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一百四十七章 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是。」否認是否認不了的,愉妃大大方方來探病,一路上不知多少宮人能為她作證,魏瓔珞索性承認道,「妃命他來看望我,並帶來了靈芝鹿茸。」

純貴妃直奔重點:「是否在那裡吃了點心?」

瓔珞:「吃了一塊芙蓉酥。」

純貴妃笑道:「這就對了,劉太醫!」

一名太醫早已候在宮內,一聽傳喚便上前道:「令妃娘娘,五阿哥近日有些咳嗽,臣以川貝為主方進行治療。但川貝有一個特性,決不可和烏頭類中藥同服。如草烏、川烏、附子等,都是大忌。」

繼後:「若是同服,又會如何?」

劉太醫:「回稟皇后娘娘,若是同服,極可能因藥性相克而中毒,比如全身麻痺,疼痛不止,甚至丟了性命。臣剛才為五阿哥診脈,便發現草烏中毒之兆。」

純貴妃意有所指:「延禧宮的芙蓉酥含不含草烏,就只有令妃知道了!」

「我為什麼要謀害五阿哥?這孩子當年還是我救下來的呢。」見她字字將線索往自己身上引,魏瓔珞皺眉道,「況且延禧宮中,哪兒來的這種藥?」

「令妃這是明知故問?」純貴妃似乎早就料到她有此一問,立即道,「整個紫禁城,除了太醫院,不就只剩下你的延禧宮有這藥了嗎?」

此話何解?弘曆朝劉太醫看去,劉太醫急忙解釋道:「皇上,臣聽聞令妃娘娘從馬上墜下,傷了右手,葉太醫便為她開了一道草烏頭膏,專用於脫臼疼痛,傷折惡血,這膏方需用草烏,延禧宮內……自然是有的。」

弘曆眉頭皺起,愉妃又抱著他的腿哭了,純貴妃則在他耳邊推波助瀾:「皇上,令妃深受皇恩,不思回報,卻嫉恨愉妃,毒殺五阿哥,似這等心胸狹窄、手段毒辣的女人,實在是令人髮指。臣妾心知,皇上不忍處置令妃,但若人人都效仿她,紫禁城的規矩何在,後宮又會亂成什麼模樣?臣妾斗膽,懇求皇上重重懲治,也好給上上下下警示,叫他們知道,謀害皇嗣,罪不容赦!」

「連審都不審,就要給我定罪?」魏瓔珞看向弘曆,「皇上,既說是葉天士開的藥,就讓葉天士來一趟吧。」

「人證物證俱在,還要審問什麼?」純貴妃也同樣看向弘曆,「皇上,莫要聽她狡辯。」

兩人紛紛將自己放在天平的一端,於弘歷心中左右橫斜,她們靜靜等著,滿殿的人也都等著,最後一端落下,一端舉起,弘曆沉道:「喚葉天士來!」

純貴妃面色一白。

葉天士很快被傳了過來,弘曆問:「葉天士,你為令妃開了草烏頭膏?」

葉天士:「是。」

弘曆:「草烏頭膏和川貝相剋?」

葉天士:「是。」

眾人竊竊私語,弘曆疑惑望向魏瓔珞:「瓔珞,你到底想讓葉天士告訴朕什麼?」

魏瓔珞神色極平靜:「葉太醫,我不懂醫術,但人吃錯了東西,第一件事該怎麼辦?」

葉天士眼角餘光望向床上躺著的永琪:「吃錯了東西?」

瓔珞:「對,服了劑量輕微的毒藥,或是吃了相剋的食物。」

葉天士當即回道:「催吐。」

眾人一起看向劉太醫,這一位上來就餵五阿哥湯藥,從頭到腳也沒見他催過一次吐。

「這,這……」劉太醫急中生智道,「五阿哥身體虛弱,臣不敢輕易催吐,只好令他服下解毒湯劑。」

魏瓔珞:「阿哥如今脫離險境了嗎?」

劉太醫看了一眼純貴妃:「這……」

「看來是劉太醫技藝不精。」魏瓔珞當即對弘曆道,「還請皇上準葉天士一試,為五阿哥診斷病情。」

劉太醫一聽,面色如土,純貴妃則頻頻朝愉妃使眼色,愉妃趕緊上前:「皇上,永琪身子虛弱,再禁不起折騰了!若他有個三長兩短,臣妾也沒了活路!皇上怎能相信殺人兇手的話,令妃這賤人,分明是要害永琪啊!」

