家人!」

見她這番模樣,魏瓔珞恍然大悟,她先前還覺得奇怪,玉壺又不是愉妃,她跟了純貴妃那麼多年,是純貴妃最得力的左臂右膀,怎會如此輕易的就出賣了她,想來……是某人用家人性命來威脅她了。

至於這某人是誰……魏瓔珞瞥了眼慈眉善目的繼後。

你道她此舉是在幫魏瓔珞?

不,純貴妃僅次皇后之下,又生育了六阿哥,她若是倒下,最大的得益者——正是眼前這位慈眉善目的皇后娘娘。

若非如此,她又怎會在此事上如此上心?

對魏瓔珞的目光似有所覺,繼後還她一笑,一個你我心知肚明的微笑,然後對弘曆道:「這玉壺招供後,臣妾提審了王忠,果然交代無誤。」

弘曆臉色極度陰沉,手也緊握成了拳頭:「那麼令妃墜馬一事,多半也是她指使的了?」

愛一個人的時候愛她全部,懷疑一個人的時候懷疑她所有,只有這件事不是純貴妃做的,卻也算在了她的頭上。但到了這個時候,多一個罪過,少一個罪過,又有什麼區別呢?

見繼後點頭,弘曆再也按耐不住內心的怒氣,一拍桌道:「好,好一個純貴妃,竟歹毒如斯!李玉!傳朕旨意!純貴妃謀害七阿哥,罪不容赦,即日起褫奪封號,降為答應,幽居冷宮。」

這一夜發生的事情似乎耗盡了弘曆的力氣,命令下完,他一揮手,示意眾人退下,魏瓔珞落後一步,若有所思地望著繼後的背影。

許多事情都水落石出了,只有一件事,她有些搞不清楚。

謀殺七阿哥一事,原本是一樁秘密,知道的人甚少,知道的人僅有魏瓔珞,明玉,純貴妃,玉壺以及一個王忠,除此之外再沒別人,就算有,想必也已經早早被純貴妃給處理掉了。

玉壺不可能平白無故吐出這麼大一個秘密,她要是不說,以弘曆對純貴妃的寵愛,搞不好她日後還有翻身的機會。

除非是繼後已經提前知道了這件事,並以其家人為質,逼迫她開口承認。

「可是繼後……你又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呢?」魏瓔珞喃喃自語。

人在橋上看風景,旁人在橋下看你,魏瓔珞只顧著眼前的繼後,沒能察覺到身後那道複雜目光。

養心殿的房門在她身後緩緩關上,可弘曆的目光仍然透過房門,凝在她身上。

「女人是不是都有兩張面孔?」空盪盪的養心殿內,迴盪著他的自言自語,「純貴妃面慈心惡,而你……你一直在刻意引導朕,要朕看清她的真面目,然後處罰她。」

弘曆又不是傻子,魏瓔珞的所作所為,他不可能真的一無所覺,他不怪她,皇后對她恩重如山,她會投桃報李,他一點也不奇怪,他只是在擔心與……

嘆了口氣,弘曆手中的毛筆慢慢勾動,在宣紙上落了一個「恩」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