天平既已傾向了一邊,又怎會輕易聽她的話,更何況她跟純貴妃那番視線往來還瞞不過弘曆的眼睛,他冷冷道:「葉天士,交給你了。」

催吐過後,永琪雖然還是沒醒,但臉色比剛剛好上了許多,不至於夢中不斷呻吟。葉天士捧著痰盂研究了半天,得出結論:「皇上,裡頭沒有烏草。」

劉太醫插嘴道:「草烏一入胃,早就化了,所以才看不見。」

「烏草是化了,可人參還在,爾晴還是大量未克化的人參片,這可就稀奇了。」葉天士望向他。

「五阿哥是肺虛引起的咳症,才用人參補氣。」劉太醫勉強道,任誰也能聽出他的心虛。

「五阿哥若要補氣,參鬚泡茶即可,哪兒用吞這麼多!」葉天士冷笑道,「人參濫用,表邪久滯,尤其五阿哥年輕,身體康健,過量食用人參,反而導致閉氣,胃血逆行,身體大為受損,自然昏迷不醒!劉太醫,你精通小兒方,怎麼會犯這麼大錯!」

繼後一直袖手旁觀,沒有摻和到這件事裡,只在此時說了一句話,一句足以置純貴妃於死地的話,她笑道:「除非他為人指使,故意陷害令妃!」

劉太醫早已不堪重負,尤其是察覺到弘曆與繼後都站在魏瓔珞身旁後,他撲通一聲跪下:「皇上饒命!臣……是愉妃執意要用參片,臣也勸過,可娘娘就是不聽臣的啊!今日也是愉妃一口咬定,五阿哥服用了草烏,臣才診錯了脈!」

「皇上,臣妾也不知道多服人參會有隱患,臣妾無知,臣妾有罪!都怪臣妾不好,平白害了永琪,還誤會了令妃!」愉妃恐慌道。

「你是有罪,身為親額娘,竟為了陷害令妃,不惜傷害永琪的身體,根本不配做永琪的額娘!」弘曆冷笑,「朕知你沒這樣的膽子,說吧,是誰借給你的膽子?」

魏瓔珞:「愉妃,你若不照實交代,便成了罪魁禍首。」

出乎她意料之外,她原以為愉妃還要垂死掙扎一陣子,哪知愉妃轉頭就喊:「是她,是純貴妃!一切都是純貴妃指使!」

純貴妃顯然也沒料到她會坦白的這麼快,一時間連狡辯的藉口都想不出,只能乾巴巴道:「愉妃,我平日待你不薄,你一時妒恨,構陷令妃就罷了,如今為了脫罪,竟想拉我下水!」

「皇上。」愉妃此刻表現得極冷靜,冷靜的讓魏瓔珞感覺有些奇怪,「主意是純貴妃出的,人參自然也是她給的,若不信,請查內務府庫房,定能找到粹宮領參的記錄。」

純貴妃大怒,正要衝過來與之分辨,忽然聽見弘曆驚喜道:「永琪!」

原來純貴妃一聲尖叫,將原本正在昏睡的永琪給吵醒了,弘曆快步走到他身邊,將手貼在他額上:「怎麼樣,好些了嗎?」

「皇阿瑪。」永琪臉上沁著細密的汗水,情況不算壞,也算不上好,但他仍強迫自己起來,忍著咳嗽,斷斷續續對弘曆道,「皇阿瑪,咳咳,是純貴妃……兒臣親耳聽見,她逼額娘每天用參,額娘總是哭,一直哭……咳,額娘是被迫的!」

「你——」純貴妃看看他,又看看跪在一旁的愉妃,忽然恍然大悟,「你們母子……你們母子聯合起來要害我!」

見她居然說出這樣的話,弘曆眼中的厭惡更盛,後宮爾虞我詐,他不信妃子,但信自己的兒子,永琪無論在學府還是下人當中的風評都很好,才華出眾,正直聰慧,最重要的一點是,弘曆從未見他說過一次謊。

這樣一個孩子怎會構陷於她?

「來人!」弘曆閉上眼睛,「將純貴妃與愉妃囚回各自宮中,其餘人等入慎刑司,今日落山之前,朕要得到答案!」

純貴妃癱在地上,連同玉壺等人一起,被太監們給押走,其中一名太監走向愉妃,不等他將對方扶起,永琪就踉蹌著從床上跌下,撲到愉妃身上,小小的手臂緊緊抱著她,哭道:「不要帶走我額娘,額娘!不要走,額娘!」

愉妃忍住淚,輕輕撫摸了一下他的鬢角,低聲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永琪渾身一震,連流淚都忘了。

魏瓔珞自將這一幕看在眼裡,心中疑惑頓生。

與純貴妃相比,愉妃許多地方都顯得不自然,甚至前後矛盾。若說她忠於純貴妃,她承認的太快,若說她不忠於純貴妃,整件事她又參與得太多,思來想去,魏瓔珞忽然渾身一震,想到了一個極荒謬的答案……

「不可能。」她喃喃自語,卻無法說服自己。

因為聯繫前後,這幾乎是唯一一個答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